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皇
劍皇 連載中

劍皇

來源:google 作者:見無不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華修衣 奇幻玄幻 見無不善

數千年前,五大人王為爭奪天帝之位爭鬥數百年,大亂過後,人族式微,妖魔趁機入侵在這危難之際,虞人王后裔華修衣於微末之間崛起,拯救人族於水火之中一人,一劍,斬十大魔君,毀妖國氣運,入九冥,上青天,無數年後,他的聲音依舊響徹天地縱有妖魔萬千,我自一劍破之展開

《劍皇》章節試讀:

「什麼人,出來!」

華修衣不知自己在哪裡,聽得這些話,此刻是顯得非常的慌亂。

難道就連他死後都不放過他嗎?

「吵吵什麼,本座不是人。」

「不用找了,你看不到本座。」

「本座乃五千年前禹人王座下大衍神君的本命雷靈劍的劍靈。」

華修衣聽說過禹人王,這是上古時代的大能,曾經帶領過人族征伐過天界。

如果此人確實是禹人王的部下,大衍神君的劍靈,或許他可以幫助自己重生。

華修衣變得嚴肅起來,開始躬身施禮,說道:「見過前輩,晚輩是遭奸人陷害而枉死,求前輩幫忙。」

「你這小娃娃倒是可愛,不過你見禮的方向錯了,我在你的後面。」

「這樣,你回答我幾個問題,如果讓我滿意,我便讓你陰陽逆生,重活一世。」

「我還會傳你逆天功法,讓你得報大仇。」

華修衣轉身向後施禮,說道:「請前輩發問。」

只見那悠遠滄桑的聲音繼續傳來。

「你可知大衍神君是誰?」

華修衣只聽說過禹人王,並不曾聽說過大衍神君,只得如實說道:「晚輩不敢欺瞞前輩,只是聽說過一些關於禹人王零星的事情而已。」

「只知道禹人王曾經和其他四位人王,共同討伐過天界,史稱五王伐天。」

「但不知什麼原因卻鎩羽而歸,之後的人族就變得一蹶不振了。」

那虛無中的劍靈似乎很滿意,突然接話道:「剩餘的人族長老,利用羅天大陣,聚集了九十九州氣運到中州,保證剩餘人族能夠薪火相傳。」

「慢慢地,人族恢復了一些元氣和氣運,中州周邊的八個州相繼出現了修仙者。」

「剩餘的州則長期處於被各界妖魔侵擾甚至戮殺,各州出現了新的修鍊體系,以此來抵抗各界妖魔。」

「至此,已經五千年了,而大衍神君早已不在,隨着他的隕落,我也陷入了沉睡。」

「而你的出現喚醒了我,這便是大道的意志,我人族將重新崛起於六界。」

虛無當中的劍靈,繼續解釋,華修衣也在默默地聆聽着。

「你是擁有劍靈之體的人,必須以靈體開始修鍊,而你靈魂出竅,就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如果是旁人,靈魂自然會消散,而我則有辦法保留你的靈魂,只要你入了靈境,自然回魂陽界。」

