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錦鯉小奶包
錦鯉小奶包 連載中

錦鯉小奶包

來源:google 作者:百里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婆子 林娘子 現代言情

唐時妗本是現代世界裏的科研天才,然而一朝穿越,她卻成了一枚呆糰子還好她有外掛,展開

《錦鯉小奶包》章節試讀:

奶糰子展現出了小短腿難得的敏捷,迅速從太師椅上爬了下來,遠離做案現場,小臉無辜。
但那人叫了兩聲,沒聽人應,就直接走了。
奶糰子這才邁着果斷的步伐離開了堂屋,深藏功與名。
最先得信兒的,反倒是大房的五郎六郎。
唐家大房人人勤快,五郎六郎是雙胞胎,才六歲,就天天上山摘野菜,結果正忙着呢,就見有個小屁孩兒狂奔着過來:「唐五唐六!

不好了!
不好了!
你奶奶和你小叔都瘋了!
!」
雙胞胎嚇了一跳,齊聲問:「那我妹妹呢?」
「你妹妹倒是沒聽說,不過你奶奶……」 話音未落,雙胞胎已經飛也似的向山下跑去,籃兒里的野菜都掉了一路。
雙胞胎在山上野慣的了,速度飛快,回來的時候兩邊還都熱鬧着,雙胞胎看也沒看,直衝進了家門,一頭衝進西屋,一見奶糰子沒在,頓時嚇的聲兒都顫了:「心寶!
心寶!
心寶你在哪兒!
!」
坐在後頭菜地邊的奶糰子,聞聲昂起了小腦袋,小臉上還掛着淚花花。
她可是少年成名的天才大佬,咋一穿越,腦子居然變笨了?

可能是因為這個身體,本來就是個早產兒,加上三年來從沒說過話也沒動過,還不如新生兒健康壯實,咋說呢,硬件不給力。
所以,哪怕是她這個成年人穿過來,也還是像老牛拉破車,完全拉不動!

她兩條腿老是絆到一起,說話說不清楚,腦子也運行不起來,就連見手青這麼常見的蘑菇,她剛才都沒把名字想起來!
幸好她還是會用!

嚶嚶嚶,這種低級錯誤,對學神來說簡直不可原諒!

此時,雙胞胎已經風也似的轉了一圈兒。
他們衝到後頭,一眼看到奶糰子,頓時大鬆了一口氣,異口同聲道:「心寶!
!」
他們衝過來抱起妹妹,一看到妹妹的小臉,頓時大怒:「心寶!
你怎麼哭了?
是誰欺負你了!」
奶糰子搖了搖小腦袋,從沒用過的小舌頭還沒恢復正常運轉,咬字不清:「的的,心寶變成傻只了……」她傷心不已的嘟囔:「心寶變成傻只了……」 兩小隻:「……?

?」
雖然但是……你本來好像也?

等等!

雙胞胎又又異口同聲:「心寶!
你會說話了!
!」
兩人驚喜交集:「啊啊啊!

心寶你會說話了!
!」
四隻瘦瘦的小胳膊,飛也似的合抱了她,兩張小臉緊緊的貼過來:「心寶,再說一句話!
!」
奶糰子被他們的熱情弄懵了:「的的?」
「啊!
!」
兩隻哨子精一起尖叫,又又又異口同聲:「她在叫我哥!
!」
叕異口同聲:「她是在叫我!
!」
「心寶再叫一聲!
!」
「的的?」
叕叕:「啊啊啊心寶你怎麼這麼厲害!

心寶太聰明了!
都會叫哥哥了!」
對!
奶糰子聽到了熟悉的誇獎,頓時找回了自信,驕傲的昂起了小腦袋…… 對噠!
我就是這麼膩害!
不對,等等!


回過神兒來之後,她面露驚恐。
她把全部內存空出來想了想這件事情,她發現…… 本能這種東西,原來真的很難克制的!


身體它有自己的想法呀,就好比你一心想着坐姿端正,可身體就是想翹個二郎腿。
你每分鐘都提醒自己不要翹,聽起來多容易,可一個走神兒,就不知不覺翹起來了。
所以,硬件不給力,思維再成熟有個屁用!
成人看到一個人鬼鬼祟祟走進來,一秒之內就會想,他是誰他要幹什麼會不會傷害我要不要報警…… 但小孩只會被他腰上叮啷啷的鑰匙扣吸引。
身體先反應,之後才能調度起思維,尤其是她這種半路上車的,更慢!

還短路!
還宕機!

如果不每分鐘都崩緊了弦兒,那……等她回過神來,幼稚丟人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關鍵她這個小破車身體,實在崩不了幾秒。
就很難。
穿進小破車,我太難了,寬麵條淚有木有!

