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撿只黑貓是冥王
撿只黑貓是冥王 連載中

撿只黑貓是冥王

來源:google 作者:青不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蓉希 齊良

聞初是一國公主,看似尊貴,其實在宮中根本沒有任何地位母親位份不夠,所以她一直被展開

《撿只黑貓是冥王》章節試讀:

黑貓弓起身子,沖她一陣齜牙咧嘴,沉聲恐嚇,卻沒跑。
蓉希也走過來,指指黑貓,聲音發顫,「公主,它受傷了。」
那黑貓模樣狼狽但漂亮,身上有大大小小約摸五六處外傷,前爪滲了絲絲的血跡,嚴重的地方皮肉都外翻出來,暗色的血痂結在皮毛上,看着凄慘極了。
聞初點點頭,眼神凝着黑貓,發現它雖然渾身炸毛,弓身緊張,警惕性極強,卻沒什麼攻擊力。
她盯着它那雙暗紫色的瞳孔,迎着日暉,光彩四溢,只覺得好看極了,幽深奇詭,實在勾人。
她的目光逐漸發直,一點點伸出手去。
黑貓的吼叫聲逐漸減弱,竟是乖順地靠進了她的懷裡。
蓉希放心不下,「公主,野貓兇猛,還是奴婢來吧。」
她屈身要去抱黑貓,誰知黑貓沖她齜牙,爪子外放,一副要撲上去的樣子。
聞初試探着伸手摸它的頭,黑貓渾身一僵,轉了眸子盯着她,別過頭去。
聞初樂了,「它倒通人性。」
這副本性桀驁卻又不得不迫於現狀屈就於她的樣子委實惹人喜愛。
蓉希不知怎的,瞧着這貓,禁不住渾身瑟縮,她虛笑道:「公主要把它抱回去嗎?」
聞初側眸瞥了她一眼,奇怪道:「怎麼,本宮養個貓都不準了?」
「你畏畏縮縮作甚,你主子我是去和親,又不是入獄。」
蓉希抿抿嘴,艱難道:「黑貓……黑貓寓意不詳,公主還是……」 聞初哂笑一聲,摸着貓的白玉指尖一頓,「本也沒非要養着,你這樣說,」她垂下睫羽,「那便養着吧。」
自從她應了和親,一路上沒什麼順心的事,也沒遇到什麼舒心的人兒。
事事遷就,老天沒讓她有片刻安寧,不若就逆反着來些,說不定時來運轉。
齊良冷着臉色把聞初迎上車,還是沒忍住抱怨了一句,「黑貓靈異,公主此行為著和親,萬事還是仔細着些。」
聞初笑吟吟擼了下貓,眯着眼睛回,「將軍辛苦,不必擔心本宮,還是先趕路吧。」
他臉色更黑,一擺手,作勢就要伸手去抓,聞初向後躲,她懷裡的黑貓微睜了一隻眼,露出一縷暗紫的幽光。
齊良手像是被什麼燙了一下,轉瞬間指尖鑽心一樣的疼,猛得縮回。
他額角倏得冒出豆大的冷汗,整個人疼得發顫,費死勁兒凝神去看,又沒看出什麼來。
「你!
你做了什麼?」
他低吼,雙目噴火一樣。
聞初無辜極了,「本宮老實站在這,做什麼了?」
她下意識把黑貓按在懷裡,用衣袂掩好。
齊良噤聲不語。
她眼神一冷,續而道:「倒是你這小將,剛剛是想做什麼?」
齊良退下了,幾乎是連滾帶爬。
他倒不是懾於那小公主的威壓,只是剛剛馬車裡的氛圍實在邪乎,自己的整隻手像是被碾碎了,看起來卻不紅不腫,中邪一樣。
黑貓掙扎,聞初一下一下摸着它,另只手麻利的給它上藥。
眼看着雪白的葯沫被那小畜生抖上幾抖全都落到了地上,她臉一黑。
這傷葯是她從雲洛皇宮裡帶出來的,本就不多,這小死貓傷得又重,她沒吝嗇,它倒是挑揀起來了!
「這葯金貴,這麼浪費,疼死你才好。」
聞初咬牙切齒,打算按住它來硬的。
既想養着它,那便好好養着,可千萬別死在她手裡頭。
蓉希在一邊看着不敢上手,這黑貓極其桀驁,生性兇狠,聞初摸它都是哼哼唧唧不樂意,旁人動手那是想都別想的。
黑貓揚爪就要撓,被聞初兜頭蒙進懷裡,抱個滿懷。
黑貓不動了,伸出的利刃縮了回去,半勾在聞初的衣襟上,瞧着柔順很多。
她放心了,悠悠閑閑跟蓉希閑聊,打算給它起個甚麼名。
蓉希面色不好,呼吸不上不下的,說不出來的壓抑,聞初興緻卻高,幾息之間,已經拍了手,肯定道:「就這麼定了,黑蛋吧!」
懷裡的黑貓劇烈掙紮起來,下一秒狠狠咬向聞初手間。

《撿只黑貓是冥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