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虎婿當道
虎婿當道 連載中

虎婿當道

來源:google 作者:盤虎大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沐雪 奇幻玄幻 金麟

在眾人的眼中,李峰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上門廢婿,為此,所有人都毫不猶豫地踐踏他的尊展開

《虎婿當道》章節試讀:

「沐雪,你要答應爸,必須要嫁給他。
爸看人不會有錯,金麟以後絕非池中物!
你答應爸這個要求,我死也就瞑目了......」 「爸!
爸!
我答應您!
您睜開眼睛啊!
我答應您,我會嫁給他的,您醒醒啊!
爸......」 ......... 「唐沐雪!
老娘跟你說話呢!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長夏市郊區花園別墅小區內的一棟別墅中,一位丰韻的半老徐娘正插着腰瞪着眼對坐在沙發上的一位長發披肩,面容秀麗的年輕美人兒嚷嚷。
「媽,我聽着呢。
只是我想起了我爸......」 唐沐雪低着頭,神情恍惚中帶着疲憊。
「你想他幹什麼!
要不是因為你那死鬼老爸,死前非要你和那廢物金麟結婚,我們一家現在在家族裡會是這種不受人待見的地位?」
唐沐雪的生母張麗火氣更盛,似要吃人一般。
「可是......我爸差點死在歹徒手裡,是他救的我爸......」 唐沐雪眼皮耷拉着,不敢看張麗。
「救?
姐,你可長點心吧!
老爸當時已經被捅了!
他只是路過,順口喊了幾聲再報了個警而已!
這就娶到你這個長夏市的女神了?
他配嗎!

再說了!
老爸不還是死了。」
未等張麗開口,坐在唐沐雪身邊的妹妹唐雨萱搶先添了一把材。
「當年長夏市那麼多富二代追你,你哪怕隨便選一個,咱家現在都不會這樣!
你倒好!
非要聽你那死鬼老爸的!
給我招了個整天吃白飯的廢物女婿!」
「媽,他也不算吃白飯......家裡的大小家務都是他一個人做......」 未等唐沐雪說完,張麗厲聲打斷道: 「你快別說了!
一個大男人!
一分錢不會賺,只知道做飯洗衣拖地,能有什麼出息!
他原本就只是你爸公司的一個保安,說的不好聽一點,他原來只是我們家的一條狗!
一個孤兒!
和你結婚不但連一分錢彩禮都沒給我!
還讓你養了三年!
他以為他是小白臉嗎!
唐沐雪,我可警告你!
你爸把他辛苦創建的廣夏集團交給你,現在公司資金不足,運轉困難,你要怎麼辦?
靠那廢物金麟行嗎?」
「我......」 唐沐雪被張麗說到了痛處,臉漲的通紅。
自從她爸死後,就把公司交給了她。
她接手至今三年,大事小情全都由她一人擔著,早已精疲力盡。
可回到家,卻連一個能傾訴的對象都沒有。
她爸當初信誓旦旦說的那個絕非池中物的老公金麟,三年來,洗衣做飯是把好手,可工作上的事情,卻幫不上一點她的忙。
現如今自己的公司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如不能在短期內解決資金的壓力,公司只能宣告破產。
張麗見唐沐雪不說話,語氣稍微緩和道: 「現在,能幫你的只有李永波,以他爸在長夏的地位,要幫你解決公司問題簡直就是一句話的事。
況且李永波又喜歡你這麼久,你乾脆趁早和那廢物離婚,嫁給李永波得了!」
唐雨萱也幫腔道: 「就是!
姐!
反正你和那廢物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和他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相信李哥一定會非常開心的娶你的!
他前幾天還和我說過這個事呢!」
「媽......我......不離婚......」 唐沐雪低着頭,聲音很輕,輕到她自己都聽不到。
但張麗卻早知道她的心思,一拍茶几大叫道: 「什麼!

