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精靈世界,開局一隻搭檔皮卡丘
精靈世界,開局一隻搭檔皮卡丘 連載中

精靈世界,開局一隻搭檔皮卡丘

來源:google 作者:長三金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張小海 遊戲動漫 皮卡丘

穿越到了一個人與寶可夢共存的世界之後,張小海意外的發現,自己居然可以進入之前玩過的一個改版口袋心金遊戲世界中於是這個身後總是跟着一隻皮卡丘的少年,開始了他的寶可夢訓練大師之旅!展開

《精靈世界,開局一隻搭檔皮卡丘》章節試讀:

不好意思,儘管烈雀它們能飛,但是比速度,皮卡丘可不會輸給它們。

再加上之前皮卡丘通過和**的戰鬥,已經有了一些對戰鳥類寶可夢的經驗。

在小海的喊聲中,皮卡丘迅速做出反應,躲避開了烈雀的利嘴。

「好的!就是這樣!」

張小海也許在專業的精靈知識上還有很多不足,不過他深知鼓勵教育的好處。

皮卡丘在他的加油和鼓勁中,越打越有精神。

伏特攻擊一招秒殺了另一隻4級的烈雀,僅剩下最後一個敵人了!

那隻5級的烈雀硬接了皮卡丘的一發電擊之後仍有餘力。

不過這還沒什麼,皮卡丘擊敗對方只是遲早的事情。

小海所擔心的是,這隻烈雀的叫聲會不會引來更多的烈雀。

要知道,雙拳難敵四手,皮卡丘就算能連續擊敗三隻烈雀,它自己也不是毫髮無傷,更別說體力方面的消耗了。

如果來更多的敵人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速戰速決!皮卡丘給他最後一擊!」

「皮卡皮!」

又是一道閃耀的金黃色電光,五級的烈雀也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太好了!我們贏了!皮卡丘你真棒!」

一場遭遇戰結束,皮卡丘從幾隻烈雀身上得到了足夠的經驗值。

【皮卡丘升到7級。】

很好,皮卡丘白天晚上在兩個世界,都可以打怪升級了,這麼說的話一百級也是指日可待啊!

還沉浸在戰鬥勝利喜悅中的皮卡丘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誒!難道我感冒了?」

……

「隊長!我好像看到搜救目標了!」

「好,你先過去,把坐標發過來,我帶人隨後就到!」

……

一隻比雕從天而降,張小海攔住了躍躍欲試的皮卡丘。

這可是**的最終進化型啊,再弱的比雕,也不是現在的皮卡丘能夠輕易對付的。

更別說這隻比雕看起來就挺雄壯的。

「你就是張小海吧?」

比雕的背上傳來成年男性的聲音。

「啊?」

張小海這才注意到在比雕背上騎着一個穿着深色制服的傢伙。

「哦,我是,你是來找我的嗎?」

「沒錯,我是調查隊的周住,是來救你的,我們在這裡稍等一下,我們隊長和其他隊友稍後就到。

你一整夜沒有回家,今天早上你母親報警,警方只花了不到半個小時就查到了你的蹤跡,判斷出你很可能是進入了這個新出現的秘境之後,我們調查小隊就緊急出動前來搜救。」

夏國的每座城市都有一個調查大隊,主要工作就是探索新出現的秘境以及隨時應對秘境中的突發情況。

「為什麼不帶着我直接離開還要等他們過來?」

「這可是未探索過的秘境,小心謹慎一點是必要的,畢竟不是誰都跟你一樣膽大包天的。

再說了,我的比雕只能承載我一個人,再多就飛不動了,在天上出個什麼狀況可就完了。」

張小海看了眼跟自己個頭差不多高的比雕,點了點頭。

「看起來你小子運氣還算不錯,一夜過來非但沒遇到什麼危險,而且還真的給你獲得了一個初始精靈?」

周住看着張小海懷裡的皮卡丘,有些好笑的說道:

「不過皮卡丘可算不上什麼稀有強力的精靈啊,去飼育屋買一隻也要不了多少錢,何必冒這麼大的風險呢?」

皮卡丘對於周住小瞧自己很不服氣,齜牙咧嘴的衝著對方。

比雕抬了抬眼皮,隨手扇了一下,讓皮卡丘和小海都站不住後退了兩步。

「行了別鬧了,跟他一孩子計較什麼啊。」

周住順着比雕的羽毛撫摸了兩下,讓它安靜了下來。

「皮卡丘你也是的!」

我知道你的厲害,相信你的潛力就夠了啊,不用管外人的看法。

張小海先摸了摸皮卡丘的腦袋,隨後不好意思地衝著周調查員笑了笑。

周住覺得有些無趣,他想到自己之前看到這個男孩的母親,哭着求他們一定要將她的兒子救出來。

再看張小海身上洗的發白的破舊短袖,不禁嘆了口氣。

「訓練師不是誰都能當的,這當中除了天賦和努力,必要的物質基礎也是必不可少的。

像你這樣的家庭,還是腳踏實地一點,中學畢業之後找份工,照顧好你的母親,她一個人撫養你長大不容易。

不要整天坐着不切實際的白日夢了,你知道你母親有多擔心你嗎?」

張小海沒有答話,他知道對方並不是看不起他,說的也都是事實,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像他這樣的平民……不,是貧民家庭,想要出一個訓練師幾乎是不可能的。

雞窩裡出不了金鳳凰,培養一隻精靈所需要的花費對他們家來說可能就是天文數字。

足夠好的營養品才能讓精靈茁壯成長,技能教學、對戰訓練,受傷了之後的醫療康復,哪一項都是要花真金白銀的。

沉默了片刻,小海臉上的微笑都沒有變,堅定的回答道:

「我知道你說的這些可能是為我好,但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我相信我能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

周住第一次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張大嘴看着眼前這個穿着寒酸但是一臉自信陽光笑容的男孩。

「說的簡單,憑什麼?就憑你懷裡的這隻皮卡丘嗎?便宜的皮卡丘花幾千塊就能買到,可你家裡買不起,還要你不要命地闖到秘境里。」

搖了搖頭,周住失去了談興,小海也不再出聲,席地而坐靜靜地等待。

周住所在的這支調查小隊一共七個人,隊長是一個皮膚黢黑的中年漢子,騎着一隻鐵甲暴龍就來到了張小海的身前。

「這就是那個膽大包天的臭小子?沒受傷吧?」

周住搖搖頭,「沒受傷,還僥倖收服了一隻皮卡丘。」

說到皮卡丘的時候,隊長身後還有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行吧,那就跟上吧,雖然暫時沒有什麼威脅,還是要儘快離開以防萬一。」

張小海不說話,默默跟着他們。

懷裡的皮卡丘似乎是感受到了小海的情緒,臉頰在他的臉上蹭了蹭。

「額!」

張小海突然感覺到全身一陣麻痹,就不能動了。

怎麼回事,難道說之前的毒又複發了嗎?

【皮卡丘學會了技能蹭蹭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