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胡媽
胡媽 連載中

胡媽

來源:外網 作者:葉君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君臨 都市言情

臨雙手背負,宛如定海神針般巋然不動,無限大海皆在腳下。「我從軍八載,大小戰役近千場。」「平邊疆,盪蠻夷,橫掃北歐,終封鎮國戰神,至此,龍國再無戰事。」「可,我保住了我的國,卻失去了我的家……」葉君臨雙目赤紅,滔天的殺與恨自體內席捲而出,彷彿腳下這大海都因懼怕停止了呼嘯的步伐。「大帥,請節哀!」身後,四大戰神單膝跪地,感同身受。三月前,東陽豪門葉家陷入破產危機,一夜之間各大銀行紛紛上門催債,加之幾大家族暗中聯手,讓葉家被迫破產清算,葉父氣急之下,心臟病發,撒手人寰。他的姐姐葉芳華卻在戴孝守靈之際,展開

《胡媽》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先生,抱歉,我實在沒忍住出了手,請您責罰!」晝虎低下頭。
在外人面前他稱呼葉君臨為先生,是為了隱藏身份。
「與你無關,退下吧!」
葉君臨搖搖頭,隨後,表情冷漠的看向跪在地上的高森,「你實力與我天壤之別,品行更是配不上子衿,滾吧,別待在這裡髒了夏家的地方!」
一句落下,所有人遍體生寒。
眾人方才意識到,自始至終,葉君臨似乎都沒有把高森放在眼裡。
彷彿在他面前,高森只是一粒塵埃。
葉君臨無視所有人驚詫的目光,邁步來到夏子衿面前,柔聲道:「子衿,我家人的後事,多謝你了!」
夏子衿楞在原地。
吊打高森,秒殺四大金剛,簡直顛覆所有人的認知。
但很快,夏子衿便意識到一個更加嚴肅的問題。
「君臨,你不應該回來,四大家族知道你的行蹤一定不會放過你!」
「而且,你現在得罪了高森,東陽已經沒有你的安身之處!」
「你快走,走的越遠越好,你我此生註定無緣!」
眾人暗自冷笑。
這廢物能打得過高森的手下,但在四大家族面前就是渣渣。
只要有關他行蹤的消息一放出去,結果只有一個:死。
「四大家族嗎?現在應該叫三大家族了!就算他們加在一起,在我眼中也不配稱之為敵人,螻蟻罷了!」
葉君臨冷冷一笑,看向夏子衿道:「子衿,你我青梅祖瑪,又有婚約在身,我只問你,不考慮一切阻礙,你,是否還願意成為我的妻子!」
什麼!
聞聽此言,現場簡直要炸鍋了。
這廢物不趕緊去跑路,竟然當眾向夏子衿求婚。
一時間,就連她本人也被葉君臨的話給震懾住了。
「你……特么的給我去死!」
然而這時,高森從懷裡掏出一把槍指向葉君臨,眼瞅着就要扣動扳機。
先是被葉君臨羞辱,將他打跪在地上,現在又當著自己的面,跟他最心愛的女神求婚。
奇恥大辱,頭頂草原,高森整個人已經被濃濃的殺氣與羞辱包裹。
「住手!」
突然這時,別墅外開來一輛車,一個男人急匆匆的跑了下來。
「小森,你是不是瘋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開槍,你是想毀了自己的前程嗎?」
戴着金絲眼鏡的中年人一把按住高森手中的槍。
他便是高森的父親,高家家主高天語。
「爸,你別攔着我,今天我在這裡受到的恥辱比毀了我還要難受!」
「不殺了這個雜碎,我高森誓不為人!」
他咬牙切齒的吼道。
「糊塗啊,跟這種喪家之犬,走投無路之輩計較划算嗎?」
「而且,根本不用你動手,因為,很快他就會被人千刀萬剮了!」
「爸,你這是什麼意思?」高森一愣。
「先離開這裡,路上我跟你慢慢說!」
「離開?可是,我跟子衿的婚事,還沒訂下來呢!」
「還訂什麼婚啊,此刻起,夏家小姐這根高枝,我們家怕是高攀不起了!」
高天宇長嘆一聲,語氣中透着濃濃的不甘,就連場中賓客也聽得一頭霧水。
高天宇是東陽城主府第一秘書,位高權重。
高森是警衛隊長,主管全城一切治安。
