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驚悚遊戲:這個小道士實在太恐怖
驚悚遊戲:這個小道士實在太恐怖 連載中

驚悚遊戲:這個小道士實在太恐怖

來源:google 作者:碧色蓮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碧色蓮台 許千 都市小說

【驚悚+沙雕爆笑+副本+賣鬼】許千在13歲那年覺醒了捉鬼倒賣系統,本以為自己可以靠着抓鬼暴富許多年過去許千:這個世界哪裡來的鬼讓我抓啊!心態炸裂的他,這一天,突然穿越到了驚悚遊戲!當看到面前成千上萬的鬼物時,其他玩家已經被嚇得尿褲襠了可許千卻是發出了桀桀桀的怪笑聲風流鬼:你想對我的身體做什麼!你,你不要過來呀!長舌鬼:嗚嗚嗚,我只是沖你做了個鬼臉,不至於把我整條舌頭都扯掉吧腫瘤鬼:大人,我家裡上有250歲老母下有3歲的小兒子,求求你放過我吧一時間,眾玩家竟分不清到底誰才是該害怕的那方許千:系統,將這些鬼全部賣掉!【叮】【風流鬼成功被轉賣到KTV跳鋼管舞詭幣+1000】【腫瘤鬼成功被轉賣到工地搬磚,詭幣+100】.......許千看着自己獲得的詭幣,興奮的購買了一瓶肥宅快樂水和十包老譚酸菜牛肉麵......展開

《驚悚遊戲:這個小道士實在太恐怖》章節試讀:

許千感覺有些尷尬。

這時那名女性黑衣人上前一步,清冷道。

「驚悚遊戲的玩家都是通過驚悚遊戲的邀請函傳送而來的,你的邀請函呢?」

許千聞言,直接懵了。

什麼鬼邀請函啊?

我什麼都不知道啊!莫名其妙就到這裡來了。

正當他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回答之時。

腦海中系統機械般的聲音傳盪入許千的心神。

【叮,驚悚遊戲邀請函加載完畢】

與此同時,許千的手中竟忽的多出了一件古樸信封。

「在這兒呢!」

許千心中一喜,一邊說著,還一邊亮出右手竄着的信封。

「為什麼當初沒有統計到他呢?」

「可能是上邊疏忽了。」

那馬飛用手摩挲着鬍子,沉吟道。

而許千此時的目光卻是不住的停留在那女性黑衣人臉上。

先前隔得很遠,光線又十分昏暗,此刻近距離觀看之下,才注意到這女子的美貌。

面容清冷,堪稱絕色。窈窕的嬌軀帶着驚人的曲線弧度,貼身西褲將其優美修長的玉腿顯露無遺,攝人心魄。 火辣身材和其冰冷的目光給人一種別樣的感覺。

「姐姐你能不能用那種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啊!」

許千心中想着。不管在哪裡,漂亮女性都是引人關注的焦點。

更何況對於許千這種lsp。

三名黑衣人均是沉默下來,心中各有盤算。

他們三名一星玩家來擔任新人玩家的引導者也是有目的的。

在遊戲結算之後,他們手底下存活的玩家佔比越多,他們所得到的獎勵也就越多。

而許千,在他們眼中看起來一愣一愣的,又未經歷過驚悚遊戲的提前培訓。

顯然就是用來被淘汰的那一批玩家,以至於他們都不想將許千收編到自己的小組。

就在他們三人正打算開口商榷許千的歸屬之時。

許千卻先說話了。

「小姐姐,我能到你那一組嗎?」

那女性黑衣人聞言,臉上頓時有兩條黑線冒出。

剛要出言推脫,可身邊那身材魁梧的黑衣人眼中卻是顯現出一抹狡黠,大笑道。

「嘿嘿,既然如此,這名新人玩家就由李欣小姐負責吧。」

李欣聞言,剛要出口的話卻是哽在了喉嚨。

仍舊想要推脫,誰知那馬飛和魁梧大漢皆是頗為默契的迅速轉身。

貌似生怕許千攤上了他們,趕忙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小組。

許千見此,撓了撓後腦,只得尷尬的笑着。

李欣轉過臉來,有些厭惡的瞥了一眼許千,卻也沒有發作,只是轉過身去道。

「跟好了。」

許千心中竊喜。

「對對對!就是這種看垃圾的眼神!」

隨後便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向著森林之中行去。

而那兩隻燒傷鬼,則是站在最前面帶路。

三個小組呈一列跟在其後。

由於先前李欣收編許千耽擱了片刻,她這組,則是走在最後。

她的心中不由得更加懊惱,冷冷瞥了一眼跟在她身後的許千。

這片森林頗為危險,可能有鬼物潛藏其中,伺機而發。

走在最後便也意味着最為危險,對她小組的存活率有所影響。

聊天頻道中。

引導者馬飛:「驚悚遊戲已經正式開始了,請記住,遇事一定要冷靜,謹慎。」

「驚悚遊戲對人類玩家是有一定保護機制的,它們是不能隨意傷害你們的。」

「在後續的遊戲中,你們會接到鬼指派的任務,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他們會想盡辦法找出你們的問題,所以凡事一定要做到天衣無縫!讓它們挑不出半點毛病。」

