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財閥
極品財閥 連載中

極品財閥

來源:google 作者:吳家小太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家小太爺 沈從文

混亂是上升的階梯,沈從文身處亂世之中,貧困潦倒壓的他喘不過氣,堂堂七尺男兒怎能被區區銀錢所困,當他邁出那一步的時候,屬於他的傳奇已經開始展開

《極品財閥》章節試讀:

沈從文和王山從衙門側門,被兩個捕快帶進了一個大院內,隨即直接沖角落一個小門走去。

「這怎麼帶牢房來了啊?」沈從文看着狹長的走廊,表情有些驚愕的說了一句。

「那這麼多事,知府大人現在哪有空管你們」男捕快斜眼回道。

走在發著陣陣惡臭的牢房內,掃視四周關押的都是一些破衣爛衫的人,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罪進來的,一個個木若呆雞的看着挺瘮人。

「那什麼時候才能過堂審案?」沈從文一愣。

「別廢話,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分開關着!」女捕快衝着沈從文和王山,俏臉面無表情的說道。

二人聽到這話,也沒在吭聲,隨後各自走進監牢,而女捕快隨給牢門鎖上了鐵鏈「好好待着吧,不要想着耍小心思,不然有你們好果子吃!」

沈從文聞言轉身,正好與女捕快對臉,隨即本能的上下打量起來。

她的長相有些特別,烏黑長發被官帽遮住,五官卻特別精緻,鼻樑很高,眼窩較深,看着不像中原的人兒,倒是和胡人有些相似。

「哎,陳捕頭,我倆這是喝多了瞎鬧騰,犯不上驚動大人,你把我倆放出來,我們可以私下和解的。」王山此刻已經有點醒酒了,但嘴唇子卻是腫起來老高,說話有點含糊不清。

「閉上你的嘴,獃著!」女捕快明顯十分厭惡王山,轉身對看押犯人的牢頭說道「李頭,看好他們兩個,這裡就交給你了。」

「好嘞。」跟在後面的牢頭點頭應道。

監牢內,牢頭剛走沒多久,王山就沖沈從文看了過來。

「小王八蛋,你給我等着,我讓你知道,你打我這一頓是要付出代價的!」王山破口大罵。

沈從文直接躺在了牢房內的稻草上,選擇無視了他。

兩個時辰後。

牢頭再次回來,不過卻帶着一個打扮講究的青年,一身白衣,腰配玉墜,看着頗為俊豪。

青年原本和牢頭有說有笑,看到王山之後,臉色瞬間陰沉下去「你一天天除了給我惹事,還能幹什麼!」

「石公子,是他揍的我啊,你看給我打的。」王山指着肥大的嘴唇子說道。

「閉嘴!」青年呵斥一聲,轉身看向牢頭。

牢頭背着手皮笑肉不笑的問答「石磊,這位就是你要見的人啊?」

「呵呵,讓李頭見笑了。」叫石磊的青年微微拱手。

李頭掃了一眼沈從文和王山,皺眉道「區區一件小事,我看就沒必要打擾知府大人了,私下和解行嗎?」

「我同意!」王山思考一下,乾脆回道。

「我也同意。」沈從文掃了三人一眼,面無表情說道。

「行了,都走吧。」李頭順手打開了鎖鏈。

「李頭,麻煩了,趕明聚仙樓請你喝酒。」石磊笑道。

「行了,以後少在城內惹事就行,走吧。」李頭淡然的擺了擺手。

「那我就告辭了。」

石磊打了個招呼,就帶着王山揚長而去。

「有靠山就是不一樣哈。」沈從文看着李頭道。

「怎麼,這世道就這樣,你不服。」李頭咧嘴笑道。

「這小人倒是不敢。」沈從文整理一下衣衫頭也不回的走出監牢。

一柱香的時間,沈從文回到了他的水果攤處,開始收拾東西放進扁擔筐里。

「今天不賣了?」

白小敬站在當鋪門前,張嘴問道。

「天色已晚,要趕緊往回走了。」沈從文挑着扁擔回了一句。

他住在華南郡外幾里處的沈家村,如果不在關城門之前出城,那就要在大街之上過夜了。

「行,那明天你早點來,這個位置我不讓別人占。」白小敬挺仗義的說道。

「得嘞。」沈從文一笑,挑着扁擔就走了。

…………

街道之上,沈從文仗着年輕力壯走的飛快,藉著四周店鋪內微弱的油燈光亮一路前行。

「踏踏踏!」

就在距離城門還有一半的距離時,旁邊的小巷子里泛起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沈從文聞聲一愣,沒有再往前走,警惕的看着四周。

