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嫁給大將軍做續弦
嫁給大將軍做續弦 連載中

嫁給大將軍做續弦

來源:google 作者:飛雪城的李老劍神1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孫淑珍 宋毅

孫淑珍15歲就嫁給了大將軍宋毅,宋毅之前有過一個原配夫人,不過因為生孩子難產死了亡妻已經死了兩年了,但是他還是一直對她念念不忘,若不是皇命難違,他是斷不會娶一個黃毛丫頭做續弦的孫淑珍過門後不久,邊疆就又起戰事了,臨走前,宋母哭求他給宋家留個根,就這樣宋毅才不情不願的和她圓房了四年後,他沙場歸來,然而和他亡妻長的九分像的小姨子帶着小舅子投奔他來了展開

《嫁給大將軍做續弦》章節試讀:

自從上次宋安疑似被下毒後,孫淑珍便開始多加防範了,與此同時,張氏姐弟的院子里,她也安插了眼線。

那天晚上,張玉蘭趁人不備,偷偷給那宋安的飲食里放了點丹砂。眼下將軍不喜孫淑珍,她以為只要毒死宋安,孫淑珍便在將軍府沒有了指望,她就會被將軍徹底厭棄,而她作為他亡妻最近的人,便可以趁機取而代之,沒成想那小子竟然福大命大挺過去了。

現在孫淑珍那裡自己開起了小灶,同時也在門口增加了護院,她想下手也沒機會了。

她自從見到將軍的第一面 ,就被他英俊挺拔的外形折服了。她無時無刻不在幻想着,自己躺在將軍的臂彎里。

然而這一切她也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自己幻想一下。平時將軍要不在上早朝,要不去軍營,她平時很少碰到他。

僅有幾次,宋毅在練兵場練劍,她連忙帶着張子健去拜師了,結果他卻讓自己弟弟扎了兩個時辰的馬步。

這天上午,孫淑珍主動去了將軍的書房,宋毅看到她時微微愣了一下,因為他記得上次見她還是半月前,安安生病的那個晚上。

「夫人怎麼突然肯大駕光臨了?」宋毅嘴巴在說話,但是眼睛卻看着兵書。

孫淑珍垂下眼皮說:「戶部侍郎的公子娶親,按說咱們是該一起出席的,不知將軍有沒有別的安排?」

宋毅挑眉看了她一眼說,「我記得往常這種事情,你都是不參加的。」

孫淑珍低眉順眼的說:「月兒越來越大了,我想趁早了解一下,這些官員夫人的脾氣秉性,以後也能給月兒尋個通情達理的好婆家。」

宋毅忍不住點了點頭說:「夫人說得有理,那我便陪你一同去吧!」

孫淑珍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然後便垂下眼皮說:「那妾身就讓奴才去準備了。」

宋毅輕輕嗯了一聲,孫淑珍便轉身準備走了,這時,宋毅突然叫住她說:「夫人最近身體可好些了?」

孫淑珍頓了一下,然後回頭看着他說:「現下倒是好些了,只是還需靜養幾日。」

宋毅聞言眼神瞬間暗淡了,他沖她擺了擺手,然後孫淑珍就走了。

兩天後,孫淑珍和宋毅一起穿戴整齊,出現在了府門口。

上馬車時,宋毅輕輕一蹬就上去了,然而到孫淑珍這可沒那麼容易了。

這時她面前突然伸出了一隻手,孫淑珍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握住他的手,被他拉上去了。

張玉蘭在遠處看着,雙手忍不住攥緊了拳頭,她實在見不得他們出雙入對的樣子,這讓她嫉妒的要發瘋了。

上了馬車後,孫淑珍還沒坐穩,馬車就啟動了,導致她一個不穩,跌進了宋毅的懷裡。

倆人四目相對,孫淑珍的臉瞬間就紅了,宋毅眼神也變得閃爍了。

孫淑珍只停留了片刻,便趕緊坐直身體了。

宋毅看着她的臉說:「夫人雖說年歲見長,但是臉蛋似乎更加嬌嫩了。」

孫淑珍聞言故意側過臉避着他說:「聽將軍一句誇讚可真不容易。」

宋毅一邊把玩着手裡的珠子,一邊看着她說:「以後你多與我走動走動,便聽得多了。」

孫淑珍抿了一下嘴角,然後就看向車窗外了。

過了一會兒,宋毅薄唇微啟道:「你似乎不太喜歡同本將說話?」

孫淑珍聞聲回過頭來看着他說:「我雖與將軍做了四年多的夫妻,但是咱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所以我與將軍還是有些生疏的。」

