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花兵王,愛上絕色女神姐姐
護花兵王,愛上絕色女神姐姐 連載中

護花兵王,愛上絕色女神姐姐

來源:google 作者:獨孤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楓 蘇藝璇 都市小說

「逆徒,你能看到這封信,說明你已經活着回來了」「告訴你個喜訊,為師死了,你下山去吧」「最後……」「劃重點,以後逢年過節一定要給為師多燒點紙,卡號是622****……」剛退役歸來的楚楓,看着師父留下的遺書陷入了沉思展開

《護花兵王,愛上絕色女神姐姐》章節試讀:

「逆徒,你能看到這封信,說明你已經活着回來了。」

「告訴你個喜訊,為師死了,你下山去吧。」

「需要注意的是,你相貌過於英俊,而山下的女人又如狼似虎,不同於你之前在部隊了。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建議你先毀容再下山,這樣會比較穩妥。」

「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你也快要死了。」

「身為空靈之體,如果找不到你那五位師姐,渡給你五行靈氣,你是活不過二十歲的。」

「最後……」

「劃重點,以後逢年過節一定要給為師多燒點紙,卡號是622****……」

……

看着老頭留下的「遺書」,楚楓只感覺心中有千萬匹草尼馬在奔騰。

三年前,他才剛滿十五歲就被老頭坑去了部隊。

是特招進去的。

當時老頭還拍着胸脯承諾,只要他在部隊歷練三年,回來後就傳授他畢生的絕學。

沒想到如今三年期滿,老頭卻玩起了裝死這一套。

燒紙?

燒個鎚子。

那千年不死的老禍害,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會死?

八成是為了躲他,跑哪個寡婦家送溫暖去了。

至於具體是去了誰家,楚楓不知道,而且也沒心思去推理。

因為他現在最關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空靈之體活不過二十歲!

這個秘密他直到剛剛才知道的。

『坑爹的老頭,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早點告訴我。』

楚楓忍不住心中暗罵。

他前些天已經滿了十八歲!

只剩兩年了!

要是兩年內沒能找到失散在外的五位師姐,得到她們的五行靈氣,那豈不就完犢子了?

而更要命的是,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五位師姐。

甚至都不知道她們長什麼樣。

只聽老頭說是他當年雲遊天下時收的徒弟,然後每人留了一把匕首作為信物。

這人海茫茫,上哪找去?

楚楓心中鬱悶,轉身準備回屋收拾行李。

這時,一陣汽車聲傳來。

一輛路虎攬勝呼嘯而至,一腳急剎停在了他家門口,揚起漫天灰塵。

楚楓回頭看去,只見車上下來兩名年輕女子。

一個穿着白色連衣裙,鵝蛋臉,皮膚白皙,青絲如瀑,給人一種高冷的感覺。

另一個則個子較高,長腿細腰,皮衣短褲配黑絲,身材火爆的令人挪不開眼。

而最惹人注目的,當屬她胸前那一對車燈。

大的簡直離譜。

說是西瓜或許誇張了點。

但是——

至少楚楓長這麼大以來,還從沒見過這麼大的。

那完全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正審視間,兩女也並肩朝他走了過來。

當目光掃過楚楓臉上的剎那,兩女皆是心中一顫,就連呼吸都彷彿暫停了。

好帥的男人!

簡直就跟畫里走出來的一般。

俊的令人窒息。

過了足足有數秒之後,兩人才相繼回過神來。

「你好……」

那黑絲美女當先開口,可話剛說一半,臉色卻又突然陰沉了下來。

因為她發現楚楓的眼睛此刻正盯着自己胸口,目不轉睛,看的還挺入神,不由得便火冒三丈,斥道:「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楚楓本來都準備收回目光了。

可是一聽這話,心裏頓時不爽了。

搞得好像誰稀罕似的。

「要不是你們先看我,我能看你?」

楚楓指向她胸口,冷笑道:「再說了,你要是不想讓人看,唯一的辦法就是一刀割掉。」

「你……」

洛清清被他這話噎得夠嗆。

可偏偏楚楓還在沒完沒了的繼續嘟囔:「長那麼大還不讓看,藏着掖着,一點共享精神都沒有。」

「你大爺的!」

洛清清直接炸了。

一聲大叫衝上前,抬腳就是一鞭腿踢向楚楓。

同時嘴裏還怒喝道:「你個死流氓,我叫你嘴賤,看我怎麼教訓你!」

「清清,住手!」

旁邊的白衣女子連忙大喝。

可是為時已晚。

洛清清這一腳是含怒出擊,用出了全力,根本不可能收回來。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楚楓伸手一撈,輕而易舉便抓住了洛清清的腳踝,然後順手一巴掌拍在她腿上。

啪!

清脆悅耳的聲音傳出。

楚楓滿意的點了點頭,挑眉道:「好腿啊,多少錢一斤,賣不?」

「賣你妹!」

洛清清羞憤不已。

她此刻雙腿張開將近一百八十度,雖然穿的是短褲,不至於走光,但這個動作,卻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某些小日子電影,實在太不雅觀了。

「既然不賣,那你把腿伸到我面前來幹啥?」

楚楓瞥了她一眼,如同看智障似的。

在洛清清那殺人般的眼神中,他又拍了拍腿一臉遺憾道:「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這大長腿子,不去挑大糞真是可惜了。」

「死變態,你放手!」

洛清清近乎崩潰的咆哮着。

她簡直無語了。

沒見過嘴巴這麼賤的。

真是欠揍!

可偏偏自己還打不過他。

禽獸!牲口!

你才挑大糞!你全家都挑大糞!

她在心中暗自咒罵,腿上也使勁的掙扎着,可不論她怎麼用力,也撼動不了楚楓分毫。

旁邊的白衣女子見狀連忙走了上來:「這位先生,我這姐妹性情莽撞,請你別跟她一般計較。」

說完還露出了一絲微笑。

但她身上那冰冷的氣質,卻仍然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感。

「算了。」

楚楓也沒再為難她,鬆開了腳踝。

白衣女子急忙將她拉退一旁,朝楚楓笑問道:「請問一下,楚楓家是在這附近嗎?」

找我的?

楚楓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我就是楚楓,你找我有事?」

白衣女子聞言精神一震。

盯着楚楓上下打量了一番後,突然一把抓住他左手,撫過他拇指上的一個環形傷疤,情緒幾乎在瞬間失控。

「真的是你……」

她聲音發顫,激動的熱淚盈眶。

原本氣質冷淡的她,彷彿一下子融化了似的,雙眸之中滿是柔情,眼中噙着淚水,嘴裏哽咽着半晌沒說出話來。

楚楓甚至還能感受到,她看向自己時眼神中透着的憐愛。

就彷彿……

一個老母親在看自己孩子似的。

這滿懷溫情的樣子,與之前那冷若冰霜氣質簡直判若兩人。

「你沒事吧……」

楚楓剛想詢問,可對方卻突然撲上來一把將他給抱住了。

抱的很緊。

楚楓甚至還能感覺到,她身子在因為激動而發抖。

淡淡的馨香飄蕩在鼻間,楚楓下意識的深吸了一口。

很迷人。

似乎,是熟悉的味道。

可他又實在想不起來在哪聞過了。

正在他心中疑惑之際,白衣女子顫聲說道:「長大了,已經長這麼大了,小楓,你難道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你異父異母的親姐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