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科技大佬穿成拽姐制霸全世界
科技大佬穿成拽姐制霸全世界 連載中

科技大佬穿成拽姐制霸全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歲安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季星芒 穿越重生 賀一

季星芒是一名科技大佬,她創造的機械人無人能敵!可萬萬沒有想到,那個被她視作精品的展開

《科技大佬穿成拽姐制霸全世界》章節試讀:

X實驗室。
「賀一,今晚可以陪我嗎?」
有着季星芒模樣的機械人,試探着問道。
「不可以,」賀一正在操作科學儀器,研究細胞的再生,「這幾天都不要打擾我。」
事實上,在季星芒被他殺死的下一秒,他就已經產生了一種叫做後悔的情緒,他瘋狂地在找尋能夠使她復活的辦法。
機械人季星芒有些生硬地搖搖頭:「賀一,你說過,要把她的軀體銷毀,可你現在卻想修復她,這是不可能的,人類的生命很脆弱,是無法復生的。」
「閉嘴!」
賀一皺眉,臉上的表情明顯不悅。
「而且你現在已經有了我,我擁有她的記憶,超越她的性能,我會永遠陪着你,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你為什麼,還要修復她?
就算她復生,人類也是會衰老的,而我們不會......」 機械人季星芒還沒說完,就被賀一揪着領子按在了操作台上。
「你只是一個機械人而已,永遠也無法替代她!
她的心臟和記憶,只是暫時儲存在你這裡而已,我一定會復活她!」
說完賀一鬆開了手,轉身離開。
機械人季星芒露出了一絲悲傷的神色。
...... 顧家宅邸。
車隊駛進大門後又開了十幾分鐘才停下。
季星芒有點困,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
下車後,她跟着顧家管事走進了一座中式庭院。
一進正廳,季星芒才從玄關處的鏡子里看見原主這副模樣。
中分*浪,染着扎眼的紅色,生硬的妝容,像是小孩子偷用媽媽的化妝品一樣,身材倒是不錯,可這豹紋透視裝搭配死亡漁網襪是什麼鬼?
別說叛逆少女了,在她們3036年,夜店大媽都不這麼穿...... 怪不得顧家管事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嘴角抽搐了一下,就連季星芒這會兒都有點後悔沒換身衣服再來了。
來到一扇紅木門前停下。
「顧爺就在裏面等您。」
季星芒硬着頭皮推門進去,就聽見一陣咳嗽的聲音。
氣息很虛,一聽就命不久矣的架勢。
季星芒循聲而去,只見房間盡頭的書架前有一架輪椅,輪椅上的男人背影矜貴冷清,正在伸手夠一本高處的書,他的手指十分修長,骨骼生的很優雅,季星芒看着那雙手,有些移不開眼。
她有嚴重的戀手癖,之前在創造賀一的時候,唯一遺憾的地方就是那雙手,怎麼做都不滿意。
季星芒走上前,伸手幫他將那本書拿了出來,遞給他的時候,故意碰了一下他的指尖。
顧寒琛感覺到一陣**從指尖傳遍了全身。
幽深的眉眼顯露出一絲不悅來。
「不用謝。」
季星芒忍不住又瞄了一眼那雙手。
嘖,真要命。
顧寒琛神色一滯,這聲音有幾分耳熟,轉頭望向季星芒,眼神隨意地上下掃視了她一番,下一秒,本就蒼白的臉色更像是蒙上了一層寒霜。
季星芒知道,這位顧爺定是被自己的形象給「驚艷」到了。
不過無所謂,她本就沒打算嫁給他,只是好奇他的病而已。
許久不出診,手癢。
「你是什麼人?」
顧寒琛目光移到書上,沉聲問道。
他是個冷清到骨子裡的人,外貌對他來說並不能代表什麼。
只是許久,視覺上沒收到過這樣強烈的衝擊了。
方才那一瞬間他差點就按下了輪椅扶手上的的警報,叫保安進來抓她的,轉念一想若她是一般人,應該也沒有機會能進入這扇門。
所以,眼前這個不明生物,應該就是顧家給他找的那個沖喜的女人。
「我姓季,據說是你病了,所以要找我結婚......」 「沖喜的事是我祖父的意思,他老人家年事已高,我就當是哄他開心,與誰結婚,對我來說,都無所謂。」
顧寒琛低頭翻書,並未打算和季星芒多談。
自從身體出現異樣,他的精神狀態也跟着每況日下,整個人越發虛弱無力,原本由他一手掌管的公司不得不暫時讓兄長接手管理。
「打住,我可沒有和你結婚的意思,我只是好奇你得了什麼病。」
季星芒曾經在古書上看到過有關於沖喜的記載,都是些走一投無路的病會用得法子。
相當於最後的掙扎,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
不過經過一千多年的洗禮,中醫已經發展到這個時代的人類無法想像的繁榮。
不巧,她在這方面也是天賦異稟,學有所成,剛重生回這個「遠古時期」,就碰上了疑難病症,眼前這個顧少爺也算是與她有緣了。
她就隨手幫他個小忙吧!
季星芒一*坐在旁邊的書桌上,伸手就把他正在翻書的左手拉了過來,手指搭上了他的手腕。
顧寒琛剛要收回手,就聽見季星芒就聽見季星芒「嘖」一聲。
