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勝煙柳滿皇都
絕勝煙柳滿皇都 連載中

絕勝煙柳滿皇都

來源:google 作者:柳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柳雅 王游醫

柳雅睜開眼睛就是破牆爛瓦、小土炕可憐那癱瘓的老爹、純良的弟弟都面黃肌瘦這是家,還是難民營?咱上輩子是巧手,這輩子是能手;空手都能套白狼,廢物也能變成寶眼看着日子紅紅火火,上門的媒婆都踏平了門檻可柳雅還沒點頭,那個常常來幫忙的傢伙是什麼意思?滄千澈說:「雅兒,嫁給我吧我的人是你的,我的房子、地契、銀票都是你的,還附帶一方玉璽當聘禮」...展開

《絕勝煙柳滿皇都》章節試讀:

  這次出來的黑小子更高、更壯,快要趕上一個成年人的體型了。不過看臉上的年紀,大概也就是十二、三歲。

  應該就是吳家的老大。

  吳家三兄弟齊齊的往門口一站,都是那麼的黝黑、壯實,確實是一副不好惹的樣子。

  柳雅沒有絲毫的懼意,伸手推了推柳樹,問道:「告訴二姐,哪個搶了你的錢?」

  「他,吳二蠻。」柳樹用小手使勁兒的指向了吳家老二。

  「我搶你錢了,怎麼地?就一文錢,也就是你們柳家這樣的窮酸鬼才在意。要錢沒有,我給我家大黃買魚雜吃了。你跟狗要去啊?」吳二蠻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柳樹一聽,眼淚又在眼圈裡打轉。

  他們家連糙米都吃不上,可是吳家三兄弟搶了他的一文錢,居然買了魚雜喂狗。

  柳雅沒出聲,眼神冷冷的看着耍蠻的吳家老二,上前一步,掄圓了胳膊就是一個嘴巴。

  「狗吃了吐不出來就算了,畢竟畜生不懂人事。可這一文錢可不能白給你。要你一顆牙,不算多。」

  「哇」吳二蠻被柳雅罵完之後才哭出聲來,真的吐了一顆牙出來。

  看着地上一灘血里混着的一顆牙,連柳樹都愣住了,又看看柳雅,連聲「二姐」也不敢叫了,生怕柳雅再犯了傻病惹禍。

  三兄弟見自家弟兄被一個弱女子給打掉牙齒,那還得了?三人一擁而上將柳雅圍住。

  柳雅也含糊,轉眼的功夫,三個大小子都被她一人打倒在地。吳大壯兩隻手臂都被拉脫臼了,疼得不住的哀嚎。吳二蠻捂着腦門蹲在地上起不來,已經徹底被打懵了。

  這邊吳家三兄弟哭叫成一團,早就已經驚動了左鄰右舍。

  開始大人們還是看熱鬧,並沒有人在意這是怎麼回事。何況大家一看是柳家的傻丫頭舞着根擀麵杖,還以為傻丫頭又胡鬧了。

  可是現在,大家都眼見着吳家三個熊崽子一樣壯實的孩子被柳家那個傻丫頭給打的哭嚎不止,這才知道事情不對勁兒了。

  「樹兒啊,怎麼回事?你二姐不是傻嗎?怎麼變成瘋子了?」

  「是啊,這傻丫頭不只是傻呀,簡直是要瘋了。連吳家的兄弟都敢打呢。」

  本來是看熱鬧的一群人,竟然七嘴八舌的說起了柳雅的不是。

  柳雅舉着擀麵杖還站在人群**,視線慢慢冰冷起來,眼神逐一掃過這些人的臉,把他們勢力的嘴臉都看得一清二楚。

  「讓開讓開,這是怎麼了?」

  一個六十開外的胖老頭兒撥開人群擠了進來。一見地上哭嚎的吳家三兄弟就是一愣。轉而又看看手裡還舉着擀麵杖的柳雅,胖老頭兒問道:「這……這是你乾的?」

  「是我。」

  柳雅用手裡的擀麵杖指着吳大壯說道:「他帶着兩個弟弟欺負我弟弟柳樹。把我家僅有的一把柴刀扔了不說,還搶錢。我不止要打,我還要他們兄弟賠我家的柴刀……」

  說來也怪,柳雅現在不過還是個十一歲的小丫頭身形,個子不高、身子也單薄。可她的視線落在哪個人的身上,那人就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柳雅冷笑一聲道:「一文錢你們覺得不值錢,可對我家來說卻是生路一條。吳家三兄弟把柳家全家逼上絕路。我卸了吳大壯兩條胳膊,要吳二蠻一顆牙,還算多?」

