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肩挑兩房:我娘子一年懷雙胎
肩挑兩房:我娘子一年懷雙胎 連載中

肩挑兩房:我娘子一年懷雙胎

來源:google 作者:雪融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安知與 蘇與淮

【升職+爽文+架空+寵妻+家族+狗糧+穿越+寒門+單女主】一覺醒來,蘇與淮得知自己是個前途無量的舉人,並且有倆個媳婦!已經拜了堂『肩挑兩房』承嗣的責任,就這樣落在他削薄的肩上一山不容二虎兩隻母老虎頭一次見面就扛上了,後來的日子過得如履薄冰,誰過誰知道這叫什麼事啊!安知與:「小叔子,快叫聲嫂子來聽聽」蘇與淮:「你不是」蘇與淮:真香榮以默:「相公~」蘇與淮:沉默榮以默:「夫君~~」蘇與淮:沉默榮以默:「獃子~」往後餘生,蘇與淮不是在給夫人掙誥命,就是在升職的路上疲命奔波展開

《肩挑兩房:我娘子一年懷雙胎》章節試讀:

反而像奶奶多些,原主的奶奶就是個美人。

哪怕她今年已經六十,眉眼、神態,不難看出她是一個有家教的美人。

記憶里這個奶奶沒見她回過娘家,而且看她也不像個山野村婦,莫非有來歷?

「我沒有說氣話。」

蘇與淮放下筷子徐徐說:「做官第一是家世,第二是名聲,我們家算不上家世。

現如今名聲也不好了,現在整個穗城誰人不知我娶了兩位夫人。

現在我兩樣都不佔了,您說我還有什麼。

舉人的面子嗎?!

舉人面子從昨天開始也被你們丟的不剩什麼了。

你們要我理解你們的無奈,我理解了。

你們要孩子是吧!

侄兒還是那句話,以後我在家專門生孩子,現下你們可滿意了,再不滿意,我也沒辦法了。」蘇與淮苦笑說。

「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蘇元義拉着大哥的袖子想讓他多說兩句。

他們確實不是這個意思,再怎麼也不能越過兒子讀書這件事啊!

「只是多娶個妻子,又是以我們這一房的名義娶的,何來讓你沒了名聲這一說?」蘇元仁蹙眉問道。

「名聲這個東西是一家人說了算的嗎?眾口紛紜,說的人多了,死的也能變成活的。

娶兩個媳婦只是民間的說法,朝廷可有頒令?

滿朝文武百官別說娶倆個媳婦的,平妻都是犯法的。」

蘇與淮抬眸看蘇元仁說:「這一點您應該也清楚。」

『平妻』犯法他當然清楚,其實朝廷的律法里沒有平妻一說。

平妻最開始也只是那些商人哄騙養在外面的小娘子,給個平妻好讓她們乖順一點。

平妻說到底還是個妾,是男人拿來哄騙女人,女人拿來哄自己的罷了。

經過蘇與淮的提醒,蘇元仁一時怔住了。

這才中了舉人,官都沒當上就違反了律法。

就算子謙進京趕考考上了,只要有人摻一本,那他也跟着完了。

毛都沒長齊就學人娶倆個夫人,要是讓你當了官你還能是個好官?

蘇元仁此刻的心竄上了天靈蓋,兩條腿都是抖的。

他害了子謙啊!

蘇元仁怔怔的看老爺子。

之前辦這事的時候他沒有想到這一層。

只覺得以他家的名義,可以再給子謙娶一房夫人,現在想想整個人都麻了。

其實不只他,剩下的人除了榮以默這個正妻,其實都不太好。

「那怎麼辦?」張氏急的上前說。

陳氏也跟着站了起來,眼眶裡蓄滿了淚。

別看兒子年紀輕輕就是個舉人,那都是用命換來的!