「脈象虛浮無神,乍疏乍密,很明顯......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竟然會被下了如此陰狠的毒。」
顧寒琛的神色微微一滯,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個蒼老的聲音,與眼前這女人的話重合在了一起。
很久以前他便懷疑自己中了毒,為了不打草驚蛇,他藉著探望友人的明細,私下去找了一位已經隱退江湖的老神醫,那位老神醫十年前便救過他一命,現已是一百零七歲的高齡。
老神醫搭脈時,和眼前這個女人說的話一模一樣!
可就在老神醫轉身去配製解藥時,突然就口吐黑血暴斃在葯櫃前了。
顧寒琛總覺得這一切不像是巧合,傳聞老神醫有一位傳人,可也只是傳聞而已,並未有任何蛛絲馬跡可以證明。
不過沒等他開口問季星芒什麼,身後房門就開了。
顧寒琛的祖父被一群人圍擁進來。
看見季星芒的一瞬間,眾人臉上的表情各異。
「中毒?
季家小姐可不要亂說話,寒琛的病情,我們顧家早就尋訪了各大神醫,若是中毒這麼簡單,怎麼會看不出來?」
說話的是顧寒琛的生父,一看季星芒的形象,臉上就滿滿的嫌惡。
「這就是季家小姐,呵呵,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顧寒琛的繼母假笑着附和。
「因為這毒並不簡單,當然不會被輕易看出來,我平生也就只見過兩次。」
顧寒琛的大哥說話更是不留情面:「你才活了幾年?
竟敢在這裡口出狂言?
祖父,我看那什麼高人八成是季家找來的騙子!
您看看,這奇形怪狀的,哪裡像是季家小姐?」
顧老爺子卻並不着急,上下打量了季星芒幾眼,形象卻是讓人難以接受,可聽談吐卻又好像判若兩人。
「此毒可有解法?」
「當然,我來顧家,就是為了給顧少爺治病的,治好了他的病,我也就不用嫁過來了。」
顧寒琛坐在輪椅中,聽見季星芒的話,拿着書本的雙手竟下意識地捏緊了些。
怎麼聽起來,他好像對這門婚事還很不情願似的?
別說嫁給顧寒琛,就是被他多看一眼,都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
他可是江城商業帝國當之無愧的王,即便身體虛弱,他在幕後操盤也一樣呼風喚雨。
「你現在趕緊滾出顧家,我們考慮不追究你的責任,你若是還敢在這裡信口雌黃我馬上叫保安把你趕出去!」
顧寒琛大哥一臉猙獰。
季星芒輕笑一聲:「這就是顧家的待客之道嗎?
那麼大的陣仗把我從季家請過來,現在又要把我趕出去?」
要不是顧寒琛這雙手生的合她心意,她早就拍拍*走人了!
「顧炎,休得無禮!
季小姐不要怪罪,聽你的意思,你有辦法醫好寒琛的病?」
「只需三天,我自會配好解藥,不過這毒實在是陰狠,可以在人體內潛伏數十年而不被發現,最初的癥狀十分細微,只會讓人感到疲憊,這毒會一點點蠶食人的精氣血脈,最終讓人心血衰竭而死,如果檢查死因,只會是過度勞累之類的原因,用毒之人其心可誅啊......」季星芒語氣有些微妙,沒在繼續多說。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害寒琛?
簡直一派胡言!」
「就是啊,季小姐,你在別人的家裡說這種話,怕不是在挑撥是非......」 所有人都在質疑季星芒的時候,顧寒琛卻冷然開口道:「可以一試,最起碼,她說的,比之前你們找得所有名醫,都要接近我的主觀身體感受。」
顧寒琛清淡地看了季星芒一眼,這倒是讓她微微有些意外。
這麼容易相信別人,難怪會被莫名其妙下毒了...... 「既然寒琛這麼說,你們也就不要再多說了,那結婚的事就暫且放一放,季小姐,這三天就勞煩你了,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顧老爺子點了點頭。
「沒什麼需要的,只是顧寒琛需要靜養,你們最好不要動不動就一幫人吵吵鬧鬧的來打擾他。」
季星芒笑了笑,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顧寒琛的大哥。
「那好,寒琛這段日子,就勞煩季小姐照顧了,季家那邊,我會親自打招呼,你安心在這裡住下便是。」
顧老爺子說完,便又帶着人離開了。
季星芒知道,顧老爺子這話說著客氣,實際上就是把她壓在這裡當人質,若是治不好顧寒琛,她也別想走了。
「你有幾成把握?」
顧寒琛垂眼看書,纖長的睫毛掩去了他眼底的情緒,他語氣清淺隨意,就好像這事與他無關。
季星芒打了個哈欠,四下望了望,有一張床。
「我困了,先睡一覺再說,那個,要是吃飯了你可以叫我一下。」
說完,季星芒走到床邊,直接撲了上去。
顧寒琛原本潔癖的很,他以為看到季星芒躺在自己的床上,他就會出現那種窒息的感覺。
可他卻並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越發聽着季星芒的聲音覺得似曾相識。
好像那個已經失聯了很久的人。

《科技大佬穿成拽姐制霸全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