「現在我要你起誓,以守護人族為己任。」

華修衣簡直是驚呆了,他竟然是萬中無一的劍靈之體,還要擔當守護人族的重任。

一時間竟然傻傻愣住了,好久都不回話,忽然不知怎的驚醒了,趕緊將右手握拳,舉過頭頂,大聲的說道。

「我華修衣起誓,今日若得傳承,我必將以守護人族為己任,護佑人族。」

虛無當中的劍靈,冷笑一聲,說道:「莫要耍小心思,該給你的,我都會給。」

忽然從虛無中傳出一片光暈,瞬間沒入華修衣的腦中。

「這是大衍神劍訣的入門篇和初級篇,以你的逆天資質,三年便可跨入靈境。」

「還有一些關於修仙界的常識,你了解一下。」

「至於回陽之後,便該報仇就報仇吧。」

華修衣感受到腦中充斥着無數的玄妙之感,這篇功法是他從未見過如此逆天的。

他相信,有了此功法,稱霸整個涼州都不成問題。

至於守護人族,玩呢,他可沒當真。

他連忙跪倒在地,重重的將頭磕了下去,說道:「感謝前輩賜予功法,晚輩必定不會忘記自己的誓言。」

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等到回應,只好悻悻地說道:「看來又隱藏起來了。」

「我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吧。」

整理了一下腦中的信息,他終於搞懂了修仙界的術道修鍊體系。

從低到高為御物、化罡、術地、通玄、太虛、半神、混元和人王。

而他修鍊的則是劍道,劍道的修鍊體系和術道還是不一樣。

從低到高為劍修、劍勢師、劍域大師、劍意宗師,劍神,劍仙,劍聖。

由於他是劍靈之體,一旦入靈境,回陽之後轉化成功,便可直接成為劍勢師。

而大衍神劍訣的入門篇對應的便是劍修,初級篇對應的便是劍勢師和劍域大師。

看着這晦澀難懂的文字,華修衣也不禁感嘆道。

「難啊,難啊!」

「可即使再難,我也要學會它。」

「地煞門,等我回陽之時,就是你們滅門之日。」

「父親,等着,孩兒一定給你報仇。」

「還有母親,妹妹,你們還好嗎?」

想着想着,華修衣的臉上,不禁的顯現出悲傷來。

許久之後,他又開始陷入了修鍊當中。

夫背後尾閭、夾脊、玉枕,謂之三關,屬督脈,為陽;前面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謂之三田,屬任脈,為陰。此陰陽升降之路,自背後督脈上來,即屬子,自前面任脈下去,即屬午,子午抽添,所謂周天火候是也。

先說三關:尾閭關在背後夾脊下,脊骨盡頭處,其關通內腎之竅。直上至背後對內腎處,謂之夾脊雙關。又上至腦後,謂之玉枕關。三關通起一條髓路,號曰漕溪,又曰黃河,乃陽氣上升之路。

再論三田……

僅僅一個時辰,他便感覺到全身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雖然沒有實體,可這種感覺也是實實在在的。

就這樣,華修衣帶着無邊的仇恨和對親人的思念,不停地修鍊,不停地修鍊。

在這五年間,虛無當中的劍靈也會時常指導他,可他的進境還是太慢了。

所以常常被虛無當中的劍靈,罵他小廢物。

「小廢物,小廢物!」

被罵之後他也不氣餒,相反的是反唇相譏起來。

「老東西,老東西!」

之後便是更加刻苦的修鍊起來。

比預想的晚了整整兩年,他終於在這個期盼已久的夜晚跨入了靈境。

穩固了自己因為突破即將消散的靈魂,他有些緊張無比,剛才真是千鈞一髮,要不是老東西出手,他恐怕早就隕落了。

「小廢物,突破一個靈境就這樣艱難,真是虧了這萬中無一的劍靈之體。」

「要是我有着劍靈之體,恐怕我的主人大衍神君就會成為下一個人王。」

「看來人族的希望,你難以擔當起來了。」

聽到這話,華修衣在心裏是默默點頭。

他哪裡能夠拯救人族,守護人族。

他現在最想要的便是立刻回魂陽界,開始復仇,殺它一個天翻地覆。

「老東西,快來看看,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夠比得上術道體系的什麼境界修為。」

說著便將,一把無形大劍斬出,攜帶的威勢,將周圍的空間也泛起了漣漪。

老東西看後,哈哈一笑,道:「小廢物,果然是小廢物。」

「不要多說廢話了,現在我便助你回魂陽界。」

「記得你自己的誓言。」

說完,此處空間異動,全部籠罩在老東西發出的光芒之中,將華修衣整個人包裹了進去,然後慢慢的縮小,最後化成一個光點,消失不見。

不知過了多久,華修衣睜開眼睛,但還是顯得渾渾噩噩。

他的靈體一出現在陽界,便被天地規則所壓制,無數強大的威勢向他壓來,好像就要擊潰他的靈體。

他連忙大喊道:「老東西,快來助我一臂之力。」

可是似乎叫了半天,卻沒有人理他。

此時他的靈體已經被灼傷,甚至隱隱有潰散的趨勢。

他很是習慣的罵了一句。

「又算計我,老東西。」

這些年他和老東西相處了很久,有了不錯的感情,已經算是亦師亦友的關係,所以才會時常開些玩笑。

果然,在他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一道光芒打在他的身上,立刻便止住了他將要潰散的身形。

