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黑暗中的新生
火影:黑暗中的新生 連載中

火影:黑暗中的新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三孤觀頤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三孤觀頤 遊戲動漫 漩渦鳴人

黎明的曙光劃破天際,第一次獲得認可的漩渦鳴人吃完拉麵後滿心歡喜地告別伊魯卡,意外的畫面與聲音卻在夢中呈現,潛藏的黑暗從此刻開始滋生……展開

《火影:黑暗中的新生》章節試讀:

第二天凌晨五點,天色依然一片漆黑,又受了一夜折磨的鳴人掛着濃重的黑眼圈按照要求準時到達演習場。

而帶着充足忍具,哈欠連連的小櫻與睡眼惺忪的佐助兩人來得比他更早,卻未曾見到卡卡西的身影。

直至日上三竿,艷陽高照,大約十一點左右的時候,背着背包的卡卡西才姍姍來遲,熱情地朝三人打了個招呼:「喲,各位,早上好!」

「你遲到——了!!!」早已等得不耐煩的小櫻立馬站起身怒吼,高分貝的尖叫直欲刺破耳膜。

「呀,那是因為一隻黑貓橫在我面前,我在等它離開。」卡卡西臉上無絲毫歉意地說道,任誰也能看得出這是他為遲到找的借口。

「咳!」見三人都用懷疑的眼神看着自己,卡卡西咳嗽一聲,從背包拿出一個鬧鐘放到旁邊的木樁上,轉移話題道:「行了,我把鬧鐘設定在了十二點。」

迎着小櫻等人疑惑的目光,他接着又掏出兩個鈴鐺,指着鬧鐘下的木樁說道:「今天的課題就是在中午之前搶走我這裡的鈴鐺,沒搶到的人沒有午飯吃,而且要被綁在那根圓木上看我吃便當。」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不讓我們吃早飯。」肚子餓得咕咕叫的小櫻和佐助頓時感到相當鬱悶。

「等一下!」看着卡卡西提着的兩個鈴鐺,小櫻發出疑問:「為什麼只有兩個鈴鐺?」

「因為只有兩個鈴鐺的話,那至少會有一個人被綁在木樁上,並且他也會被視為任務失敗從而遣送回學校。」卡卡西笑眯眯地進行解釋,晃動着兩顆鈴鐺道:「換句話說,也就是最低一人被淘汰,不過三人都被淘汰也說不一定喲。」

聽到這裡,小櫻他們的臉色變為凝重,不僅意識到了這場演習的重要性,同時也充分領教到了卡卡西的腹黑。

「用手裏劍也沒關係,如果不抱着殺死我的決心可是搶不到鈴鐺的哦!」卡卡西表情轉為認真地說道。

「但是那樣太危險了,老師!」小櫻立刻大聲出言反對。

卡卡西把鈴鐺系在腰上後,嚴肅對三人告誡道:「從你們從忍者學校畢業的那一刻起,你們就不再是一名學生了,而是作為一名真正的忍者,所以必須要有忍者的覺悟。」

小櫻聞言神色一凜,張了張嘴再也說不出反駁的話。

「明白了的話就做好準備吧,那麼我宣布演習……

開始——」

隨着卡卡西一聲令下,小櫻、佐助、鳴人三人立即快速從原地散開,各自尋找藏身地點。

「作為忍者,隱蔽氣息與躲藏是最基本的。」見三人都很好地隱藏起來,卡卡西稱讚道:「很好,大家都做得不錯。」

「那麼首先會由誰開始呢?」

此時,火影大樓的餐廳里,海野伊魯卡與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相對而坐。

猿飛日斬一邊吃着飯菜,一邊開口道:「和我一起吃午飯,你想了解點什麼啊?」

「第七班,也就是鳴人他們班的上忍,人怎麼樣啊?」伊魯卡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你說卡卡西啊,看來你很在意啊。」猿飛日斬拿出一本記錄冊遞給伊魯卡,說道:「給,你自己看吧,這上面有卡卡西負責的所有下忍的成績單。」

