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絕賦天才
絕賦天才 連載中

絕賦天才

來源:google 作者:張逆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逆

絕賦天才被測試出毫無修鍊資質的廢物;一部寶典,天下任一神通功法,竟可模仿,甚至超越!草根少年,懷揣夢想,不依附權貴,不畏懼強權,一步一腳印,天道酬勤,踏上巔峰!...展開

《絕賦天才》章節試讀:

  陳雲越被那眼神盯得臉紅耳赤,心中怒氣滔天,如果這裡不是還在舉行測試賽,他恨不得一巴掌把眼前搶去自己風頭的少年殺死。

  即便你力大無窮,可那又如何?我一身靈技,任你力量多麼的逆天,照樣敵不過我!陳雲越心道,他有很大的信心,再說,自己是覺醒天賦七星的天才,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升靈者六段,只需半年一載,定能晉陞極靈者!

  升靈者的實力強低是依靠自身的力量速度來衡量,而極靈者則是以真氣濃厚程度判高下。

  孫賦文面色陰沉,正在尋思着要如何為難張逆,讓他在眾多人面前臉面盡丟。

  「副院長,不如這樣,我們稍微搞出點差錯,然後栽贓給那小子,說他違反規則,直接革除他!」一名舉辦的負責人陰笑道。

  孫賦文小眼睛眯成一條線,如果就這麼簡單的放過他,實在難解心中被輕視的怒氣。

  凡高位者,都把別人給自己的尊重看得很重,他身為清河學院副院長,親自屈身去勸退那小子,卻得到對方的輕視,這讓他怎能不怒?

  「不!這樣太便宜他了。」孫賦文陰沉着臉,突然靈光一閃,嘴角微微揚起,森然道:「下面的測試不要為難他,讓他出盡風頭,待到明天真正的大賽時,再讓他死於非命!」

  他最後決定,讓自己的外孫親自了解這人的性命。

  測試第一,可剛一上擂台,就被人輕易打死,這使自己的外孫多麼榮耀,多麼的替自己增光。

  接下來的速度跟體能測試,張逆都沒有再遇到小人技巧,輕而易舉的刷新清河學院開立選拔賽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每一個項目最終的成績都令人大跌眼鏡。

  孫賦文以及清河學院的教師紛紛被那成績嚇了一跳,他們心中駭然,如果此人哪怕有三星以上的天賦,以他這樣優異的天生體質,也足以抵得上那些五星六星天賦的覺醒少年。

  得知此事的孫淑琴歡天喜地,早早收拾好攤子回家備菜等她期盼的兒子歸來。

  從主賽區出來後,張逆一路都在琢磨,這清河學院擺明了不讓自己進學院學習,可為何在速度跟體能的測試上沒有刁難自己?

  他想不明白這個問題,總感覺有什麼不對,眉頭跳的很快,似乎預示着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哼!不管你們耍什麼手段,我絕不會退縮!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看我如何打你們的臉!」

  黑夜降臨,與平日無兩樣,安靜閑逸。

  范淑琴早早睡去,她沒有道出知道兒子參加選拔賽的事,她想最後等兒子得了好名次後,再親自說出口。

  張逆在思索着清河學院明日會不會耍什麼小伎倆,而忽略了母親的晚餐時地不同,要是平時,他定能從母親那歡喜的笑容中看出她已得知參加選拔賽的事。

  回到房中,枕着雙臂躺在木床上,張逆望着頂上的橫樑,目光遊離。

  見識了孫賦文那強大的實力,張逆深知此時的自己,就猶如一隻小雞,在跟一隻雄鷹斗,這種天壤之別的差距,使他產生無力感,鬥志有些逍沉起來。

  他意識到自己的心態出了問題,趕緊爬起身來,甩了甩頭,取出范家代代相傳的寶典《無形玄法》觀看起來。

  不是修鍊,而是觀看,他猶記得第一篇是介紹每位范家前人對後背的謹訓。

  「天道酬勤,水異能穿石;跬步不休,跛鱉亦能千里;修鍊一途,萬不可半途而廢,切不可驕傲自滿。」

  「立志欲堅不欲銳,成功在久不在速;大道如青天,志在心,方可登臨絕頂。」

  「天生我才必有用,切勿因他人言而喪志,無所忌,不停息,定能撥開雲霧見天明。」

  一番組訓令張逆重拾鬥志,信心倍增,心境與之前也大不相同。

  他翻開寶典的第二卷,則是無形玄法的修鍊法訣。

  此時心境變了,張逆覺得已經適宜修鍊寶典,便開始翻閱起來。

  按照書上介紹的運轉起體內的真氣,口訣也呼之而出,這片天地的靈氣化作點點星光,形成星河匯聚而來,把他的整個身子給包圍。

  周身閃閃發亮,如神祗下凡,通體變得晶瑩剔透。

  猛地,張逆的劍眉跳動了一下,從他體內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氣勢,木床吱呀吱呀的發響,刷的爆炸開來,整張木床瞬間化作齏粉。

  張逆體內的真氣如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丹田部位形成極靈者才應擁有的蓄靈池,一下子溢滿了它。

  哐啷一聲,蓄靈池如玻璃破碎了一般四散開來,緊接着又形成一個比之前更大的蓄靈池。

  「哐啷。」

  「哐啷。」

  連續三聲哐啷之聲響徹起來,同時蓄靈池也一次次變得更加寬大,更加剛硬。

  張逆被自己體內的變化嚇了一跳,意識到不好,趕緊壓制體內的真氣,不讓它再次擴張蓄靈池。

  進入極靈者境界,首先產生的則是蓄藏真氣的蓄靈池,而強敵的區別則從這蓄靈池上見高低,連續三次擴張蓄靈池,表明張逆此時的實力達到了極靈者三段!