只聽那老東西說道:「小廢物,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本座都無法再幫助你了,你要好自為之。」

「記住我教給你的,修仙界最實用的規則,弱肉強食。」

「還有,千萬不要多管閑事。」

說到最後,話音越來越弱,直到消失不聞。

華修衣陷入了沉思,他無法流淚,雖然他很想哭,因為老東西對他真的很好。

一時間沒有了他,還真是有些不適應。

華修衣尋了好久,終於感應到他自己的屍體,已經是一具森森的枯骨了。

他竟然有些呆了,這還怎麼回魂?

他立即想要呼喚老東西,但隨即就明白老東西已經陷入了沉睡。

「老東西。」

之後,便開始瘋狂的尋找修仙界典籍,可是卻一無所獲。

看到合歡宗記載的秘法,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利用陰氣回陽,然後陰陽互利,溯源歸一。

在他的墳地五里之外,有一個亂葬崗,他準備在那裡布置一個陣法,利用亂葬崗的陰煞之氣,重活一世。

這些陣法都是他偷偷學習的,這也是為什麼,本可以三年入境卻拖到了五年。

他從儲物法器中拿出材料,布置好陣旗之後,捻動一個奇怪的朝天法訣,叫道。

「臨。」

在他使用吞噬陣法之後,無數的陰煞之氣向亂葬崗匯聚而來,形成龍捲風似的氣流漩渦。

華修衣瘋狂的吮吸着,接近一天一夜,他的整個身軀已經塑造完畢,可是卻仍然沒有反應。

隨着東方浮現的一抹紫氣光照射而來,他的整個身軀和靈體頓時合二為一。

他華修衣重生了。

感受着自己身體內的巨大能量,什麼武道強者,在他面前通通都是螻蟻。

他放肆的大笑起來,狂笑道:「地煞門,我要你們雞犬不留。」

「還有,那個女人,忘恩負義。」

「算了。」聲音也變得低沉起來。

「看着如此嶄新的墳地,前兩天應該剛剛祭拜過,看這筆跡應該是妹妹的。」

「還是先找到妹妹再說吧。」

華修衣拿出一把尺長半的黑色斬靈劍,雙指併攏,打出法決,劍立馬變得有三米之長,並且有光韻在上面浮動,隱隱若現。

十數里地,轉身而到,他俯身而看,一位蒼老的女婦正在廚房當中忙碌着,熏煙將她的眼睛弄得通紅。

另一個約莫十五六歲的女孩子,有些瘦小,臉上很多污跡,遮掩了他的俊俏模樣。

她正在織布機前匆匆地織布,看樣子已經是非常熟練的了。

她就是華修衣的妹妹華一一,她突然抽泣起來,結結巴巴地向廚房喊道:「娘,你說哥哥真的死了嗎?我怎麼感覺他還在呢。」

「還有我真的好恨自己,當初為什麼沒有學習武功,要不然,就可以替父親和哥哥報仇了。」

「他們就是聽說父親有寶物,覬覦父親的法器,可是我們又哪裡來的寶物?」

「而我們家好生生的一家四口,竟然為此家破人亡,我真的好恨自己是個女兒身,我要是會武功,一定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廚房中那位滿頭白髮蒼老的女婦,聽到此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哭訴出來,但還是勸戒道。

