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覺醒!魔靈之辰!
覺醒!魔靈之辰! 連載中

覺醒!魔靈之辰!

來源:google 作者:凌月沐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銘 江月辰 現代言情

怨氣是否能被淡化?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背景設定:女主經過一場戰爭後,她那原本被母親藏在內心裏的暗黑水晶被怨氣激活了,在戰鬥結束的那一刻,她一直昏迷不醒,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她體內的那顆暗黑水晶被淡化了,但是實際上並不是,而是變得越來越強大,被魔化後的女主,竟然有統治世界的想法最後突破了自身的力量,和女主的靈魂合為一體了最終女主的靈魂是否能得到升華展開

《覺醒!魔靈之辰!》章節試讀:

現在月辰受到了暗黑水晶的影響,整個人都是屬於渾濁的狀態,別的不敢說。主要還是那一雙紅色的眼睛還有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一股邪惡的能量,那是方圓百里都沒有人敢靠近的能量。

這股能量就是連在一旁的亞雅也能感受到劇烈的壓迫感。

亞雅所謂是這個家族裏面能量排名能靠近月辰的,也僅僅是低了月辰一萬點的能量值。

長老看到月辰現在的這種情況,先是不說非常緊張,只是想要趕緊將壓制項鏈給他戴上,無奈的是,月辰根本就聽不到她們的召喚,甚至是整個人都陷入了無限瘋狂的狀態。

「亞雅,你先幫我吸引一下月辰的注意力,我去給她戴上項鏈,就現在!」

說著,亞雅便很迅速地用能量固定住了月辰的步伐,隨後長老趁着月辰沒有反應過來,給她戴上了項鏈。

當她一戴上項鏈的時候,整個人就失去了反應。倒在了地上,就在那一刻,長老就激動地說成功了。現在就是等他醒過來了。其實他們現在並不知道,月辰內心的那顆暗黑水晶現在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只是隱藏在月辰身上的能量抑制住了那顆水晶。

但是的話月辰身上的能量並不能及時控制和壓制暗黑水晶所發揮出來的能量,所以就只能通過其他的元素來控制那股暗黑的能量!

「亞雅,剩下的就交給我吧,你業績不用擔心這麼多了,你還有公務要去做呢!」

亞雅看看手上的表,點了點頭,「那剩下的就交給你了,對了,要不要告訴洛洛月辰已經被控制下來了?」

長老搖了搖頭表示不用,洛洛遲早都會知道的,現在告訴他只能讓事情變得越來越慌亂。

而且現在月辰還沒有完全醒過來,在這個時候告訴她只會讓她更這一期凌亂,還不如先等月辰醒過來在告訴她,這不是更好?

雖然說這個道理其實是這樣的,但是,月辰得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哇,她的能量這麼強大,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的了。

這句話剛說出口,月辰突然就醒了過來,而且,還是驚醒的那種,她獃獃地看着長老,又看了一眼脖子上的那條項鏈,瞬間想到了什麼。

她問長老,她是不是。。

還沒有等他說完那句話,長老記點了點頭,是的,南北水晶吞噬了,但是的話這條項鏈可以壓制住那條暗黑水晶的能量,所以你大可放心就好,還有就是你昏睡了,大概三個小時吧,而且期間你的整根能量都包裹住了,整個會館都充滿着一股恐怖的能量。

不過現在這個能量已經消散了,會館也恢復了正常,不過你現在的生命體征非常的不正常,需要好好的休息這樣吧,今天你就在會館裏面休息吧,我也要觀察一下你現在在的情況,如果說你體內的能量還沒有被消散的話,那幾隻能實施封印了。

但是一旦你的能量被封印了,不能參加任何戰場,因為如果你的話封印被解開了,你的暗黑能量就會出來,緊接着你在戰場上面就等於自殺行為,我們可不能讓你接受這種行為,所以你要想清楚看看你自己能不能控制好,能不能控制好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

月辰看着長老的那一頭白髮,和他慈祥的笑容,整個人都感覺很迷茫了,明明是需要自己去照顧長老,然而現在卻要長老來照顧自己。

這換誰都接受不了。

月辰伸手去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條項鏈發現,這條項鏈是曾經家族裏面唯一的一條能壓制着惡性能量的項鏈,如今卻戴在他的脖子上,但是這條項鏈還是月辰合各位長老一起做成的,但是現在這條項鏈面卻掛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是不知道應該是高興還是難過,或許要不是怕的這個能量的存在,可能他就不會再見到這條項鏈了吧。

「你現在感覺自己的狀態怎麼樣,有沒有感覺好很多?」

月辰摸了摸項鏈後,點了點頭,我現在感覺自己好很多了,不過這件事情他們應該都不知道吧,如果他們知道的話又會怎麼想?

「你放心,你的事情除了我和亞雅知道,別人都不知道,因為這個會館,他們進不來。」長老說著說著這件事,突然就笑出了聲。

月辰看到後,那是一臉疑惑。

打開回頭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忍住了,那不是蘇宵嗎?他怎麼進來了,不是說這個會館除了高級成員誰都進不來嗎?莫非蘇宵是高級成員?這一刻徹底給他整不會了。

蘇宵,守護者的隊長,也是這個會館的管理員之一,怎麼樣,想像不到吧!

