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荒神記
荒神記 連載中

荒神記

來源:google 作者:狗頭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天路 狗頭魚

受酒鬼老爹的影響,街頭混子李天路只想當個鹹魚度過此生娶妻生子此生足矣未婚妻:「天路哥哥…………」……………李天路:「啥?我爹是威震大周的英雄人物,你們有沒有搞錯?……(。ò∀ó。)吃瓜群眾一:「俗話說虎父無犬子,李天路這狗雞呆是咋回事?他老爹到他這個年紀都已經開闢丹海了吧」吃瓜群眾二:「俗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我此生無法突破通脈境,但我兒子一出生就是通脈境,我兒真有大帝之資啊哈哈哈哈哈哈……!」吃瓜群眾n:「那位道友你小聲一點不要笑出豬叫聲好嗎?」李天路:「真的是氣死我了,怎麼老是有人議論我?……我也太難了,唉先不管了,先去吃個快餐」…………修鍊真的那麼難么?於是……通脈一層,通脈二層…………不會吧?不會真有人覺得我不會修鍊吧?不會吧不會真有人覺得修鍊很難吧?哈哈哈……本尊來也……盡情的仰慕本尊吧…………(。ò∀ó。)狗頭保命,嘿嘿!展開

《荒神記》章節試讀:

少女剛走出去,一個老者和老嫗就跟上去。「小姐,你也看出來了?」

「的確,那個叫王羽的小子是九陽神體,必須為我安家所用。」

「小姐,那今晚就將他帶走」

「似乎有些不妥,他和他那大哥感情還挺深的。」

「有什麼不妥?等夫人出關這裡的所有人都得死。夫人被封印在這裡幾千年,殺光這些人都還不夠解恨的吧。」

三人邊談邊走一路朝着山頂而去。

李天路這邊就難受了,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眼睜睜的看着美女從身前溜走簡直就是天大的損失。看着自己身上穿的這身破衣服,就算洗乾淨了也沒什麼太大變化,又開始吐槽他那死鬼老爹。

然後只能不停的安慰自己,再等等,過幾天就能見到未婚妻了,或許未婚妻比剛剛這少女還漂亮。越想越上頭,感覺全身血液都沸騰一樣在四肢百骸到處亂沖。不行了李天路出帳篷吹吹風,喝了兩口冷水,熱血才慢慢降下去。「切,還說有什麼異寶出世,都這個時候了,該吃吃,該睡睡,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這時一道火光直衝天際,照亮了整個天際,方圓百里就如同白天一樣。慢慢的天空變成紅色,是的血紅血紅的,方圓百里的人瞬間感覺到事情的不妙。武者尚能抵擋,而凡人有的已經兩眼泛白,體內的血氣,精氣慢慢的溢出來,兩分鐘後就變成一具乾屍。天空上的鬼哭狼嚎以及漫山遍野的哭喊聲混在一起,腦袋都感覺要被震碎了。李天路和王羽要出帳篷卻發現怎麼也動不了。

只會小打小鬧的李天路和王羽哪裡見過這種陣仗,魂都快嚇沒了,好歹在帳篷內看不見外面的人是死的如何的凄慘。凡人真如螻蟻,可以隨意踐踏嘛?

慢慢的聲音越來越小,過了會兒卻靜的可怕。聽不到外面人的談話,聽不到滿山的嘈雜。兩人都獃獃的在帳篷里,魂像是丟了一樣,想出去看看咋回事又不敢出去。

「大哥,我怕。」

李天路一聽到這話就不樂意了,血氣一下子湧上來,吐了泡口水:「媽的,男子漢大丈夫,你怕個雞毛呀怕?有什麼比天塌下來可怕。」邊說邊起身握着拳頭想出去看個究竟。剛走到帳篷簾邊,帳篷簾一下子被人掀開。

李天路雖然血氣上來鼓起,但本身還是一個凡人,沒什麼實力,內心對這種事還懼怕的。以至於沒看清前面的人是誰就被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看清前面的人後,就破口大罵:「你他媽的,你能不能先打個招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沒禮貌,你爹媽咋教你的。別以為你長的好看我特么就不敢罵你,不敢打你。」

「哇,天路小哥哥,你生氣的樣子好好看哦,人家好喜歡呢,不過我再怎麼不禮貌你也不至於嚇成這樣,問候我爹娘吧!」

李天路這時腦袋也可能回不過神來,只能弱弱的問一句:「若曦姑娘,外面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若曦此時兩手叉腰,眼睛笑得彎成月牙,笑嘻嘻道:「你想知道呀,等會就知道了」

李天路有種不好的預感,今晚必定凶多吉少了。但是想着這個少女還笑得出來,也就放下了懸着的心,她應該有辦法度過難關,這麼漂亮的人應該心地善良,是來幫助自己的,應該不會害自己才是,她也不忍心看着這麼帥氣逼人玉樹臨風的帥比香消玉殞。

「姑娘你有辦法?」

「切,明知故問,本姑娘沒辦法還能笑得出來?」

李天路這時是覺得要抓住這根救命稻草:「若曦姑娘,對不起,對不起,其實我不是故意要罵你的,你也知道的剛才那回顧狼嚎的聲音把我嚇破了膽。我神志不清,剛才的那些話絕對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對天發誓。」

「我理解,你看本姑娘是那種精精計較的人嘛?要不是我提前在這裡布下陣法,你們兩個早就沒命了。走,我們一起出去瞧瞧。」

李天路和王羽就跟在後面出了帳篷,李天路和王羽直接軟倒在了地上,他們啥時候見過這種場面。這簡直就是地獄,屍山血海,到處都被染成紅色。

兩人一眼的不可置信,互相攙扶着慢悠悠的爬起來。

「小心」說時遲那時快,安若曦剛一出手要阻擋,李天路的腦袋便被洞穿了。像一條死狗一樣一下子倒在地上,攙扶他的王羽還沒反應過來咋回事,也是跟着一下子趴在李天路身上。當看見李天路的額頭還在不斷的冒着血的洞。王羽的眼淚一下子止不住的流:「大哥……!」像條瘋狗一樣聲音在整寂靜的山間傳出去老遠。

自己記事以來就是個孤兒,偷別人吃的,和惡狗搶食,被人打的奄奄一息扔在荒野。是大哥救了他給了他新的生命,大哥是他這世上唯一的親人,雖然大哥不修邊幅,自己也有樣學樣。但是他也從未忘記自己的本心,暗暗發誓我在一天大哥便在一天。

如今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前面還聊着要娶多少個老婆,怎麼生兒育女,遊山玩水。而在下一瞬間便已天人永隔。王羽的淚水不禁往外流,哽咽了,沙啞了。周遭的屍山血海對於此刻的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可怕的。是啊!大哥說過:『沒有什麼比天塌下來可怕。』是的,大哥是自己的天啊!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大哥走了自己活着還有什麼意義?撿起不遠處的劍正想了結自己。

默默看着這一切的安若曦,「哭夠了吧!你以為你自殺就行了么?你大哥在天之靈就會安息么?」

王羽這時回過神來哽咽着:「是啊!我去了地府一定會被我大哥兩腳踹死。」

「所以,小羽你該做的就帶着你大哥那份執念活着,修鍊有成,報仇雪恨。將來到了地府你也能給你大哥一個交代。我也曾高興的以為我能得到兩個能稱霸天下的超級霸主,如今卻只剩下你一個,我和你一樣的悲痛,私人已逝,緬懷。」

「不好,有強者朝這邊來了快走。」

「姐姐,我要帶上大哥的屍體。」

「沒時間,快走。」然後拉着王羽的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