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荊州往事錄
荊州往事錄 連載中

荊州往事錄

來源:google 作者:蕭劼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陵 蕭劼

這是發生在漢末三國荊州的故事平民少年劉陵帶着家中晚輩逃離故土,在亂世異鄉奮進求生他在傳奇的一生當中,邂逅了諸多歷史人物,見證了若干歷史大事,也在無意間左右了歷史的走向但他的故事在史書記載之外,早已無人知曉展開

《荊州往事錄》章節試讀:

「姐姐,你在哪?」

下邳國,東城縣,望鄉坪西邊土丘,地下大廳。

「姐夫,你經歷了什麼?又做了什麼?」

建安元年(註:公元196年),秋八月的一天凌晨。

一個身板結實的青年,撫摸着箱子里的布包,輕輕訴說。

「父親,大哥,姐姐……我,劉陵,成年了。」他眼角流下兩行淚,又擠出笑臉,「不過我現在叫曹陵。」

他用衣袖擦乾眼淚,笑着深呼出一口氣,鎖好了箱子,起身往外走,一路上掐滅了牆上的油燈,走出了洞口。

於叔鎖好洞門,兩人一起把洞口掩藏好。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啊,孩子,」於叔嬉笑着說,「附近的鄉親們都會來,怎麼樣,高興不?」

曹陵咧嘴笑着。兩人向東走去。

兩年半以前,這裡只有個荒涼空曠的操練場。如今,這裡坐落着六十多戶房屋、住了一百二十多人。房屋往東是一大片田地。

這六十多戶以於家和曹家為核心,向北、向南、向東延伸開來。

幾乎所有人都是逃難來的,大部分來自徐州。有一點讓曹陵略感慶幸——沒聽說哪一戶是來自東陽縣或高山縣。這就不至於有人揭穿曹陵的假身份。

當然,後來者自己的身份都未必是真的,自然也不太會揭穿別人。大家平日里小心謹慎,只務農事,對家鄉往事並不多聊。曹陵也是如此。

經過眾人兩年多的努力,望鄉坪上種了大片的麥子、粟米、黍米、大豆和蔬菜,幾千畝地生機勃勃。曹陵祖傳的種糧技藝的確了得。在他的指引下,大家合理安排農時、精耕細作,已經收穫了好幾個豐收季。

收穫的喜悅沖淡了大家記憶中的困苦。在這裡,一個個殘破的家庭找到了家鄉的溫暖。

於家東邊隔壁住着一對中年夫婦,男的叫郭平,以前是大戶人家的僕役。曹操第一次攻徐州時(註:公元193年秋),夫婦的父母、孩子死在了彭城外。夫婦兩人輾轉半年多,來到這裡。

曹陵家東邊隔壁住着一對祖孫,家裡原是趕車運貨的。爺爺王樹年近六旬,孫子王灌十六歲。曹操第二次攻徐州時(註:公元194年夏),這家的其他人都死在了東海郡襄賁縣。家人死之前,把家裡的兩匹馬讓給祖孫倆,這才僥倖逃生,落腳望鄉坪。

這兩家來得最早,跟於、曹兩家也最親近。其他各家大多數以前也不種地。在這裡,大家都跟隨曹陵耕種,對靦腆內秀的曹陵、樂觀豁達的於叔都十分擁戴。

眼看日子越過越踏實,這一年五月麥收之後,大家商量了一下,一起在望鄉坪最北處修築了一座小祠堂。魯家贊助了修築用的材料。

祠堂建好以後大家共用。但是大家紛紛琢磨着——能不能用來做點大事。魯辰提議,給剛成年的年輕人補一場冠禮,得到眾人積極響應。

今年剛成年的年輕人只有曹陵。

於是,由魯家組織,在坪北小祠堂為曹陵舉行一場冠禮,讓於叔來主持,以彰顯兩人為望鄉坪做出的貢獻。

冠禮當天的凌晨,曹陵在地下大廳里緬懷親人,然後和於叔回到家中。兩家人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開始準備這場儀式。

經過兩年多的朝夕相處,於、曹兩家日漸親密。曹家三個孩子經常去於家住。於翔也經常去曹家住,方便跟曹陵學種地。

在此冠禮之際,於翔比曹陵還要興奮。早飯還沒吃完,他就急着問一會搬什麼東西,被姐姐於錦呵斥了兩句,才穩穩坐下先吃飯。

兩年多以前,於錦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這兩年多,於錦在曹陵的指導下讀了些書,有時也陪三個孩子玩耍打鬧。曹陵從於錦的身上隱隱看到了姐姐當年的影子。

