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酒劍仙:我有一劍可平世間妖魔!
酒劍仙:我有一劍可平世間妖魔! 連載中

酒劍仙:我有一劍可平世間妖魔!

來源:google 作者:黃浩軒Hh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鍾林 黃浩軒Hh

一次見義勇為去救兩個落水女學生,最終自己也葬身河裡的鐘林,醒來後發現他魂穿到另一個厲鬼橫行、妖魔肆虐的平行世界而且還被三隻怨鬼盯上了,並被其中一隻女鬼迷惑、稀里糊塗的跟她成了親……頂了包的鐘林知道這些,人頓時傻了開局就是地獄模式,要不要這麼玩啊?好在,他穿越的同時也得到了抽獎系統於是便心急如麻的用僅有一次的機會抽獎「叮,恭喜宿主獲得酒劍仙人物修為卡!!」不多時,繼承了酒劍仙這位大佬三成修為的鐘林,他半坐在破床上,神色冷漠,等待那三隻怨鬼的到來展開

《酒劍仙:我有一劍可平世間妖魔!》章節試讀:

靜安市郊外的北樹林。

一間荒廢已久的房屋。

鍾林躺在一張大紅床上。

獃獃的注視着眼前的信息。

【宿主:鍾林】

【種族:人族】

【神話輪盤:初階】

【修為:弱雞一隻】

【抽獎次數:1次】

【法寶與其它:暫無】

腦海一片混沌,他有些恍惚。

好半天才緩過神來:「我沒死……」

記憶中,自己應該是奮不顧身去救兩個意外落水的女學生,最後力竭、葬身在了水底。

再睜眼,就是一片紅,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換句話說,鍾林魂穿到一個跟他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還獲得了穿越必備的金手指。

只是這系統,未免也太過了。

竟然顯示出他是一隻弱雞……

就算是事實,也不用那麼直接就標出來吧?

「唉,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

鍾林覺得很受傷,甩了甩昏沉的腦袋。

一股龐大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洶湧而來。

他這才從床上驚坐而起,只覺通體冰涼。

融合了與他同名同姓的傢伙的記憶碎片。

鍾林才真正意識到,目前所面臨的險境。

這是一個妖魔橫行、鬼怪兇殘的平行世界。

他所在的國度名為大夏,大概歷史與前世差別不大。

唯一不同的,是這裡早已進行着恐怖復蘇。

一件件、一樁樁的靈異事件不斷頻發,人命如草芥,根本不值錢。

而鍾林的前身,很不幸就遇到了。

他原本是個家裡蹲大學的外賣員。

今天和往常一樣去送單,到差不多天黑時,在回家路上碰到了一個崴到腳的女人。

好心的鐘林還以為把對方送回家能博取一些好感,往後多多聯繫,爭取早日摘掉單身狗的標籤呢。

可卻被其迷惑了,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當然,這並不是重點。

關鍵是,兩人當晚成婚。

還辦了桌簡而又簡的酒席。

喝吐了的鐘林稍稍清醒,在回屋時意外見到新娘的真面目,活活被其嚇死了。

才有了現在他躺在紅床上的一幕。

「那隻女鬼以為我只是昏死過去,急忙跑去告訴她父母了,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說到這裡,鍾林一陣頭皮發麻,心膽皆寒。

如果這個時候那幾隻鬼一同出現,那就直接芭比Q了。

事實上……還真如此。

可能是鍾林時運不濟。

他的念頭剛剛冒出,屋外就傳來幾隻鬼的說話聲。

「快快快,那小子可是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出生的人,如果真被嚇死就太可惜了。」

「老婆子,要是他真死了,咱們分食其體,也沒什麼損失啊?」

「你懂個屁!這種體質的人對我們陰物來說,可是難得一見的大補,需要慢慢榨乾他體內的純陽之源,如此便能很大幅度精進我們的實力。」

「媽說得一點沒錯。這一次能遇到這種人,主要是他自身的運氣低迷,不然平常時候根本無法近身。」

聽到這些談話內容。

鍾林頓時明白今晚的遭遇。

他不由慌得一批,冷汗涔涔。

雖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但那幾隻鬼哪裡是什麼牡丹,分明是他娘的巨花馬兜鈴啊!

「對了,老子還有掛沒用呢,麻痹的,一下子給急忘了!」

這種節骨眼上,他也顧不得詢問系統的具體作用了。

畢竟個人的信息面板已經顯示出『抽獎』字眼。

雖然不知道那些獎品是什麼,但眼下它無疑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系統,抽獎,快給老子抽!」

伴隨着鍾林的話語落下,只聽叮的一聲。

他就發現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金色的抽獎輪盤。

它極速旋轉後,輪盤的指針落在一張背着劍、相貌盡顯瀟洒不羈、腰間還別著酒葫蘆的人物卡片上。

「叮,恭喜宿主獲得酒劍仙人物修為卡!請問是否使用?」

系統那清冷的機械音很快傳來。

鍾林卻打了個激靈,無比吃驚。

沒想到獎勵會是這麼一位大佬級別的人物。

而且還是直接繼承他的修為?!

「使用,趕緊使用啊!!」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張人物修為卡在鍾林體內發揮作用時。

三隻鬼物也在同一時間出現在他所在的屋裡。

然後就是……璀璨的金光自鍾林身上爆發而出。

「啊啊啊——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眼睛好難受……」

「怎麼會這樣?難道那小子還能發生什麼奇蹟不成?」

「老婆子,乖女兒,是不是太陽出來了?它照在身上讓我感覺像是被火炙烤着……」

它們驚慌失措着,以一對鬼爪擋在眼前,根本無法與迸射出來的光芒直視。

也難怪,這三隻鬼哪裡會知道。

半坐在床上的鐘林,此時正如醍醐灌頂般,正在繼承酒劍仙人物卡的修為。

一股宛若決堤泄洪般的強大力量,充斥在他四肢百骸、七經八脈、五臟六腑之中。

而很快融合這股能量的鐘林,整個人發生了質的變化。

哧……

只見他的眸子流轉金光,彷彿能看破一切虛妄那般,漠然的注視着闖入屋裡的三隻鬼。

第一個是老太婆,滿臉腐爛,能看到屍蟲在她身上蠕動,那模樣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第二個是老頭,渾身乾癟,瘦骨嶙峋,根根青筋暴起,雜亂與枯敗的頭髮上還有蟑螂爬動。

最後則是一個女人,她相貌醜陋,披頭散髮,一隻連着筋的眼球粘在臉頰上,十指尖長。

這就是它們的原形,一副死去多年的腐敗駭人模樣。

「法眼果真不賴,輕易便能看穿鬼物的偽裝。」

鍾林不得不驚嘆,繼承了酒劍仙人物卡的部分修為之後,他也獲得幾種能力。

比如眼下施展的法眼,又比如真氣外放——以氣凝劍之術,還有入門的御劍術。

這時,伴隨着金光內斂,屋裡也現出原形。

整體很是破敗,可以看到灰塵很厚,四周的牆角也結滿了蜘蛛網,牆體更如掉漆般難看。

就連鍾林躺着的大紅床,也不過是幾塊木板加一個沒有蚊帳的支架,和半截紅布,一副破破爛爛要崩塌的樣子。

「怎麼可能?幻術被這小子破了?!」

視線才恢復,那鬼老太婆便驚呼出聲。

其他兩隻鬼也一陣吃驚,覺得很不可思議。

尤其是發現此時的鐘林神色淡漠,渾身透發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氣勢,它們便莫名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