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重生之滿級大佬在娛樂圈開掛
驚!重生之滿級大佬在娛樂圈開掛 連載中

驚!重生之滿級大佬在娛樂圈開掛

來源:google 作者:茜夕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景綏 溫瓷 現代言情

【重生×娛樂圈×雙強×虐渣×馬甲】溫瓷一覺醒來變成18線黑料女明星,要顏值無演技,黑料滿天飛,爹不疼娘不愛,家裡還有個黑蓮花姐姐,曾經在國際上叱吒風雲的滿級大佬表示沒在怕的,再爛的牌都能在她手裡起死回生,演戲,就是小菜一碟當大佬完爆一連串的馬甲——僱傭兵、醫術、黑客、武器研發……亮瞎了一眾人的眼睛,只是這個陰魂不散的男人是怎麼回事?時景綏表示:"老婆太厲害,自己只好乾了這碗白米飯"展開

《驚!重生之滿級大佬在娛樂圈開掛》章節試讀:

太陽逐漸西沉,即將到來的黑暗往往令人恐懼。

劉嘉言努力隱藏好自己,連呼吸聲都放慢,謹記瓷姐的教誨准沒錯。

溫瓷也隱在暗處,靜靜等着人來。

究竟是時景綏那傢伙先來還是那個人的同夥呢?

如果是時景綏那傢伙先來,自己就可以淺秀一把演技。

但很可惜的是來人是赫西的同夥。

”老大,你怎麼了?這是誰幹的? ”

此時的赫西被扒得只剩下褲衩,整個人被捆在樹上,嘴裏被自己的襪子堵住。

表情難堪而扭曲。

他的眼神亂飛,想告訴自己手下,這裡還有人,小心陷阱。

然而並沒有什麼用。

隨着一聲整齊的慘叫,來人紛紛掉入陷阱。

巨大的坑讓他們想爬也爬不上來。

”這什麼情況? ”

”小心周圍。 ”

”先想辦法爬上去。 ”

……

”很可惜,你們上不來了哦。 ”

隨着一聲女聲,眾人紛紛望向上方。

一個長相精緻的女生正在上面俯視着他們,這感覺讓人有種屈服感。

”你是誰? ”

溫瓷叉着腰對着他們說道: ”我是誰不重要,現在說說你們都是誰? ”

倫強眯着眼睛打量着這個女生,顯然,現在這個局勢對他們不太友好,自家老大還在這個女生的手裡。

談判是最好的方式。

”小姑娘,我們並無仇怨,還望放了我們,到時候我們必定重謝,而且你勢單力薄,要真是拼起來,你可無法活着走出這片林子。 ”

倫強提了提手裡的槍,是一種無聲的威脅。

”我可不是勢單力薄。 ”

對方說完這句話,倫強就感覺一陣鋪天蓋地,有什麼冰涼的東西迎面而來。

”啊,是蛇。 ”

”救命。 ”

這密密麻麻的感覺讓眾人心裏發麻,花色各異,但感覺劇毒無比。

每一條蛇都吐着蛇信子,那虎視眈眈的眼神透露出它們被惹怒的情緒。

可不是嘛?

任誰被端了老巢都會不高興,更何況這是冷血動物。

此起彼伏的叫喊聲和槍聲響起,但顯然他們勢單力薄。

空氣中的血腥味讓人不適。

溫瓷毫無波瀾得看着這一幕,就這畫面遠不如自己經歷過的血腥。

”現在,可以說說你們是誰了吧,要是我高興說不定可以救救你們。 ”

倫強窩在角落目光陰沉地看着這個小姑娘,他好像小看了這個姑娘,一言不合就動手地風格自己在談判桌上就沒見過。

劇毒隨着血液循環滲入身體各個部位,他們能感受到生命在慢慢流逝,這可比一槍就把自己崩了更難受。

有人已經撐不住,直接把老底全掀了。

聽完的溫瓷撇了撇嘴。

o國最大的毒梟,每年銷往**的毒品不少,而且在o國沾了不少人命,但因為赫西在o國聲望很大,而且他們組織對**有所 ”貢獻 ”。

所以這麼多年,o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可是明令禁止毒品的存在,於是在與o國商議之後聯合行動。

如果**能在境內抓到赫西,那他們也能將整個組織繳獲,這樣o國也解決了一大毒瘤,但如若赫西回到了o國,o國**便會退出此次行動。

說白了就是o國沒那實力想借借別人的力,無論成功與否他們都不吃虧。

”我都講完了,您可以放過我嗎? ”

此時那些蛇彷彿累了想要休息休息,盤踞在一角,這壓迫感擱誰都受不了。

”可是我現在還不是很高興,不然你給我唱首歌。 ”

這些都是作姦犯科的慣犯,輕易放過不太可能。

”啊? ”

”怎麼?不唱? ”

”唱,我唱。 ”

此起彼伏的歌聲響起,是o國那邊的民謠,這個時候大家唱得還很整齊。

溫瓷滿意地點了點頭,只見她打了一個響指。那些蛇彷彿就像睡著了一般不再動彈。

這讓一干人頂頭膜拜,同時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就這人,誰敢惹啊?太可怕了。

眾人擠在一起,彷彿是想取暖。

有人忍不住問道: ”我們身上的毒? ”

”這個嘛,等部隊的人,如果他們來得及時的話,你們還有機會活。 ”

溫瓷可沒想過會幫這群人解毒,沒找那種能一毒致命的蛇,自己也算是手下留情,這些人死在自己手裡可不太好。

倫強一干人從來沒有想過這麼盼着自己的敵人快點到來,畢竟生的希望比死的絕望更令人期待。

——

等謝九楠一干人到來的時候看見這一幕有些沉默。

瞧這一個個痛哭流涕,眼睛有光的人,謝九楠感覺自己現在是救世主。

還有那光溜溜被綁在樹上的兩人。

真他喵玄幻,自己追了這麼多天的人就這麼到自己手上了?

另一邊,時景綏一眼就定位到了溫瓷的存在,有些人好像註定會引人注目。

看着溫瓷完好無損的模樣,他的腳步慢下來: ”這是你的成果? ”

溫瓷謙虛一笑,她說道: ”是教官們教得好,活學活用。 ”

這她可沒說錯,為了不露馬腳,那毒是赫西自己的,那陷阱的做法是課上教的,只不過一個是為了捕食獵物一個是為了捕捉人。

至於那蛇是她引出來的沒錯,但課上也教了怎麼能引蛇出洞。

時景綏緊緊盯着溫瓷,這目光像是要把她盯出一個窟窿。

溫瓷淡定地看着前面忙碌的場面,心裏其實還是有些緊張。

在這男人的目光下還真有種無所遁形的感覺,不過就算暴露又怎麼樣,他又不能把自己抓進去。

時景綏看着溫瓷的側顏說道: ”你確實是個好苗子。 ”

”多謝班長誇獎,不過我可沒有入伍的想法。 ”

她之前的身份可都是跟各國**不合的好嗎?軍人兩字太過沉重,不適合她。

”我知道。 ”

時景綏的語氣說不上遺憾,連他也說不清自己居然會有種跟眼前人並肩作戰的感覺。

他目睹過她訓練時的刻苦,暗地裡的加練,還有時不時顯露出來的不同。

既然她想掩飾,自己也不該戳破,每個人身上都有秘密。

自己在諜查處做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如此好奇一個人,但也只能止步於好奇。

一個註定站在光下的人和一個習慣於黑暗的人本就道不同。

《驚!重生之滿級大佬在娛樂圈開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