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毒奶聖騎士,聖光忽悠眾生
開局毒奶聖騎士,聖光忽悠眾生 連載中

開局毒奶聖騎士,聖光忽悠眾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塊腹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塊腹肌 都市小說 陳小泉

陳小泉:「澤元同學,看你天庭飽滿根骨清奇,至少會覺醒S級靈根!」教務主任:「通報:3班關澤元因食品中毒退出覺醒儀式,各位準考生引以為戒!」陳小泉:「主任,您學富五車風度翩翩,一定事業成功家庭美滿!」校長:「通知:教務處王旭東主任因家庭糾紛精神失常,短期內需要休養,教務處暫時由苟史運副主任主持工作」陳小泉:「校長,您……」校長:「不要再說了,同學你可以畢業了!」在這個靈氣復蘇的時代,妖獸肆虐,鬼怪橫行,覺醒聖騎士系統的高中生陳小泉憑藉未知級靈根【聖言】攀登巔峰,斬妖除魔度邪惡,將人類的前途命運扛在肩膀上我即長城,誓死不退!展開

《開局毒奶聖騎士,聖光忽悠眾生》章節試讀:

目送着淪為受害者的混混們消失在視線盡頭,陳小泉沒等來系統提示音,又查看了一次任務大廳。

大胸肌這些人不僅沒能幫他完成任務一,也沒能幫他完成任務二。

這些人都把自己圍在巷子里毀靈根了,還不算犯罪?

陳小泉對聖騎士系統的判定標準很是失望。

也就是說,除了試用了一下十字軍打擊,他沒獲得什麼好處。

等等!

倒也不對。

他看到前方地面上散落的一張一張鈔票,兩眼旋即開始放光。

坐在回家的的士上,陳小泉興高采烈地數着手裡一沓鈔票。

他大致算了算,這些錢加起來得有小一千。

他可從來沒有擁有過這麼多錢!

不管是前世的他,還是這一世的他,都不曾有過。

陳小泉想了想,決定先把這一筆錢藏在一個天知地知自己知的地方。

暑假馬上到了,張嘉瑜的生日就在7月初。

他打算用這筆錢給女神準備一個拿得出手的生日禮物。

大家是高中同學,早早培養一下感情,女神在大學擇偶時說不定會優先考慮自己。

儘管過去的自己擺爛,給女神的印象不會太好,但自己現在有系統了不是?

英雄配美人,天經地義!

不知道女神會去京華還是北清?

心裏想着亂七八糟的事情,陳小泉回到了家。

奔波了這麼一趟,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嬸嬸就喊他幫忙做飯,說是海鮮處理起來比較麻煩。

傍晚。

忙碌了一天的陳天堯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到家。

在讀高新貴族小學武科少年班的陳霜兒也被哥哥陳泰來接回了家。

嬸嬸為晚餐準備的菜擺滿了餐桌。

一家五口圍着餐桌落座,貪吃的陳霜兒連筷子都來不及取,伸手就抓了一個鮑魚抱着啃。

叔叔有些驚喜,「喲呵稀罕啊,今天是什麼好日子,準備這麼一桌子好菜!」

嬸嬸嗔怪道:「還問呢!打你好幾通電話你都不接!今天阿泰被京華暑期夏令營錄取了!」

叔叔聽罷立即樂了,大笑道:「哈哈哈不愧是我老陳家的崽兒!」

叔叔一家就是普通家庭。

叔叔是市城管執法局的一個隊長,手下管十幾號人。

嬸嬸原來在紡織廠工作,自打生了妹妹陳霜兒後就再也沒上過班。

對這樣一個普通家庭而言,這確實是個可喜可賀的大好消息。

「嘿嘿,這種好日子,喝這個可不行!」

叔叔把桌上的散裝白酒撤掉,去儲物間里摸出來一瓶朋友送的茅台。

這瓶茅台價值上萬,本來是打算在阿泰將來訂婚的時候與親家同享。

此時此刻,叔叔心情大好。

人生得意須盡歡,他乾脆把酒開了。

他先把自己的酒杯滿上,隨後問家裡倆男孩道:「小泉,阿泰,你們也喝點?」

陳小泉與陳泰來紛紛搖搖頭,嬸嬸又責怪道:「孩子都沒成年呢,能不能教點好的?」

叔叔愉快地自嘲:「哈哈哈,我兒都一隻腳踏進京華了,我這個當爹的還能教什麼?」

這時,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陳小泉:「誒,小泉,你今天是不是參加靈根覺醒儀式?結果怎麼樣?」