這個是確實想不到的,畢竟,她實在是太久沒有回家族了,所以有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

蘇宵看着月辰,整一個表情都亮了。

「長老?你的眼睛怎麼。。。變紅了?」

這句話瞬間讓月辰殺了個措手不及,但是他還是想着找個理由將這句話轉移過去。

「那個我是上火,然後眼睛才會變紅的。。。。」月辰說出來的這個理由,估計就是連他自己也不相信吧!

「月辰的眼睛,是暗黑水晶造成的。」

長老突然把真相說出來。不光是讓蘇宵問了一下,月辰也愣了一下。沒想到長老竟然會當著他的面將這件事情,說出來。那他以後該怎麼辦?

「暗黑水晶?月辰的體內怎麼會有暗黑水晶?」

果然這句話說出來就是連蘇宵也不會相信。一個這麼好看的女孩子,體內竟然隱藏着一顆暗黑水晶,而且這顆水晶還是已經發作了的。那麼以後將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大家都不知道。

「長老,這是真的嗎?」當他將這句話問出來的時候,他顯然是不相信這件事情的。但是他看到月辰和長老都沉默了的時候,他好像知道了這件事情是真的。

而且還是挺嚴重的。只是如今這件事也不能瞞下去了。剩下的就要看他如何消化,如果他真的喜歡月辰的話,這件事情他也是要必須做好保護措施的。

「蘇宵。。。那個,你還是放。。」月辰本來是想讓他放棄的,沒想到接下來的這句話也徹底震驚了他。

「不,我是不會放棄的,不管結局是怎麼樣的,我都不會去放棄你,甚至,我還想努力去保護你!」

聽到這句話,在場兩個人都震驚了。而且看着長老的表情,貌似他還不知道這件事情。這下徹底的豁了。

「蘇宵,你現在是在追求月辰?」長老的這句話非常的嚴肅。但是實際上長老好像另有話說的樣子。並不像是要拆散他們兩個。這是他們兩個如果心虛的話,可能就會接受不了這句話吧。

蘇宵先是一愣,隨後便很肯定地回答了長老的話「是的,長老,我現在是在追求月辰,而且我很有信心。得去保護月辰,不管他是體內含有水晶還是沒有含有水晶。我都是只追求他的人,而不是追求他那顆水晶。」

說完這句話後,本來是想着去牽月辰的手,但是卻被月辰躲開了,為了不讓蘇蕭誤會,他用雙手去摸了摸。在他身邊的一杯水,結果那杯水瞬間結冰。而且被子外表的那層塑料。也瞬間融化。

看到這一幕的長老面部表情瞬間變得嚴肅「你體內的能量怎麼這麼奇怪?連項鏈都沒有辦法壓制。莫非你體內不光是有暗黑水晶,還有另外的一種能量。但是我們好幾個長老都測試過你身上的能量了呀。就只有暗黑水晶的能量再活躍呀。這是什麼情況?」

月辰搖了搖頭,表示這不是水晶的問題,這是他體內原本封印的能量的問題。

月辰說,在之前,他去參加戰鬥的時候,曾經被一個人封印住的能量。但是到後來那個人卻消失不見了,所以他的體內一直蘊含著三種能量。一種是暗黑水晶的能量,一種是那個人給他封印住的那股能量。還有一股就是它自身原本的能量。但是的話被封印住的那種能量。非常的活躍。一旦發生了什麼事,觸碰到了他,那麼他就開始瘋狂的活動。所以我想找那個人幫我解封。

其實,我剛開始是找到了。第二家族的那個封印長老,但是他說這種封印術並不是我們家族的,所以我很好奇,除了我們三大家族和第四家族。有異能之外,還有誰會有異能?

「異能?我知道有一個對封印術頗有了解,而且那個人還是來過我們家族做過客的。」

當長老聽到蘇宵說的這句話的時候,她就知道那個人是誰了。

「薔薇?」

「是的,就是薔薇。」

只聽蘇宵和長老兩個人在那裡聊天,但是月辰卻插不上話。

「薔薇?薔薇是誰?」

對於月辰的疑惑,蘇宵就說「薔薇是一個對於封印來說朋友研究的一個小姐姐。她曾經跟我們家族合作過,也就是討論過封印這件事。但是一直沒有成功,因為她是一個非常獨立的一個女生。只不過有一段時間。她獨自過來跟長老談合作的時候,被我看到了。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再也沒有來過。」

說起這件事,蘇宵總是感覺哪裡怪怪的。

「薔薇。。她好像注意到你了,畢竟你是在這個家族裏面長得最好看的一個男生,而且能力也是很強的,她再也沒有來過的原因是,怕會喜歡上你,因為她家有一個規矩,就是不能和守護者談戀愛。所以,她就只能放棄你了。」

