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奸臣當道:開局打皇鞭教育女帝
奸臣當道:開局打皇鞭教育女帝 連載中

奸臣當道:開局打皇鞭教育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酸菜鹹魚11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莫白 酸菜鹹魚11

「叮!恭喜宿主把持朝政十年,獲得獎勵,至尊骨!」「叮!恭喜宿主禍亂後宮,獲得獎勵,先天道體!」「叮!恭喜宿主欺君犯上,獲得獎勵,至尊九鼎!」玄幻世界,王朝林立,宗門四起穿越而來的莫白本想好好報答先帝的養育之恩,做個忠貞不二的賢臣,但在綁定了大奸臣系統之後,一切都改變了真香啊!莫白:「咳咳,女帝陛下還小,這大權你把握不住,還是讓我來吧,放心,帝位永遠是你的,誰也奪不走!」面對勢力滔天的大奸臣,女帝恨欲狂,選擇傾盡全力剷除巨奸!對此,莫白微微挑眉女帝陛下似乎有點不太理解微臣的苦心啊,那微臣只好拿出先帝賜予的打皇鞭咯?展開

《奸臣當道:開局打皇鞭教育女帝》章節試讀:

莫白離開皇宮之後,也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當中。

他要參悟一下自己剛獲得的蒼天之眼。

來到一間密室,莫白心念微動,額頭上一道玄妙的紋路便是綻放出一縷縷神光,彷彿是睜開了一隻眼睛般。

有莫大的威能從裏面滲透了出來,輕輕一震,便散發出恐怖的氣勢,只一縷便可破碎山河!

「這蒼天之眼竟如此強悍!」

感受到其中蘊含著的力量,莫白不禁為之動容。

這蒼天之眼的每一縷神光都有着堪比辟海境界巔峰的力量!

若是全力催動,恐怕可以發出封王層次的毀滅性神光!

要知道,現在的莫白也不過是辟海五重天的實力而已。

擁有了蒼天之眼,等於是直接將他的戰力提升到了辟海巔峰,甚至可以威脅到封王強者!

再搭配其他的一些手段,甚至斬殺封王級別的存在,也不是沒可能!

而且這還只是蒼天之眼的第一階段而已。

他能感覺得到,還有更加深不可測的力量潛藏其中,需要他去發掘。

當然,其消耗也是無與倫比的。

莫白驚嘆連連,將蒼天之眼的氣息盡數收斂,在額頭形成了一道玄奧的紋路。

這就是天眼所在。

除卻逆天的殺傷力之外,天眼還賜予了他勘破一切的能力。

總之,這次的收穫非常的逆天,堪稱十年以來最讓他驚喜的一次。

「不愧是太后。」

莫白回味了一下太后的滋味,臉上不禁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接下來,整整一天他都待在密室里,潛心修鍊。

在這個世界,權勢的維持必然離不開強大的實力支撐。

從小在軍中廝混的他深知這一點。

直至天色昏暗,莫白才走出了密室。

來到大廳之內,卻看到管家恭恭敬敬的快步走來。

「王爺您回來了,正好有人前來拜訪,您要不要接見一下?」

「帶過來吧。」

莫白沒有絲毫意外。

這麼長時間以來,隨着他的權勢越發龐大,每日來阿諛奉承的人也是絡繹不絕。

當然,行賄一類自然是無法避免的。

他也樂在其中。

誰讓他是個大奸臣呢?

不久之後,有個白髮蒼蒼的華服老者神態諂媚的走了進來。

身後還跟着一個清秀的小姑娘,看起來很是水靈,臉上帶着幾分怯懦,有種楚楚可憐的小家碧玉即視感。

「攝政王大人,您這陣子操勞政務,實在是勞累了,這姑娘是小的特地帶來侍奉您的,也好為我大夏棟樑緩解一下壓力。」

說完,老者便閉上了嘴,眼巴巴的瞅着莫白,似乎在期待一些什麼。

這是當朝刑部尚書王子碩,掌管着大夏的刑罰。

這傢伙本是草根一個,實力也一般,能做到現在的位置,基本全靠着那一雙見風使舵的慧眼。

莫白執掌朝政時,也是最先投奔的大臣之一,素來便有給他送禮奉承的習慣。

莫白平靜的看了二人一眼,目光移到那少女身上之時,忽的輕輕咦了一聲。

少女頓時身子一緊,腦袋更加低垂,柔弱的身軀因恐懼而微微顫抖。

「王爺,您對這丫頭還滿意嗎?」王子碩忐忑的問道:「若是不滿意,下官馬上把這死丫頭給換掉!」

話音落下,莫白頓時笑了笑。

「不必了,她留下,你可以走了。」

聞聽此言,王子碩頓時欣喜若狂,連忙起身,一邊作揖一邊退出了王府。

與此同時,王府當中的其他人也都非常識趣的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片刻之間,金碧輝煌的大廳之內,只剩下二人。

莫白勾了勾手指,道:「過來。」

女孩連忙起身,邁着小碎步走到了近前,跪了下來,低眉順眼,任君採擷。

然而,接下來卻並沒有預想當中的事情發生。

莫白忽然勾起了她潔白的下巴,淡漠的問道:「誰讓你來的,或者,你與誰有仇,區區破虛境,也敢來刺殺我?」

話音落下,女孩渾身一僵,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世人皆知攝政王素來貪戀美色,甚至喪心病狂到禍亂後宮,平常更是欺男霸女。

按理來說,送上來的美女應當完全把持不住才對。

可現在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

對方竟然完全無動於衷,還一眼識破了她的偽裝!