你說你不離婚?
你不離婚公司怎麼辦!
公司破產了我們吃什麼!
你外公舅舅他們哪個不是在看我們的笑話?」
「媽,只要咱們公司能和天恩集團合作,就能解決危機......」 唐沐雪若有似無的說了這麼一句,底氣低得連她自己都不信。
張麗和唐雨萱聽到天恩集團四個字,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長夏市乃至整個南湖省有誰不知道這天恩集團。
這可是南湖省的龍頭企業,拋長夏市排名第二的天宇集團不知幾個檔次。
據說天恩集團實際是由上京四大家族之首的金家操控!
那可是在整個華帝國手眼通天的大家族啊!
唐沐雪的這個廣夏集團,在長夏市最多算個三流公司,想要和天恩集團合作,談何容易。
「做夢!」
張麗和唐雨萱不約而同的否定,她們都認為這唐沐雪是腦子壞掉了在痴人說夢。
「唐沐雪,算老娘我求你!
你有在這做夢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你打算在哪和李永波舉辦婚禮!」
「媽!
我都說了我不離婚......」 「你不離婚你......」 「老婆,二樓的地我全部都拖完了。」
金麟從樓梯上走下來,打斷了張麗的寒聲冷語。
他已在二樓的樓梯口站了多時,把三女的對話聽了個透,心中五味雜陳,又苦又甜。
苦的是他的岳母娘到現在棒打鴛鴦的心都不死,可他卻無能為力。
甜的是,這是他結婚三年來第一次從他老婆唐沐雪口中聽到她的心意。
雖然這三年他們一直保持着有名無實的夫妻關係,唐沐雪平時對他也是冷麵朝天。
他也一直抱着唐沐雪隨時提出離婚的話,並且毫無怨言。
但,現在,金麟的心熱乎乎的。
雖然唐沐雪對張麗說不離婚的底氣很弱,但對他金麟來說,已是足夠。
他現在能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下去幫唐沐雪擋子彈,擋下張麗和唐雨萱的所有炮火。
「廢物!
只知道拖拖拖!
老娘我這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攤上你這麼個廢物上門女婿!」
果然,金麟一出現,張麗立馬就把炮口對準了他。
「我以後的老公要是像你這樣,那我還不如去死!」
唐雨萱也調轉了炮口,對準了金麟。
「老婆,衣服我也全部都洗完了,你看還有什麼需要我來做?」
金麟平時被張家人嘲諷慣了,早已練就了閉耳功,對張麗和唐雨萱的諷刺絲毫不為所動,眼裡只有唐沐雪。
「還有什麼是你能做的?
真是好笑!
你這廢物除了洗衣拖地做飯還有什麼能做的?」
張麗對金麟嗤之以鼻,連他呼吸空氣都覺得是浪費。
「沐雪的公司現在困難,要麼現在能有幾百萬資金,要麼能和天恩集團合作。
你倒是說說,這兩樣,你哪樣能幫她?」
「我......」 金麟低下了頭,臉漲的通紅。
剛才在樓上,他也聽到了唐沐雪說的。
但對於這兩點,他雖然有心,但確實無能為力。
「怎麼?
說不出話來了吧?
廢物就是廢物!
還是麻溜的和沐雪離婚吧!
別佔著茅坑不拉屎!」
張麗已經鐵了心,張口閉口離不開離婚二字。
「媽,您就別說了......金麟,家裡沒菜了,你出去買點菜,回來做中飯。」
唐沐雪不想金麟在這更加惹得張麗生氣,想趕快打發他走。
「好的,老婆。
那個......能不能給我點買菜錢......」 金麟老臉有些紅,雖然在張麗她們面前管唐沐雪要錢很不男人,但他實在是口袋空空,沒有辦法。
「呵呵!
真有出息!
一個男人身上連買菜的錢都沒有!
換成是我,早就一頭撞死了!」
唐雨萱看着金麟,滿臉的鄙夷嫌棄。
唐沐雪看着金麟,也是搖了搖頭,輕嘆了口氣,手伸向身旁的香奈兒小包,給金麟掏錢。
「拿着錢快點給老娘滾!
老娘多看你一眼都折壽!」
還沒等唐沐雪從包里拿出錢,張麗已經把三百紅票甩到了金麟身前的地上,看着金麟一臉的噁心反胃。
「這......哎......」 金麟看了眼張麗,又看了眼地上的錢,一臉尷尬,情緒複雜。
他躊躇良久,心中雖極為不願,但還是彎腰把錢撿了起來。
並不是他沒有骨氣,而是他想到唐沐雪的公司現在有困難,能幫她省一點就是一點。
「謝謝媽,那我出門了......另外,媽。
您也別老是攢道沐雪要她和我離婚了,問題不是在她這。
只要我不同意,這婚離不了,條件不夠,起訴都沒用。」
金麟為了幫唐沐雪解圍,鼓足了勇氣把這句話說完便逃也死似得跑出了門,耳後果不其然傳來了張麗的大罵。
「唐沐雪!
你看看這廢物狗東西!
真是氣死老娘了!
我不管!
你必須馬上和他離婚!
你要是不離婚我就......」 咚咚咚...... 「這廢物!
又回來幹什麼!
看老娘不罵死你!」
張麗料定是金麟忘了拿什麼東西又回來了,摟起袖子從廚房抄起掃把,氣沖沖的開了門。
「是伯母啊,您好,請問沐雪在家嗎?」
站在門外的不是去而又反的金麟,而是身穿一身名牌休閑西服,梳着光亮背頭,手捧着一大束藍色妖姬的李永波。
......... 去往菜市場的路上,金麟神情沮喪。
他人並不蠢,也想做出點事情出來讓唐沐雪和她的家人刮目相看。
但現實是殘酷的,像他這種即沒背景又沒錢的孤兒,能做什麼?
這時一輛黑色啞光邁巴赫停到了金麟前面,吸引了金麟的注意。
車剛停穩,便從車上閃身下來幾位身穿黑西裝戴墨鏡的大漢,快速的將金麟圍住。
「你們......你們想要幹嘛......」 金麟看着這陣勢,心頭猛跳,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而此時從車的右後門又下來了一位戴着金絲眼鏡,身着名貴西裝的中年人。
只見這位頗具書卷氣的中年人面帶微笑,踱步到金麟面前,對着金麟恭敬道: 「少爺。」
不等金麟反應,那中年人身後的幾位黑西裝也整齊劃一的對着金麟深鞠躬,聲音震天。
「少爺!
!」
.........

《虎婿當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