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桀驁棄妃不好惹
桀驁棄妃不好惹 連載中

桀驁棄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綠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陵莘 現代言情 端木鴻燁

喬陵莘覺得自己這輩子最悲催的事情,就是被自己的老爹以五十萬兩「當」在了後宮,成了皇上後宮三千佳麗的其中一員她本想安安靜靜的攢夠錢還債後,就出宮尋找自己的良人,不想卻被放任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端木鴻燁找上了茬堂堂一國之君,不要臉的繳了她辛苦攢下來的四十萬兩銀子就算了,居然還總讓她做擋箭牌,還有後宮的鶯鶯燕燕為什麼老和她過不去?展開

《桀驁棄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揀的,臣妾以我家列祖列宗發誓,要是臣妾有半句虛有,臣妾家列祖列宗不得安身。」呵呵,反正她是他的皇妃,她的列祖列宗就是他的,無所謂,反正到時候倒霉起來她也一定會拉上他墊背。

端木鴻燁眯起眼睛。

喬陵莘趕緊磕頭,舉起手發誓。「臣妾要是有半句謊言,我家的列祖列宗,死後下十八層……」

「你的列祖列宗好像也是朕的吧,你好像是在詛咒朕的列祖列宗吧!」

「臣妾沒有!」喬陵莘低頭下來,頓時軟下聲音來。「臣妾說的臣妾家的……」喬菱莘咬咬牙,她家的祖宗不會那麼小氣的。

「你家的不就是朕家的嗎?」端木鴻燁看了她一眼,這臭丫頭還敢跟他耍心眼,不過真是有趣,端木鴻燁將銀票丟回箱子里,「好,錢妃能從陰溝里撈到錢,而且將之奉獻出來,實在是大功一件,錢妃如此大公無私,朕如何的賞賜你才好?」

「這是臣妾的分內之事,臣妾什麼賞賜都不要,只希望它能幫皇上做那麼一點點事情就好。」她捻起指頭笑起來,「只要皇上高興就好。」

「這怎麼行?朕可是賞罰分明的人!」端木鴻燁笑了笑,「既然錢妃什麼賞賜都不要,那今晚就由錢妃侍寢吧。朕記得,你剛才說過,要朕賜給你一個孩子。」

「咳咳咳……咳咳……」喬陵莘當時就恨不得往牆上撞過去,這是什麼賞賜?她開玩笑的,他怎麼就當真起來。「咳咳咳……咳咳……」

「愛妃怎麼了?」

「皇上!咳咳……臣妾有話說?」

「說!」端木鴻燁看着她一臉為難的樣子,心裏忍不住有些的不高興起來,他已經預見她要說什麼話了。不過他讓她侍寢,不正如她的意嗎?她那是什麼表情,難道是被驚的呆住了?想想也是。後宮那麼多女人個個都巴不得他寵幸,她還敢推辭不成?

喬陵莘眉頭緊緊皺起,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臉,變得虛弱的樣子,「皇上,臣妾日前偶感風寒,今日還是昏昏沉沉,要是將風寒傳染給皇上,那臣妾只怕就罪大惡極了。臣妾覺得這侍寢的事情,皇上還是適當考慮一下才是,免得到時候……咳咳……春香……快去給我熬藥……皇上,臣妾……臣妾突然覺得頭好暈……春香我的葯呢?」

端木鴻燁低頭瞧,看着喬陵莘低着頭,手狠狠的拽在一起,肯定是還在為銀子的事情傷心,四十萬兩銀子就這麼沒了,她只怕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過這麼多銀子姑且不論,她這副表情真的逗樂了他,跟她在一起,總比跟那些庸脂俗粉在一起要強。

「朕不怕被傳染。」端木鴻燁伸手扶着她,「朕的身體好的很,你跟朕一起多運動一下,這感冒說不定就好了。」

喬陵莘一聽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還運動,運動個毛,當她是免費**!沒門!「皇上,臣妾會萬死難辭其咎,所謂後宮佳麗三千人,少了一個喬陵莘不怎麼樣,可是皇上你要是稍微有點差池,那可是就關係到後宮三千人的幸福,為了後宮三千人的幸福,臣妾強烈的建議皇上還是去找個健康漂亮的女人,三千人中肯定至少有一個皇上滿意的。」