「看到那個挑着扁擔的傢伙沒,一會兒給我往死里揍。」黑暗的巷子內傳來了王山的吼聲。

王山喊完之後,腳步聲再次響起,幾乎同時,一幅極為震撼的景象出現在了沈從文眼中。

狹小的巷子里人頭攢動,一伙人提着刀槍棍棒叫囂着沖了出來。

一個,兩個,三個…

片刻之後,整整八九個壯漢鑽了出來。

沈從文數着衝過來的人,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王山最後一個出來,手裡很是誇張的提了一把鬼頭大刀,帶着七八個壯漢拿着各種兇器,叫罵著蜂擁着沖向沈從文。

沈從文丟下肩上的水果筐,在自知無法躲避之後,立馬抄起手中的扁擔,眉頭都沒皺一下,邁步沖向人群。

兩邊碰面,沒有說話,直接開打。

對方一個青皮無賴,握着一把匕首直接刺向沈從文,而沈從文閃身一躲,右臂揮動大開大合,一扁擔閃電般的砸在了其肩膀之上。

無賴本能後退,沈從文得勢不饒人,對着腦袋就狠刨了三四下,將其放倒。

其餘眾人一起衝上,沈從文直接抓過一人的衣領,如拎着雞崽子一樣甩了出去,一頭扎進了路旁的臭水溝里。

「噼里啪啦!」

對方砸下來的武器,根本無處可躲的打在了沈從文身上,當場見血。

「往他腿上打,以後讓他爬着走!」王山在人群後跳腳罵道。

沈從文額頭,手臂開始滲血,長衫也已經破碎不堪,直接起腳踹飛一人。

「你們這些雜碎,老子玩刀的時候,你們還在家裡吃奶呢!」沈從文根本不看人,手中的扁擔舞的虎虎生風。

一時之間,竟也沒有人敢上前。

「噠噠噠!」

與此同時,街口處幾匹快馬趕來,人未到馬蹄聲已經印入耳簾。

「不想死的,都趕緊給小爺滾!」馬背之上一個青年持刀喊道,正是當鋪的白小敬。

王山一夥看到沈從文救兵已到,只聽見馬蹄響也分辨不出有多少人,所以立馬風緊扯呼,留下一地的兇器之後,撒丫子狂奔的不見了蹤影。

沈從文一把丟掉扁擔,下意識的摸了**口,感覺沒有太大傷勢,只是右臂處,被划了半指長的刀口,皮肉翻卷,鮮血淋漓。

「沒事吧?」白小敬翻身下馬急忙問道。

「沒啥大事,小傷」沈從文用破成布條的袖子纏住了傷口,扭頭問道「你這都帶的哪路好漢啊,平時沒看出來你這麼有能耐。」

「得了吧,這都是我們當鋪的夥計,你走之後,我還是擔心王山找事,所以就帶着他們騎馬來尋你了。」白小敬隨口回道。

「謝了,小敬!」沈從文愣了一下,鄭重的說道。

「哎呀,謝的事晚會再聊,現在先去找個郎中看看傷吧。」白小敬拉着沈從文就要走「他們這幫人啊,在這條街互相都認識,一會兒不知道要聚多少人呢!」

「他們靠山是誰啊?」沈從文思考一下,問道。

「你要幹啥?」白小敬一愣。

「一點破事還沒完沒了了。」沈從文低頭回道。

「沈大哥,這點事不至於出人命吧。」白小敬對沈從文的過往略知一二,所以出口勸道。

「你急什麼,我只是想談談而已,事情不了解,那我還天天防着他們不成。」沈從文笑道。

「石磊。」白小敬如實告知。

「這個我在監牢見過了,他地位太低,上面應該還有人吧」沈從文搖頭再問。

「你也太狂妄了吧?」白小敬很是驚愕。

「你不懂,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相處之道。」沈從文乾脆回道。

「石磊是跟着張見山員外做買賣的!」

「他在哪?」

「張員外在汨羅江口有碼頭,他時常出現在那裡。」白小敬回道。

「好了,你先回當鋪吧,改日請你吃酒!」沈從文聽完拍了拍白小敬的肩膀,轉身離去。

片刻之後,沈從文單人單騎,直奔汨羅江畔水運碼頭。

《極品財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