白天看書,晚上也點燈看書,哪怕是病了也躺着背書。

偶爾放假回家也這樣,所以她都清楚,現在的舉人是兒子拿命換來的。

他喜歡讀書,少時還說要做官,如果現在不能做了。

那他怎麼辦!

他要怎麼辦!

陳氏上前拉着丈夫的衣袖啜泣,「昨天子謙娶媳婦你之前說要大辦。

現在全城都知道了這件事情,收也收不回來了,你說怎麼辦?」

「子謙,是爹對不起你。」久久後蘇仁義才憋出這句話。

蘇與淮沒說話,也不看他們,這事好辦也難辦,主要還是看這一家人怎麼做。

能把原主逼到想不開,這一家人是站在同一條線上的。

蘇與淮現在說這個就是要把他們分散了,不讓他們同心。

免得以後他生不齣兒子,又要以他好的名義塞幾房小妾,這誰頂得住?!

能讓這家人分心的除了他,還有他的前程。

他,已經不管用了,那就用前程去要挾。

如果說大伯對他有私心,那原主爹娘對兒子應該沒有的吧!

以他的前程為要挾,他就不信還能讓他們兄弟妯娌同一心。

他的心狠着呢!

誰也不能拿捏他。

蘇家舉一家之力才得了這麼個舉人,自從原主中舉後這中間又得到了多少好處,誰捨得讓他就這麼沒了?

一個舉人能讓一個家族仰着頭做人,那如果是為官呢?

「你說怎麼辦?」

蘇爺爺嘆氣說:「這事確實是我們莽撞了,我們原以為……」

他頓了一瞬,「官場上的事情我們也不懂,你大伯雖然生意做的不錯,但要是真的拿出來說也就那樣!

士農工商,讀書才能出頭,才能讓後代更好,才能……流芳百世,昨天這事確實是我們辦錯了。」

「現在這已經鬧得人盡皆知,你說說該怎麼辦?」蘇爺爺問蘇與淮。

安知與臉色立時煞白。

除了休她,或是為妾,還能有什麼好法子。

她心如死灰,膝是軟的,手撐在桌子上險些站不住。

這兩樣她都不想選,可由不得她!她沒得選啊!

她緊咬着唇看這個她名義上的夫君,一個女人和前途,他會怎麼選?

蘇與淮靜靜的看爺爺,沒有作答。

眾人一頭霧水

冷不丁,蘇爺爺撫須大笑,偏廳里全是他的笑聲。

須臾片刻後,蘇爺爺舉起手發了個誓,「我蘇伯山在此立誓,蒼天為證;

以後事關蘇與淮再不插手,亦不準族人插手管蘇與淮之事;

若有違背,讓我與愛人,永生永世,再不相見。」

「爹……」

「爹……」

蘇家兩個兒子驚懼道。

蘇爺爺沒理倆個兒子,桌子下他拉着愛人的手,緊緊攥着,面上卻看向孫子。

「一家人何須如此!為何要發這樣的誓!」蘇元義不贊同說。

到了這會蘇元仁也懂了,子謙這是惱了,惱了他們插手他的婚事,這是逼着爹呢!

如果今天爹不給他一句保證,那他便如他自己所說,以後就在家生孩子了。

孩子長大了啊!

會威脅自家人了!

蘇元仁由衷的感慨。

「因為你們做事沒分寸,子謙他長大了,不再是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的年紀了。

他已經是舉人,他不是個孩子,這一點你們要記住,以後他的臉面比你們的還大。

再逼他干這樣的事情,你們就是不忠不孝,經此一事,你們以後不能再插手他的事情,要勞記才行啊!」

從他們開始說話,一直沒出聲的奶奶此刻嗔怒說。

「娘……」蘇元義訕訕。

蘇爺爺揮手打斷二兒子的話,正色道:

「剛才爺爺說的是真的,官場上的事我們這些小老百姓不懂,以後爺爺不再插手你的事。

只要我還活着,你大伯和你爹也不能插手你的事,現在可以說說倒底該怎麼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