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九天
九天 連載中

九天

來源:google 作者:歐陽允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一凡 武俠修真 陸凡

世有仙蓮,食之立地成仙平凡少年誤食五彩仙蓮,一身元氣皆化混沌本源且看他踏上修真之路,如何天資卓越,一把斷劍,獨霸九天!「修行千年才大道可成?不用吧,等我將肚子里的蓮花消化掉,就差不多了!」展開

《九天》章節試讀:

來人迎風飄下,卻是蒼龍道長帶着三名弟子大步走來。看起來蒼龍道長今日心情頗佳,臉上居然還擠出了一絲難看的笑意,邊走邊對着道武的方向喊道道:「道武師弟可好?師兄我可是專程來看你的哦!」

「好,好的很,好的不能再好了!」道武皮笑肉不笑的應答着,一凡等人也不敢繼續吃下去了,連忙放下了碗筷。站起身來,對着走過來的蒼龍道長稽首行禮。

「來,蒼龍師兄,吃過早餐沒有,一同吃點吧!」

道武一指桌子上的殘羹冷餚,卻是擺出了一副無比熱情的姿態。只是蒼龍道長與他的三名弟子一看這桌上狼藉的白粥野菜,頓時提不起半點興趣。

「這個就不必了,道武師弟,今日是什麼日子,想必你我也都知道了,我們也不必客套,這就直接開始吧,可否?」

蒼龍緩緩笑着道。只是他臉上的這份笑容落在一凡等人的眼裡卻都是山上黃鼠狼放屁之前的摸樣,一明低低的出聲道:「**!」

身邊聽到一明其語的一風與一凡皆偷笑出聲。

「又是五年一次的諸峰交流會了,時光倒是真快,蒼龍師兄,你說此次我們是文比還是武比呢?」

道武緩緩的道。一凡聽到這話卻是大敢驚訝,對着一旁的兩位師兄道:「師傅要跟蒼龍師叔打架了?」

一風與一明聞言皆面色尷尬的看着一凡,旋即,一風低聲的解釋道:「哪裡,是我們要跟神劍峰的打架了。你看到蒼龍師叔帶過來的三個人沒有,分明就要我們一人一個啊!」

一凡一聽這話登時心中一跳,他也要上場打架了?可是就憑他學的那點符法?

一凡這邊還在驚訝,那邊蒼龍道長卻又是帶着淫笑出聲了「我看,文比就可以了,都是同門弟子,沒必要讓他們之間傷了和氣,點到為止就可以!」

「如此,甚好!」

道武也點頭同意,旋即對着還站在一旁的一凡三人一瞪眼道:「還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去準備!」

一凡等人渾身一震,齊齊的一聲「是,師傅!」旋即,一明一風便拉着一凡快速的向房間跑去了。

一凡的房間離兩位師兄的房間不遠,兩個師兄將一凡放在門口,只留下一句「一凡,快將你所有的法寶兵器都準備好!」然後就各自奔回了房間。只聽得一陣叮叮噹噹的雜亂聲響,也不知是了床底還是桌腳翻出自己的東西,一凡的兩個師兄手拿着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往自己懷裡塞。

一凡愣在房門口,透過兩位師兄沒有關閉的房門,一凡卻是看見,兩個師兄將他們自己的種種法寶,一顆顆師傅賜予的丹藥,還有一把把他早些時間弄出來的符咒都往身上拚命的塞着。一凡甚至於還看見了一明師兄將前些天在山上弄到的毒蛇毒液也包好了拚命的往自己的玄光飛劍上擦拭。

這是要去打家劫舍嗎?

一凡傻傻的望向不遠處自己的師傅,卻是一眼看到師傅正用眼角的餘光不住的看着自己。渾身一個激靈,一凡不敢猶豫,連忙閃身進了房間。

依舊是這間不大的房間,稀稀拉拉基本道術擺在書桌上,其餘的成捆的黃色符紙堆在牆角,床下還有着一些已經完成了的道符。

一凡胡亂的抓起幾把符紙就往身上塞,反正這些也不過是了最基本的「漂浮符」「定身符」以及「凝水符」之類的東西。卻是基本沒有多少實戰價值。

一凡在房間里翻來覆去也是沒找到什麼能夠打架的東西,最後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得拆掉了房間里已然壞掉的一張椅子,將其的椅子腿卸了下來,抄起木頭就往外走。

剛剛出門,一凡就只見自己的兩個師兄已然帶着滿身的裝備向著師傅那邊走去了,一凡不敢怠慢,連忙跑步跟上。

道武正在與蒼龍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背後,蒼龍的幾個弟子卻是一個個乖巧的站在這裡,見到一凡與其兩位師兄如此武裝的走來,一個個皆瞪大了眼睛,嘴巴與鼻孔一起出氣,彷彿見到了鬼一般。

道武聞得腳步聲近,也是轉過了頭顱,這一看之下頓時感覺到一股血氣上涌,滿臉的肥肉烘托着他那雙瞪得如同死魚一般的眼睛,差點就這麼一下子暈過去。

蒼龍也隨着道武將實現移至一凡等人的身上,霎時,蒼龍也是傻眼了。只見得一凡的一風,一明兩位師兄,左右手各拿一把飛劍,身上裝滿了一凡製作的各種符咒,這一路小跑過來,地面上都灑落了不少黃色的紙張。