沒多大會兒,唐青山和林娘子幾個人,急匆匆的趕回來,一進村兒,所有人都爭着跟他們學當時的情形。
唐青山一家人已經聽報信的人說了一些,知道他們是吃了毒菌子糊塗了。
但是唐三水還好說,劉婆子是怎麼回事?
她說打罵心寶,剋扣她的飯食是不是真的?
賣她又是什麼意思?
那個跟唐三水摟抱的,據說是鎮上紅袖招的龜婆,那…… 林娘子不敢相信婆婆能這麼喪盡天良!
她們一大家子可都是他們大房養着的!
吃喝拉撒什麼不是他們賺來的,結果他們還賣她的女兒?

幾個人的臉色都黑沉沉的。
一進了村兒,林娘子和幾個兒子直接往家跑,唐青山猶豫了一下,還是先去了村醫那兒。
林娘子滿心惶急,結果一進門兒,就聞到了一股香味兒。
林娘子腳下一頓,唐三哥急問道:「心寶沒事吧?」
「沒事!」
小五哥從灶房應聲:「心寶好着呢!
好的不能再好了!」
林娘子也來不及多問,就先衝去了西屋,唐二哥身體弱,走路都走不快,慢悠悠的跟在後頭,一邊問:「你這是幹什麼?」
「做飯!」
小五哥才六歲多的小人兒,灶下的活兒就十分熟練:「我做了野菜糊糊!
還炒了雞蛋!
我們趕緊吃!」
唐二哥有點吃驚:「你敢動雞蛋?
不怕奶奶回來打死你?」
「沒事兒!
慶祝一下!」
小五哥壞笑了一聲:「你是沒見她瘋的那樣!
我把雞蛋皮都扔在堂屋門口了,到時候就說她發瘋的時候自己扔的!
她鐵定信!」
唐二哥比了個大拇指,正要問慶祝什麼,卻猛然聽到林娘子哭了一聲,唐二哥嚇了一跳,急加快步子進去了。
房中,奶糰子被幾個人七手八腳的合抱着,林娘子又哭又笑:「心寶!
心寶!
娘的心肝寶貝兒!」
奶糰子伸出了白生生的小手,摸了摸她的臉,努力安慰:「阿娘不嗚……」 唐三哥是個鐵憨憨,向來最疼這個妹妹,努力把大臉擠過來:「心寶看我看我,我是三哥,叫三哥。」
奶糰子一本正經:「山的的!」
唐三哥笑的滿臉花,忙不迭的答應:「哎哎哎!」
他實在忍不住,一張手就把奶糰子搶進了懷裡,抱着她轉圈圈:「啊啊,我妹兒怎麼這麼可愛!
我妹兒就是可愛!」
他叭嘰叭嘰糊了她兩口:「我妹兒可真是又香又軟!
又漂亮又可愛!
我妹妹天下第一可愛!」
唐大哥忍不住擋開他臉:「心寶是小姑娘!
瞎親什麼親!」
他強行搶了過來,看小糰子軟乎乎的,大眼呆兮兮的瞅着他,忍不住也親了一口:「心寶真漂亮!
心寶小乖乖,大哥可稀罕心寶了!」
小糰子奶乖奶乖的,由着他們來回的倒手抱,笑彎了一雙大眼。
見到家裡人,她的記憶也漸漸清晰起來。
怪不得她會覺得熟悉呢……原來,她就是她。
她從三年前開始,就一直在做一個同樣的夢,夢裡她就是這個小娃娃,出生,長大。
她明明是個天天昏睡的病殃子,清醒的時候極少,可家裡人仍舊把她放在手心裏疼,疼的如珠似寶,聽他們一聲聲叫着心寶,她連夢都是甜的。
她真沒想到,有一天美夢會成真。
為了他們,捨棄在現代的所有成就和榮耀,她一點都不覺得可惜。
幾個人你爭我搶的抱了半天,怕小糰子餓着,一家人才趕緊把飯吃了。
雞蛋是小五哥蒸的,就加了一點點鹽,蒸的有些老了,但奶糰子餓了,吃的眼兒都眯起來,「好吃!」
林娘子被可愛了一臉,抱着閨女揉了揉,可再一想,又忍不住沉下了臉。
心寶身體弱,吞咽都不好吞咽,吃不了別的,她天天都給閨女蒸一個雞蛋才出門幹活,可閨女吃個蒸老的雞蛋都這麼高興……平時的雞蛋,都吃進誰嘴裏了?
唐三水真能這麼不要臉,跟個奶娃娃搶吃的?
這會兒,小五哥也想起來,把堂屋的契書拿過來,給唐二哥看:「你看看,這是什麼?」
唐二哥拿過來一看,臉就黑了。
林娘子識字不多,也湊過來看了一眼,一看清上頭紅袖招的名字,註明了唐家大房長女,氣的渾身發抖:「這死老太婆!
她還真敢!

我這就去撕了她!」
她猛的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