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成為戀愛腦大佬的嚴師
快穿:成為戀愛腦大佬的嚴師 連載中

快穿:成為戀愛腦大佬的嚴師

來源:google 作者:歲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歲進 現代言情 蘇千

【快穿➕男主戀愛腦➕後期黑化強制愛➕偏執】高冷御姐秘書:「總裁,今晚處理完這些文件才能睡覺」可愛精靈助理:「頂流明星,必須學習完聲樂課才能見面」禁慾知性助手:「專家,必須研發出試劑才能約會」蘇千拿到克夫女主的劇本,各界大佬在她的勾引下都跌下神壇,在嚴師系統里,她必須矯正大佬們的命運線展開

《快穿:成為戀愛腦大佬的嚴師》章節試讀:

陸靳陷在純黑真皮沙發,襯衫包裹不住健壯的身軀,領帶被扯歪,扣子解到第三顆,襯衫領口和蜜色胸膛散亂着口紅印。

他仰頭注視着跨坐在身上女人,修身的襯衫被揉搓得皺巴巴,黑色的包臀裙堆在大腿上,**變得殘破不堪,高跟鞋掛在腳上岌岌可危。

陸靳眼裡滿是**,低喘着氣,難抑**,抬手將女人壓在沙發上。

蘇千突然抵住陸靳愈發靠近的身軀,不合時宜地說道:「總裁,先把文件看完。」

陸靳神色一怔:「???」

蘇千上一秒還在熬夜寫教案,下一秒靈魂就被提取到「嚴師系統」。

「這裡是嚴師系統,我是代號009。你在自己的世界中猝死了,意外獲得重生的機會,只要宿主你任務做得好,獲得足夠多的積分,便可返回原來的世界。」冷冰冰的機械音在蘇千腦海中響起。

「宿主,你面臨選擇簽訂契約,完成任務回到原來的世界,或者是直接進入輪迴。」

蘇千倒吸一口涼氣,她最後的記憶是在凌晨寫教案,感到胸口疼痛,然後兩眼一黑昏倒過去。

所以她真的死了?可憐她帶的畢業班的孩子,還差半年才能畢業呢,沒有了她的嚴厲管教……蘇千想着想着,眼淚汪汪了。

不行!為了我那群還沒考上大學的孩子,我也得回到現實生活。

「我要簽訂契約!」蘇千斬釘截鐵。

「一旦簽訂契約,便無反悔的餘地,進入倒計時,3!2!1!」

白光乍現,蘇千再睜眼,便是被男人推倒在沙發上,壓在裙子里的襯衫被一點點抽出。

「宿主,你的任務是防止世界的男主沉迷於美色,荒廢了事業,現在的環節是你勾引了男主。」

蘇千急忙瞟了一眼書桌上堆了一摞的未讀文件,便發生了不合時宜的一幕。

身下的女人媚入骨子裡,裸露在外雪白的肌膚和純黑沙發形成鮮明的對比,刺激着陸靳,他無法從**中清醒,緊緊摁住蘇千的手,低頭吻上她。

系統不斷提醒蘇千,謹防男主沉迷女色,她用盡全力推開陸靳,急忙說道:「先看完文件!」

陸靳看着女人認真的表情,清醒了幾分,開始懊惱,重要的文件還沒處理呢。

他起身扣上襯衫扣子,走向書桌準備處理文件,抬頭對蘇千吩咐道:「倒杯冰水。」

蘇千意外地想,男主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沉迷美色。

009幽幽地開口道:「這個世界的男主本質是個事業狂,剛上任不久,他的表叔陸越正虎視眈眈,就在等着他出紕漏,原主是他的秘書,和陸越聯手了,在身上用了催情香去接近男主,導致他幾次都沉迷於和原主歡愛,原主故意阻礙他的事業,讓陸越抓住了紕漏,被董事會下台。

男主事業失意,本以為和原主是情投意合,沒想到原主立馬拋棄他,和陸越結婚,男主受不了打擊,在家中服藥自殺,最終導致世界崩塌。」

「你剛剛做的很好,這次是陸靳失控的開端,剛剛書桌上未處理的文件,是男主明天早上和奧斯集團的合作方案,按照原劇情,從這份出紕漏的文件開始,董事會的元老開始對他不滿。」009誇讚了蘇千。

