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靈帶我入了魔
劍靈帶我入了魔 連載中

劍靈帶我入了魔

來源:google 作者:是清茗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是清茗啊 秋柘

前世,他是受萬人敬仰的仙門弟子卻被逼入魔,受奸人所害如今,他轉世歸來,重拾歸邪劍可這次,他對上了穿書而來的反派……展開

《劍靈帶我入了魔》章節試讀:

在他看來,秋柘還是一個無法御劍的廢物呢!似乎,跟這樣一個廢物動手,是件很丟臉的事。

秋柘眼神看向墨溪知,開口道:「墨師兄,話還是別說太滿的好!」

「哼,少廢話!把妖靈交出來!」墨溪知冷哼道:「念在同門之誼,我可以在師父面前為你求求情。只斷了你的靈脈,留你在師門,報還師恩。」

看這架勢,勢必要打一架了。無定小聲問道:「這麼多人,秋柘,你行嗎?」

「閉嘴!」秋柘呵道:「我一會兒要是頂不住了,就先把你丟出去!誰讓你到處亂跑的!」

「啊?別啊!」無定還想為自己爭取一下,卻是感受到一股強勁的靈力正朝自己襲來,連忙躲了回去。

秋柘把無定枝收好,自己對上了墨溪知。沒必要使用歸邪劍,他單手抵禦住了對方的進攻。掌心的靈力不斷湧出,形成一層防護罩,使得蓮華劍不能繼續向前。

這一舉動,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眾人面面相覷,不敢相信,一向被視為廢物的秋柘,竟然不用任何靈器,徒手接住了墨師兄的蓮華劍!而且,看起來,兩人的對峙,墨師兄好像更加吃力!

秋柘弓着步,對上墨溪知那張因被壓制而漲的通紅的臉,問道:「墨師兄,還打嗎?」

墨溪知怒視着秋柘,並未搭話,手上也是愈發用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幾乎要用到最高的靈力了,秋柘依舊面不改色。

秋柘也沒指望對方會回答,話說完,手中也開始發力,將墨溪知匯聚在劍上的靈力,統統推了回去。

受到自己靈力的衝擊,墨溪知退回了原地,強忍着也沒能制止鮮血從嘴角溢出來,蓮華劍也掉在了地上。

墨溪知捂着胸口,眼神也由憤怒轉為了了然後的不甘。被震得發麻的手臂也在提醒着他,水蕪殿外的猜想得到了證實。

秋柘不僅不是廢物,修為更是趕上了他!不,墨溪知很快又否認道:秋柘的修為已經在他之上了!

「墨師兄,你沒事吧?」鍾鈞率先跑了過來,將墨溪知扶起,怒火又沖秋柘而來:「秋柘,你到底使用了什麼妖法?把墨師兄打成這樣?」

「我?妖法?」秋柘瞪大了眼睛,反問道:「他打我正常,我打他,就是用妖法了?」

「不是妖法是什麼?」鍾鈞氣勢洶洶的說道:「為了個妖靈,不惜當眾使用妖法,還打傷了墨師兄。走,我們找師父去!」

「對,我們去找師父主持公道!」

「就是,走!」

經過這麼一鼓動,眾人紛紛為墨溪知打抱不平,嚷嚷着要去找師父評理。

只有墨溪知一人,面色鐵青的站在原地,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自從來到天衍派,他還從未受過如此的屈辱!

「這是怎麼了?」不等眾人找上門,玄雲掌門就已經來了。修鍊百年,玄雲掌門已是靈成境界,他仙風道骨,體態輕盈,面色溫和的走來,說話的語氣也是溫柔敦厚的。

「師父。」眾人紛紛拱手叫道。

「嗯。」玄雲掌門點點頭,環顧了一下四周,心中隱約有了猜想,卻還是開口問道:「溪知,怎麼回事?」

收起蓮華劍,墨溪知這才羞愧道:「師父,秋柘違反門規,私自養了一隻妖靈。弟子本想自行解決,卻不想,擾了您的清修。」

「哦?」玄雲看向秋柘,問道:「柘兒,可有此事?」

他原以為又是師兄弟之間打打鬧鬧的,卻不想,還牽扯到了妖靈。

看到墨溪知的嘴臉,秋柘內心只翻白眼。可面上還是恭敬道:「師父,無定枝是我的靈器,並非妖靈。」

「靈器?」墨溪知冷眼問道:「這樹枝中的靈,可是你修鍊的?」

「不是。」秋柘搖頭道。

「那不就得了!」墨溪知人受了傷,說話卻還是中氣十足的,讓秋柘都有點後悔,剛剛下手太輕了!

墨溪知繼續說道:「師父,讓妖靈入天衍山,實屬大不敬!請師父按門規處罰!」

「請師父按門規處罰!」墨溪知的話一出,鍾鈞立刻帶領其他弟子附和道。

玄雲掌門摸了摸山羊鬍,看向了秋柘手中的樹枝,問道:「這便是無定枝?」

「是的。」秋柘答道:「師父,無定枝並非攻擊類的靈器,只不過是個指路的樹枝罷了。」

一刻鐘前,剛剛領教過無定枝的幾個師弟,摸着自己臉上的顏色,嘴角不可控制的抽搐了幾下。眼神也瞥向了秋柘,要不是師父在場,不好造次,這個事情,必須得說道說道。

秋柘權當沒看到那幾個怨念頗深的眼神,繼續解釋着無定枝的功能:「無定枝是可以鑒別妖物的靈器,方圓十里之內,如果有妖物,它便會根據妖氣自動指引方向。」

「而且,無定枝現在算是我的靈器。」說著,還把樹枝拿起,在空中晃了晃,真的像是在展現自己的靈器一樣。

「胡說八道!」聞言,墨溪知當即呵斥道:「秋柘!你連柄木劍都駕馭不了,還膽敢認妖靈做靈器,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秋柘正欲開口,卻是突然察覺到了歸邪劍的異動。他還沒來得及出手阻止,歸邪劍卻是已經自動出鞘,劍刃直指墨溪知而去。

玄雲掌門出手阻攔,歸邪劍卻與他纏鬥起來。場面頓時亂做了一團。

秋柘急忙上前,握住了歸邪劍,可它卻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似的,根本不受秋柘使喚。

調轉了方向,又衝著墨溪知而去。眼見歸邪劍已經到了墨溪知面前,秋柘大喊道:「歸邪,住手!」

這次,歸邪劍聽話的留在了原地。

墨溪知看着近在咫尺的歸邪劍,頭上的虛汗不斷的冒出,他卻是連動都不敢動,吞咽了口口水,任由汗水往臉上淌。

秋柘走上前來,想要將歸邪劍收回劍鞘。可誰知,它只是短暫的停留。在秋柘觸碰到它的瞬間,劍偏半寸,劃傷了墨溪知的肩膀後,自動歸鞘。

劍靈!

這是秋柘腦海中唯一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