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連載中

驚悚:最後的紙紮店

來源:google 作者:爆辣水煮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禾 懸疑驚悚 爆辣水煮魚

【靈異➕驚悚】「紙人不點睛,紙馬不揚鬃」這是爺爺臨終前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可是開業第一單,我就犯了大忌!當天午夜,一個妙齡女子敲開了我的屋門「張禾,我的眼睛漂亮嗎?」.............謹慎閱讀,怕你停不下膽小慎入!展開

《驚悚:最後的紙紮店》章節試讀:

「表哥,這個車確定能騎嗎?」

聽表弟這麼一說,我也對這個老物件產生了懷疑,這個單車還是爺爺年輕時買的,那個年代,紙紮匠還是很吃香的,據說爺爺還是小鎮第一個買的。

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單車上滿是歲月腐蝕的痕迹,就連鏈條都變得銹跡斑斑,只是輕輕的拍了一下座包,瞬間煙塵四起。

我尷尬的看了看錶弟,說道「要不,我們走着去吧。」

「也行。」

一路上表弟不停地和我說著他這些年的生活,和考古活動中發生的趣事。

聽的我那叫一個羨慕,甚至有時我在想我若是和表弟換一下生活,是不是結局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過那也只是說說,畢竟我感覺我現在的生活也算不錯,自由自在,當然除了那個破事外。

一進燒烤店,表弟首當其衝上來就要了兩箱啤酒。

「表哥,這麼久不見了,今晚不醉不歸啊!」

話音剛落,服務員就酒搬過來了,我看着那兩箱啤酒,心裏直哆嗦,昨晚喝多的感覺還一直在我心裏揮之不去,雖然當時爽了,但是過後是真的難受。

「那個…..我明天還有事,你不也參加活動嘛,要不就別喝了。」

沒等我說完,彭的一聲,表弟已經起開一瓶遞了過來,笑嘻嘻的說:

「啊?表哥你剛說什麼?店裡太吵了。」

我本想再強調一遍,但是人家酒都遞過來了,不接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於是我接過啤酒,往前湊了湊大聲說道:「我說,明天咱們都有事呢,少喝點就行,完事了表哥安排你好好喝一頓!」

表弟聽後,比了個ok的手勢,我們就順着剛才的話題聊了下去,酒過三巡之後,我們都有一點點微醺的感覺,表弟突然就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

「表哥,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他這一問,讓我瞬間清醒了不少,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

「或許有吧,畢竟誰也沒見過。」

表弟聽我說完,笑着搖了搖頭,緊接着點了一根煙,狠狠地吸了一口,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是第一次了,我就這麼靜靜看着他,也沒有繼續說話。

過了幾分鐘,表弟拿起酒杯一飲而盡,起身坐到了我旁邊。

「表哥,我和你說我們這次去的地方很邪門,我聽隊伍里的人說那裡不太平。」說著,表弟關上了包間門,神秘兮兮的看着我開口道:

「這次我們不是要去一個小村莊嘛,那裡有一個破舊的佛堂,據說那個佛堂會吃人!」

「哈哈,你喝多了,我們回去吧。」說罷,我起身就要去結賬,表弟卻突然拉住了我。

「我沒喝多,表哥我和你說的是真的,那個佛堂有問題。」

「聽村裡人說,之前有個外地人去他們那旅遊,因為晚上沒有地方住,那個人就去佛堂住了一晚,但是第二天卻沒人再見到他。」

「最詭異的是,人們在供桌下發現了一條帶血的肋骨!」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們回去吧,天不早了。」此時的表弟臉頰泛紅,舌頭都大了,明顯是喝醉了,只能先糊弄着把他整回去。

至於他說的,我壓根沒放在心上,且不說佛堂是神聖的地方,單說什麼都沒看到就看到了一個肋骨,就說佛堂吃人,有些草率了。

不知道這是從哪傳出來的謠言,估計電影看多了,不過該說不說的,表弟這看起來挺瘦弱,背起來居然特別重,我一度懷疑,這小子吃秤砣了。

艱難的回到店鋪後,我把唯一的床讓給了表弟,而我也是繼續躺在搖椅上養精蓄銳,準備天亮就去找葉青雲。

………….

第二天一早,我和表弟吃完早飯便各奔東西了,由於往事村我只是聽說過,但並沒去過,以防萬一出發之前我還特意帶了一些零食和水。

事實證明我的擔憂並非無用,從出鎮到現在已經大半天了,我依然沒有找到,路上也遇到了不少人,但是他們給的位置都不是很清晰,再加上我有一點路痴,自然而然迷路了。

眼見太陽就要下山了,我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境地,此時我在的地方十分荒涼,前不着村後不着店,若是繼續往前走天黑了,沒準會出什麼意外。

若是按原路返回,恐怕天黑之前也回不到鎮里,正在我左右為難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轟鳴聲。

突突突突突突~

拖拉機在我面前停了下來,開車的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看樣子應該是剛從地里回來。

「怎麼了小夥子,迷路了?」

「是啊大爺,請問往事村怎麼走?」

老者聽後,打量了我一下,隨即擺手道:

「上車吧,還有很遠呢。正好順路我帶你過去。」

「謝謝大爺。」我也沒客氣,道謝後就坐了上去,大爺十分熱情,一路上都在和我嘮嗑。

臨走之前,還邀請我去他家做客,不過被我婉拒了,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站在村口,我才感覺這個地方有點不對勁,單說這一路上的樹都是乾枯的死樹,而且越靠近村子,樹的姿勢越奇怪,顏色也越來越黑,就好像木炭那種。

再者現在是夏季,一般來說下午6點左右正是人們活躍的時間,而我現在這裡十多分鐘,硬是沒看到一個人,連蟬叫聲都沒有,安靜到可怕。

我試探的走進村子,心想能不能遇到人問問路,可是當我進村子才發現,這裡不止是不對勁,簡直是詭異,整個村子裏一個活物都沒有!

房門是關着的,地是乾裂的,水井是枯的,一切都在告示着這裡荒廢了很久了,越看越不對勁,我立馬沿着原路返回,等我再回到村口時,天已經黑了。

我打開手電,開始尋找村碑,看看是不是走錯了,可是就在我轉身的一瞬間,整個村子竟然亮起了燈光!

同時嘈雜聲,嬉笑聲,以及各種家畜的啼叫聲蜂擁而至,甚至在村口還能看到玩耍的孩童身影。

此時我心跳的飛快,呼吸也隨之變得急促,可是這周圍根本沒有能夠藏身的地方,就在我一籌莫展之際,玩耍的孩子發現了我。

「那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