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姜晚周北深
姜晚周北深 連載中

姜晚周北深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周北深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姜晚周北深

姜晚穿着一身病號服,喘着粗氣,頂着大雨趕到傅家墓園奔跑,臉上儘是懊惱。這四年來,自己這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了。竟然連傅爺爺的忌日都差點忘了,傅小叔知道了一定會不高興的吧?喃喃間,一輛黑色連號車牌的邁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司機拉開了車門,走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展開

《姜晚周北深》章節試讀:

姜晚的小說《姜晚周北深》,本書的主角是姜晚周北深,小說精彩章節片段閱讀: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姜晚就來到了市郊的墓園。望着黑白照片上的熟悉笑臉,姜晚荒蕪的眼總算有了焦距。她跪下去,忍不住輕輕抱住墓碑。墓碑冰涼,她卻捨不得放。「爸,媽,我好想你們啊……」…
童蔓蔓跟周北深的婚禮……
姜晚聽着,只覺得心中裂開了一條縫隙,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壓迫她喘不過氣來。
她慌忙想要逃離這個地方,但她剛一動,童蔓蔓卻毫無徵兆地撞了上來,隨後身體猛然向後倒去!
「江小姐,您為什麼要推我……」
姜晚愣住,不明白童蔓蔓為什麼如此,這時身後忽然傳來周北深的怒斥:「姜晚,你做什麼!」
姜晚回頭,卻被周北深一把推開。
她摔倒在地,石子劃破她的手腕,但她卻只獃獃看着周北深抱起童蔓蔓,視若珍寶。
而童蔓蔓卻還假惺惺說著:「雲深,你別怪江小姐,我也不怎麼疼……嘶。」
姜晚臉色一白,這才想起解釋:「小叔,我根本沒有……」
周北深卻冷眼睨她,目光凌冽:「還不滾!」
無情的話語冰冷得如同一把鋒利的寒刀,深深刺入了姜晚的心房。
這場對峙最終以姜晚落荒而逃告終。
她渾渾噩噩地走在馬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與她擦肩背道相馳。
轟隆――
春雷轟鳴,嘩啦的大雨瞬間砸落,轉瞬將姜晚衣衫淋濕,她驀然回首,身後已經沒有一個人。
大家都回家了,可她還能去哪裡?
孤寂從四面八方的襲來,將姜晚吞沒。
冷,好冷。
姜晚的身軀顫抖着,目光愈發模糊之際,有車聲在耳畔響起――
「眠眠,你怎麼在這淋雨?」
姜晚竭力睜開眼,影綽間,她看到了傅語柔滿是憂慮的臉。
她張了張嘴,半響才擠出一個字:「疼……」
傅語柔這才發現姜晚手上被雨水泡發的猙獰傷痕,忙道:「我帶你去包紮!」
姜晚卻搖了搖頭,空洞着眼,顫抖抬手按在自己的心口:「……這兒疼。」
傅語柔瞬間明白過來,姜晚是被傅沉傷疼了心,她紅着眼強行把人塞上車,帶回了家中。
兩個小時後。
敷上止疼葯,包紮好傷口,姜晚躺進了舒適的被褥之中。
屋子的燈光暖黃,可姜晚裹緊被褥,卻還是覺得冷,覺得疼……
好想誰能抱一抱自己……
好想回家。
……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姜晚就來到了市郊的墓園。
望着黑白照片上的熟悉笑臉,姜晚荒蕪的眼總算有了焦距。
她跪下去,忍不住輕輕抱住墓碑。
墓碑冰涼,她卻捨不得放。
「爸,媽,我好想你們啊……」
姜晚停頓許久,竭力遏制眼中濕潤:「……我想回家。」
「可我找不到你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們說,會不會有一天我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
忘記過往太可怕了,就像一夜夢醒,她就失去了所有。
眼淚再也忍不住滾下,姜晚貼着墓碑哽咽:「……如果真的那麼一天,你們會原諒我嗎?」
話落,身後忽然傳來誅心的一句――
「你把和傅華盛的孩子葬在這裡,毀了你父母的一世清名,還有什麼臉祈求原諒?」

《姜晚周北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