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葉軍浪還真的是餓了,他吃了一碗又一碗的米飯。
沈沉魚已經給他盛來了第四碗米飯,一方面是餓了,一方面張素雅所做的這些菜的確是很下飯。
特別是那道紅燒肉的肉汁澆在飯上,那味道簡直是絕了。
「怎麼來我家你都變成飯桶了?」沈沉魚打趣着說了聲。
張素雅一聽這話不樂意了,她瞪了自己閨女一眼,說道:「你這孩子,別人吃個飯你都還不讓了?能多吃飯代表身體好,這是好事。軍浪,你別理她,你多吃點,務必要吃飽啊。」
葉軍浪拔了口飯,笑着說道:「確實有點餓了。加上阿姨做的飯菜的確是好吃。當然,沈校長的手藝也是不錯的。」
這回葉軍浪學聰明了,說到廚藝這方面不忘記誇沈沉魚一把。
沈沉魚早已經無語了,怎麼感覺這個混蛋來了自己家裡之後,在父母眼中簡直成了兒子一般,比她這個親女兒都要親得多。
不管是說話還是什麼的,都處處向著他。
莫非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話——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順眼?
一想到,沈沉魚那張雪白光滑的玉臉上立即有些滾燙起來。
吃過了飯,沈宏儒問道:「軍浪,你難得來杭城一次,要不就多住幾天吧。」
葉軍浪點頭,說道:「最近我也沒什麼事,那就在杭城多待幾天吧。」
張素雅說道:「軍浪你還沒有在外面訂酒店吧?如訂了就去取消,沒訂那就更好了。家裏面有兩間空的房子,都沒人住。你在杭城期間就住在家裡吧。」
「這個……會不會太麻煩了?」葉軍浪說話間朝着沈沉魚看去。
「不麻煩,不麻煩。」張素雅笑着,說道,「你跟沉魚是朋友,我們都看得出來你對沉魚是真的好。住在家裡也挺好的。反正家裡空着的房間也是空着。你又何必多花錢去外面住呢。」
「軍浪,你就住在家裏面吧。」沈宏儒也開口,又說道,「這平日里沉魚不在家的時候,只有我跟她媽住着,都挺冷清的。難得有你過來,住在一起這樣顯得熱鬧許多。我要喝個茶什麼的,也可以隨時找你嘛。」
葉軍浪開口感謝,同時目光看向了沈沉魚。
這美女校長不開口同意,他也不好意思答應下來啊。
沈沉魚知道自己父母的心意,肯定是認定了葉軍浪就是她的男朋友了,自己的父母都這樣說了,她還能說什麼。
再則家裏面的確是有着空房間,既然葉軍浪來了確實是沒必要出去外面住,當即她也說道:「既然爸媽都這麼說了,你就住在家裡吧。」
「好,那真的是麻煩叔叔阿姨你們了。」葉軍浪笑着說道。
「你這孩子,麻煩什麼啊。你就把這裡當成是你的家就好了。又不是什麼外人。」張素雅笑着,她心裏面真的是很高興。
自從沈沉魚出來工作之後,他們兩個老人都在一直關心沈沉魚的情感問題。
他們雖說知道沈沉魚的工作事業也很重要,但這一年年過去了,老不能這樣一直單身下去啊,否則年紀越來越大,到後面就更不好找了。
所以,今天葉軍浪突然出現,這算是自己女兒第一次帶個男人回到家裡,雖然這小兩口還沒有承認他們的關係,可在沈宏儒夫婦看來,基本上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
加上葉軍浪外形氣質都很好,顯得陽剛硬朗,很有擔當跟責任感,他們看着心裏面也很滿意。他們不在意葉軍浪的家庭背景,是否事業有成,只要有擔當有上進心真心實意對他們的女兒好,這就足夠了。
他們也沒想過說要讓自己的女兒過上大富大貴的生活,開心快樂跟充充實實才是最重要的。
沈沉魚帶着葉軍浪前往給他安排的房間。
房間在老宅子的南面,推門而入,房間裏面顯得很乾凈,也很整潔,顯然是每天都有人來打掃收拾。
「你就住在這間房間吧。」沈沉魚說道。
「這房間很不錯嘛。」葉軍浪笑着,看着沈沉魚那張精緻的玉臉,忍不住問道,「那啥……沈校長,你的房間在哪啊?」
此言一出,沈沉魚立馬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問這幹嘛?我住在哪個房間還要你管啊?」
「就是問一下嘛。」葉軍浪訕訕一笑。
沈沉魚沒理會他,從柜子中取出來乾淨的床單、涼被這些,然後鋪上了床,整理了一番。
葉軍浪看着沈沉魚此刻的細心體貼,突然發覺美女校長有時候還真的是很賢惠,自身美麗知性也就罷了,難得還如此的體貼賢惠,簡直是無數男人所夢想的老婆人選啊。
難怪葉老頭一眼就相中沈沉魚為孫媳婦,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沈沉魚整理好後說道:「房間都已經整理好了,床也鋪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昨天下午到現在,你都沒合過眼,更是開了十多個小時的車子,肯定是累得不行了。你睡一下吧。」
「好。」葉軍浪點頭,他自身的確是感到有些疲累,休息一下也好。
「那你先休息吧,我先出去了。」沈沉魚開口說著。
就在她轉身的時候,突然間,她發覺自己的右臂被一隻手給拉住了。
沈沉魚臉色一怔,她急忙的回過頭來,便是看到葉軍浪拉住了她的手腕,並且朝着她走來。
「你、你要幹嘛……」沈沉魚一顆芳心猛地顫動起來,語氣也顯得有些急促。
葉軍浪站在她眼前,另一隻手輕輕地握住了她的香肩,說道:「沒什麼,就是想抱抱你。」
沈沉魚張了張口,那雙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惱嗔之意——這傢伙還真是越來越膽大妄為了,這可是在自己家裡,他居然還敢欺負自己?
正想着,葉軍浪卻已經將她擁入懷中,在她耳邊說道:「沉魚,答應我,以後你無論遇到什麼事都務必要跟我說一聲好嗎?要不然,我真的會擔心。我一路開車過來的時候,就很擔心,生怕你出了什麼事。還好你最後沒受到什麼傷害,否則我真的會很難過,也無法原諒自己。」
沈沉魚臉色一怔,一時間種種感觸湧上心頭。
幾乎是下意識的,她情不自禁的也輕輕地抱住了葉軍浪,精緻的下巴輕輕地抵在了葉軍浪的肩頭上,她眼眸一閉,那一瞬間似有一滴淚花從眼角處閃現而出。
隨着這滴淚浮現,她發覺自己的一顆心像是融化了般。
沈沉魚想起了她所喜歡的一部老電影《大話西遊》——
《大話西遊》里,白晶晶對至尊寶說:「你跨越這五百年要找的人不是我,是另一個人。那個人在你心裏流下了一滴淚。」
最後,至尊寶終於懂得如何去愛,但他已經沒有機會去愛。要就紫霞,就得戴上金箍,斬斷情絲,從此再不能愛。
所以,為什麼我們還能愛的時候不去好好地珍惜呢?
想到這,沈沉魚抱着葉軍浪的雙手更加用力了,她眼眸閉着,那一滴淚在滑落,可她嘴角卻泛起一絲淺淺甜甜宛如扶風細柳輕撥西湖泛起點點漣漪的笑意。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