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假裝我不心悅你
假裝我不心悅你 連載中

假裝我不心悅你

來源:google 作者:玖月十五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知晚 許景淮

本書純古言,非重生,非穿越女主靜若處子動若脫兔,普通姑娘,非團寵,無金手指男主腹黑,機智,溫柔,傲嬌,不冷漠這是兩個出身不同階層,但成長過程相似的人,通過契約成婚,相互扶持,互相取暖的故事許景淮:「我想同溫小姐假裝成婚,日後回了上京,尋合適時機和離,再還溫小姐自由」溫知晚:「公子,我可以同你做這筆交易,不過,我們需要簽署一份契約,對彼此都有好處」許景淮:「這個當然,你若是不放心,我也可以將和離書提前準備好,你收着待功成之日,我們簽字畫押你放心我絕不會真的喜歡你,也絕不會阻止你尋求自由之身」溫知晚:「許公子放心,我也絕不會假戲真做的」展開

《假裝我不心悅你》章節試讀:

楚老太君見到許景淮來了,心下十分喜悅,以往都是自己讓丫鬟三催四請地,這孩子才慢吞吞的過來。

現在肯自己主動過來,想必是娶親的事情已經有着落了,於是,讓人給許景淮看茶。

許景淮是個痛快的,剛坐下,就同楚老太君說道:「外祖母,我大舅母同大表嫂是不是已經同您老人家提過了?」

楚老太君明知故問地說道:「提過什麼?」

「就是我有心娶親,而且已經有相中的姑娘了。」許景淮直奔主題。

「你呀你,平日催你上心點兒,你怕的跟什麼似的,如今倒是着急了,怎麼怕人家姑娘跑了?」楚老太君打趣道。

「嘿嘿,外祖母,這您還真說對了,我覺着她挺好的,若是自己不趁早下手,哪曉得會不會被人提前娶走呢!」許景淮厚着臉皮道。

「你倒是會說,就那丫頭的名聲,估計你不去提親,她再過兩年也未必能夠嫁出去。」楚老太君的話雖然不中聽,但語氣還是很平靜,一點兒也沒有不同意的樣子。

「外祖母您慧眼識珠,當知道外面的傳言不可信,我來郡城一段時日了,同溫家小姐見過幾次,若是您老見了,也定然欣賞的。」許景淮討巧的說。

「你也甭給我拍馬屁,就說罷,你小子相中人家姑娘什麼地方了?」楚老太君試探道。

「外祖母,您放心,您外孫不是色令智昏的人,上京城的漂亮姑娘那麼多,我都沒有迷花眼,不會在郡城花眼的,我看中她是個能主家的人。」

許景淮真一半,假一半的說著,「她同她繼母和祖母周旋,她父親不看中她,她不僅能周全自身,還有心氣和餘力襄助他人,就這份子骨氣,我覺着同她成家,我不會吃虧的。」

「你說她襄助他人,是指何事?」楚老太君聽到這話,對溫知晚感起了興趣。

「她娘親給她留了一間書齋,她平日除了賣書,還將書齋改建了,給貧困人家的學子提供免費讀書的地方,只要求他們保存好書籍,不收取分文費用。」許景淮說道。

「這倒真的是個好姑娘,有這樣的善舉,怎麼郡城還能聽到她那樣不賢的名聲?」楚老太君出聲道。

「她大約不願人家到處渲染,如今也隻字未提自己是書齋的主人。若不是因緣際會從顧家大小姐那裡聽說,我也不知道。」許景淮解釋道。

「若真的是這樣,你也不用在我這裡磨嘴皮了,你大表嫂昨日來過了,說溫家姑娘同顧家那個小姑娘都是好的。

遇見人家詆毀,不僅不惱,還有膽量駁回去,我最討厭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

你瞧你大表嫂人就很好,能文能武地,持家也是一把好手,從不嬌軟造作,凡事也都拎得清,識人也有一套。

她既然都說溫家那姑娘,與傳言不符,是個好的,那就錯不到哪裡去了。這樣吧,我叫你大舅母同人去溫家提親。

不過,你想好怎麼對付她們家中的那幾個作妖的人了嗎?」楚老太君問道。

「外祖母放心,我既然要提親,就是親事上同她們來往一回,日後遠着就是了。」許景淮說道。

「這倒是個方法,若溫家小姐真如你們所說,那肯定也是個拎得清的。

你呢,現在這身份,也不需要妻族保駕護航,只需要有個人在後院給你主事兒,不讓家裡那些個精怪作妖就成。」楚老太君囑咐着。

「外祖母,我也是這樣想的,她的性子日後肯定能夠治得住上京家裡的那個,同我祖母也能合得來,後院事情不會讓我吃虧,前院的事情,我自己就能料理了。」

楚老太君聽他說的這樣明白,知道他這是心裏已經有了成算,也就不再這事兒上糾結。

轉而囑咐道:「你祖母送你來的時候,囑咐過我,說你同那個白家丫頭,有些交往,她同你那個便宜哥哥成婚,你心中多有不忿,如今還剩多少了?」

許景淮知道總有一日,他外祖母、他祖母甚至更多的好友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的。現今,心中還有多少不忿呢?

自然是十分多的不忿,不然,自己也不會同溫知晚提議假成親,就是為了回上京,去將自己的東西奪回來,他同溫知晚說的話不算假,只能算是一半真話。

屬於他的東西,除了那個世子之位,就是心愛之人了,自己同婉兒多年的情愫,就被父親娶回家的那個女人算計了,奪妻之恨,實在無法容忍。

當然,他不可能真的同楚老太君講真話的,他祖母送自己來郡城,也是怕自己在家中做出兄弟鬩牆的事情,可那個男子,同自己着實不是兄弟。

此刻,能說的定然是表態,一種自己已經遺忘過往,萬事向前的態度。

「外祖母,我祖母說的對,我同白氏確有些交情,自她父親入京為官,我們就相識了,可她如今已經成了褚亦寒的妻子,我定不再有其他想法了。

我如今只是覺着溫家小姐那樣的姑娘,才是真的能夠在後院主事的姑娘,也才是能夠與我共苦同甘的人。」許景淮極其誠懇地說。

「你也別忽悠我這個老太婆,心裏是不是放下你自己清楚,我只當你是真的想清楚了,那白家丫頭也不是不好,只是心思不純,不適合同你成婚。

若你們真的成婚了,她只能同甘,不是能夠共苦的人。這話你也別不愛聽,你祖母同我,一生見過多少人了。

尤其是你祖母,在皇帝後院,什麼樣的女子,她沒見到過,如今她能看出白家那丫頭心思不純,定然不是無事生非。」

楚老太君苦口婆心地說,「如今你能想通,願意娶親,相中的女子又是宜室宜家的,我同你祖母也就都放心了,這說明你是真的懂了,我們的苦心。

若是心中真的有不甘,就想想你娘親,她為你熬過了多少艱辛歲月,你最終卻要敗在一個繼室手上,你是想讓她死都不瞑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