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連載中

驚!我的夫君會讀心

來源:google 作者:池繁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嚴離 嚴秋荔 古代言情

潯城富商之女嚴秋荔,貌美窈窕,引無數男兒競折腰可惜命中帶煞,無人敢娶無奈嚴秋荔嫁給自己在家門口撿到的乞丐,洞房花燭夜,嚴秋荔夢到自己的夫君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也是將來將自己一家滅門的人……展開

《驚!我的夫君會讀心》章節試讀:

嚴秋荔想到自己最後一次被退親,陸清硯特地來安慰她。

「枝枝以後一定會有一個很好的夫婿。」他這樣說,語氣真摯。

其實那時候嚴秋荔並不覺得難過,但她還是壞心思的問他:「像你這樣好嗎?」

陸清硯有些驚訝,又問她:「枝枝覺得我好嗎?」

嚴秋荔被他吃驚的表情逗笑。

她當然覺得陸清硯好。

陸清硯是城主家的小兒子,和她二哥自幼相識,他溫柔儒雅,沒有官宦子弟的盛氣凌人,也沒有她二哥對她的苛刻嚴厲。

他會聽嚴秋荔說一些無聊的小事,會認真的給她講解那些晦澀難懂的書,也會在她闖禍後給她收拾爛攤子,然後不把這些告訴嚴謹。

當嚴秋荔真的想嫁人時,陸清硯就是她第一個考慮的人。

只是她沒有把握,他那樣好,好得跟自己好像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會喜歡自己嗎?他會願意娶自己嗎?他家裡人會同意他娶自己嗎?

嚴秋荔沒機會問出自己心頭的疑問,因為嚴謹說他們不是一類人,因為陸清硯離開潯城去接他的表妹,聽說兩人有婚約在身。

所以陸清硯沒走幾天,嚴秋荔就給嚴離下了葯。

一次又一次,這回她不想成為被落下的那一個。

「雖然你沒能喝上我的喜酒,但你成親時我一定會送一份大禮。」嚴秋荔語氣很是大方。

她雖然曾經把陸清硯看做夫婿的首要人選,但不曾告訴過其他人,如今自己成親,往後也不會有人知道她曾有過這樣的想法。

這麼一想嚴秋荔心底就有了底氣。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成親,總歸不會太久。】

眼神在兩人之間打轉,嚴離心底有了猜測,看向嚴秋荔的眼神也越發不屑。

「你這話聽着怎麼都是我吃虧。」陸清硯臉上笑容依舊,話里卻帶着幾分苦澀。

若是知道自己一走她便會嫁人,一個多月前說什麼他都不會離開潯城。

「誒?」嚴秋荔沒明白他的意思,「虧的不應該是我嗎?」

【都說送他一份大禮,他哪裡吃虧了?】

嚴離輕笑出聲,餘下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他。

「枝枝不給我介紹一下嗎?」將嚴離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陸清硯就篤定對方不是潯城人。

嚴離容貌出眾,氣質不俗,潯城若有這麼一個人物,他絕不可能不知道。

「這是嚴離。」嚴秋荔轉向嚴離,音調柔了許多:「夫君,這是二哥的好友,城主家小公子陸清硯。」

【這麼一看,夫君好像要比陸哥哥好看一些呢。】

忽視嚴秋荔的心聲,嚴離道了一句:「久仰。」

「嚴離?」陸清硯低聲重複。

是原本就姓嚴,還是入贅嚴家後改的姓?

「嚴離是我爹爹的義子。」以為他不知道,嚴秋荔解釋。

雖不滿這門親事,但木已成舟,嚴家人少不得要為兩人遮掩,所以就想出義子這個說辭,且不管外人會不會信,起碼別人問起時他們自己說得出口。

「嚴公子是哪裡人氏,怎麼我之前沒見過你?」陸清硯追問。

「我夫君的確不是潯城人,是為了和我成親他才來的潯城。」嚴秋荔搶先開口,最後那句說得十分心虛。

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還以為自己只要成了親一切就都解決了,撒謊就像在綢緞上劃開一個口子,她沒有修補的手藝,只能眼看着口子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