宋毅表情不自然地說:「確實也苦了你了。」

孫淑珍垂下眼皮說:「那幾年雖苦,倒也還算清靜。」她這話意思就是說,那幾年雖說守活寡,但是府里沒有外人,不像現在各種雞零狗碎。

宋毅皺着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低下頭說:「如今確實是跟之前熱鬧了一些,但是我覺得人多熱鬧也挺好的。」

孫淑珍偷偷白了他一眼,然後把臉扭向窗外沒吭聲。

霎時間 ,馬車裡又安靜了,過了一會兒,宋毅清了清嗓子說:「這個戶部侍郎的府邸,離咱們府還是有些距離的。」

孫淑珍輕輕地嗯了一聲,宋毅看着她說:「你這一路頭一直扭着,脖子不覺得勞累嗎?」

孫淑珍這才看向他說:「妾身平時都是帶孩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好不容易出來一回,自然想多看看這外面的繁華。」

宋毅這時突然把手搭在她的腿上說:「過幾日,我帶着你去郊外騎馬,可好?」

孫淑珍掃了一眼他的手,然後垂下眼皮說:「將軍如若有心,那自然是極好的。」說完她突然動了動腿。

宋毅把手拿開,然後輕咳一聲說:「郊外恬靜舒適景色宜人,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孫淑珍看了他一眼,然後輕輕嗯了一聲。

宋毅這會兒心情大好,眉眼都已經掩飾不住笑意了。

過了一會兒,戶部侍郎的府邸也到了,孫淑珍下馬車時,宋毅還很體貼的拉住了她的手。

孫淑珍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把手抽回來了。

兩人微微整理了一下衣領,然後便並肩走進去了。

進去後,宋毅和孫淑珍便分開了,孫淑珍去了女眷那裡,而宋毅被帶入了酒席之中。

臨近黃昏時,宋毅才醉醺醺的上了馬車了。

彼時,孫淑珍已經等候多時了。宋毅一進馬車,便靠在孫淑珍的身上了。

「讓夫人久等了。」宋毅醉醺醺地說道。

孫淑珍使勁推了他幾下,奈何他身材魁梧,孫淑珍根本推不動他。

孫淑珍一臉嫌棄地說:「將軍還是坐直一些吧,否則馬車顛簸起來,咱們可是都會倒的。」

「嗯?」宋毅醉眼朦朧地看着她的臉說:「夫人的臉可真好看。」說著他的嘴便湊上來了。

孫淑珍直接拿手擋住了他的嘴「將軍請自重!」

宋毅半眯着眼睛看着她說:「我是將軍,你是將軍夫人,將軍親一下夫人怎麼了?」

孫淑珍斜了他一眼說:「車夫和你我只隔了一片布簾,所以還請將軍自重!」

宋毅勾唇笑了一下,然後他突然伸出雙手抱住了她的腰,然後把頭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孫淑珍剛要說話,宋毅立馬噓了一聲,他眯着眼睛看着她說:「你真是一個倔強的小娘子,本將真不知怎麼才能征服你。」

孫淑珍使勁躲着他說:「將軍如果心裏有妾身,便不會像今日這般傷腦了。」

宋毅伸手把她的臉擺到了自己這邊,然後看着她說:「本將心裏自然是有你的。」說完他看着她的嘴便親上去了。

片刻後,孫淑珍才用力推開他了「將軍請自重!」

宋毅喉結動了一下,然後微微合上了眼睛,接着他就靠在孫淑珍肩膀上了。

這一路上,宋毅一動不動的靠在孫淑珍身上,壓得她的肩膀都酸了。

到將軍府時,宋毅已經睡熟了。孫淑珍用力把他推到了一邊,然後便獨自下馬車了。

「夫人,將軍呢?」管家問道 。

孫淑珍頭也不回地說:「他在馬車上睡著了,你喚幾個人過去,把他抬出來吧!」

管家愣了一下,然後又連忙點頭說是。

小青見孫淑珍回來了,連忙給她倒了一杯熱茶。

「小姐,今天和將軍一起出去,你們倆可有說話嗎?」小青把茶放在她跟前說道。

孫淑珍頓了一下說:「說肯定是要說幾句的。」

「將軍態度可好些了?」小青好奇地問道。

孫淑珍腦子突然閃過他近距離湊近她的樣子,然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說:「不好不壞吧!」