伊魯卡旋即接過名冊仔細翻看一遍,震驚得瞪大了眼睛:「什……什麼?!竟然一個合格的都沒有!!!」

「沒錯。」猿飛日斬抿了口熱茶,說道:「迄今為止,還沒人能從卡卡西那裡通過,他們全部都失敗了。」

「這……」看着卡卡西手下百分百的淘汰率,伊魯卡不由更加擔心起了鳴人他們的處境。

畫面回到演習場,卡卡西捧着孩童禁書《親熱天堂》津津有味地閱讀着,漫不經心地行走在樹林中等候佐助等人的襲擊。

「咯!」

卡卡西踏過草叢想要前往更空曠一點的地方,突然感覺腳下觸碰到了一塊硬物,低頭一看,發現竟是鳴人躲在這裡,自己的右腳牢牢踩在他的左手上,不禁感到很是無語。

他並沒有刻意尋找,不料卻獲得了意外收穫,只能說鳴人的運氣實在不好。

但這是在演習之中,既然發現了鳴人,他自然不能當做沒看見,隨之把仍然趴在地上的鳴人拽起。

而鳴人也老老實實的任由卡卡西將他抓住,沒有絲毫想要逃跑的念頭。

看着完全不反抗,似乎已經放棄了的鳴人,卡卡西無奈地威脅道:「不是說了要抱着殺死我的決心嗎?你這樣可是無法通過演習的,我只能把你送回忍者學校重新學習了。」

鳴人沒有開口答話,只是直直地凝視着卡卡西。

見鳴人一句話也不說,卡卡西再次苦口婆心地勸說道:「你的夢想不是超越火影嗎,這麼沒幹勁還怎麼超越火影啊?」

話音剛落,被其抓在手中的鳴人忽然「噗」的一聲憑空消散,道出鳴人不正常的原因。

「分身術?」受騙的卡卡西略有些訝異,隨即又立馬自行否認:「不對,剛才的觸感是真實的,那不是殘像而是具有實體的影分身。」

抬起頭左右望了望,又發現周圍的樹上還有好幾個鳴人藏在茂密的樹葉里,卡卡西心中升起猜測:「不只一個影分身……這就是水木想要的那捲封印之書里的禁忌之術嗎?」

發覺鳴人根本沒有出手搶奪鈴鐺的**,卡卡西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喊道:「喂,你到底想幹什麼?」

鳴人還是不答,只是像個木頭一樣一動不動地趴在樹枝上,眼神幽幽地盯着卡卡西。

「真是受不了你……」

「他終於露出破綻了!好機會!」

藏在另一顆樹上,一直靜等卡卡西露出破綻的佐助見卡卡西為鳴人分心,旋即眼神一凜,立刻甩手射出數把苦無和手裏劍。

「噗噗噗噗!」

「呃……」

剎那間,鮮血飛濺,話未說完的卡卡西,直接被苦無和手裏劍插中側臉,伴隨強勁的衝擊力飛身栽倒。

「咚!」

未等佐助為得手而高興,插滿苦無的卡卡西的屍體瞬間化成一截木頭掉落在地上。

「該死!是替身術!我竟然上當了!」佐助暗道不妙,明白了卡卡西是故意露出的破綻。

氣惱的同時他急忙跳身離開原地,剛才的攻擊已經暴露了他的位置,必須要另尋藏身點。

「在那兒嗎……」

真身轉移到樹叢里的卡卡西已經摸清佐助原來的藏匿位置,不過他沒有追去收拾佐助,而是看了頭頂上方的另一個鳴人一眼,便閃身去往了別處。

對於鳴人的迷惑行為,卡卡西完全摸不着頭腦,而且誰知道鳴人到底放出了多少個影分身,若一個一個去找也太麻煩了,反正隨着時間的流逝鳴人也會主動現身,索性就先放着不管了。

……

「沙沙!」

小櫻伏着身子疾速穿梭跳躍在樹叢間,目光四處尋找佐助的身影。

「佐助他在哪兒啊?他該不會被老師給……不會的!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在佐助身上!」

小櫻憂心如焚之際,忽然看到捧着《親熱天堂》的卡卡西站在前方的空地上,她趕緊躲到草叢後,暗幸道:「呼!還好沒被他發現。」

「小櫻,要注意後面。」

然而看着書的卡卡西,頭也不轉地說出一句輕飄飄的提醒登時打破了她的僥倖心理。

「啊?」

小櫻茫然回頭,卻見又有一個卡卡西瞪着詭異的眼神驀然來到她身後。

下一瞬,小櫻感覺眼皮變得異常沉重,恍惚間好似看到了樹葉漫天飛舞的景象。

察覺到不對勁小櫻連忙搖頭恢復清醒,再看哪還有卡卡西的蹤影,倍感奇怪道:「咦?剛才那是……?究竟怎麼回事啊?老師呢?」

「小櫻……」這時一道虛弱的呼喊聲從後方傳來。

「這聲音是……佐助?!」小櫻立馬驚喜回頭,卻看到身上插滿手裏劍,渾身是血的佐助。

「小櫻……救……救救我!」佐助伸着斷裂的左臂,表情痛苦地發出求救。

見到佐助這幅奄奄一息的慘狀,小櫻瞳孔猛地緊縮,淚水立刻蓄滿眼眶順着臉頰流落,其中有為心上人的凄慘而悲痛,也有對這場會危及性命的演習的恐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短暫的獃滯後是崩潰的慘叫,震得群鳥驚飛,接受不了的小櫻隨即昏厥倒地。

