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驚爆!瘋批殘疾夫君只為我傾倒
驚爆!瘋批殘疾夫君只為我傾倒 連載中

驚爆!瘋批殘疾夫君只為我傾倒

來源:google 作者:青酒淳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姝 青酒淳香

睜開眼的秦姝沒有想到竟然穿越到了一個未知的朝代而自己竟然是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長公主之女,可丈夫不愛,婆婆不喜,大伯厭棄當一向囂張跋扈,臭名遠揚的秦姝變得善解人意,溫柔善良,丈夫說:「娘子,我愛你」秦姝:「對不起,我累了」婆婆說:「你是個懂事的」秦姝:「那倒是,不過和你家沒關係」大伯哥:「我願意給你一次機會」秦姝:「你誰呀你」展開

《驚爆!瘋批殘疾夫君只為我傾倒》章節試讀:

秦姝被他嚇了一跳,碰到了腳邊的架子。

聲響驚動了韓澈。兩人對視一眼,秦姝有些心虛地低下頭。

也許是因為愧疚,也許是因為夢境,她不太敢看韓澈的眼睛。

秦姝關上窗戶,不再去看他。

一夜無話。

第二日,秦姝早早地讓小春去尋木匠。自己在院子里轉着,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韓澈的屋外。

小夏端着碗葯,見了她有些驚慌。「少夫人。」

「這葯怎麼又端出來了?」

小夏托着葯跪下,眼裡積蓄着淚花,「少夫人,少爺不肯吃藥。」

秦姝接過葯,還溫着。「你下去吧。」

她端着葯走進房中,見韓澈一動不動躺在床上,心裏那種愧疚又湧上來。

「你將葯喝了好不好?」秦姝耐心地哄着他。

韓澈睜開眼,抿了抿乾裂的嘴唇,咽下一口唾沫開口,「這不就是縣主想看到的嗎?」

「不,這不是我本意。」秦姝急着想要反駁,可她怎麼說呢?說借屍還魂?沒人會信的。

「對不起。」

回應秦姝的是沉默。

可這葯,韓澈不能不喝。

她走上前去,想要喂他。他卻躲閃着,葯汁流得到處都是。無奈之下,秦姝含了一口葯,渡入了韓澈口中。

韓澈瞪大了雙眼,秦姝的頭髮落在他臉上,讓他有些癢。

苦澀的葯讓兩個人都皺了皺眉。一口葯喝完,韓澈想要推開秦姝,奈何半身不遂,心有餘而力不足。

「你答應我好好喝葯,我就不這樣對你。」

對於韓澈來說,秦姝的觸碰更讓他難受,他無奈點了點頭。

秦姝緊緊握住韓澈的手,「從前是我不懂事。以後不會了,真的。」

韓澈抽走了自己的手,他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過秦姝主動示好,他想要殺了秦姝會不會能輕而易舉呢?

一個念頭,從他腦海中閃過。

秦姝緩緩湊到他耳邊,「你的小算盤打得我都聽到啦。」

她高傲地抬起頭,居高臨下地看着他,撅起嘴巴搖了搖頭,「你要是就這樣一蹶不振了,我還真是有些失望。我等着你來報復我。」

韓澈抓緊了被子,她果然就是想看自己笑話!

韓澈閉上眼睛,不想看她。

秦姝見狀,緩緩嘆了口氣。

正巧這會兒小夏進來了。

「你好好守着他。」

「是。」

小夏等着秦姝走了,立即走到韓澈身邊。

「少爺,奴婢見你這樣,是真的難受。」說著就拿出手帕來擦拭眼淚。

少爺此刻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時候,小夏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都怪少夫人,若不是她蠻橫無理,也不會出這檔子事,如今,」小夏看了眼韓澈的腿,「哎,這可如何是好。」

「滾。」韓澈冷漠地開口。

他是低賤,但不代表他就要接受一個丫鬟的可憐。

尤其是對他有齷齪心思的丫鬟。

小夏愣住了,哭哭啼啼往外走。

「等等。」韓澈計上心頭,「你過來。」

小夏欣喜,少爺還是在意自己的吧。他以前就對自己很溫柔,都怪少夫人害得少爺殘廢,讓少爺變得喜怒無常。

「低下頭來。」

啊?低頭?小夏的臉羞紅了,扭扭捏捏地將頭湊過去。

「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小夏呆住,韓澈竟然要她……

小夏呆愣着走出屋子,雖然府里的人都巴不得少夫人死掉,但是她畢竟是長公主的女兒。

「小夏,你來的正好。」

秦姝喚了她過來,「我想着如今韓澈腿腳不方便,不如我將你撥去照顧他吧。你再找個妥帖些的男僕,一併貼身照料着他吧。」

「不,不要,奴婢要跟着少夫人。」

秦姝有些感慨,原以為所有人都討厭自己,沒想到小春和小夏都想跟着自己。

「也罷,那你先找個男僕照料着他。」

「是。」小夏聽秦姝同意讓自己繼續貼身伺候,鬆了口氣。

走到秦姝身邊和小春一起給她剝石榴。

「對了,你們將我的衣服首飾都整理好,留下些素雅的,其餘全都去當了吧。再給我挑些新的妝容來,我覺得如今的太艷麗了些。」

小春笑吟吟地說道:「奴婢一直都覺得少夫人國色天香,太過厚重的妝容反而遮掩了美貌。」

「我覺得這樣挺好看的。」小夏小聲嘀咕了一聲,將石榴殼扔到了籃子里。倒是沒有被秦姝和小春注意到。

「小春,那輪椅做怎麼樣了?」

「師傅正做着呢,應該七日之後就可以去拿了。」

「什麼輪椅?」小夏並不知道這事兒。

「少夫人聰慧,想了個新東西出來。少爺出門會方便許多。」

不是吧?少夫人居然開始關心少爺了。小夏咬了咬嘴唇,如今的少夫人賢惠善良,萬一少爺真的喜歡上她……

不,絕對不可以。

「少夫人,上次你跟王妃說你要懲治少爺的。王妃那邊怎麼應對呀。」小夏斟酌着開口問道。

「你想的倒是周到。不過既然我已經失去記憶了,就當我變了個人吧。左右我也是縣主,她應當不會為難我的。」

秦姝想了想又開口道:「從前,我和長公主感情如何呢?」

「長公主一直把少夫人寵在心尖上,京城裡的人都知道的。」

「那我嫁過來之後呢?我回去過幾次?或者說母親過來過幾次?」

小春搖了搖頭,「從前不是我們跟着少夫人的,往日是雲兒跟着,她是少夫人從公主府帶來的。少夫人回去過幾次只有她知道,長公主倒是沒有來過。」

問題便出在這裡了,長公主居然沒有來看過自己,即使自己病重,她也沒來。

「那雲兒到哪裡去了?」秦姝趕緊追問。

「少夫人出事了便是雲兒去向長公主遞信的,她沒有回來。」

秦姝沉思,「你們也沒有去找嗎?萬一是出事了呢?」

小春以為是秦姝要怪罪,眼裡急出了淚花,」少夫人,不是咱們不去找。雲兒的賣身契在公主府,不是咱們府里的丫鬟,咱們是管不了的。「

「你莫急,我就是一問。」秦姝拿了手帕給她。

「謝少夫人。」

秦姝笑了笑以示安慰。

事情漸漸明了了,有可能是雲兒路上出事了,長公主並不知道才沒有來看自己。但也有可能是她知道了,故意不過來,甚至還扣留下了雲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