「一一,莫說這些了,好好活着。」

「我們不是那群賊人的對手,我只希望你能夠平安就好。」

「還有千萬不要再說這些話了,否則會給你鍾師姐添麻煩的。」

華修衣看到這裡眼眶通紅,他沒想到母親和妹妹受了如此多的苦,現在竟然連仇都不敢報了。

他絕不允許。

還有那個鐘仙子,救了我母親和妹妹,全當你還了我的情,從此以後,形同陌人。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忽然輕笑一聲。

「現在,我的樣子該嚇到他們了吧。」

但還是不做猶豫,御劍而下,飛入這隻有破籬笆圍住的勉強算的幾間破敗小屋的房子。

迅速收了飛劍,頓時雙腿重重地跪在地上,傳出來的威勢將周圍的林間小鳥驚走四方。

華修衣大聲的說道。

「修兒不孝,今天才回來,讓母親和妹妹受苦了。」

華一一聽得好像是哥哥的語氣,也顧不得真假,連忙放下手中的織布機,兩步並作一步,飛奔向門外而去。

看到面前一個俊逸陰柔的清瘦男子,有一頭飄逸的長髮,隨風而動的道袍,卻跪在地上,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

她有些害怕,但還是鼓足勇氣,問道。

「你是誰?」

「一一,是我,我是你的哥哥。」

「因為一些事情,我的容貌改變了。」

「當初我確實死了,但是被仙人重生了,還教了我一身本事。」

「那你怎麼證明?」一一問道。

「那我當然能證明,記得你三歲的時候,我抱你的時候,你還故意尿我身上。」

「還有你六歲那年,還偷偷吃我的雞腿兒。」

「還有你九歲那年……」

聽到這裡,華一一早已相信,已經是像一隻兔子一樣竄到了華修衣的懷裡。

一邊哭一邊喊道:「娘,娘,哥哥真的活了,他回來了。」

「是真的,是真的,哥哥回來了。」說著說著已經將聲音喊到了最大。

她對華修衣解釋道:「娘當時被那群賊人打了一頓,耳朵有些聽得不太清了。」

「當時他們也不敢殺我們,由於被鍾師姐護着,他們只能暗中下手。」

「娘為了護着我,幾乎承受了所有的打。」

「對了,哥哥,你不是學跟仙人學過法術嗎?報仇,我們要報仇。」

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最後哭聲就有些聲嘶力竭了。

華修衣將妹妹摟在懷裡,輕輕的拍着她的背,堅定地說道:「會的,會的。」

這時他的母親,這位蒼老滿頭白髮的婦人,從廚房慌張的跑了出來,四處張望着,想要尋找到他的兒子。

兩人目光相接,雖然容貌已經不一樣了,但婦人明顯感覺到了這就是他的兒子。

婦人眼眶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滴答滴答的往下摔着。

華修衣鬆開了妹妹,趕緊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三個頭,說道:「娘,讓您受苦了。」

「從此以後,我不會再讓別人欺負我們。」

「對呀,對呀,娘,哥哥學了仙術,很厲害的。」

「哥哥,你快給娘表演一個。」

「還有,人家也沒看着呢。」

華一一歡快的聲音傳來,給這座小屋增添了不少溫馨。

中午,三人坐在院子里大快朵頤,吃着滿桌子的菜肴,稍後便杯盤狼藉。

整個一下午,華修衣為他們二人講解了這五年的過往,當然大部分都是編的,只說自己遇到了一個老神仙,復活了自己,並傳他法術。

剛一見面,他便知道母親的身體是因為勞累和操心導致的。

在講解的時間中,華修衣已經用自己的法力幫母親調理了身體。

但可惜的是,母親和妹妹都沒有靈根。

之後還為他們展示了飛劍,還帶着妹妹上天御劍飛行轉了一圈。

逗的妹妹是開心的大叫。

「飛啊,飛啊!」

「娘,娘,你要不也去來一圈。」

「真的很爽啊。」

他的母親早早的休息了,兄妹兩個坐在屋子當中密談起來。

只聽華修衣放下手中的茶水,輕輕地說道。

「妹妹,一會兒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兒?去幹啥?」

「地煞門,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