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偏寵:地獄開局的我逆風翻盤
將軍偏寵:地獄開局的我逆風翻盤 連載中

將軍偏寵:地獄開局的我逆風翻盤

來源:google 作者:西溪笛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蘿蓉 沈頌

上一世林茸全意付出,嫁入寒門渣男當官,林茸本以為苦盡甘來,沒想到這一切都是渣男早有預謀!借她之力步入官場,隨後攀附權勢與將軍府聯姻,最終將她毒害命不該絕,林茸重生了離譜的是自己居然成了將軍府要與渣男聯姻的林府庶女林蘿蓉!這是什麼孽緣?地獄開局,她不會認命充滿衰神體質的林蘿蓉遇上了沈小將軍,這個神秘的冷麵將軍便守護了她一生蘿蓉隨他斗仇人、斬貪官、衛家園、興王朝這一世她要和小將軍一起創造一個清清朗朗的未來展開

《將軍偏寵:地獄開局的我逆風翻盤》章節試讀:

「舉手之勞。」他面前的這個少女五官清秀,甚至還有一絲稚氣,個頭堪堪到他下巴,長發瀑布般傾瀉在肩上,襯得更加柔弱。

臉上雖然有哭過的痕迹,有點灰塵,還是能看出是個美人。

樹林里安靜了片刻,蘿蓉有點難為情開口:「請問公子要去往何處,若往京城方向,能否拜託公子捎帶我一程?」

按理來說,她這一世應該沒有什麼臉皮薄的情況,上輩子她求人辦事,受人冷眼,還是不放棄,跟在人身後低聲下氣幫李進求前程。但面前這個男子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讓她不敢打擾。

可是也沒別的辦法了,她身無分文,附近也無人煙,她小心翼翼開口:「只要到下一處集鎮把我放下就好,待我回家一定會報答你的恩德。」

這裡的確不安全,若讓她就這麼走了,可能到晚上還走不出這片樹林。夜晚猛獸出沒,遇上便是死路一條。

林蘿蓉在林家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存在感,他對她了解不多。

面前這個少女年齡不過十五六歲,身上卻有一種矛盾感。明明長相純真無邪卻又散發著憂愁,好似藏着重重秘密。

他漆黑的眸子盯了她幾秒,她好複雜。

「好,我要去禹城,如果你願意,可以隨我一同去,我辦完事帶你回京城。」他終是答應了,翻身上馬,朝少女伸出手。

蘿蓉也不猶豫,目前跟着他才是最安全的,她點了點頭。

男子握住了她的手,輕輕一拉就把蘿蓉帶上了馬背。蘿蓉坐在他身後,拉住了他的衣角。

心裏有種異樣的感覺,不合時宜地想起了上一世「被救」後開始的悲慘生活。換做以前,這樣一個俊美的公子救了自己,她肯定會心動,而現在的她不敢再有這種想法。

兩人一馬在小路上狂奔,蘿蓉緊緊抓住他的衣袍,突然想起她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公子,小女林茸。還沒請教您尊姓大名,是否方便告知?」風吹得她有點睜不開眼睛,她盡量提高自己的音量。