三個孩子也長大了些。曹東已開啟了十萬個為什麼之旅,經常搞得旁人頭大;曹武最好動,到處跑來跑去,見樹就爬、見水就蹚,於錦跟着曹武,練得身手敏捷;曹陽話少,也內向,在大人們忙碌的時候,他安安穩穩坐在旁邊看着、不跑不鬧,很讓大人省心。

三個孩子健康成長,是曹陵最高興的事。他自己在耕種之餘,也讀書寫字、練習騎射、學習駕車。他隱約覺得,多學些本領會更有希望去荊州。他也知道,魯辰對他的期待不僅僅是個「力田」。就像這次,望鄉坪住着那麼多人,魯辰單單要為他曹陵組織一場冠禮。

早飯後,曹陵沒有急着開始準備,而是走出屋來,朝西邊土丘頂上望了望。

土丘頂上立着一面紅旗、一面黃旗,搭在一起,意味着平安無事。

這一年的六月,袁術進軍攻打徐州劉備,途經東城縣的時候,強行徵調了幾百民夫隨軍,其中就有在望鄉坪徵調的八十人。

當天,袁術軍在望鄉坪強行抓人的時候,魯辰緊急派孫大哥帶上十幾名家丁趕到,頂替了包括曹陵、於翔在內的十幾人。

孫大哥名叫孫容,是魯辰的心腹當中最有威望、最受愛戴的。由孫容來帶領望鄉坪的八十人,跟袁術軍前往下邳,也能讓留在望鄉坪的其他人心中稍安。

從那開始,西邊土丘上就設立了暗哨,通過旗幟的不同擺放方式來向大家示警。

比較幸運,兩個月以來一直風平浪靜。但是這麼久了,袁術攻下了廣陵,鄉親們卻還沒有回來。魯辰說他會讓孫大哥想辦法,一定把鄉親們帶回來。

土丘暗哨顯示平安無事,曹陵開始準備。

於家和隔壁郭家、王家也來幫忙。他們把桌子、食物搬到坪北小祠堂門口。

魯家也來了人,其中有一位貴客。

「六公子!」曹陵和於翔躬身行禮。

「免禮,免禮!」六公子笑眯眯地扶起二人。

魯家的公子當中,六公子是讓人感覺最容易親近的。白白胖胖的臉龐上,嘴角眉梢經常掛着微笑。曹陵覺得,六公子的性情和於叔挺像。

六公子名叫魯嵇(註:讀作「集」)。在魯家這一輩諸子當中,六公子平時似乎沒什麼事做。他有時候在城裡逛逛,有時候去南塢、北塢看看。不論到哪、不論對誰,他都容易相處、都能聊得來。就連跟曹陵這樣只管種地和帶孩子的木訥人,六公子也能聊上半天。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啊,小兄弟,」六公子拍拍曹陵的手腕,「怎麼樣,表字想好了嗎?」

「想好了……」

沒等曹陵繼續說下去,六公子就在他手腕上用力一握,「別急着告訴我,我怕忘了。」

兩人嘿嘿笑了起來。

坪北小祠堂門外,一百多人聚集在了這裡。時不時有人望向西土丘頂,以確保安全。

在於家人的簇擁下,於叔作為主持人,登上台階向諸位鄉親致意。於叔略微緊張,但他笑容可掬的臉龐,就足以讓全場氣氛輕鬆愉快。

簡短的開場白之後,於叔請出六公子站到台階頂端。

冠禮正式開始。曹陵走到台階**,向眾人抱拳施禮,然後跪在台階頂端,祭拜天地先祖,起身後下了一級台階。六公子給曹陵稍微梳理頭髮,戴上黑色緇布冠,象徵曹陵從此自立門戶、可參政議政了。

曹陵俯首下拜,然後起身,又下一級台階。六公子給曹陵戴上白色鹿皮冠、腰間掛上佩劍,象徵曹陵從此要習武從軍、保家衛國了。

曹陵俯首下拜,然後起身,又下一級台階。六公子給曹陵戴上爵弁,象徵曹陵從此有義務參與祭祀、光耀門楣了。

曹陵俯首下拜,六公子將他扶了起來,看了一眼於翔手中的字條,說:「曹陵表字為——子驪。」

在眾人撫掌歡笑中,簡短的冠禮結束。大家用餐完畢,紛紛幫着收拾桌子碗筷,現場不多久就整潔如初。

大家各自回家,六公子一行人也準備回北塢。臨走前,曹陵趕上前去,有話要問。六公子低聲對他說:「別急,晚上。」

《荊州往事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