「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們存活的幾率提升到最大!」

「還有,此番穿過森林,前往孤村的路途中,你們一定要謹慎地關照好身邊的人,特別是走在後面的玩家!」

一眾玩家在看到聊天頻道中的發言後,卻是更為緊張。

而許千則是頗為好奇。

這驚悚遊戲似乎的確是有自己運行的規則的。

他來到此處,對這些一知半解,只能通過自己內心的揣測。

這也是他看到那兩隻餓死鬼沒有輕舉妄動的原因。

「等我先熟悉一下這個驚悚遊戲的規則,再想辦法抓鬼賣錢!」

許千正思考之際,卻是忽地感受到身後數百米處有一股氣息正飛速的向他們靠近。

他轉頭向後方望去,嘿嘿一笑。

「竟然有自己送上門來的!」

樹上,一隻身披紅衣,長發披肩,舌頭伸得老長的弔死鬼正目露貪婪的望着前方的人類隊伍。

這是一隻比青攝鬼更強大的紅厲鬼!

然而縱使她是紅厲鬼的修為,此時卻是突然感到後心一涼。

有一種被人盯上的感覺。

她搖搖頭,心中暗道好笑。

「我可是紅厲鬼啊,這麼一群新人玩家怎麼可能對我構成威脅?」

語罷一個閃身,帶起陣陣陰風,繼續跟在隊伍之後。

而許千,則是默默地向著隊伍的最後靠去。

然而他的行為卻被他身前的李欣注意到了。

「你要幹嘛?」

她知道許千沒有受到培訓,存活下來的幾率要更少,對她而言是拖累。

可畢竟都是人類,動了惻隱之心,故而將其帶在身後。

而許千的詭異行為卻是讓她原本就緊鎖的眉頭皺得更深。

許千也沒想到這李欣如此警覺,連忙訕訕道。

「我想拉屎。」

一旁的一個高個男子聞言,連忙踏前一步提醒道。

「這位cosplay的兄弟,你就拉褲襠吧!」

許千先是對他的稱呼感到一陣無語。

什麼啊!穿道袍就一定是cosplay嗎,有沒有一種可能,我真的是名道士啊。

轉眼,看着這高個男子臉上頗為認真的模樣,目光向下掃去,看到了他浸濕的褲襠。

顯然這人就如同他自己所說,拉在了自己的褲襠里。

許千見此,不由得頗為想笑,強自忍下笑意道。

「不行啊兄弟,我這身道袍可是家裡祖傳的,我不可以把它弄髒的!」

他只得胡編亂造了這麼一個並不算合理的借口,總不能直接挑明了說他留下來是為了去抓鬼吧。

而那李欣聞言,卻再沒有理許千,只是繼續向前行去。

在她眼中,如此沒有腦子的行為,簡直就是個傻子!

知不知道驚悚遊戲有多危險啊!

她的任務雖然是儘可能的保證新人玩家的存活,可卻不是新人玩家的貼身保姆,這許千自己要作死,她也懶得去理睬。

而此時的許千,已然自己蹲在了灌叢的角落。

憑藉著斂息術儘可能的隱去了自身所有的氣息。

待得隊伍前行了數十米,那弔死鬼的身影才出現在了他的目光之中。

然而這弔死鬼卻的注意力卻仍舊在前行的隊伍身上,全然沒有注意到許千的存在。

許千身軀微微揚起,從系統自帶的儲物空間中掏出了一張黃色符紙。蓄勢待發。

雙目灼灼,如同獵人盯着獵物般緊盯着眼前正飛速行進的弔死鬼。

「神兵火急如律令,去!」

隨着他聲音低沉地念出咒語,手中的黃符瞬間散發出金光,飛速向著弔死鬼而去。

那弔死鬼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連忙轉頭看向許千的方向。

然而它這一轉頭,卻恰好當頭迎向飛速而來的符紙。

黃符貼在弔死鬼額頭,其上血色符文閃爍。

弔死鬼再不能動彈半分。

「嘿嘿!成功了。」

「這定身符果真管用!」

這符紙正是許千在系統的教導下煉製,一經施展,便可以定住比煉製者境界更低的鬼物。

許千乃是紅厲鬼後期的境界,而眼前的弔死鬼卻只是紅厲鬼初期。

此時又是偷襲之下,自然輕鬆得手。

許千幾個閃身,便來到了被定住的弔死鬼身前。

許千搓了搓手,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桀桀桀!小寶貝兒,許大老爺總算得手了!」

《驚悚遊戲:這個小道士實在太恐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