長老這句話,好像是另有所想。

「沒事,反正我喜歡的那個人又不是她,怎麼想是她的事,與我無關,哦對了,長老,你記得聯繫一下薔薇,然後帶月辰過去解除一下封印咯。」

蘇宵說完這句話,轉身就離開了。

然而長老和月辰還愣在其中。

「長老,這是咋回事?他咋突然就走了呢?而且他走的還是挺瀟洒的。咋的?等一下去見哪個漂亮姐姐?」月辰一臉正經地看着長老,隨時等長老分配任務。

「話說,你是怎麼想的?你想去見那個姐姐?還是你想去見你的情敵?」長老突然開始八卦,真的是一本正經不過兩秒。

「情敵?在我的大腦裏面就沒有情敵這麼一回事好吧~你知道的,我只對戰爭感興趣,對談戀愛我是沒有什麼感覺的啦。而且他現在還年輕。不過呢,他要是想談,也可以和他談一談感情。但是至於後續吧,得看他怎麼接受了。」月辰的這句話,也徹底點醒了長老。

在家族裡,確實有一個小女生看上了他,只不過,他都沒有正眼看過那個女生,而且他還整天跟另一個男生在讓那個小女生的錯覺,他是不是GAY了?

聽到這裡,月辰噗嗤一聲,看來他對付不喜歡的女生還是有一套的。

說著說著,咱倆就拿出了手機。然後發了個信息過去。隨後不到一分鐘,對方就回信息了。說可以。然後讓他們速到。

這語氣,讓月辰聽着特別不舒服,甚至是有些覺得不可理喻。

「月辰,這是短訊,而且這也是她的風格,所以你不用太在意。」長老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準備帶着月辰走。

當他們走出會館的時候,看到的是整個家族的成員都在盯着月辰看,剛開始的時候,月辰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直到長老快速將月辰帶走,才知道原來是月辰的眼睛又變成了紅色的了,而且在月辰的身後,還散發著紅色的光芒。

「長老,我們還有多久才到?我感覺這一路都有好多人都在看着我,總感覺這眼神怪怪的。」

此時的月辰眼神變了又變,雖然她平常也是經歷過大大小小的事情的人,但是這一次,他是真的驚恐了。

很快,她們就來到一個莊園的門口,不過可以看得出來,這個莊園已經非常陳舊了,甚至還有一些陰森森。

「長老,你確定薔薇就住在這裏面?我怎麼越看越不像啊,這種地方是人住的地方?」

其實這個地方,就是蓮長老也開始懷疑這個地方是不是人住的,因為太像恐怖電影裏面的莊園了,而且還時不時飛過來幾隻烏鴉,還有好幾顆已經枯萎的樹木,而且她們到的時候,雖然是下午,但是已經開始起霧了,被霧霾籠罩的莊園就更加恐怖了。

「長老,你確定薔薇真的是住在這裡的?」

月辰的話語剛落,別墅的門就自動打開了,而且還有一個聲音從裏面飄出來。

「來了就進來吧,起霧了,霧裡是有毒的。」雖然說這個聲音並沒什麼其他的惡意,但是,總會感覺到有些恐怖。

長老和月辰聽了這句話後,緩緩地來到了門口,便小心翼翼地進去了。

「您好,請問有人在嗎?我是三大家族的長老月辰,前來請求幫忙解開封印的。」

還沒等月辰把話說完,薔薇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且手裡還拿着一隻倉鼠。

「我知道你,那個自帶封印的女生,跟我來吧,還有長老在外面等候。」

說完,薔薇就帶着月辰進去了。

一路上,薔薇都是沉默不語,但是突然間,月辰路過了一幅畫,那幅畫正是他小時候的畫。

當月辰正想說什麼的時候,薔薇突然出聲「別看了,那是你,你身上的封印,是我封印的,當時你的母親找到了我,讓我幫你封住那顆暗黑水晶,但是那時候我是不答應,就是害怕有一天你會找到我,讓我幫你解除封印,但是我沒有想向東啊那一天回來的這麼快。」

「看來你都知道啊!」月辰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明顯有些吃驚,因為這件事情除了她一個人知道以外,竟然還有人比她還了解。

「看來,她們沒有告訴你啊!好了到了。」

薔薇將她帶到一個陣法的中間,然後讓她躺下,在這裡,她們看到各種關於神靈的布置,可以看得出他是專業的。

「你就乖乖閉上眼睛就可以了,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說完,就讓月辰喝下一杯水,緊接着月辰就失去了知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月辰緩緩醒了過來,她看着眼前這個陌生的環境,這不是那個房間,而是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月辰?月辰?你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我們都被薔薇給騙了,要不是長老進去問事情,你差點就被她帶走了。其實那個薔薇根本就不是什麼封印之女,那個所謂的薔薇早就已經死了,現在的這個薔薇,只是想要了你的命。」在一旁的蘇宵話中帶有一絲絲的後悔。

「嗯?薔薇?但是帶我進去的那個人不是薔薇啊!我甚至都沒有看到薔薇,實際上,當時是有一個小助理帶我進去,說薔薇正在更衣,讓我先躺在那個陣的中間,隨後給我喝下了一杯茶,我就沒有知覺了。」

月辰想想還是有些後怕的,畢竟都過了這麼久了,如果真的是出了什麼事情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