她沒有說自己現在的姓名和身份,以免帶來麻煩。萬一又是林家的仇人呢,誰知道林驍榮在外樹敵多少。

聲音隨着風飄入他的耳朵,林蓉?這個名字和他一位「故人」名字相似,他有些出神。

林茸去世後他去看望過林畢岩夫婦。

「林叔,林姨,節哀。我會為她請最好的高僧。」

沈頌看着面前憔悴的二位老人,心中也有一絲酸楚。

「有勞將軍。」林畢岩不再是從前那個精明的商人,他彷彿被抽幹了力氣。

他為了沈家的糧草忙前忙後,赴湯蹈火,即使沉浸在巨大悲痛中也不忘記:「這批糧食下旬就會運到老地方,將軍莫要擔心。」

「林叔,現在不要擔心這個。」

「將軍,小心被人瞧見,您趕緊離開。」

那女子的父母於他有恩,中秋之夜他還去林畢岩府中看望。他趁着街上人多,容易隱蔽蹤跡,偷偷潛入林府。那對夫婦抱病在床,沒了往日生機,身體已然垮掉。

林茸紅顏薄命,這位少女今日也是處在生死關頭,倒是同樣可憐。不過她還算機靈,知道對陌生人有所防範,使用假名。剛才她還說她認識自己,這胡扯的本事挺厲害。

「公子?」她似乎發覺他有些心不在焉。

「我姓沈,字景雲。」男子的話語十分簡短。

「沈公子,多謝!」

傍晚時分,兩人進了禹城。沈景雲走進開泰客棧,蘿蓉跟在他後面。兩人氣質容貌十分惹眼,引來路人頻頻注視。

「店家,來兩間上好的客房,備些酒菜。」沈景雲拿出一錠銀子。

「好嘞,二位樓上請!」這位老闆看兩人穿着俱是不俗,十分熱情。

房間很寬敞,氣味很舒適,讓人很安心。擔驚受怕了一天,終於在此刻她稍微放鬆了一點。她要來熱水,將臉擦拭乾凈,她看到手腕的兔子手鏈,這條鏈子不如身上那些貴重,劫匪沒有搶走。

看了片刻才收回視線,她想其實她是不後悔的。

她沒有所謂的聖母心,她只是清楚她的仇恨對象不包括林傾蓉,更何況她內心其實並沒有那麼單純。擋在林傾蓉身前的那瞬間她心中其實想的是獲得她的信任。

只是她錯誤的判斷了那幾個劫匪的實力,沒想到身手不錯,能打退林府的家丁。

敲門聲響起,打開門,是沈景雲。

他換了一身白色衣袍,墨黑的頭髮用白玉簪子束起,腰間一塊碧綠翡翠,手持摺扇,扇柄吊著一塊銀質小扇吊墜。比起白天多了幾分書生氣質,更多了幾分貴氣。

「小丫頭,這幾天你就在這歇着,有什麼需要的就向店家說。等我事情辦完,過來找你。 」蘿蓉感覺互通姓名之後,比白天初次見面時要熟絡一些了。

比如現在,他不放心,他在叮囑她,蘿蓉也自在了許多。

「什麼小丫頭?我和你差不多大。」蘿蓉下意識脫口而出,這人明明不比自己大多少嘛。

沈景雲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比划了一下身高,嘴角竟露出了一絲笑意:「可不就是小丫頭?」

蘿蓉無法反駁,嘴上只得先行答應:「好,沈公子,我會注意的,多謝!」

「對了,這個藥膏你先拿去用,可以治療身上的傷。」他從袖口掏出一個小黑罐。

接到消息他就急忙取了馬匹往禹城趕,隨身的行李只有常年備好的那個包裹,裏面只有幾套簡單的常服和急救藥品。

「謝謝!」她雙手接過。

原來他注意到了,她剛一下馬就揉捏着自己的肩膀,是在和匪徒打鬥中傷到的。

渾身還有好幾處淤青,馬車顛簸,他們將她綁在車裡,磕碰到了好幾處。

「那你早點休息。」沈景雲微微點了下頭,便出去了。

沈景雲再回到房間里,有一人早已在等他。

「走,東歸巷。」沈景雲眼神突變,他攥緊了拳頭,好不容易才等到的線索,或許這一次就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兩人披上黑色斗篷,瞬間就消失在夜色中。

越靠近東歸巷,越是安靜,這條巷子住着的都是流浪漢或者貧民,比不了其他街道的繁華,但也不至於生出一種荒涼之意。

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兩人對視一眼,暗道:「糟了!」

一進到巷子口,橫七豎八躺着幾具屍體,衣衫襤褸,都是窮苦人,甚至還有七八歲左右的小孩。

沈景雲眼中有怒意升起,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他快步走到巷子最深處。木質的小門已經散架,屋內稻草、樹枝散落一地,牆角靠着一具屍體,手中還握着一把銀面大刀。

文棋走近一探,那人早已沒有了呼吸,身上十幾道刀口,深淺不一,來自不同對手。看來這裡不久前經過一場殊死搏鬥。

「還是來晚了一步。」文棋憤恨道,「該死!」

這麼多年了,每次都有人先他們一步找到這些人滅口,如今,與那件事情相關的人越來越少,連平民也不放過。

只要有一絲關聯,他們都痛下殺手,這些人何其無辜。

沈景雲環視了一圈,這裡只有這一具屍體:「還有一個人。」線索上說是兩個人,那就還有一個人活着。

「以後有了線索不管是不是真的,都給我把人直接帶過來。」沈景雲強壓着內心的怒火,「叫人把這收拾一下,好好安葬。若還有家人,照顧他們。」

「是。」

不管這個事情有多難,機會多渺茫,他們都一定要找出謀害父親的兇手,讓他們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