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姜羽柳慕寒
姜羽柳慕寒 連載中

姜羽柳慕寒

來源:google 作者:柳慕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孫秀仙 柳慕寒

【fqxs】第14章「好」孫秀仙欣慰的點頭:「也不枉奶奶和你已經逝去的爺爺疼你一場,你放心,未來就算你是個廢人,柳家、也為你和你的父母養老送終!」柳慕寒沒有多說,孫秀仙杵着拐杖,打開手術室的大門門外...展開

《姜羽柳慕寒》章節試讀:


第14章

「好。」

孫秀仙欣慰的點頭:「也不枉奶奶和你已經逝去的爺爺疼你一場,你放心,未來就算你是個廢人,柳家、也為你和你的父母養老送終!」

柳慕寒沒有多說,孫秀仙杵着拐杖,打開手術室的大門。

門外眾人,早就等着了。

這會兒還多出兩個警員,是柳南華報警請來的人。

姜羽的臉色不大好看,孫秀仙在裏面說的那些話,他通過透視看得一清二楚,也聽得一清二楚,他的一雙透視眼,不僅能讓他視覺上無視一定範圍內的視線阻隔,聽覺也一樣能無視阻隔!

他臉色很沉。

一旦罪名坐實,他再想出去就難了!

但,

這會兒他又不能跑,畢竟**在這裡,他跑、就等於畏罪潛逃,根據龍國律法,兩名警員有權利將他當場擊斃或打傷。

姜羽得到青木戒傳承,身體是很強,但他還真沒自信能扛下子彈。

目前唯一的辦法,只能寄希望於官方,讓他們好好徹查?問題是、可能嗎?一旦他被帶走,很多事情再也由不得他。

姜羽心中微沉,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究竟有多弱小,面臨權勢,如入泥潭,連掙扎也不能。

「諸位,進來吧!」正在姜羽思緒萬千時,孫秀仙招呼眾人進去。

正好這時,

門外傳來一陣轎車轟鳴,一輛黑色寶馬停下。

寶馬上下來兩個人。

一個中年男人,一個年輕男子!

見到他們,眾人無不是一怔,幾名醫療專家中,其中一人快速走上前,畢恭畢敬的道:「阮少,阮總……」

這兩人,正是柳慕寒原定的未婚夫阮洪濤和未來公公阮雲煙!

阮雲煙身穿黑色西裝,面色凝重,黑色皮鞋噌亮,大跨步從外面走進,阮洪濤則是穿得隨意一些,略微落後阮雲煙一步的距離,長相很不錯,臉色白皙,是那種小鮮肉類型,看上去約莫二十四五。

兩人的臉色很冷,極不好看!

顯然已經從他們派來的專家口中得知硃砂痣的事。

他二人大步走來,孫秀仙親自起身帶領眾人迎上去:「阮總,你們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我也好去門口接你們啊!」

論輩分,阮雲煙比孫秀仙小一輩,但孫秀仙卻不敢拿她的長輩架子,阮雲煙的地位在生意場上可比她高太多了,整個柳家也只有巴結他的份兒,何況阮洪濤的爺爺,阮雲煙的父親還健在,人脈極廣,是他們惹不起的存在。

阮雲煙徑直走到手術室內,掃了一眼柳慕寒,見到她此刻的模樣,不由一怔,旋即也不廢話,直入主題:「孫董事長,我聽說貴孫女的硃砂痣,沒了?」

他身後,阮洪濤見柳慕寒的樣子,不由打個冷顫。

柳慕寒整張臉三分之二都毀了,血肉翻滾,極其恐怖,直接從一個絕色傾城的美女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阮洪濤一想到未來如果和這麼個女人同床共枕就想吐。

媽的,

還好硃砂痣沒了!

這樣一來,無論出於什麼原因沒了,他阮家都能直接退婚,不受任何損失!

「孫老婆子,怎麼回事,你們忘了和我們阮家的約定了嗎?」阮洪濤呵斥道,「現在柳慕寒都不幹凈了,這件事你說怎麼辦?」

「唉……阮總,洪濤,這件事是我們柳家有錯在先,阮家如果想退婚,我柳家絕無二話,但……」孫秀仙話音一轉,「慕寒硃砂痣消失,是遭人暗算,這件事,我們經過調查,也已經水落石出。」

孫秀仙唰的抬起手中拐杖,指向姜羽:「污了慕寒清白的人,就是他,而且、是下藥迷了慕寒!」

隨着她的話,所有人都看向姜羽,包括阮家父子,包括那兩名警員。

姜羽臉色一冷,不等他說話,孫秀仙又開口道:「小朋友,剛剛你不是還狡辯,要等慕寒為你證明清白嗎,慕寒……你告訴大家,究竟怎麼回事。」

「我……」

柳慕寒掃過警員,掃過在場的父母和二叔一家,以及軟文父子,最後、才看向姜羽,目光定格他的身上,

論容貌,姜羽絲毫不比阮洪濤差,甚至還更有男人味,論身高,阮洪濤還矮上一頭,論品格,從傳言中來看,那阮洪濤朝三暮四,不知道玩弄過多少女人,而姜羽呢?如果不是她主動,對方就根本沒打算動過她,從方方面面,除了家世,恐怕姜羽都比阮洪濤更強。

可惜,

也就是家世!

這個東西,足以壓倒一切優勢!

世上多少人,因這兩個字無法終成眷屬?止步婚姻之前?

深深吸一口氣,柳慕寒鼓足力氣、勇氣,道:「這件事,是我主動,和姜羽無關!」

此話一出,

滿堂皆驚!

柳南華,王慶月,以及柳慕寒二叔柳南通,堂姐柳清清,幾位專家,以及孫秀仙,全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在座眾人,凡是上了六十歲的,哪個不是人精?

剛才孫秀仙單獨和柳慕寒聊,其中必然涉及到硃砂痣和阮家的事,孫秀仙能讓柳慕寒和大家見面,說明已經談妥了。

但,柳慕寒卻這樣說,

他們怎麼能不震驚?

就連一旁的姜羽,也是一陣錯愕!

他萬萬沒想到柳慕寒竟會臨陣倒戈,幫他說話!

「什麼?!」孫秀仙一喝,「柳慕寒,你說什麼?你糊塗了嗎?再給你一次機會,實話實說!」

『實話實說』四個字,孫秀仙咬得很重,一雙老眼都快噴出火了,死死的瞪着柳慕寒。

柳慕寒眼神固執,強忍着身上的劇痛,再次重複道,「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我的錯,是我主動的,和姜羽沒有任何關係,他沒有對我下藥,反而救了我。」

柳慕寒很虛弱,剛蘇醒就面對這種事,說話非常非常吃力。

但,

這虛弱的話,卻像一顆重磅炸彈丟在水中,掀起驚濤駭浪!

孫秀仙如遭雷擊,從頭麻到腳,獃滯原地,老臉幾乎擰到一起。

柳家眾人,特別是她二叔柳南通一家,憤怒都寫在臉上了,她父母同樣有些慍怒,柳慕寒這話一出,他們一家子就徹底完了啊,孫秀仙勢必不會放過他們!


《姜羽柳慕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