「後宮三千人,你就是朕最滿意的那一個。」

「額?」喬陵莘皺起眉頭,看來他真是要跟她對着幹了!她才沒了銀子,現在沒心情再**。

「可是第一滿意的不行啊,皇上找第二滿意的行不?」喬陵莘伸手摸着臉,就要往地上摔,「臣妾真的渾身無力。臣妾……好暈……」

「愛妃是在怪朕這麼多年都不理你嗎?」端木鴻燁將喬陵莘從地上抱起來,伸手摸她的額頭,「朕會多多愛護愛妃的。」

「謝謝皇上抬愛。可是……」

「今日太后催朕要立後,朕一直在想,誰更能主持這中宮大局?」

立後!?干她屁事,她一不做官,二不巴結,誰做皇后跟她有什麼關係,但是端木鴻燁既然在她面前提起,自然是不懷好心的。

她佯裝笑起來,「額?是嗎?那臣妾先恭喜皇上,咳咳咳……」喬陵莘伸手捂住嘴,輕輕咳嗽,又不會立她,她為什麼要跟着湊熱鬧?她抬起頭看着端木鴻燁,「如此一來,皇上也不必為後宮事情分心……真是可喜可賀。」

「看來愛妃是真的病了?」端木鴻燁摟着喬陵莘伸手撫摸過她身子,「像愛妃那般在樹蔭下睡,怎麼能不不生病呢。」

「皇上教訓的是,臣妾以後再也不在下邊睡覺了。」喬陵莘笑,下次換房頂睡,怎麼樣?

「晚上侍寢,愛妃好生準備一下,該喝的葯喝了,該洗的身子洗了,該穿的衣服穿上……」端木鴻燁低頭來,吻在她的鬢角,「這樣,太后也放心。」

不等她回神,他已放手。「朕就先回宮了,愛妃等着我。」端木鴻燁將喬陵莘一放,伸手抱起箱子,轉身就出去,喬陵莘嘴角一歪,侍寢,半點留戀都沒有,當他是啥子啊,喬陵莘趕緊的往地上跪,「恭送皇上!」——去死!

「愛妃,記得朕說的話啊!」

「皇上請慢走。」最好摔在陰溝里,都不要起來了!等他一走,喬陵莘立刻坐在地上,垂頭喪氣起來,今日怎麼就沒有看黃曆,怎麼這麼倒霉。

「娘娘!皇上要寵幸你了?」春香跑過來,「娘娘,你的好日子就要來了!」

喬陵莘垂頭喪氣的爬起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抬起腳就靠在了桌子上。

「娘娘,你注意點!」春香趕緊要搬下她的腳,「您這哪兒是娘娘的樣子,再讓皇上看見……他要不高興了……」

「別跟我提他!」喬陵莘將腿一放,齜牙咧嘴起來,撰住小拳頭,一拳頭就砸在的桌子上,「想要毀我清白,沒門,我還等着出宮嫁人呢!」

春香頓時臉色大變,跑過來捂喬陵莘的嘴巴,「娘娘,你這話被人聽去,就是大逆不道!」

喬陵莘咬住唇,「去去去啊,誰去告狀啊,最好讓皇上廢了我最好!」

眼看日頭就要落下來了,喬陵莘秀眉都皺起來了,她惆悵半個下午也沒有惆悵個名堂了,怎麼樣才能不侍寢。

春香過來,推她,「娘娘,你怎麼一點都不高興,我們準備一下,一會兒那邊有人要過來接你過去了。」

喬陵莘冷眼看了春香一眼,「你這個蠢貨,完全跟我不一條心!」

「春香怎麼跟你不一條心了?」春香過來,「皇上五年都沒有進你的院子,今日一見,立刻讓您侍寢,可見娘娘您是真的轉運了。」

「轉屁運,我的銀子沒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還要伺候他,他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我咬我咬……」喬陵莘抓起衣袖就狠狠的咬了起來,「咬死他。」

「娘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