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天子
劍天子 連載中

劍天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小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于丹田 奇幻玄幻 小蒼

無法修行的少年東陽,獨自來到大夏王朝的皇城,尋找治病之法,在被四門一家全部拒之門外後,誤入已經荒敗的長生觀,接連不斷的麻煩隨之而來!!劍之心:君子之道!天子之心:仁者之道!!「你們有劍,卻無劍之心,覬覦天下,卻無天子之心……」展開

《劍天子》章節試讀:

  小蒼山下坐落着一座道觀,沒有香火的破敗道觀,裏面住着兩個人,一個老學究和一個幼童。

  老學究很老,滿臉皺紋如百年老樹皮,身軀微顯佝僂,還經常伴隨着咳嗽,每一次都彷彿要將自己的肺咳嗽出來似得,每一次咳嗽,都像是他的最後一次。

  幼童很小,只有七八歲,裹着厚厚的棉衣獨自坐在一張破桌子前,認真的翻看着一本線裝書籍。

  每隔一會兒,幼童就會搓搓冰涼的小手,揉揉凍得發紅的小臉,而他的目光始終都在書上。

  直到中午,老學究準備好熱騰騰的午飯,幼童才會合上書籍,活動一下發僵的身體,準備吃飯。

  飯桌上,一老一少相對而坐,桌上只有兩份簡單的飯菜,幼童端起碗,突然問道:「師傅,讀書有用嗎?」

  他讀的書很多,從記事起就開始讀書,工、農、史、記、禮、法、醫、無所不包,這些書全是他師傅給他的,至於他師傅從那裡得來的這些書,他並不知道。

  「你身體不好,不能修行,讀書能讓你變得智慧,等你長大了,也能考取功名,娶妻生子,衣食無憂!」

  幼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專心吃飯。

  飯後,幼童在道觀的院子里活動一會,就脫去厚厚的棉衣,開始練功。

  馬步,出拳,踢腿,動作簡單、幼稚。

  在寒風中,幼童一次次重複着相同的動作,從最初的瑟瑟發抖,逐漸的變得平靜,最後身上更是飄出白蒙蒙的熱氣。

  直至臨近天黑,幼童才收功、穿衣、吃飯。

  飯桌上,幼童在端起碗的時候,再次問道:「師傅,我既然不能修行,練功還有用嗎?」

  上午讀書,下午練功,這是幼童每天固定的生活,但這樣的問題,他卻是第一次問。

  老學究微微一笑:「雖然你不能修行,練功還是能強身健體!」

  幼童點點頭,為老學究夾了一些菜,開始吃飯。

  晚上,幼童的房間擺着一個木桶,一大通熱氣騰騰的洗澡水,卻散發著難聞的草藥味道,水更是呈墨綠色,略顯粘稠。

  「該洗澡了!」

  幼童也沒有猶豫,脫光身上的衣服,利落的進入木桶,雙手抓着桶沿,道:「師傅,你身體不好,為什麼不自己泡泡葯浴?」

  老學究揉了揉幼童的腦袋,微笑道:「我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是正常現象,葯浴對我沒有作用,這是我的命!」

  幼童的眼珠轉了轉,又道:「我不能修行,這是不是我的命?」

  「你的命剛剛開始,不能修行,只是你的病,是病就可以治!」

  「怎麼治?」

  「不知道!」

  幼童沒有失落,也沒有再問,閉上眼,猶若睡去。

  他叫東陽,以他師傅所言,取意東方初生驕陽,不溫不火,不急不躁,有起有落,卻始終都在那裡。

  東陽的生活沒有變,天蒙蒙亮的時候起床,上午讀書,下午練功,晚上泡葯浴,每天都是如此,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