陳小泉看了一眼嬸嬸,支支吾吾,不想當著嬸嬸面搶阿泰的風頭。

嬸嬸的笑容確實開始褪色。

叔叔誤會了,安慰道:「無妨,國家正值大發展,就算讀不了武科,再努力一年,考個985文科或理科,同樣也有大好前程!」

「我……」

陳小泉正要解釋,嬸嬸搶先道:「其實是這樣……今天中午,家裡來了京華和北清招生組的招生老師,小泉他……最終選擇了北清……」

嬸嬸自然是不太樂意自己這個外甥出風頭,但這種事不可能瞞得住,不如在家人面前表現得大度些。

叔叔一聽,大喜過望,拍桌而起。

「好!好!好!我老陳家下一代英雄豪傑輩出!你們爺爺奶奶九泉下有知,怕是要笑得從棺材裏坐起來!」

叔叔……這可不興說啊!

陳小泉滿頭黑線。

比起陳天堯,陳泰來的震驚無以復加。

他瞪大了眼睛,注視着這個自己向來瞧不上的堂兄,難以置信道:「大哥……你是什麼靈根?」

陳小泉道:「能量目,能量來源是聖言。」

「聖言?」

陳泰來只聽說能量目有光、影和精神,對聖言一無所知。

陳小泉勉強解釋道:「應該是新的能量來源。」

他心裏卻想說:就是毒奶嘛,你這個夏令營還就是你哥我奶出來的!

阿泰的眼裡流露出複雜的神情,各種羨慕嫉妒恨,同時又為自己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兄感到高興。

「什麼等級?」

「覺醒設備檢測出來是未知級,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陳小泉道。

聽到這兒,阿泰愈發感到震驚,望向陳小泉的目光里甚至有了些崇拜的神采。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大哥,你一定是怕遭人惦記,才一直隱瞞到今天的吧?」

哎你說誰匹夫呢?

臭弟弟!

陳小泉感覺這個弟弟心裏的戲真多。

殊不知,正常人都會像阿泰一樣思考。

畢竟,穿越加系統的事情只有他陳小泉自己知道。

陳天堯格外高興,給陪笑的嬸嬸杯子里也添滿了酒,邀請桌上所有人一同舉杯。

「家人們!在這個豐收的日子,我提議,讓我們一起舉杯,為老陳家出類拔萃的下一代獻上祝賀!」

所有人都舉起了酒或飲料,唯有——

「哎等等等等等!」

陳霜兒把剝了一半的皮皮蝦連殼塞進嘴裏,用油乎乎的手端起了自己的飲料。

她的嘴塞得滿滿當當,就和倉鼠的頰囊一樣。

而桌上裝海鮮的小蒸鍋,此時已經空了大半。

「嘻嘻嘻,祝賀大哥,也祝賀二哥,乾杯!」

「希望以後我們也能坐在一起祝賀霜兒!」

「肯定會!」

五個玻璃杯碰在一起,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這是陳小泉人生中最美妙動聽的音樂。

多年後,他還是會無比懷念這個時刻。

可那時,一切都回不去了。

……

……

「你們……確定那是功法?」

薛傲宇站在醫院手術室外的窗邊,面向窗外夜色,神色凝重。

幾個遠比他強壯的猛漢圍在身旁,對着他點頭哈腰。

「是啊薛公子,你可要為我們大哥報仇啊!」

「對啊薛公子,大哥他太慘了,看見他我眼裡就進磚頭……」

「大嫂也太慘了,要不咱報警吧?」

「報個屁警,狗子,咱干過的事能讓**叔叔知道嗎?」

「媽的,這個陳小泉,老子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眼見這群猛漢的音量與怒氣值一起飆升,薛傲宇連忙制止:

「都別嚷嚷!藥水哥的醫藥費我全出了,你們好好在醫院照顧着,需要用錢隨時打電話。」

「你們期末考的事情,我請我父親給學院任課老師交代過,不用擔心。」

「至於陳小泉這個人,我會有別的安排,不用你們再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