蘇千隻是不想那麼快有親密接觸,沒想到她還掰正了一次劇情。

她迅速地整理好衣衫,拿出秘書的職業素養,恭敬地倒了一杯冰水給老闆陸靳。

隨着她的靠近,陸靳又嗅到一絲異香,接過端來的冰水猛的喝一口,恢復清明,對她擺擺手:「你可以回房間休息了,明天早晨出席會議。」

這就可以下班啦?!蘇千不免有些興奮,做高中班主任這些年,早上六點起床趕往學校監督孩子們早讀,晚上回家還要寫教案,對每個孩子的學習狀況進行分析,上班時的睡眠時間不超過六個小時。

原主是一流大學畢業的,以絕對的實力成為陸靳的秘書,除了端茶倒水一系列閑活,還要負責文件的篩選和基礎審核,需要熬夜加班時,便會留宿在陸家莊園。

蘇千走進專屬的秘書房間,瞪圓了眼睛,這間房間都快趕上她家,牆上掛着一個五十寸的液晶電視,還有獨立的衣帽間,裏面掛滿了原主帶來的衣服,一眼望去全是禁慾的職業套裝——修身的襯衫、包臀裙、**和黑高跟鞋。

她皺了皺眉想,原主的職業套裝能讓陸靳不沉迷女色才怪,蘇千果斷拿出手機,在高級服裝店下單了一些衣服,明早之前到達,意外發現原主賬戶里餘額充足,不需要依靠任何人生活就可以很滋潤。

明明可以做獨立女性,為什麼要以婚姻為籌碼和陸越聯手扳倒陸靳,陸家夫人難道就更香嗎?蘇千在內心暗自腹誹。

走進衣帽間挑選睡袍,看到全身鏡中的自己,白凈透亮的肌膚,狐狸眼和高挺的鼻樑,**浪捲髮披散着,魔鬼般惹火的身材,這是拿到了什麼絕世狐狸精的劇本?蘇千美滋滋地泡了個澡,戴上真絲眼罩,陷在柔軟的鵝絨被子里,沉沉入夢。

翌日早晨,在陽光的沐浴中醒來,充足的睡眠讓蘇千感到渾身輕鬆,她下床踩着柔軟的羊毛地毯來到衛生間,洗漱後化了個簡單的職業妝。

管家已經將昨晚買的衣服送來,米白色的絲綢質感襯衫搭配咖色垂感西裝褲,一條深棕色的細皮帶做呼應,腳踩尖頭細高跟鞋,一身淺色的職業裝透露出貴氣,她在托特包里裝好需要的文件便推開房門。

在餐廳簡單用完早餐後,蘇千出了主樓的門,司機已經在門口等候了,陸靳在后座翻看文件,她看了看腕錶,距離約定時間還差10分鐘,心想男主好好培養是個挑大樑的人。

陸靳看着蘇千坐進車內,注意到她穿着的變化意外挑了挑眉,發生了昨晚的失控事件後,陸靳思考了一下是否辭退蘇千,雖然她工作能力很不錯,但是雙方越界了就會影響工作。

「陸總,今天的行程安排是:上午九點半到十一點半和奧斯集團談新能源合作,午餐和麥克斯先生約好了,下午……」蘇千有條不紊地彙報。

原主在工作時會嗲嗲地叫陸靳老闆,再配上故意噴洒的催情香,陸靳總會不由自主地走神。

陸靳在這次公事公辦的語氣中清醒,問道:「中午為什麼和麥克斯先生吃飯?不應該和奧斯集團嗎?」

「麥克斯先生手上有大量先進的新能源原材料,奧斯集團下午還有合作洽談,如果中午和他們吃飯會顯得我們急功近利。」

總裁的行程一般由秘書安排,原主一直暗暗地做一些錯誤的決定,導致陸靳的事業愈發走下坡路,蘇千穿來便要做好一切秘書的本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