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被活埋,卧底還要極限求生?
開局被活埋,卧底還要極限求生? 連載中

開局被活埋,卧底還要極限求生?

來源:google 作者:稚比天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俞 稚比天高

海浪、沙灘、白雲悠悠藍天依舊,海天一色,美不勝收,當然如果能把我從沙灘挖出來就更好了穿越之後就被活埋怎麼辦?有沒有網友給點建議?在線等!挺急的!李俞看向大海陷入了深思嗯,按照慣例,穿越應該都有系統,我的系統估計延遲有些高,等一會估計就來了許久~之後~系統,我的系統呢?!系統!沒有你我可怎麼活啊!為什麼別人穿越都喜慶,就我悲催啊?炫酷的機甲在頭頂飛,遮天蔽日的母艦漂浮在空中,等等,還有會控火、吐水、摩擦生熱的異能者?emm……貌似穿越過來也不虧?展開

《開局被活埋,卧底還要極限求生?》章節試讀:

西柯街的夜景只有搖曳閃爍的路燈和昏暗的霓虹燈招牌,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算多,也不算少。

李俞好奇的打量着兩側的店鋪,根據王琴給的消息,一條街的店家沒有一家是正經的,這裡不僅出售斯庫因子,據說還賣人。

根據王琴給的地址,李俞來到了一家叫做「啥都有雜貨鋪」的雜貨鋪,老舊的招牌上甚至沒有霓虹燈,僅僅是一個木牌橫在店面上。

雜貨鋪的大門輕掩着,一串串五顏六色的琉璃珠子當做門帘,店內羸弱的光芒通過琉璃珠子後,反而折射出美輪美奐的光芒。

李俞輕撥琉璃簾,琉璃珠子發出清脆的碰撞聲,碰撞聲叫醒了正在打盹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晃晃悠悠的從躺椅上起來,看向李俞問道:

