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嬌知青穿七零有糙漢老公寵
嬌嬌知青穿七零有糙漢老公寵 連載中

嬌嬌知青穿七零有糙漢老公寵

來源:google 作者:富貴家的甜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尹新月 林遠山 現代言情

(嬌美知青+糙漢老公+種田+空間+甜寵)什麼?什麼?她不屬於這個時代,所以她的老祖宗們要把她送回屬於她的時代等等,容我想想會去哪兒,可是來不及了,她只有兩周的時間好在老祖宗們待她不薄,給她一張可以無限制刷的黑卡,開啟了買買買的歷程兩周之後,尹新月回到了屬於她的時代,沒想到和穿越之前一樣,是個死了親娘,爹不疼,後娘更嫌棄的嬌嬌女繼母霸了她母親的撫恤金,吸血小姑還搶了她的工作,老爹更是從來沒有把她的死活放在眼裡於是,尹新月為了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氣場全開,氣得繼母和繼妹,還有老爹差點兒當場吐血身亡穿越過來的尹新月一改唯唯喏喏的性格,帶着億萬物資斗極品,虐渣渣,種得了田,經得了商,最後撩了個棒棒的糙漢老公生猴子林遠山:「老婆什麼都好,就是腰太細,不經廢!」尹新月:「……」展開

《嬌嬌知青穿七零有糙漢老公寵》章節試讀:

沒錯,尹新月穿過來發現,原來自己這一家子全都是白眼兒狼。

根本就喂不熟,所以在走之前,她會讓他們知道,她尹新月是不是省油的燈?

張美麗如今的工作是在醫院當護士,沒什麼技術含量,只是在上崗之前,去衛校突擊訓練了三個月,就匆匆去了醫院上班。

目前雖然還是實習崗,很快就要轉正。

她的工作是怎麼來的,尹新月和張家人是一清二楚。

不過張美麗這個人,有點兒作,自以為是。

她最不甘心的就是,自己只是一名小護士,所以她想要努力讓自己儘快轉正。

越是這麼想,這心思就越發不正了。

有一次原主無意中發現,張美麗竟然跟他們科室的主任走得很近,兩個人甚至在一處密談。

她也是放學之後無意中發現的,當時就鬼使神差跟了上去。

後來發現,兩個人的關係真的有些不一般。

但原主沒有對張美麗採取行動,這就給穿越過來的尹新月創造了機會。

一個讓張美麗別想再繼續這份護士工作的機會。

不是要搞破鞋嗎?那就讓她付出相應的代價。

尹新月知道,張美麗這會兒來看她死沒死,接着就要繼續回去上班。

至於下了班她要去哪兒,就得問問她自己了。

她跟那個主任幽會的地點,可是在一處民宅呢。

非常好。

所以尹新月也顧不得頭疼,對還在那兒圍着她的岳月紅和張愛國道:

「爸,阿姨,我有點兒事兒去學校,你們不用圍着我了,我沒事兒了。」

「真沒事兒了?你這孩子,我們讓你去鄉下,不也是為你好嘛?

你看看你身體又這麼差,去了鄉下,可以好好鍛煉,那兒空氣也好,哪裡像城市裡,家家戶戶燒煤,氣味兒可重得很呢。」

理由真是牽強地,連她自己都不信吧。

尹新月在岳月紅看不到的地方朝天翻了個白眼兒,暗暗道:

「怎麼煤氣沒把你給毒死呢?

不過也快了。」

尹新月連連稱是道:

「阿姨說得真對,你還是趕緊回去照顧強子和嬌嬌吧。

他們可能快放學了。」

「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阿姨先走了。」

岳月紅巴不得趕緊離開,她覺得尹新月就是個該被拿捏的。

一個死了媽的孩子,還想在家裡過得舒坦,那就是做夢!

張愛國也以廠里有事兒為由離開了。

尹新月盯着一家子的白眼兒狼,冷哼一聲,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她給那位姓何的主任的老婆寫了一封信,把張美麗跟主任幽會的地址和時間都寫了下來。

至於這個時間,大概就是兩個人都下班的時候。

尹新月打聽過了,那個主任比張美麗還要早下班。

兩個人在醫院走廊上擦身而過的時候,兩隻手還不規矩地碰了碰。

剛好被尹新月看了個正着。

很好,就怕你倆不去約會呢。

只要去,就讓你張美麗有來無回。

那位何主任的老婆,聽說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自己在圖書館工作,家裏麵條件也好。

聽說這位何主任就是靠着老婆的關係,才能在醫院裏當了科室的主任。

然而,他竟然嫌棄自己的老婆太胖。

沒辦法,他老婆大概有一百六七十斤的樣子。

一般男人還真沒辦法接受。

尹新月想辦法找到了何主任的老婆,把這紙條塞在了她的工作的案頭上,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

當那胖女人發現紙條的時候,還站起身來找了一圈兒,沒發現塞紙條的人是誰。

不過她當時的臉色就特別差,還有同事問她道:

「小鄭,你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我得出去一趟,你幫我看着點兒。」

「去吧。」

尹新月一看,有戲。

她寫的時間,就是現在,如果胖女人去晚了,有可能就抓不到奸了。

結果是怎麼樣的,不去贅述。

不過尹新月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白眼兒狼之一的張美麗,因為和何主任有不正當關係,被他的原配鄭某當場抓住。

張美麗的臉直接被抓得稀爛,再也擔不起美麗二字。

事實上,她也並不美麗。

不僅如此,她想要轉正的希望也直接落空,被清掃出醫院大門。

如果不是何主任苦苦難着,想要給大家都留點兒面子,恐怕他們倆都得掛着牌子去遊街了。

張美麗跑來自己大哥家哭訴工作沒了的時候,岳月紅還在那兒安慰她。

張愛國難得發了火。

他覺得自己的妹妹是自找的。

好不容易從農村出來,有了這份工作,竟然自己作沒了。

「你能怪誰?這兒容不下你了,還是回農村吧。」

一個桌子上吃飯,尹新月吃得安靜又快速。

桌子上沒有肉,但是沒關係,反正她剛剛從儲物戒指里拿了好東西來吃。

一個大大的醬豬肘子。

就因為剛剛肉吃太多,所以她這會兒得吃點兒素來綜合一下,免得自己被膩到了。

桌上的菜除了一大碗白菜湯,還有陳米做的飯,再就是一些酸鹹菜。

別說是尹新月覺得這菜着實寒酸,就連張美麗也覺得,她大嫂實在是太摳,都沒肉給她吃。

岳月紅更是覺得,這個張美麗沒把工作留下來,簡直就是個敗家玩意兒。

她不好好工作,把工作給她岳月紅的弟弟多好?

張美麗最終還是哭着離開了她大哥家,挎着包袱坐上了回鄉下的班車。

來的時候是一身土藍色的布衣服,在城裡待大半年,她已經習慣在城裡的生活和工作。

沒想到一朝回到解放前,回去等待她的會是什麼,連她自己都難以想像。

跟已婚男人有不正當關係,要是被家裡人知道,還怎麼嫁得出去呢?

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給淹死!

但在尹新月看來,她這小姑就是活該。

張美麗在吃飯的時候還在咒打小報告的人。

「一定是有人告的密,那人不得好死!」

尹新月心中默念,惡念反彈。

明明自己做了壞事,破壞別人家庭,還詛咒告密者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應該是她這個心術不正,拿了別人的工作還不好好珍惜,還要詛咒別人的白眼兒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