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
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 連載中

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廢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瓊羽 江涼

姜瓊羽是道根正苗紅的情劫,不過某一天抽取攻略對象後,她就無時無刻不後悔着因為那個男人太可怕了,他可以是殘暴不仁的帝王;也可以是情感障礙的殺手;又可以是漠視生命的少年;還可以是看啥都不順眼的喪屍王……能不能來個稍微白點的身份,這些哪個不是黑如墨?一次兩次還好,次數一多她真的很想罷工啊喂!她古代時知女子不易,現代時知長姐不易,修仙時知師尊不易,末世時知做人不易啊!第n次穿小世界後,姜瓊羽又發表了罷工語錄:「我要退休!那個男人沒完沒了了,我都看膩他了!」可這時,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攀上她細嫩的脖頸,用最溫柔的話語威脅道:「你說你看膩誰了?」那架勢,似乎她說是就要小命不保,媽媽呀!這裡有神經病!她,一隻小小的情劫,用最真摯的笑容討好這位大佬,一點都不丟人,真的!展開

《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章節試讀:

鴉雀無聲。

在江涼說完話之後的一分鐘內,太極殿內的嘈雜聲全部消失,就連呼吸聲他們也盡量壓制,更別提動彈了。

「臣聽陛下安排。」

那就是主戰咯,江涼抬眼望見是兵部尚書就不意外了,他微微點頭,很快又把目光移向姜相,一個領頭人出來了,另外一個還打算縮頭縮腦嗎?

「臣依舊覺得不應該大動干戈,請陛下三思。」姜相跪的筆直,他毫無半點退縮,迎着江涼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江涼不滿的冷哼一聲,手指不停地敲擊椅子,這是他煩躁時的表現。

作為一名股肱之臣,他的追隨者不少,很快將近一半的人從他的威脅中走了出來,堅定地跪在姜相的身後。

不過一會,人數就開始一面倒,結果自然不必多說,他們贏了。

姜相呼出一口氣,他身後的眾臣也一樣,好在堅持是有回報的,也不枉他們頂着這麼巨大的風險。

那邊輕鬆了,兵部尚書卻小心翼翼的看向江涼,作為陛下的親信,他自以為很了解他,但沒想到情況出乎他的意料。

他竟然還在笑!

而江涼自然不可能發出自嘲的笑,他只是從李金寶手中接過一份名錄捧在手裡。

他讀的聲音不大,卻足夠響徹整個大殿,「按照現在的情況,孤應該是不可能再攻打齊國,那如果變一變呢,畢竟朝堂和戰場一樣,情況瞬息萬變。」

姜相猛地抬起頭,不可置信的望着江涼,難道他想……

「近月,朱太傅府中查獲多數來歷不明的字畫珍寶,現據已收繳;近月,章御史放任其小兒當街毆打婦女,致三傷一死,現官府已受理;近月,林太尉接手多家商鋪,多畝良田,疑似囤財,原因不詳………」

江涼繼續用他毫無感情的聲音朗讀了十幾位官員的近月動向,句句戳心,他們聽得臉色蒼白,身形搖晃,似乎下一刻就要體力不支倒下。

「以上數罪者,一律革職查辦!」

江涼露出了獨屬於勝利者的微笑,他是皇帝,本就不會輸給朝臣,他也不會賭,只要說出來,就是有絕對的把握。

姜相隱藏在衣袍中的雙手緊握着,這裏面有的人是真的該革職查辦,但有些不過是小毛小事,卻一定要被當眾揪出來這樣講。

「如何,現在的人數變了吧?」江涼笑問道,「姜相服氣否?」

「老臣遵旨!」姜相顫抖着行了個禮,沒有賭下去的必要了,為了讓跟着他的人不寒心,沒有必要了……

宋尚書的臉色也分外難看,自己親近的也被革職了不少,他先是瞪了一眼姜相,隨後認真的看了一眼江涼,他似乎變得讓人感到陌生了,那把龍椅當真有如此魔力?

「既然確定下來了,那就退朝吧,各位好走不送!」

江涼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只是帶走了一個李總管掛件。

…………

宮門口。

宋尚書攔住了姜相,在後者一臉跟他不熟的表情中用老友敘舊的語氣說道,「今日,我們可謂是被那小皇帝玩的團團轉,真是氣煞老夫。」

「不過三年,陛下真是越來越獨斷了,姜相覺得呢?」

他說白了,就是來探他底的,姜相豈能不知,他倒也沒着急走,順着他的話說。

「是啊,陛下也有了自己的親信,不再需要我們這些老臣了。」姜相停頓了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他接着問道,「尚書大人是否告老還鄉啊?」

宋尚書嘴角抽了抽,這傢伙是在吐槽他多管閑事嗎?還告老還鄉,他可是有一大家子的人要養!

