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大人寵入懷
將軍大人寵入懷 連載中

將軍大人寵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桃芝夭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賀蘭婉兒 赫連慕辰

女主;賀蘭婉兒男主;赫連慕辰甜寵文她是來自21世紀的特工女兵,懂醫術,會烹飪,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為了滲入敵國獲取情報,就連各國語言也下了苦功研究了個精通,真可謂十全十美的優秀女青年組織為了培養她投入了大量資金和精力,就在完成任務歸國之際,被人暗殺……展開

《將軍大人寵入懷》章節試讀:

「皇上當年的事情不能怪您,這都是命數,好在婉兒平安的醒過來了。不然皇上您不處置他們臣也會自己動手。」

「嗯,朕明白你對婉兒的心,你們的婚約是母后和朕定下的,還有三個月就是婉兒的及笄之日,等過了及笄典禮就和婉兒商議一下婚期吧,你們也早點成親,省的讓痴心妄想的女子惦記朕未來妹夫。」

「多謝皇上恩寵,臣感激不盡。」聽到皇上說可以商議婚期了一向穩重的赫連慕辰興奮的像個毛頭小夥子。

「這件事情發生以後朕也仔細想了,此事定不是那麼簡單的小女子為情之爭。既然她們想霍亂朝堂,那朕就讓他們看看,這個朝堂到底誰做主!」

"皇上聖明 "赫連慕辰拱手道

"戶部尚書的女兒為了什麼原因對婉兒下此毒手,朕想你一定很清楚!朕也不願意多管,朕只有這一個親妹妹,打小疼在骨子裡,不捨得她受一點委屈。結果這次倒好,你招來一朵爛桃花,還險些害的婉兒消香玉隕。這是朕不能容忍的。」

"陛下,臣知罪,不該讓人抱有幻想。 "

「慕辰,既然李諾嘉牽扯進來,婉兒的事情你可得好好的給朕一個交代。為了你,主意都打到皇家公主身上了,膽子可真夠大的! "

"陛下,那個惡毒的女人自己一廂情願,妄想插足我和婉兒的感情,我之前就警告過她了,不想她竟然賊心不死。是臣的疏忽,才讓婉兒受傷,還請陛下責罰。 "

"責罰你就不必了,只要你把事情處理好就行,另外別讓婉兒誤會就好。 "

"是,陛下,此事臣也是氣憤難忍,臣定不會對這件事的始作俑者留情。婉兒那裡臣晚點再去跟她解釋一番,只要她原諒我,我任憑她責罰。」

"你呀你,真是栽到婉兒手裡啦。 "賀蘭鈞搖了搖頭

"讓陛下見笑了。 "赫連慕辰臉紅道

"陛下,如果沒有什麼吩咐臣想先去處理那幾個人。 "

「其他人先不着急處置,留着慢慢收拾,但是李諾嘉朕可不允許你心慈手軟。先給她點顏色瞧瞧。 "

"是呀,赫連將軍。她那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枉費以前公主拿她當閨中密友,她仗着公主信任她,竟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憤之事!」林公公憤憤不平的掐着蘭花指說著

「臣明白,臣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李諾嘉,皇上請放心。」赫連慕辰咬牙切齒的說著

「嗯,另外還有一點,藉著這件事就說說朕的想法。朕希望你以後能杜絕此類事情的發生,雖說男人三妻四妾乃正常現象,但是朕的妹妹絕不允許受一點委屈,朕也不會答應她和別的女人共侍一夫,你若做不到你二人的婚事也就此作罷算了!」

赫連慕辰聽到此話着急的不行,急急表態:「陛下,臣對婉兒的心別人不明白,皇上您還不明白嗎?臣和婉兒從小一起長大,您疼她愛她,臣何嘗不是呢。此生能夠娶她為妻,一生一世一雙人,和婉兒相伴一生是我畢生所願。我怎會允許第三人踏足我們的感情和生活。這件事情臣一定會妥善處理,請陛下放心。」

「你明白就好,朕就放心把皇妹託付給你了。那個該死的人交由你處理,絕不可輕饒了她們!讓她明白,謀害皇族可不是輕易能夠饒恕的!」

「是,臣這就去辦。」

「嗯,去吧。」

「臣告退。」

赫連慕辰大步跨出乾坤殿向著宮外走去

「莫修染!」

「屬下在。」

「你去,把戶部尚書給朕綁了帶過來!」

「是」

.........

戶部尚書府

這邊戶部尚書府的大小姐可不好受,急的團團轉。

「母親,宮裡也沒有消息傳來,那個蠢貨這次能解決得了嗎?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能成功吧?她和慕辰的婚期可馬上就到了。女兒絕不同意他們成親,嫁給慕辰的只能是我,成為將軍夫人的也必須是我!」

「好了,你就放心吧,宮裡那位出馬,保證萬無一失,你就安心等着。再說了,你親眼看着她墜馬的,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也難活。只要她死了,我和你父親再想辦法請皇上賜婚,會讓你嫁到將軍府的。」

「您可一定要安排好,女兒就拜託您了。」

「不過你也不要放鬆心神,近期你就在府里好好練習琴技。馬上就到中秋佳節了,宮裡的宴會你可必須給我大放異彩,這也是你在大家眼中展現自己才能的一個機會,你得了賞賜,你父親也不愁找不到機會幫你請旨讓皇上賜婚。」