蹲在樹梢的卡卡西望見小櫻都已口吐白沫,不禁有點不好意思地自語:「是不是有點過了……」

「剛才那是……小櫻的聲音?」另一頭的佐助也聽到了小櫻響徹山林的尖叫。

「忍者戰心得之一——幻術,小櫻她也太容易上當了。」卡卡西平淡的聲音響起。

由於轉變的鳴人沒有衝動行事,是以有卡卡西還未有機會傳授有關「體術」的心得。

「幻術,幻覺催眠術的一種,怪不得她會上當。」打從心底里將小櫻當成拖累的佐助不屑地笑了笑,然後語氣冷酷地對身後的卡卡西說道:「但是,我和他們不同!」

「等你拿到鈴鐺後再說這樣的話吧,佐助同學。」卡卡西眼中只顧着書中情節,頭也不抬地調侃道:「身為宇智波一族,又是村中無人能及的年輕高手,我很期待哦。」

「哼!」佐助冷哼一聲,隨即轉過身面對卡卡西,俯身從腿上的忍具包中掏出手裏劍疾射而出。

「唰唰唰!」

卡卡西收起《親熱天堂》腳下連跳,輕輕鬆鬆便躲了過去,數十枚手裏劍無一命中,只留下清亮的破空聲。

「你這樣直接衝過來是沒用的。」騰空的卡卡西好意提醒了一句。

「嚓!」

哪知佐助的目標從一開始就不是他,落空飛轉的手裏劍去勢不減,割斷事先綁在樹枝上的繩索彈射出無數短刀。

「是陷阱!」卡卡西連忙再跳,令致命的短刀深深嵌入後方樹榦。

「哼!」精心布置的佐助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快速衝到滑移落地的卡卡西背後,騰身躍起就是一記勢猛力沉的後旋踢。

「什麼!」

卡卡西一驚,趕忙轉身抬起手臂格擋,順勢用另一隻手牢牢鉗住佐助的左腳腳腕。

「喝!」佐助立刻猛力扭腰,以一個彆扭的姿勢揮拳打向卡卡西。

卡卡西隨即見招拆招,不慌不忙地用騰出來的左手手掌握接化解。

「呼!」

佐助招式再變,迅速踢出僅余右腿,在卡卡西抬手擋住後整個人倒掛在其身上,而後左手極快地撈向卡卡西腰間的鈴鐺。

「這小子!」卡卡西臉上的表情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

「叮鈴!」

佐助的食指指尖撩過鈴鐺,盪起一陣清脆的威脅之音。

卡卡西當即放開抓住佐助的手,抽身後退與其拉開距離,撐着膝蓋看着對面累得直喘的佐助,內心認真了些許:「很厲害啊,看來看不成《親熱天堂》了。」

「哈!呼!」佐助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嘴角揚起一抹自信的弧度,儘管這次進攻並沒有成功得手,但能碰到鈴鐺就證明自己有搶奪到鈴鐺的實力。

卡卡西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暗含誇讚道:「的確,你和他們不同。」

「哼!」重新調整好呼吸的佐助撐地起身,然後快速舞動雙手結出一個又一個令人眼花繚亂的術印,鼓起雙頰吐出一團烈火:火遁 · 豪火球之術!」

「什麼!下忍怎麼會這種忍術?!他不該有那麼多查克拉啊……」面對佐助持續帶給他的驚訝,卡卡西不由瞪大了外露的獨眼。

「轟呼——」

烈火熊焰勢不可阻,一路焚毀前方諸敵,聲勢浩大的豪火球之術不僅將卡卡西淹沒,就連地面也被其生生灼掉一層,滾滾濃煙飄揚升空。

「嘶~」

待煙霧漸散只余絲絲縷縷,視線清明後卻未能見到應該受創的卡卡西,佐助頓覺疑惑:「人呢?」

「後面?不,上面嗎?他究竟在哪兒?」

正當佐助左顧右盼,着急地四下搜尋卡卡西之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從他腳下傳來:「在你的下面呢!」

「啪!」一隻右手突然從泥土裡鑽出,一把抓住佐助的腳踝。

「這……」

未給驚慌的佐助逃離的機會,地下的卡卡西頃刻間便將其拽進地面:「土遁 · 心中斬首之術!」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與小櫻如出一轍的慘叫從佐助口中響起。

之後,回到地面上的卡卡西蹲在全身被埋在地下只露出一顆腦袋的佐助面前,伸出兩根手指道:「這是忍者戰心得之二——忍術!。」

怎麼樣,動不了了吧。」卡卡西眯眼調笑着,見佐助神色不忿地撇過頭,轉而說道:「不過,依我看,你的鋒芒很快就會顯露出來了。」

「嘛,這就是所謂的打壓新人吧,呵呵呵呵!」卡卡西腹黑地笑道,然後再次掏出《親熱天堂》轉身走向別處。

「可惡!我們之間的差距這麼大嗎?!」明白自己全程被卡卡西耍了的佐助憤憤地罵了一句。

由此他也意識到自己與上忍之間的實力差距,距離復仇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而脫離佐助視線的卡卡西來到一棵樹下,一邊翻看着《親熱天堂》,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鳴人,看了這麼久也看夠了吧,還不打算出手嗎?時間已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