「老夫的身體還硬朗,就不勞煩姜相操心了,告辭!」

人老了還真是經不住氣,看着他憤然離場,姜相搖了搖頭。

「我們也走吧。」

他上了馬車,漸漸駛離皇宮。

可路上卻發生了個小插曲,一位太監在他馬車前不小心摔倒,讓他短暫停留。

姜相看着他被車輪碾過的腳上鮮血淋漓,屈尊伸手把他扶起,關切的問道,「還能走嗎?」

太監一臉的惶恐,「奴才罪該萬死,衝撞了丞相馬車。」

「這沒什麼,是車夫不看路。」姜相卻毫不在意,反而交給了他一些銀兩,「拿去療傷吧。」

太監的表情變了,他伸手接過時,小聲地說了句,「今日有?」

姜相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從袖中掏出了一封信,同樣小聲的說道,「老地方。」

太監點了點頭,隨後讓出了道路,姜相也上了馬車,他們兩人漸行漸遠,直到再也沒有了交集。

…………

御書房外。

李總管正不停地跟自己的乾兒子說話,說得那是一個眉飛色舞。

「你是沒見到,今天早朝陛下有多厲害,把那群文官都給說服氣了,你就說從古至今,有多少皇帝能像咱家陛下這樣。」

小德子則是不停的點頭配合著自己乾爹,時不時回上一句,陛下真厲害,我們真有福氣之類的話。

李金寶瞬間頭腦一熱,激動得面紅耳赤,似乎在誇陛下,就是在誇他李總管,可正當他清了清嗓子想繼續說的時候,他們聖明的陛下傳召他了。

「李金寶!」

李總管趕緊進入御書房,笑的一臉燦爛,「陛下有何吩咐?」

「早上說的那個宮女,查的有頭緒了嗎?」

雖然才過了幾個時辰,但江涼就想現在知道,他能說不嗎?

好在李總管早上就吩咐了自己的乾兒子去查,現在也已出了結果,就是結果不夠好而已。

李金寶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說了出來,「當年查無此人啊,陛下!」

「小德子問過了宮裡所有年長的姑姑嬤嬤,也去翻了宮女名冊,着實沒有陛下要找的這麼一位。」

砰!

陛下竟然把一本奏摺直接摔在了地上,李金寶縮了縮脖子,默默退後了幾步。

而此刻的江涼很煩躁,比早朝時更加煩躁,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情緒,因為有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

這種感覺很不好,非常不好!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桌上那壺酒,突然又想起了那晚看到的傷口,傷口…他知道一人有,但那人是個太監,可能嗎?

「那就換個人查,我希望這回不再出錯。」

江涼的雙手搭在李金寶的肩上,像是委以重任般沉聲道。

「遵…遵旨!」

李金寶覺得陛下怪怪的,這種控制不了事情的感覺,一下讓他重回十年前,怎麼辦,他好像比陛下更想哭了。

…………

而另一邊,慈寧宮內。

姜瓊羽跪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她也想哭。

沒有想到太后能在別的地方包容她,卻不允許她晚歸,昨天清蘭包庇她的話太后一聽就知道,只是不戳穿而已,偏偏姜瓊羽還覺得瞞過去了,沒想着主動坦白。

就這樣雙重罪下來,她被罰跪兩個時辰,雖然寶珠偷偷給她塞了兩個軟墊,但不頂用。

不過她現在膝蓋已經麻了…感覺不到了,也挺好的。

「陛下駕到!」

姜瓊羽微微皺眉,一轉頭果然看到一片明黃色的衣角,他的便服通常是這個顏色,可他怎麼會突然來慈寧宮?

她想起來行禮,卻忘記了自己已經沒有知覺的腿,就這樣上半身用力,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要發生意外了,她直接趴下了。

姜瓊羽覺得自己在古代社死了一回,她現在一點都不想抬起頭,就讓她這樣昏過去吧。

可是江涼似乎並不想讓她如意,姜瓊羽感受到後衣領上的重量,她好像被人像拎小貓一樣單手拎了起來。

突然感覺更丟臉了,怎麼辦?

…………

《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