「女兒知道了,女兒一定會勤加練習,在中秋宴上女兒一定會奪得魁首的。」

「夫人不好了,夫人不好了……」

「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出了什麼事!」

小丫鬟氣喘吁吁的說:「夫人,老爺被宮裡的御林軍統領帶走了。而且府中里里外外都被御林軍包圍,只可進不可出。」

「什麼,為何爹爹會被御林軍統領帶走,有沒有說什麼事?」

「你父親這個時候被帶進宮裡肯定是那件大事。瑾兒,你趕快去派人到宮裡問問淑妃娘娘。」

「奴婢出不去呀夫人,老爺被帶走的第一時間奴婢就想出去打探消息,但是御林軍圍得水泄不通,連只鳥都飛不出去。」

「夫人,夫人!」

"一個個的都慌裡慌張,又有什麼事?」

「赫連大將軍帶人闖進了府里,讓您和大小姐出去問話。」管家慌慌張張的小跑進來

「母親.........」李若嘉緊張的握着趙氏的手

「母親和你去看看,先別著急。」趙氏拍着李若嘉的手背說道

李若嘉遠遠的看着庭院里那道挺拔的身姿,臉頰微微的紅了,心也不受控制的跳的很快。

【這就是我喜歡了五年的男子,讓人魂牽夢繞,朝思暮想的男子。很快我就可以做他的妻子,做將軍府的將軍夫人了。】李諾嘉心裏美滋滋的想着

「赫連將軍」李若嘉和趙氏微微福身

赫連慕辰對於來人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冷冷道:「戶部尚書之女李若嘉,其妾趙氏,涉嫌陷害長公主,現押入大理寺等候審判,來人,給本將軍帶走。」

「不,不是的,慕辰,你誤會了,我和婉兒情同姐妹,我怎麼會害她呢,你一定搞錯了。」

"李小姐,你一個閨閣女子直呼外男名字怕是不妥,請稱呼我們大將軍為赫連將軍。 "赫連慕辰身邊的雲沐辰撇了她一眼,冷漠的說著。

"是小女子唐突了,還請赫連將軍見諒。 "李諾嘉福了福身溫柔的說著

「赫連將軍,您說我們涉嫌陷害長公主,可有什麼憑據,我們好歹乃朝廷正二品大員家眷,無憑無據,豈是你說拿就拿得了的?」趙夫人沒有看清形式,還擺着身份。

「呵!趙夫人,你以為本將軍無憑無據就會來尚書府嗎?趙夫人未免太小看本將軍了。帶走!」

「是!」

說著從門外湧進來四個帶刀侍衛,立馬將李若嘉和趙氏帶走了,李若嘉還在那裡死死掙扎。苦苦喊着讓赫連慕辰相信她。

乾坤宮

「皇上李大人已經帶到,您現在要審問嗎?」

「嗯,讓他給我滾進來!」

「陛下,老臣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萬歲。」

「李晉城,你可知罪?」

「陛下,老臣愚鈍,實在不知所犯何罪,還請陛下明示啊。」李晉城一邊擦着額頭上的汗一邊問道

「哼,你不知?你這個膽大包天的狗東西,好好看看吧!」賀蘭鈞說著把莫修染查到的證據都丟在他面前

李晉城越看越心慌,拿着紙張的手顫顫巍巍的,「陛下,冤枉啊,臣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謀害長公主的啊。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這一定是別有用心之人策劃用來誣陷老臣的。陛下,老臣忠心耿耿,不敢對陛下有一分欺瞞啊陛下!」

「好,朕就讓你心服口服!」

說著賀蘭鈞又丟在他身前一本奏摺,李晉城爬過去雙手拿起奏摺翻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本以為無人知曉,天衣無縫呢,沒想到啊,沒想到。事到如今也別無他法,唯有棄車保帥了。

「陛下,這些都是罪臣那個賤妾一手策劃的,罪臣毫不知情的啊,陛下!」

「哼,你把自己摘的還真乾淨,可真是一位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出了事把一切罪責推到一介內宅婦人身上,你可真讓朕大開眼界呀!」

「莫修染,把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給朕押到天牢交由刑部處置,一切罪行都給朕查的明明白白!讓他心服口服。」

「屬下遵命!」莫修染拱手退出,押着鬼哭狼嚎的李晉城離開。

大理寺天牢

「怎麼樣,她們招了嗎?」

「回大將軍,她們口口聲聲喊着冤枉,什麼都不肯招。」大理寺獄卒恭恭敬敬的回著話

「哼,證據確鑿,她招不招都無礙。」

「雲沐澤!」

「屬下在!」

「好好招待下李大小姐,讓她體驗體驗暗衛營的審訊手段。」

「嘶~,主子,您是不是有點不太憐香惜玉呀,人家好歹是一個女孩子,您這………」

赫連慕辰眉毛一挑,陰惻惻的說著: 「怎麼,你捨不得?那你去替她體驗體驗?」

「不不不,屬下不敢,屬下不去,屬下知錯!」

「滾!」

「是!屬下這就滾。」

外界傳聞赫連將軍暴虐癲狂,果真如此,以後萬萬不能得罪這尊神啊。獄卒膽戰心驚的想着…...

不一會天牢內部傳來一陣陣慘叫,鬼哭狼嚎似的。讓人不由毛骨悚然,膽戰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