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空間:我靠種地帶着古人發家致富
空間:我靠種地帶着古人發家致富 連載中

空間:我靠種地帶着古人發家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松鼠奈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臨城 禇靈卿

跑到道觀罵了神仙會有什麼後果?打回娘始重新做人可好?這還不夠,讓你來當救世主,拯救一下世界怎麼樣?帶領古人脫貧致富!什麼?你做不到?那好辦,是死是活自己選!抹去痕迹和終身為奴為婢,選一個?禇靈卿:「你確定自己是神君而不是魔鬼?」封建落後、要啥沒啥的古代,想吃根玉米都要自己種,這是何等的遭心?現代普通女孩兒如何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王朝拼出自己的錦繡前程展開

《空間:我靠種地帶着古人發家致富》章節試讀:

袁沐晴聽到紀舒蘭問起孩子們,倒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回道:

「其他的姑娘也不用她們來與我請安,至於那兩個,一個最小的養在老太太身邊,給老太太解悶,另一個被送到了只有一個孩子的慧姨娘房中,

慧姨娘生的四姑娘與她同歲,想來只要慧姨娘是個好的,便也……」

袁沐晴話說了一半,不知想到了什麼,猶豫的頓住,眼神掃向小床里正在捏沈家小姑娘臉的自家孩子,輕輕的嘆了口氣。

「你這是心軟的老毛病又犯了吧!想着孩子不在親娘身邊長大覺得可憐了?」

紀舒蘭看出袁沐晴的心思 ,嗔道:

「你可別多事,侯爺已經幫你擋下了這些事,就是不想讓你煩心的!」

聽到紀舒蘭這樣說,袁沐晴會心一笑,也知她是為自己好,反問道:

「你呢?過得可好?沈明坤見你這次生的是個女兒,怕是高興壞了吧!」

這邊,佯裝與面前的小姑娘玩耍,實則在明目張胆偷聽的楚靈兒聽到自家娘親的話,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在這封建社會,竟然也會有喜歡女兒的爹?

睜着大大的眼睛轉頭看向這兩名都不過二十歲的婦人,這要是在現代,還在無憂無慮的讀書呢,而在這古代卻已經為人母了,

只見沈夫人紀舒蘭輕輕嘆息一聲,無奈的點點頭,面上卻並沒有太多的喜色,應道:

「我倒更希望這胎生得還是兒子,絕了他的念想!

你不知道,我生下女兒當夜,他便揪了一眾人在前廳慶祝,喝得爛醉,言行粗鄙不堪,與那些個妾室……」

紀舒蘭話到一半,實在說不下去,一陣哽咽,紅了眼眶。

袁沐晴一臉擔憂的抓住了紀舒蘭的手,輕輕的拍了拍,跟着也嘆了一聲,開口安慰道:

「我們這些所謂的大家閨秀,又與那些平頭百姓家的女兒有何不同?未嫁從父,出嫁從夫,說白了還不都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出嫁了,便要依仗夫家過活,好在沈明坤手裡無實權,紀伯伯兵權在手,讓他還有些忌憚,也不敢真的拿你怎麼樣,

姐姐你有紀伯伯這個依仗,他也不敢拿你怎樣,你也別怕娘家擔心便委屈求全,

這幾年我側眼看着你一天不如一天,哪還有姑娘家時的俊逸洒脫?

自古憂思過重的女子都活得苦悶。」

紀舒蘭扯了扯唇角,無力的點點頭,又嘆息一聲,苦笑道:

「都說京城第一美女袁沐晴自甘墮落,袁大人不舍丟了位高權重的女婿,為攀附權貴,甘願將自己二八年華的小女兒嫁給年近三十的大女婿,

當日你頂着多少非意出嫁,如今看來,再無人比你嫁得更好了!」

啥玩意?

一旁偷聽的楚靈兒感覺晴空一個炸雷,轟得她外焦里嫩,真是人生處處是「驚喜」呀!

這是什麼狗血淋頭的劇情?

小姨子嫁了親姐夫?還當了正夫人?

那這倒霉的姐姐被弄到哪裡去了?

楚靈兒有點接受不了自己的父母竟是這樣一對德行敗壞的「狗男女」。

一般小說里這樣的女主都會絕地反殺的!

那個什麼小器神君果然不是一般的小心眼加腹黑,給她安排了這麼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的人生,還真是要謝謝他了,

楚靈兒眼前閃過一個個自己被人戳着脊梁骨罵小雜種的情景,

自己往後的人生,怕是將過得無比的精彩呀!

頓時覺得人生不值得的楚靈兒兩腿一蹬,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在床上不動了。

楚靈兒還沉浸在自己的震驚中,紀舒蘭已經接着道:

「而我呢?母親非說要找門當戶對的,不同意我與……生生將他們一家送走……」

紀舒蘭說到痛處,手指揪緊了胸口的衣料,痛苦的彷彿要窒息,連口中的那個他的名字都不敢提及,

頓了片刻,紀舒蘭才平復下激動的情緒,扯扯唇角,無奈道:

「都說沈家是皇后母家,有皇后做靠山,雖他沈明坤無官無職,卻衣食無憂,起初爹娘想着,嫁個不做官的,閑散度日也挺好,可沒成想……」

「哎?這孩子怎麼了?」

話說一半的紀舒蘭眼角餘光突然掃到兩眼圓睜,直挺挺倒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楚靈兒,嚇得趕緊跑過去。

外面守着的下人聽到屋內的叫聲也紛紛沖了進來,卻見楚靈兒像沒事人似的自己又翻了過來,趴在小床上睜着大眼睛看眾人,

這下反倒是紀舒蘭和袁沐晴一陣無語了。

由於兩個孩子是同一日出生的,兩人自然不能去參加對方孩子的百日宴了,便與贈了禮物以表示祝賀。

紀舒蘭送出的是一塊打磨圓滑潔白無暇的羊脂白玉,言明自家姑娘還有一枚一塊玉料出來的玉環,

玉環的孔剛好與這玉璧相契合,能嚴絲合縫的合為一體。

而袁沐晴送出的則是一塊玉佩,並笑着道:

「姐姐可別嫌棄妹妹沒有新意,妹妹這裡最近也沒得着什麼新奇的玩意,便只好將這一對玉佩一分為二,兩個孩子各戴一塊罷!」

紀舒蘭看着手中被雕刻成圓鎖形,寫有如意二字的玉佩,笑着道:

「這價值連城的上等紅玉我還嫌棄的話,怕是有些不識好歹了吧!」

袁沐晴也笑,又從身旁丫頭翠平手中接過另一塊給紀舒蘭看,

紀舒蘭見相同的玉佩上寫着平安二字,正要開口說什麼,便見袁沐晴將兩塊玉佩翻轉過來,玉佩背面赫然各雕刻着一個蓮蓬,

紀舒蘭一愣,睜大眼睛看向袁沐晴,滿眼都是疑問和震驚,不明白袁沐晴這是什麼意思,

兩個蓮蓬寓意並蒂同心,可沈家的女兒,尤其是他沈明坤的嫡長女,是萬萬不可能隨意婚配的,這件事袁沐晴不可能不清楚。

袁沐晴見她不解,卻只是笑着又將兩塊玉佩翻轉過來,將寫有如意的那塊遞給她,笑着道:

「希望我們的孩子能如我們姐妹一樣,一樣要好,也希望這孩子能一生順意!」

紀舒蘭終究想不明白袁沐晴送這玉佩是何意,想起她說願孩子一生順意的話也是連連苦笑,

沈家的女兒,怎麼可能一生順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