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黃泉客棧
黃泉客棧 連載中

黃泉客棧

來源:google 作者:黑白無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黑無常 黑白無常

黃泉客棧因為在黃泉路上而得名,它接待鬼魂,卻不接待活人因為陰間是鬼魂最終的歸宿,但卻被人們稱之為地獄我是黃泉客棧的掌柜,千年以來我都在我的客棧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可是,自從我認識了萬玉堂堂主洛千麒這個邪神之後,我感覺我的生活就徹底被打亂了……展開

《黃泉客棧》章節試讀:

天空中烏雲密布,紫色的閃電縱橫交錯,滿布天空。

一個十九歲模樣的女孩正坐在客棧櫃檯內,雙手撐着下巴靜靜的看着門外,外面的天灰濛濛的,不見一絲陽光。

「掌柜,結賬!」,一個臉色蒼白的婦女向女孩道。

女孩慵懶的看了一眼婦女,她的手指飛快的在算盤上飛舞着,輕快熟練。

算盤的算珠很光滑,看樣子是已經有很久的年頭了。

女孩的視線看着櫃檯上的算盤沒有抬頭,道:「三億!」。

婦女淡淡的點了點頭,扔下三億冥幣後便轉身離開了客棧。

女孩一臉平淡的將冥幣收入櫃檯中,然後又撐着下巴看着屋外。

這裡是陰間,沒有白天黑夜之分,天,永遠都是灰濛濛的一片。

一座規模龐大的客棧矗立在通往陰間的必經之路上,鬼魂都稱它——黃泉客棧。

我叫張小柒,是黃泉客棧的老闆,我也記不清楚我到底多少歲了,我只記得我生活的那個朝代叫秦。

客棧外又走進來一個臉色蒼白,面如死灰的穿黑色休閑服的年輕男子,他一走進來就朝我叫道:「掌柜,來一碗牛肉麵!」。

說完,那個年輕男子又走到一旁沒人的三號空桌上坐了下來。

我把男子說的牛肉麵用筆寫在一張小紙條上,然後又在後面加上三號桌,這樣有利於服務員送食物,。

隨後我將寫好的紙條投進櫃檯內右邊的暗道內。

右邊的暗道通往的是廚房,廚房內的廚師會通過暗道拿到我投下去的菜單,做好後由服務員送出來。

而左邊的暗道通往的是人物部,那裡是擺放賬本的地方。

我發現那個男子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誰料居然被他給發現了。

男子看着我怒道:「你看什麼看,沒見過鬼嗎?」。

我看着男子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我什麼沒見過,見的最多的就是鬼。

以那個男子的脾氣,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活着的時候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直到死了也沒有完成,所以火氣才那麼大。

我不屑與男子爭論,他見我沒有說話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這裡我是老闆。

不一會兒服務員就把牛肉麵送到了男子桌上,男子剛拿起筷子準備開吃的時候黑白無常就走了進來。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着道:「兩位,你們可是很久沒有光顧我的小店了,不知道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黑無常看着我笑着道:「小柒掌柜,昨天有一隻鬼這我們兄弟倆的手上逃脫了,我們兄弟倆現在正在找他,若是小柒掌柜看見了,還麻煩您通知一下我們兄弟倆!」。

說完白無常拿出一張摺疊着的紙張對我道:「小柒掌柜,你看一下,這就是那個罪犯的畫像!」。

我接過白無常遞過來的紙張,一邊打開紙張一邊笑着向黑白無常道:「能從你們兄弟倆手上逃脫的人那肯定能力非凡了!」。

白無常嘿嘿的笑着道:「可不是嗎,他可是人間萬玉堂的堂主洛千麒!」。

白無常話說完的時候我已經就紙張完全打開了,並且看清了紙上畫的那人的面容。

畫上畫上是一個年輕男子,男子長得很帥氣,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樑,俊亦非凡的臉龐。

我盯着畫上的人看了一會兒,總感覺有些眼熟,然後我的視線不自覺的落在了那個吃牛肉麵的男子身上。

我看了一眼那個男子,心想:是他嗎?

