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嫁給植物人王爺後我懷崽了
嫁給植物人王爺後我懷崽了 連載中

嫁給植物人王爺後我懷崽了

來源:google 作者:千江有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顧朝歌 顧祁

跟他手臂一般粗的木棍眼看就要落在顧朝歌的身上,下一秒卻被一隻素白的手穩穩接住顧祁一愣,接着手裡的棍子就被抽了過去,隨.........展開

《嫁給植物人王爺後我懷崽了》章節試讀: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嫁給植物人王爺後我懷崽了》講述的顧朝歌蕭元初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跟他手臂一般粗的木棍眼看就要落在顧朝歌的身上,下一秒卻被一隻素白的手穩穩接住。
顧祁一愣,接着手裡的棍子就被抽了過去,隨即狠狠抽在他自己的*上,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氣,到嘴邊的慘叫聲硬生生憋住,整張臉都漲得通紅,黑黝黝的大眼中都漫上了淚花。
敢跟你姐動手,欠揍!
顧朝歌冷哼一聲,手裡的棍子一把甩出,周遭的侍衛立刻被砸的七零八落,仰面朝天。
顧祁摸着被揍痛的*還沒回過神來。
威脅一個孩子算什麼。
顧朝歌看向顧清雪,那雙黯淡的眸子平靜如死水,卻隱約透出寒意。
既然如此,那我親自動手,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顧清雪想都不想就掄圓了胳膊要甩她一個巴掌,連空氣中都帶起一陣風聲。
意料之中的巴掌聲沒有響起,卻只有一聲骨頭斷裂的脆響,在這靜謐的院子里格外刺耳。
咔嚓!
一聲慘叫,顧清雪癱在地上,一隻胳膊軟綿綿地垂下來,整個手腕被扭斷,以一個離奇的姿勢反折着。
周圍的侍衛僕從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
這還是那個瘋瞎子嗎?
竟然敢對四小姐動手!
就連顧祁也一臉震驚地看着自己這個早就瘋癲了的瞎子姐姐,她什麼時候有能力阻止顧清雪了!
你們這群廢物,就看着她羞辱本小姐嗎!
還不把她抓起來,我要她死!
顧清雪神情癲狂地怒吼。
住手。
來人語氣輕柔,不用看就知道該是多麼的溫柔典雅,她看向顧清雪開口道:雪兒,兄弟姐妹之間,怎能喊打喊殺。
二姐!
顧清雪一骨碌爬起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撲到來人的懷裡,她竟然扭斷了我的胳膊!
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教訓這個*!
顧朝歌抬眸看向她,隱約間看到一個雪衣女子的模糊身影,氣質卓然。
她唇邊笑容微斂,顧清雲,她二叔的大女兒,繼她之後顧家第二位天之嬌女,大津未來的頂秀人物之一。
若是她沒記錯,七年前顧朝歌的一系列悲慘遭遇就與她脫不了關係。
顧清雲看着顧朝歌,眼神卻根本沒有落在她身上,冷聲道:敗壞門風,姐妹相殘,諸多惡行,總不能因為你是太子的救命恩人就這樣輕輕揭過。
顧陽府有顧陽府的規矩。
今日......便斷你雙臂,以儆效尤。
如此,也算公平。
你,可有怨言?
公平?
怨言?
顧朝歌唇邊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她這個自詡公平的二姐永遠都是這副高高在上,宣判眾生的模樣。
但是,多少次她因顧清雪犯錯而被罰,多少次又對旁人的欺辱視而不見,三言兩語便成了她的過錯。
就連前年的除夕夜,所有人其樂融融的歡度新年,只有她,因為打碎了一隻茶碗,便被她罰跪在祠堂三天三夜。
冷風寒雪中,他們歡聲笑語,一家團圓,而她,卻又冷又餓,最後暈死在祠堂都沒人知道。
每一次都是披着惺惺作態的外皮,做着最苛責的事情。
現在卻在這裡跟她講公平,談規矩,簡直可笑!
誰敢動我!
顧朝歌突然拿出一塊漆黑令牌,高高舉起,她灰暗的眼睛環顧四周,破夜軍令在此,誰敢!
那漆黑的令牌在少女素白的手中尤其刺眼,眾人全身一震,僵在了原地。
破夜軍,守大津百年安穩,曾經是顧朝歌父親的親衛,自他失蹤後便到了顧照夜手中,只是誰都沒想到,這重如山的軍令現在竟然在這個瘋瞎子手裡!
顧清雲眸光閃爍,唇角似有似無地翹起一個弧度。
破夜軍令,竟然在顧朝歌手中!
你這*,隨便拿一個破牌子就是破夜軍令嗎!
如今顧照夜死無全屍,這破夜軍就該歸入我父親手中!
顧清雪吼道。
死無全屍?
顧朝歌面色一寒,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顧清雪,你憑什麼這麼說!
自然是......雪兒,三妹妹說的沒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大哥的屍體已經被運回來了。
顧清雲巧笑倩兮,臉上的神情彷彿掌控了一切。
空氣中一片詭異的安靜,顧祁卻猛地抬起頭,袖下的手緊緊握拳。
一具裹着屍布的身體被抬進來,上面沾滿血跡,昭示着他此前經歷的血雨腥風。
大哥!
顧祁立馬綳不住了,撲上前去哭的滿臉淚痕。
顧朝歌眼前一片灰暗,鼻端卻瀰漫著濃郁的血腥味,心臟在一瞬間被揪痛。
耳邊彷彿還迴響着上次大哥離開前的話:朝歌,待我回家給你帶邊疆最好玩的東西。
這是來自原主的記憶,卻也鮮活地存在她的腦海中,只是重活過來這短短的時間,她已經體會了顧朝歌這一生的百般無奈與凄涼慘痛,如今這僅有一絲親情的親人竟也離她而去,讓她心頭一顫。
前世她三個哥哥,對她百般疼寵,最終卻都為了她而慘死,沒想到這一世又一次體會了這錐心之痛。
心口被重擊的痛楚讓她深吸了一口氣,顧朝歌蹲下身子,小心地摸上顧照夜的屍體,一寸寸摸下去。
別碰他!
都是因為你大哥才會慘死!
若不是回來參加你的婚約怎會如此,當初母親也是因你而死,現在大哥也死了,你......顧祁雙目通紅,看着她眼角流下的淚突然一梗,聲音也漸漸小了,你少在這裝模作樣......不用摸了,你個瞎子想必是看不到他死的有多慘,少了一腿一臂,還真是死無全屍呢!
這撿回來的一條腿還差點被狼吃了呢哈哈哈!
顧清雪丟出一段殘肢,看着親姐弟內訌,笑聲毫不掩飾。
顧朝歌沒有理會她的惡毒,手掌在覆上顧照夜心口的時候隱約感受到一絲微弱的浮動,她眼底頓時閃過一道光。
大哥還沒死!
眾人看着那悲傷的羸弱少女,突然將地上的屍體抱了起來,頓時驚得眼珠瞪大。
這瘋瞎子怎麼回事!
剛才還要死要活,該不會是悲痛欲絕,要跟她哥一起去死吧!
顧朝歌你幹什麼!
顧祁第一個怒吼出聲,小臉綳得緊緊的。
破夜軍何在?
顧朝歌卻無暇顧及他,她冷漠的神情讓眾人心中微顫。
隨大哥一起回來的破夜軍無人生還,但她相信,這顧陽府中一定還有大哥留下來保護她和顧祁的暗衛。
既然只聽命于軍令,那這些人便只能聽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