  體內真氣涓涓細流,還十分充盈,遠遠不止只是三段而已,張逆不敢再放任這真氣擴漲,因為剛剛踏入極靈者境界,他需要鞏固基礎,如果任由真氣瘋狂擴張,可能會導致後期修鍊疲乏,根基不穩的後果很嚴重。

  張逆內視身體,丹田部位那個蓄靈池足有一個鵝卵石大小,通體綻放溢彩,各路經脈骨髓都隨着實力的提升,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經脈粗壯到大拇指般,骨髓依舊是白色,但卻有些透明,如美玉一般。

  這些改變都一一證明着他不再是升靈者境界的修士,而是極靈者,一些覺醒天賦三星左右一生的夙願!

  實力瘋狂的提升,張逆滿懷期待的想知道那孫賦文到底是何實力,如今的自己,如果再碰上他那迫人的氣勢,應該不會狼狽到一直倒退了吧?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動,平復之後,拿起寶典繼續觀看,翻到第三卷,記載着一些范家前輩留下的靈技。

  一種又一種的靈技從眼前掠過,張逆深知貪多嚼不爛,沒有起全數都練的心,而是找最適合自己的靈技。

  「推山倒?」

  一套掌法的名字赫然出現,張逆對這個名字很是喜歡,推山倒,任你泰山北斗,我自雙掌推翻!

  他想也沒有多想,直接選定這套掌法。

  此時已經是半夜,張逆起身看了看不見的木床,無奈地苦笑兩聲,心想:看來明日又得撒謊了。

  他沒在房內練習這套掌法,翻牆而出,快如獵豹的向那片郊林跑去。

  郊林外圍格外安靜,只有夜晚的蟲鳴聲,回想起寶典第三卷推山倒的掌法口訣,張逆施展開來。

  掌風如電,第一掌揮出就感覺到了不同之處,剛硬霸道,講究習練者要有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性子,這恰恰適合張逆此時的心境,任你刀山蓋頂,火海焚腳,我自不依不饒,用我四肢,打開一片天地。

  嘩啦一聲,推山倒的掌法在張逆手中變得熟練起來,猛地拍出一掌,威力無窮,數丈開外的蒼天大樹,瞬間斷裂,崩塌下去。

  見識了推山倒的威力,張逆信心暴漲,大有一股孫賦文在此,也敢與他對敵的豪氣。

  蒼穹之上,繁星點點,一朵烏雲遮住明月,這使周圍的星星更加明亮。

  張逆抬頭張望,此景觸動他的心態,欲有與那天地爭高低的雄心。

  正當此時,吼的一聲虎嘯從郊林傳了出來,張逆劍眉緊皺,這聲音他停了不下數千回,正是那頭劍齒虎。

  這聲音聽來充滿了憤怒,但又夾雜着屈辱。

  高大如牛的劍齒虎低着平日總是高高挺拔的頭顱走了出來,見到一個人影在外圍站立時,它猛地奔跑起來,齜牙咧嘴的想把這人撕咬死,好解剛才的憋屈之氣。

  可當它來到近前時,卻看見是一個月來經常與自己對打的少年,它便停住了腳步。

  劍齒虎深知自己奈何不了張逆,它沒有擺出往日憤怒的表情,反而一臉希冀的望着張逆,似乎在央求着他。

  張逆微微蹙眉,隨即想到,此時已是深夜,這劍齒虎不再自己老巢獃著,而走出這外圍來,臉上又是一臉苦楚,他便猜測到,想必是這劍齒虎的地盤被人奪了。

  「遇見比你強大的靈獸,地盤被奪了?」張逆開口問道,一個月來的相處,一人一虎之間儼然形成了一個默契,雙方以對方為練習的靶子,卻不傷了對方,這也使得張逆看見劍齒虎的表情後,有種朋友被欺負的感受。

  藍色皮毛的劍齒虎點了點頭,虎目綻放希冀。

  張逆點了點頭,這靈獸果然通人性,問它話都聽得明白,他想了一會,隨後說道:「走,帶我去看看。」

  那劍齒虎聞言,露出欣喜的表情,它有把握,只要與這人類聯手,肯定能把那頭靈獸趕跑。

  而張逆則有另外一番打算,實力的提升與推山倒掌法的練成,急需一個對手出現,讓自己磨合磨合一下這實力與掌法,此時,那頭比劍齒虎強大的靈獸,是最適合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