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江安奈陸郗辰
江安奈陸郗辰 連載中

江安奈陸郗辰

來源:google 作者:陸郗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安奈 都市小說 陸郗辰

「江先生,」司機嚇出一頭冷汗,回頭看向后座上的俊美男子,「那人好像是楠小姐啊......」今夏皺眉,睜眼一抹狠戾的顏色,加深了他眸子里的無情「撞過去」他薄唇輕啟,咬牙吐出三個字聲音不大,卻剛好能被冷風帶進了江安奈的耳朵里一時間,她淚意涌動,心卻成冰展開

《江安奈陸郗辰》章節試讀:

 江安奈站在聖瑪醫院的大門口,扶着欄杆,踮腳張望。
剖腹產後的第三天,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吹冷風的。
可是,為了看一眼自己十月懷胎生下的兒子,她別無選擇。
這個孩子,是她替姐姐陸郗辰生的。
作為江城豪門的長子長孫,他將名正言順地由今夏與陸郗辰撫養。
與她江安奈,再無半點關係。
咔——吱!
一個猛剎,黑色的豪車四輪抓地,急停在女人羸弱的身影前。
「江先生,」司機嚇出一頭冷汗,回頭看向后座上的俊美男子,「那人好像是楠小姐啊......」今夏皺眉,睜眼。
一抹狠戾的顏色,加深了他眸子里的無情。
「撞過去。」
 他薄唇輕啟,咬牙吐出三個字。
聲音不大,卻剛好能被冷風帶進了江安奈的耳朵里。
一時間,她淚意涌動,心卻成冰。
她為他懷胎十月,九死一生。
可他,卻恨不能親手要她的命。
「今夏,讓我看一眼寶寶行么?
我聽說你要帶着我姐和寶寶出國了,我……」夜風如刀,割過江安奈淚痕未乾的臉頰。
她不知道這一分別,何年何月才會再見孩子一眼。
於是她懇求今夏。
一邊懇求,一邊極力伸長脖頸,拚命地往車窗里張望。
襁褓中,黑漆漆的一團。
育兒嫂抱着,護着。
江安奈什麼也看不到。
「江安奈。」
今夏抬起鷹隼般的眼眸,手指搭在車窗的電鈕上。
緩緩升起的玻璃,就像升起一道無情的屏障。
他冷冷看着眼前的女人,口吻也是冷冷的。
「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這個孩子,跟你沒有半點關係。」
沒有半點關係?
江安奈含着淚,苦笑着想。
十月懷胎,落地骨肉。
怎麼可能說沒關係,就沒關係呢?
這時候,襁褓中的男嬰突然哇一聲哭了出來。
也可能是感受到了母親就在身邊,任憑育兒嫂怎麼安撫,都不肯停息。
「寶寶......」江安奈心如刀絞,淚水忍不住簌簌而下。
「今夏!
我求你,我求你讓我看他一眼,讓我喂他一次,好不好?」
「江安奈,你還有沒有廉恥?」
打斷女人的啜泣與哽咽,今夏的口吻冰冷如霜。
「如果當初不是你把月兒害成那樣。
你以為就憑你這種女人,有資格懷我今夏的孩子么!」
「我……」所有人都知道,是江安奈開車撞了橋墩,才害了副駕駛上的姐姐流產,並失去了生育能力。
所有人也都以為,她是心裏有愧,也為了雲江兩家的聯姻得以繼續,才答應替孕生子,為今夏傳承血脈。
可又有誰清楚,江安奈愛了今夏整整十年?
從他還在雙目失明的時候,她就愛着他,守着他,等着他。
哪怕最後等來的,是他牽着姐姐陸郗辰的手,信誓旦旦地說,娶她。
「今夏!
那不是我的錯!」
孩子撕心裂為的哭聲,幾乎要揉碎了江安奈的心。
她咬着牙,撲身上前,不顧一切地扣住了窗玻璃。
「那場車禍,是姐姐突然情緒激動,搶我的方向盤才造成的!」
第2章偷藏一個寶寶車窗夾住陸郗辰的手腕,手臂上的留置針硬生生地擠破了肌膚。
鮮血落在今夏的黑色西褲上,很快消失痕迹,卻消散不了腥氣。
江安奈絲毫感覺不到疼痛。
兒子的哭聲在耳,她的心像是加了一劑強馬達,什麼都顧不的了。
這些話,她今天是一定要說了。
「你說月兒情緒激動。
她為什麼激動?」
按下車窗,今夏轉過冷酷俊美的臉。
他看着她,一字一頓。
嘲諷的拷問,深入靈魂。
江安奈啞然失語。
猶豫了幾秒,才小聲說:「因為……因為我跟她說,我……也喜歡你。
我以前就很喜歡你,早在——」「江安奈!」
今夏冷笑一聲,如炬的目光盯在女人慘白的小臉上。
那一刻,江安奈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她曾以為自己會將這個秘密永遠隱藏。
也曾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十二歲那年,這個矜貴少年眼中空洞卻無限溫柔的光。
「你配么?」
鼓起勇氣的告白,最後卻只換來冷冰冰的一句嘲弄。
將江安奈的尊嚴,再一次被狠狠擊潰。
今夏的目光恢復了殘忍與疏離,口吻也比剛才更加冷酷。
「月兒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在我最失意最無助時,只有她帶給我愛和希望。
而你江安奈算什麼東西?
你要不是月兒的妹妹,我連看都不會多看你一眼。
開車!」
一聲令下,司機卻猶豫不決。
因為江安奈的雙手還抓在門把手上,車子貿然起步,十分危險。
「讓你開車!
聽不懂人話么!」
今夏惱火咆哮,司機才不得不一腳油門下去。
江安奈來不及鬆手,整個人被結結實實地卷倒在堅硬的泥地里。
一陣絞痛從下腹的傷口處貫通而來。
她只覺得眼前發黑,耳朵里反覆縈繞的,都是今夏那句冷酷無情的『你配么』?
她不配。

《江安奈陸郗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