他們高家雖然比不上四大家族背景深厚,但,四大家族也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而夏家,只是東陽一個二流家族,怎麼能說高攀不起呢?
見高森一臉疑惑,高天宇忍不住解釋道:「楚家,楚天驕回來了!他點名要娶夏子衿為妻。」
「楚天驕如今是軍部的四星校尉,咱們倆加在一起在他眼裡連屁都不算,你跟他搶女人,還有這個資格嗎?」
啪嗒!
高森手中的槍,無力掉在地上。
之前,葉君臨那麼羞辱他,也沒有讓他退後半步,可現在,得知楚天驕的身份,他心中對女神的最後一絲幻想也被打破了。
「好,我走!」
高森咬牙切齒,臨走之前不忘狠狠看了葉君臨一眼,道:「廢物,你的狗命我不要,自有別人過來拿,到時,你的死相會比現在凄慘一萬倍,你要是有點良知,就不要連累子衿。」
「你的身份,連我都比不過,更何況是已經成為軍部四星校尉的楚天驕呢!」
說完,高家一行人便坐上汽車匆匆離開。
見狀,衝著高森面子來的一些朋友,也紛紛走了出去,原本熱鬧的庭院立刻冷清下來。
「都是這個喪門星,要不是他出來攪局,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
夏母沈秋紅指着葉君臨,破口大罵:「滾啊,別再來禍害我們一家人了。」
「行了!這事是因為楚天驕成為軍部校尉,才嚇走了高家,與君臨有什麼關係?」
夏父夏成文說道。
他是儒商,性格溫和,明事理,再加上是從小看着葉君臨長大的,所以對他的態度,要比沈秋紅好上不少。
「君臨,剛才高天宇說的事情,你也聽到了。」
「兩個月前,楚家曾向我提親,被我婉言拒絕了,一來,他們是毀了你家的元兇之一,念在你我兩家的舊情上,我不能答應。」
「二來,楚家名聲也不好,之前就出過以聯姻的名義,吞併對方家產的醜聞,我不想害了自己的女兒!」
「但,拒絕他們以後,夏家的生意上遭到了瘋狂打壓,險些破產,好在高森那小子及時出現,說願意娶我女兒。」
「高家在東陽也十分有分量,可以化解楚家的壓力,再加上,高森那小子喜歡我女兒很久了,子衿嫁給他也算是找到了一個好歸宿!」
「但誰能想到,楚天驕如今竟然成為了軍部四星校尉,這身份太可怕了,連高家都被嚇跑,眼下唯一的辦法,只有讓子衿嫁給那個楚天驕了!」
夏成文語氣平和,把事情來龍去脈解釋清楚,就是不想讓葉君臨有什麼誤會。
但捫心自問,夏成文覺得如今葉君臨的身份,已經配不上與自己當面交談了。
他能耐着性子說這麼多,也全都是看在過去幾十年兩家的舊情面上。
「夏叔叔,子衿想要嫁給誰,那得由她來決定!」葉君臨笑道。
夏成文一愣,道:「君臨,你是不是沒聽明白我的意思,現在的楚家……」
葉君臨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我聽明白了,楚家出了個軍部校尉,但,那又怎樣!」
聽見對方充滿不屑的語氣,夏成文這才想起來,葉君臨也是當兵回來的,而且跟楚天驕一樣都是當了八年的兵。
頓時,他便有些期待道:「君臨賢侄,莫非你在軍中也闖出了不小的名堂,官職跟楚天驕比是高還是低?」
「他,不配跟我比!」葉君臨說道。
「什麼?」
夏家眾人先是一驚,隨後,忍不住大笑起來。
「哎呀,我說姓葉的,我記得你小時候不喜歡吹牛逼啊,怎麼現在都能把牛給吹死!」
「還不配跟你比,人家可是堂堂軍部四星校尉,來到地方,連普通一星將軍都不敢怠慢他,你知道這官有多大嗎?」
「行了,趕緊走吧,看在我們兩家曾經也有些交情的份上,不想為難你!」
幾十號夏家人冷嘲熱諷,只把葉君臨的話當成笑話。
「夠了!」
突然這時,夏子衿一聲冷喝:「楚天驕能用八年成為四星校尉,君臨也當了八年兵,為何不能比他更強?」
夏子衿喝止了所有人的嘲諷,上挑的丹鳳眼眸看向葉君臨,滿懷期待道:「君臨,告訴我,你現在是什麼官職?」
「戰神!」葉君臨說道。

《胡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