「客人想要點什麼?」

「想要點不同尋常的東西。」

聽到李俞這話,赫爾普斯頓時困意全無,警惕的打量着李俞。

來他這買貨的可都是熟人,猛然來個陌生人,赫爾普斯自然要小心翼翼一點。

「不尋常的東西,可都是寶貝,可不便宜啊。」

「王琴說了,你這物有所值。」

「既然是老顧客介紹來的,你應該清楚我這的規矩,我可不講二價,你看得上就拿錢,看不上就滾蛋。」

一聽到王琴的名字,赫爾普斯瞬間放下了警惕。

「我懂。」

這點王琴早在信息裏面就說的一清二楚,李俞早有心理準備。

「你想要什麼東西?」

「我要斯庫因子。」

「嗯,要哪種?」

「你這有幾種?」

「高級的,低級的,中級的,我這全都有,就算是你想要腦域開發的斯庫因子我也能給你搞來。」

腦域開發的斯庫因子,說白了就是強化精神力的藥劑,原本李俞想着能買到身體強化的斯庫因子就不錯了,沒想到王琴這麼靠譜,介紹的店貨挺全啊。

「腦域開發的斯庫因子你居然也有?」李俞詫異道。

「自然有,沒有我說他幹嘛?不過腦域開發那方面在國際上都是明令禁止的東西,我這隻有最低級的斯庫腦域因子。」

「最低級的斯庫腦域因子能搞來也算是了不得了。」李俞深以為然的點頭說道。

「行了,別拍我馬屁了,你要那種,趕緊滴,九點了,還有半個小時我就要睡覺了。」

「我總得看看貨吧,不看貨憑你一張嘴我就付錢?那兒有這種好事?」

「嘁,王琴那妮子大大咧咧的,沒想到她的朋友倒是夠精細的。」

「既然你想看,那我就帶你去看看。」赫爾普斯熟練的關好門,帶頭向店鋪裏面走去。

兩人一前一後向著店鋪裏面走去,先是繞過了一個巨大的屏風,然後又跨越了一道門檻,這才來到了後院,後院不大,左邊是廚房,右邊是個小屋子。

出乎意料的是,赫爾普斯帶着李俞走向了廚房,廚房裡有一個老式灶台和一排櫥櫃,在李俞驚訝的眼神中,赫爾普斯挪開的灶台,隨着灶台挪開,地面上出現了一個暗門。

「好傢夥,夠隱秘的。」

「我說老闆,你就這麼把自己的老底擺在我面前?」

赫爾普斯深深看了眼李俞:「剛才還誇你聰明,現在就變傻了?」

……

李俞仔細一想就明白了,既然赫爾普斯敢明目張胆的暴露在李俞面前,就說明赫爾普斯肯定有後手。

經過赫爾普斯的一頓摸索,暗門總算打開了,兩人下了樓梯,黑漆漆的一片,讓人分不清東西南北。

「咔噠」一聲,赫爾普斯把燈打開了,映入眼帘的是一間金屬質感的房間,房間內林立着十幾個貨架,貨架上整整齊齊的擺放着一系列的樣品。

「你要的斯庫因子。」赫爾普斯伸手從旁邊的貨架上摸過來四支藥劑。

藥劑的瓶子兩端是一種銀色的金屬,中間的是透明玻璃,透過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流動的液體。

四支藥劑從左到右分別是:灰色、青色、紅色和黃色。

灰色、青色、紅色是身體強化的斯庫因子,黃色應該就是腦域強化的因子,單看顏色就知道這些斯庫因子正兒八經的好貨,李俞也不墨跡,直接開口問價:

「你這裡的價格是多少?」

「低級的便宜,十萬一支,中級的五十萬一支,高級的一百萬,至於腦域開發的那瓶一百萬。」

赫爾普斯打量了兩眼李俞接著說道:

「不過我看你的樣子應該沒用過斯庫因子,我推薦你買十支低級的,兩支中級的就行了,高級的你的身體強度不達標,至於腦域開發那玩意,異能者買的更多,你就別把錢浪費在那在上面了。」

李俞心裏暗暗叫苦,本以為經過某好心人的友情援助,可以大肆揮霍一番了,沒想到手裡的那點錢只夠買兩支高級的斯庫因子。

「我買十支低級的斯庫因子,再要三支中級的,再要一瓶斯庫腦域因子。」

李俞幾乎是咬着牙說出來的這句話,一句話讓原本不富裕的家庭變得更加雪上加霜。

「一共三百五十萬,看在王琴的份上,我給你打個九五折,一共是三百三十二萬五千,零頭給你抹了,刷卡還是現金?」

看着的手中的斯庫因子,李俞心中激動不已,總算是能夠變超人了,忽然,李俞的眼光被不遠處貨架上的一個銀色小匣子吸引了目光。

「那是什麼?」

「那玩意啊?一套納米裝甲,你感興趣?」

「納米的?有點意思。」

一說到納米裝甲,李俞立馬就想到了鋼鐵俠的那套納米裝甲,帥的雅痞。

「感興趣的話就送你了,反正是老古董了,除了你估計沒人看得上。」赫爾普斯大方的揮了揮手。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晚上九點半,李俞被準時請出了啥都有雜貨鋪,赫爾普斯的理由很簡單,他要睡覺了,沒人能打擾他養生。

李俞也不在意反正想要的東西都搞到手了,回家,吃完,變超人才是正事,一想到這裡,李俞就忍不住摸了手腕的空間手環,興沖沖的離開西柯街。

與此同時,伊弗帶着索菲亞、利爾德兩個人從一間飯館走了出來,伊弗流星大步的向前走,臉上的笑容毫不掩飾。

伊弗剛從阿米爾汗口中得知,這次和米國交易的東西居然是機甲,妥妥的軍事戰略物資,機甲對軍隊的重要性就相當於火對對於一個廚子的重要性。

有了這些機甲,他們反抗軍也算是終於擁有了一點武裝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些機甲就是他們反抗軍的星星之火。

一想到這裡,伊弗拎着皮箱的手更加用力了,反抗軍的未來就在他的手上,由不得他不慎重。

忽然,伊弗看到了面前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人明顯也看到了他。

「f**k,是你小子!」伊弗指着李俞大罵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