這些雜亂的思緒在剎那間從腦海中閃過。

女孩來不及細想,渾身爆發出強橫的氣勢,手中突兀的出現一柄寒光宿舍的匕首,朝着莫白的眉心狠狠刺去。

「螻蟻的掙扎,絕對的實力哪有那麼容易跨越?」

莫白嘴角掛着嘲諷的笑意,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只是周圍的空間陡然變得粘稠,彷彿一切都被凍結了一般。

那小喬精緻的匕首就那麼凝滯在半空,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寸進。

「說,誰派你來的?」

「不要懷疑我拷問的手段,相信你應該有所耳聞。」

女子不答,只是咬緊牙關,將體內每一分力量都儘可能的壓榨。

然而下一刻,她便渾身筋脈爆裂,一時間血如泉涌。

這小家碧玉的清秀女子,轉瞬間血肉模糊。

「類似的刺殺我經歷過無數次,你以為本王會在美色中放鬆警惕?」

莫白的聲音越發冷冽,朝着門外揮了揮手,立刻就有兩位身穿鎧甲的人將本該離去的王子碩帶了過來。

這老傢伙此時也是顫顫巍巍的,一進來就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求饒。

「攝政王,下官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一切啊!」

王子碩痛哭流涕,誠惶誠恐,但莫白卻熟視無睹,只是嘲諷的看着如血人一般的女子。

「我知道你什麼都不會說,也知道你在等我殺你,然後你的死就會引動王子碩身上那顆半步封王妖獸的妖丹自爆。」

「所以就算是本王不派人將其攔下,王子碩也不會離開此地範圍,對不對?」

莫白輕描淡寫的說著,聲音無比的從容。

王子碩聽後頓時驚怒交加,駭然的站起身來,心如死灰的瘋狂咒罵。

「什麼?妖丹竟然在我身上?!」

「司昌雲老賊你混蛋!」

那女子也是臉色巨變,直接運轉體內紊亂的靈力,就要自殺。

可莫白又怎會讓她如意?

只見他輕輕的凌空一點,女子的身體頓時就動彈不得,甚至連調動體內的靈力都做不到。

彷彿身體周圍的空間全都壓縮到了一起,狠狠地擠壓着。

她驚恐的目光逐漸變成了絕望。

從沒想到,攝政王竟然可怕到了如此程度。

所有人都低估他了!

不僅僅實力超絕,就連心智也恐怖如斯。

彷彿一切都在他的眼中無所遁形。

如此完美的計劃,竟然也被對方一眼看穿,彷彿貓戲老鼠一般。

他們的謀劃,在此人面前,竟這般的蒼白、可笑!

而莫白也是眼中閃爍着寒芒,冷聲自語

「司昌雲么,本想留你一條性命,怎麼老是喜歡辜負我的好意呢?」

…………

丞相府。

司昌雲正在淺酌小酒,看上去心情十分的愉悅。

嘴角都情不自禁的掛着輕鬆的笑意。

「過了今晚,那亂臣賊子必死無疑,而老夫就是大夏最大的功臣,必將青史留名!」

「女帝也會因此而重用,說不定還能更進一步,攝政王權勢滔天又如何,生來就是為老夫做踏腳石的,此乃天意也,哈哈哈!」

一想到那種意氣風發的畫面,司昌雲就忍不住暢快的大笑起來。

如此天衣無縫的謀劃,他就不信攝政王還有能力活下來。

那妖丹可是先帝御賜的寶物,乃是一頭半步封王的妖獸畢生精華。

爆炸開來的威力,足以將半座城池都夷為平地!

攝政王如何抵擋?

至於可能波及到的那些人……

那是他們的榮幸!

司昌雲沉浸在美好的幻想當中,只可惜很快就被打破了。

砰的一聲,擺放在桌上的一面玉碑忽然破碎。

「來了!」

司昌雲打起精神,期待的等候着什麼。

然而,等了許久也未曾有任何動靜傳來,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靜。

越是安靜,越是壓抑。

司昌雲的頭上冒出了幾滴冷汗。

「不會吧,怎麼可能呢,玉兒都死了,那妖丹怎麼回事?」

「不,不可能的……」

司昌雲喃喃自語着,又等了一段時間。

然而帝都城內依舊是一片平靜。

他終於有些慌了。

豆大的汗滴不斷冒出來,整個人心急如焚,像熱鍋上的螞蟻。

「不好,估計出問題了,我命休矣!」

「陛下,還有陛下,陛下她一定能救我!」

司昌雲腦袋嗡嗡作響,一片空白,在咬了一下舌尖之後終於勉強恢復了一分冷靜,連忙以最快的速度朝皇宮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