  轉眼六年過去,東陽已經十四歲,從幼童長成了少年,博覽群書,讓他變得不溫不火,不急不躁,平平淡淡,以老學究所言,這是智慧。

  日日苦練,夜夜浸泡葯浴,沒有讓他變得健壯,稍顯瘦弱,但身體很好,從來沒有生過病,除了不能修行。

  和六年前相比,東陽身上多了一把桃木劍,很普通的桃木劍,是他練劍所用。

  老學究說劍能防身,桃木劍還能辟邪,一舉兩得。

  東陽很想要一把鐵劍,因為鋒利,豈不比桃木劍更好,畢竟他不是真正的道士,不需要驅魔辟邪。

  「鐵劍因為鋒利,殺意就重,更容易傷人傷己,你不能修行,桃木劍足以,你若能修行,桃木劍也足矣!」

  東陽對於師傅的解釋,不甚明了,卻從此不再詢問這個問題,更不再去想鐵劍,就這樣,這把普通的桃木劍就陪他一直到今。

  老學究還是當初那副模樣,還是那樣蒼老,還是時常咳嗽,彷彿每一天都是他的最後一天,只是這最後一天始終沒有真正到來。

  「東陽,這些年師傅讓你看的書,你都瞭然於胸,讓你練的功也都銘記於心,今晚的葯浴也是你最後一次,明早你就離開吧!」

  東陽有些不解,道:「為什麼要離開?」

  「你要去治病,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去哪治病?」

  「去皇城吧!」

  「那裡能治好我的病嗎?」

  「不知道……這需要你自己去尋找了!」

  「我明白了!」

  老學究從懷中拿出一個看似是枯草編織的手環,道:「這草環陪師傅一輩子了,它能辟邪,今天就給你吧,希望能給你帶來好運!」

  「謝謝師傅!」東陽很自然的接受,將草環綁在左手腕上。

  東陽博覽群書,其中醫書都不知看了幾何,但他治不了自己的病,他也不知道自己去了皇城能否治好自己不能修行的病,可試試總是好的。

  次日清晨,東陽接過師傅為他準備好的包裹,告別師傅,走出他一直生活的破道觀,朝着皇城的方向走去。

  東陽雖然不能修行,但多年練武和泡葯浴,讓他的身體要比常人好出很多,可即便如此,他依舊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只有十四歲的普通孩子。

  東陽之所以不能修行,是丹田被破,這不是先天所致,而是後天因果。

  以老學究所言,東陽在出生後不久,出現在一個不該出現的地方,可能是父母遺棄,可能是命運使然,恰巧兩位高手在此交手,東陽被此波及,體內丹田和經脈全部被劍氣所傷。

  在東陽瀕臨死亡之時,老學究很幸運的遇到了他,並將其帶回破道觀,努力醫治之下,才保住了這條命,並在一次次的葯浴滋養下,他體內斷裂的經脈都已經完全被修補好,只有被破的丹田無法改變。

  修行者,首先是要凝元聚于丹田,這是修行之根本,也是每一個修行者最先邁出的一步。

  可東陽丹田被破,根本無法凝元,無法踏出修行的第一步。

  這片大陸名曰云荒,皇城位於雲荒**,是大夏王朝的都城,也是這片大陸最繁華的地方,奇人異士眾多,三教九流皆有,算是東陽尋找治病之法最好的去處。

  三個月後,風塵僕僕的東陽終於走進了皇城,這是他第一次走進如此繁華熱鬧的地方,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府院樓閣,太多太多的東西都是他生平僅見。

  東陽走在人群中,掃視着周圍的一切,眼中是有好奇,卻很淡,更多的是平靜,如早已看透世間萬千繁華。

  邊走邊看,不知不覺中,東陽就來到皇城的**,來到皇宮大院外,第一次看到大夏王朝最高權力所在的地方。

  高高紅牆築起的屏障,將皇宮內外隔成兩個世界,牆外是平凡的紅塵俗世,牆內是俯瞰世人的崇高皇權,一牆之隔,兩個世界。

  多少人想要走進紅牆內,多少人想要走出紅牆外,誰又能說的清楚。

  東陽平淡掃視一眼那氣派萬千的皇宮大院,目光就轉到皇宮正門前所聚集的人群身上。

  五個長桌依次排開,彼此相隔五丈,每一個長桌後面均有兩個人就坐,每一個長桌前方都排起一條長長的隊伍,且排隊的人都是十幾歲的少年少女,大的十五六歲,小的都有不滿十歲的幼童。

  「這是在做什麼?」東陽來到一個隊伍,詢問排在最後的一名少年。

  「四門一家在招收弟子!」那少年年齡和東陽相仿,回答的也很乾脆。

  關於四門一家,東陽還是知道一些,這是人類五大勢力,四門是刀山、劍門、雨宮、紅山,一家就是大夏王朝的皇家。

  四門一家招收年輕弟子,自然會引來無數人應徵,但真正成功的人並不多,不是什麼人都能入他們的法眼。

  「或許四門一家內有醫治我病的方法!」東陽暗想一番,也自覺的排進了隊伍。

  五支長長的隊伍中,眾人的神情也是千奇百怪,有的興奮,有的緊張,有的忐忑,這或許是他們人生第一次的重大抉擇,只是這個選擇權不在他們自己手中。

  東陽倒是很平靜,這和他這些年養成心性有關,更重要的他沒有想過自己的成敗,他只是試試看。

  「資質一般,不合格!」一句話,也宣布東陽前面少年的失敗。

  輪到東陽上前,對面的一個中年男子淡淡說道:「握緊元石!」

  元石,就是桌子上的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看似和普通石頭沒有什麼區別,只是顯得有些圓潤。

  東陽握住元石,隨即就感受到一股氣流從元石中流出,順着自身經脈流轉,並最終流入丹田。

  正常情況下,元石中的這種元氣,在進入人的丹田之後,就會原路返回,並在元石上顯露微光,以此來鑒定一個人的修行資質,資質越好,元石的光芒就會越盛。

  可東陽的丹田是漏的,元石內的元氣進入他的丹田,就順着丹田漏洞散於血肉之中,無法原路返回,元石自然也就毫無反應。

  十幾個呼吸後,看着東陽手中毫無動靜的元石,那個中年人漠然開口道:「沒有修行資質,不合格!」

  資質一般和沒有資質,看似都沒有合格,但還是有些不一樣,前者至少還有一絲希望,只是四門一家的人看不上,可沒有資質,就真的沒有希望了,別說四門一家看不上,恐怕任何修行者都看不上。

《劍天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