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極限警戒
極限警戒 連載中

極限警戒

來源:外網 作者:墨武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墨武 都市言情

擅長推理破解難題的暖男沈約、卻始終不解自己過往的記憶和履歷如同白紙般。在幫朋友金鑫投標巨人實業的安保業務後,他才驚奇的發現——一切詭異始於巨人集團那座奇怪的金色大廈,而自己不但可以推知過去,漸漸的、..展開

《極限警戒》章節試讀:

金鑫本來想給海明珠解釋下,可看這丫頭說出「捉鬼」二字時,表情就像是我們今天吃的是麻辣火鍋一樣正常,感覺如今這些封建迷信還真是深入人心,終於放棄了這個打算。

沈約話不多,吃的也不多,看到海明珠很是平靜的表情,忍不住問了句,「你不怕嗎?」

「怕什麼?怕鬼嗎?」

海明珠看起來非但不怕,還有些興奮,「我最喜歡看恐怖電影了,什麼殭屍了、喪屍和吸血鬼了,還有什麼電鋸狂魔……多好玩啊。」

她用力地嚼着口中的肥牛,麻辣料汁順着嘴角流下一點,好像吃着人肉後流下的淋淋鮮血。

如果配合聲樂光線,看起來這丫頭演起來恐怖片也不遜色。

服務生雖然離的遠,可一直還支着耳朵聽着這面捉姦的事情,聽到這裡感覺畫風轉變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離三人遠了點兒。

「可咱還真沒見過鬼呢,沒想到人生還有這種機會。」海明珠說鬼吃飯兩不誤,等放下筷子才終於進入正題,「你們是說李家鬧鬼?咱們是應聘去捉鬼?」

「可以這麼說吧。」金鑫模稜兩可道。

海明珠白了金鑫一眼,「金總,我總算是公司的員工,你不能讓我撞鬼還不告訴我真相吧?」

「金鑫是對員工負責。」沈約突然插話道:「你放心,如果我們的對手是鬼,我們一定會第一個告訴你。」

在丫頭心中,沈約說話的份量明顯和金鑫不同。一聽沈約這麼說。海明珠收起了嬉皮笑臉,認真考慮下才回答,「因此我們目前並不確定是否有鬼?」

看到沈約和金鑫均是點頭,海明珠壓低聲音,「可你們真的會捉鬼?」

二人笑而不語。

海明珠等了半天沒有答案,不由急道:「那我總得干點事情啊。金總,你招我這個員工不是專門來吃飯的吧?」

「現在的大學畢業生,像你這麼積極主動工作的不多了。」金鑫讚許道。

「那是啊。」海明珠看起來很有工作熱情,「要不……那些床照、果照什麼的,就由我來保管吧。」

金鑫也差點一口茶水噴了出來,很懷疑這丫頭也不是什麼正經人家的孩子。

沈約搖頭道:「沒有照片。」

「什麼?」海明珠吃了一驚,「那是我們最寶貴的底牌,怎麼……怎麼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你很想看嗎?」金鑫好氣又好笑道:「如果有這種照片,也應該是由我來保管才對。」

「那你怎麼說的煞有其事?」海明珠滿臉困惑道。

「我說什麼了?我從來沒說過手上有什麼果照的。」金鑫搖頭道。

海明珠仔細一想,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由始至終,都是汪總監認為有果照握在金鑫的手上,而金鑫只說他們公司拍照技術不錯。

「那汪總監和周秘書之間的私情也沒有?」海明珠話一出口就覺得有問題,「不會啊,汪總監肯定做賊心虛,不然不會那種表現。」

「他們二人之間有一腿是肯定的。」金鑫毫無疑問道。

「那你們怎麼不拍照?」海明珠蹙眉道。

金鑫忍不住笑道:「丫頭,我們可是正經

–>>

公司啊,不會使用那種手段。你要是喜歡,倒可以自己去……偷.拍。再說……」看了沈約一眼才道:「我們先前搜集的資料並不詳盡,我們也是見到汪興海後才知道他和秘書有事。」

「怎麼說?」海明珠倒是不恥多問。

「那得讓沈顧問和你說說。」金鑫將鍋甩給了沈約,頭一次感覺話不多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沈約見丫頭望過來,一付虛心請教的表情,終於開口道:「我們撞見周秘書的時候,她呼吸有些急,臉頰有些紅,那是腎上腺皮質激素分泌引發的效應。」

他說到這裡看了眼海明珠,「你聽得懂?」

「聽得懂!」海明珠飛快道:「腎上腺皮質激素包括糖皮質激素、鹽皮質激素和少量性激素。」

頓了片刻,海明珠補充道:「當時的周秘書是正在分泌第三種激素吧?」

沈約、金鑫互望一眼,都有些意外。金鑫忍不住笑道:「你這丫頭還真的敢說。」

「有什麼不敢說的,他們光明正大的教,我們難道不能光明正大的說出來?」海明珠反倒有些不解道。

「誰會教這些玩意?」金鑫好奇道:「你在大學學的都是這些玩意?」

「是啊。」海明珠認真道。

「你學什麼專業的?」金鑫詫異問道,他懷疑這丫頭是從火山國留學回來的。

「心理學啊。」海明珠也有點詫異的看着金鑫,發現金鑫有些尷尬,忍不住笑道:「金總,看樣子你真是老古董了,想到哪裡去了,現在心理學就會教這些生理知識啊,雖然不如醫學教的明白,可人體的內分泌系統沒理由不教啊。」

金鑫連連咳嗽。

海明珠目光潑辣的看向沈約,「沈顧問,你也是學心理的嗎?」

「我不知道。」沈約搖搖頭。

海明珠愣了下,她看起來活潑,其實極為聰明,不然也不能這麼快博得金鑫、沈約的認可。按照常理,她提出的問題只有是和不是兩個答案,可沈約回的明顯有問題。

什麼叫我不知道?

不過她猶豫下,終究沒有追問下去,只是道:「那沈顧問看起來比我這學心理學的還專業呢。最少……我當時是沒有看出周秘書的異樣。」

「他當然比你專業,不然我也不會請他。」金鑫補了一句。

沈約並沒有什麼自得的表情,繼續道:「在周秘書轉身的時候,我發現她右腰的襯衣衣角褶皺極多,顯然沒有掖好。等到了汪興海房間,發現他辦公椅擺放的角度有些偏,這才斷定他們方才……」

頓了下,看到海明珠並沒有什麼尷尬,沈約琢磨着措辭,「他們應該是親熱才分開。」

海明珠心裏嘆服。沈約說的細節一聯繫起來,讓她很快也明白了當初的情形。汪興海的房間不經預約少有人靠近,因此汪興海這才能在辦公室胡天胡帝。他們三人拜訪的時候,汪興海和周秘書顯然正在預熱,辦公椅位置的偏離自然是為了騰開親熱的空間,而汪興海的一雙手不老實才讓周秘書的衣衫不整,周秘書急匆匆地跑出來沒有以往的職業從容,亦平復不了內在的生理變化,這才讓沈約看出了破綻。

如今說起來倒是簡單,可這些線索若沒有十足的經驗、明睿的頭腦,又怎麼能在那種時候一眼看穿並且重演當初情景,進而撬開老狐狸汪興海的防線?

《極限警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