  柳雅說完,周圍的人都是靜了下來,誰也不相信這是一個傻子能說出來的話。

  柳雅趁機將手裡的擀麵杖揮了揮,「大家也知道我傻,要是我見誰在欺負我柳家人,別怪我瘋了去殺人。」

  這話一說,在場的人也都跟着閉上了嘴。大家都知道,傻子殺人不犯法。

  此時那吳家胖老頭開了口,「芽兒說的沒錯,我吳家那三小子欠管教。既然如此,我願意如數賠償損失。大家鄉里鄉親的,也不好鬧太僵。」

  吳老頭這麼說,柳雅也沒有再鬧下去的必要,她把手裡的擀麵杖交給了柳樹,自己朝吳大壯走去。

  吳大壯還坐在地上哭着。因為胳膊脫臼了,鼻涕都流進嘴巴里也沒法擦,只能以抽一抽的,那模樣又噁心又可憐。

  見柳雅朝自己走過來,吳大壯嚇得一縮,挪着屁股使勁兒的往後躲。

  柳雅冷冷的呵斥了一聲:「別動。」

  頓時就把吳大壯給鎮住了,竟然一動都不敢動。

  柳雅提起吳大壯的左臂向上一端,只聽「喀嚓」一聲,吳大壯的胳膊就被柳雅給還原了。

  吳大壯又驚又怕的剛要慘叫,卻感覺胳膊一下子就不疼了。正驚訝的合不攏嘴,右臂也被柳雅還原了。

  柳雅拍拍手,轉身對那吳家的胖爺爺道:「行了,衝著您的那幾句話,他的胳膊我給他接回去了。不過,要是他們兄弟三個敢找機會報仇,再欺負我弟弟柳樹,到時候可就不是兩條胳膊的事兒了。」

  說完,柳雅的視線在吳家三兄弟的臉上一一掃過。每看過一個人,那個人必定是哆嗦着朝後退兩步。

  不久,一手拎着新柴刀另一隻手牽起柳樹的小手,柳雅走出了看熱鬧的人群。

  沒走多遠,柳雅想起了什麼,轉身對着眾人道:「以後我叫柳雅,清雅的雅,不是柳芽兒。你們可別叫錯了。」

  一句雲淡風輕的話,從一個瘦弱、嬌小的小姑娘嘴裏說出來,卻意外的帶着滿滿的氣勢和冷意。

  看熱鬧的眾人都忍不住點點頭,異口同聲地答應。

  柳雅拉着柳樹路過村邊的一棵大樹下,忽然感覺到一束視線從樹上傳來。柳雅猛地停下了腳步,抬頭向樹上看去,就看到枝椏間探出一張傾城俊美的臉,一雙星眸爍爍有神。

  「是你!」

  柳雅一怔,沒想到竟然是自己發燒時來過的那個美到如詩如畫的少年。

  「傻丫頭,你那兩招使的不錯,就是手勁兒差了點。沒吃飽飯吧?」少年說著,啟唇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來。

  說罷,隨手將一個饅頭朝着柳雅扔了過來。

  柳雅探身接住饅頭,眯着眼睛藏起瞳眸深處的冷厲,看着那俊美少年。

  「吃吧。我走了。」

  那俊美少年抬了抬下巴,說完就在樹枝上一踏,靈活的身形如猿猴一般竄上了樹梢,幾個起落就躍出了村子,朝村外的小山奔去。

  柳雅楞楞的看着手裡的饅頭,竟然搞不懂這美少年是個什麼意思了。只得低頭問身邊的柳樹:「他是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