小青聽到這句話後,忍不住失望的嘆了一口氣,畢竟這主意可是她絞盡腦汁想出來的。

孫淑珍摸着自己酸脹的肩膀說:「睡吧,我乏了。」

她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敲門聲了。

「誰啊?夫人已經準備就寢了。」小青一臉不耐煩地說道。

奴才小聲說著:「夫人,將軍非嚷着來找您,所以我們便把將軍抬來了。」

小青大喜過望,她剛想說話 ,結果被孫淑珍給瞪回去了。

「你們抬着將軍回去吧,將軍的醉話不用放在心上,記得好好照顧將軍,明天早上,我自然會去看望將軍的。」孫淑珍淡淡地說道。

奴才們面面相覷,最後只好把醉醺醺地將軍抬了回去。

這將軍來找將軍夫人,夫人竟把他拒之門外了,這個笑話夠他們這些下人笑一年了。

小青撅着嘴說:「小姐,您這樣,明天早上將軍清醒過來,怕是又要惱你了。」

孫淑珍斜了她一眼說:「這女人越容易得到,就越不會被珍惜。」

小青瞬間恍然大悟的說:「哦,這叫欲擒故縱。」

孫淑珍勾起嘴角說:「你這腦子竟然也有墨水了?」

小青嘿嘿一笑說:「這不是天天跟着小姐耳濡目染嘛!」

孫淑珍打了一個哈欠說:「好了,我當真是乏了,趕緊伺候我就寢吧!」小青笑着點了點頭。

將軍找將軍夫人被拒的事,沒一會兒就傳到張玉蘭那裡了,她一氣之下把茶壺摔在了地上。

第二天早上,宋毅起床後,見那些下人們一直在竊竊私語,他忍不住把管家叫了進來。

「這府里的奴才們,都在議論什麼?」將軍一臉好奇地問道。

管家尷尬地笑了一下說:「奴才不敢說。」

將軍冷眼看着他說:「趕緊說。」

管家輕咳一聲說:「昨天晚上將軍鬧着要找夫人,但是夫人怕您醉酒失態,所以便……便沒給您開門。」

將軍聞言臉色瞬間黑了,他白了他一眼說:「告訴下面的人,讓我再看到誰在嚼舌根,本將就命人拔了他的舌頭。」

管家立馬誠惶誠恐的跪在了地上磕了一個頭,然後便手忙腳亂的退出去了。

早上將軍去老夫人處時,張玉蘭也在那裡。

她看到將軍後,立馬含羞帶怯的行了個禮「姐夫好。」

宋毅輕輕嗯了一聲,然後便彎腰行禮道「兒子,給娘請安。」

老夫人擺了擺手,然後宋毅便坐在椅子上了。

這時,孫淑珍也過來了,她彎腰行禮道:「兒媳給娘請安!」

老夫人滿臉不悅地閉着眼睛,孫淑珍見狀,也不敢輕易坐下。

老夫人清了清嗓子說:「淑珍,你一向是個識大體的人,將軍醉酒不適,你怎麼能把他拒之門外呢?」

孫淑珍看了一眼張玉蘭,今天這個事,肯定是她挑撥的,平常老夫人一般不會管他們之間的事。

孫淑珍低着頭說:「娘有所不知,將軍昨天晚上一直大喊大叫,不知是不是太過開心了,所以導致整個人有些……失態。當時安安非要纏着我睡,為了怕嚇到孩子,我只能讓奴才們照顧將軍了。」

她這一番話確實理由很充分,只不過坐在一邊的宋毅,臉色卻沒那麼好看了。

老夫人亦沒好氣地說:「如今宋家只有宋安這個獨苗,你如今帶着安安也分不開身,為了更好的開枝散葉,我看也該幫將軍張羅再納一個了。」

張玉蘭清了清嗓子說:「老夫人,這驟然間去哪找個妙齡少女來呢?」

老夫人沉聲說:「妾室無所謂,在府里挑一個長得周正的就好。」

張玉蘭聽到這句話後,眉眼的笑意瞬間就掩飾不住了。

宋毅剛想反對,孫淑珍突然發話了:「娘想要宋家開枝散葉,我自然是不敢有意見的。只不過當年我十五就嫁過來了,守了四年活寡,如今將軍剛剛回來,便要急着納妾,兒媳自然是不願意的。」

這時宋毅也說道:「娘,我才剛剛從戰場回來,又總是忙於公務,跟淑珍相處的時間本來就少,跟安安和月月的相處時間也少,哪還有什麼心思納妾啊?」說完他眼睛還瞟向了孫淑珍。

孫淑珍白了他一眼,然後便低下頭了。

老夫人沉默了一會兒說:「也罷,這件事以後再議,淑珍還年輕,你要多去她房間走動走動,不然怎麼為宋家開枝散葉啊?」

宋毅忙低聲說:「知道了,娘!」

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