還有各種其他蒼龍道長乃至道武都沒有想到的武器。比如一風腰上掛着的菜刀,鍋鏟,擀麵棍,這些都是他上次下山買的備用廚具,甚至於將一個全新的鐵鍋都背在了身後。再看一明,淬了毒,泛着綠光的飛劍,身上掛了一袋一袋惡臭無比,聞之則明的毒液藥物。這是他的愛好,專門收集這些稀奇古怪的有毒物品。

再加上一凡手上的這根椅子腿,他們這樣看起來就是開雜貨鋪的組合頓時讓蒼龍道長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五顏六色的好不炫目。也不知他到底是想笑,還是想哭。

道武指着一凡三人,手指顫抖着「你。。你。。」一句話半天都沒能說完整,白眼不住的直翻。

倒是最後蒼龍道長實在是憋不住了,霎時仰天大笑,那刺耳的笑聲,就像是將一凡手中椅子腿捅進了一隻野豬的屁股裏面,野豬發出的慘嚎差不多。

一明頓時又忍不住嘀咕出聲「不笑的時候比鬼都難看,一笑連鬼都癱瘓!」

聽到一明如此的妙語的一凡與一風,深以為然的不住點頭。

終於蒼龍道長的笑容漸收。道武也是終於喘過了氣來,對着一凡三人就是一聲咆哮道:「你們三個到底想幹什麼?還不把那些東西給我放下,一風,你是要給人做飯去嗎?一明,你是天魔谷的人嗎?一凡,你看看你拿的什麼東西,都給我放下!」

一明看看一風,一風看看一凡,一凡看看兩位師兄。然後三個人都身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噼里啪啦的扔在了地上。

蒼龍在一旁繼續咯咯的笑着,一旁的一明與一風都在詛咒着他乾脆一口氣笑死算了。終於蒼龍道長是笑夠了,對着還在瞪眼的道武道:「道武師弟啊,這些都是孩子,犯不着如此計較,我看他們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道武最後狠狠的瞪了一眼一凡三人,一凡三人接噤若寒蟬的低下了腦袋。道武長嘆一聲道:「那就開始吧!」

蒼龍道長聞言點了點頭,對着那邊還在發愣的三個徒弟道:「玄心,你先打個頭陣吧!與這幾位師弟交流一下道法!」

隨着蒼龍的話音,一個與之一風差不多大的小道士走了出來,伸手一招,卻是一把軟劍自背後飛出,飄在了他的身前。

「給位師弟,你們哪位來啊?」

一風看了一下自己的兩位師弟,覺得自己作為三師兄,這個時候還是不能夠退縮的。擄胳膊挽袖子,大步上前道:「我來!」

一旁,道武重重的咳嗽了一聲,狠狠地瞪了一風一眼,他剛剛的這個動作雖然是了他作為伙房師傅的習慣動作,但此時看來根本就是了街頭流氓打架的架勢。

道武感覺自己的腦袋很疼,自己的這幾個徒弟就沒有一個能讓自己省心的,也不知道蒼龍他們山是怎麼管教那好幾百名弟子的,就不怕累死嗎?想到此,道武偷偷的瞄了一眼身邊的蒼龍師兄,不過一看蒼龍那長笑着比哭着還要難看的臉龐,道武頓時明白了,這是樣子問題!

蒼龍師兄長的就是一副嚴師的面孔,光憑長相就能鎮的住這幫半大的小鬼。

場中,一風也擺好了架勢。一把紅色吐着火舌的飛劍橫在他的身前,看起來也是威風凜凜的摸樣。

一凡這是第一次看到修道人士的比試,不由得瞪大了雙眼看的目不轉睛。他的這個一風師兄雖然常年負責伙食,但也許正如師傅所說的做飯也是道,這修行卻是從未落下,約莫十三四歲的年紀,便已然步入了凝氣中期,這等修為在九天門內也是中等偏上的。此時出手,頓時讓一凡看清楚了一風師兄的修行方向。果然是做飯的,連五行屬性都是火炎,難怪師傅會把廚房交給了他打理。

一凡正想的入神,他的一風師兄卻是先行動了,一抬手,那帶着火舌的飛劍,便是帶着一縷絢麗焰尾刺向了面前的玄心。玄心卻也不示弱,一抬手那看起來柔軟不定的軟劍卻是帶上了一層朦朧的水光。迎上了一風的飛劍。雙方的飛劍在各自的操控之下打的不可開交。白色的霧氣在雙方交手的飛劍上蒸騰而起。一道一道的光芒自飛劍上落下,激射四周。

不多時,兩人的額頭卻是都出現了一絲細汗,兩人的修為水平卻也相差無幾,這凝氣中期的修為支撐着飛劍如此交戰倒是消耗頗為迅速,不多會兒的功夫,兩人的身軀都開始顫抖了。這飛劍每一次的碰撞都會讓兩人同時為之顫抖一下。

一明看到如此戰況,卻是突然大吼出聲「三師兄,出絕招!」

這般叫喊之聲一出,頓時玄心心中一驚,已然拼到了如此地步,難不成他還有絕招?

一風驟然一聲大喝,卻是驟然飛劍加大了力度,玄心連忙凝神戒備,他確實真的怕一風還有絕招!

可就在這時,玄心卻是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飛劍卻是一瞬間將一風的飛劍擊飛了,正在驚喜之時,卻是驟然,一個碩大的拳頭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然後再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下,一風一拳將玄心揍倒在地,再狠狠的補上一腳。頓時,玄心的飛劍驟然落下,卻是失去了主人的支持,插在了一風背後的地面上。

而玄心則被一風這乾脆利落的二連擊,擊暈在地。

霎時,周邊的人皆驚駭的瞪大了眼睛。

一凡瞬間啞然。

《九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