白無常笑着向我道:「小柒掌柜,你見過這個人嗎?」。

男子似乎發現我在看他,他停下筷子看了我一眼後又繼續吃面。

我嘁了一聲,指着那個吃面的男子語氣平淡的向黑白無常道:「我感覺那邊吃面的那個男子有點像,你們倆看看是不是他!」。

黑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就朝那個男子走過去。

我就坐在櫃檯內樂呵呵的等着看好戲。

黑白無常走到男子身旁停下了腳步,白無常道:「把頭抬起來!」。

男子繼續吃面,完全無視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見男子居然敢無視自己,頓時就怒了。

黑無常看着男子怒吼道:「該死!」。

說完黑無常就將右手搭在了男子的左肩上,應該是準備把男子提起來。

黑無常手剛放上去,男子的臉頓時就冷了下來。

男子語氣冷淡的道:「把手拿開!」。

黑白無常愣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這個男子好大的口氣噢,難道他真的是那個什麼洛千麒?

黑白無常看着男子冷哼了一聲,黑無常道:「好大的口氣!」。

說完,黑無常就右手運力準備將男子從凳子上提起來。

「砰!」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黑無常已經被那個男子一個過肩摔摔在了地上。

男子拍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灰塵,看着黑白無常一臉不屑的道:「陰間的黑白無常就這點本事嗎?」。

當白無常看見男子面容那一刻的時候就焉了,結巴的道:「洛,洛千麒!」。

當客棧內的其他客人看見黑無常被男子一招撂倒之後都朝這邊投來了好奇的眼光。

洛千麒朝那些鬼魂狠狠的瞪了一眼後那些鬼魂又紛紛收回了視線。

我愣了一下,心想:他還真是洛千麒啊?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後就準備離開客棧。

我突然想到他的飯錢還沒給呢!

我看着洛千麒的背影叫道:「站住,想走先把飯錢結一下,三億!」。

洛千麒停住腳步看了我一眼,然後他的視線又看向了黑白無常,黑白無常見洛千麒在看自己,身體都不自覺的在打哆嗦。

洛千麒看着黑白無常冷笑着向我道:「那兩個廢物替我結!」。

說完,洛千麒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客棧。

我看了洛千麒的背影心想:萬玉堂的堂主是什麼東西?很牛逼嗎?

我想了一會兒,我朝黑白無常招了招手,道:「你們兩個過來!」。

黑白無常相互看了一眼,然後走到櫃檯前。

白無常嘻笑着向我道:「小柒掌柜,有什麼事嗎?」。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着道:「剛才我看見那個洛千麒一招就把黑無常給打趴下了,怎麼,你們倆也打不過他嗎?」。

聽了我的話黑無常的臉色不是很好,白無常看了一眼黑無常後乾笑了兩聲,道:「洛千麒是萬玉堂堂主,而萬玉堂又是人間最大的一個抓鬼家族,他年紀輕輕就能夠當上堂主,你說他厲不厲害!」。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了笑,道:「那現在他走了,你們兄弟倆回去怎麼交差啊?」。

白無常一臉無奈的道:「還能怎麼辦啊,等着受罰唄,誰讓我們兄弟倆運氣背呢,接到這個任務!」。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了笑,然後提筆在白紙上寫了一個「赦」字。

我把寫着「赦」字的紙遞給黑白無常,道:「希望這個字能夠幫助你們兄弟倆!」。

黑白無常接過我遞給他們的字臉的欣喜,白無常急忙向我道:「多謝小柒掌柜!」。

我朝他們擺了擺手,道:「沒事,你們快回去吧!」。

黑白無常沖我點了點頭後就離開了客棧。

黑白無常離開之後那些鬼魂的眼神又看向了黑白無常離開的背影。

此時,我不禁對那個洛千麒產生了好奇,對萬玉堂產生了好奇,對外面的世界產生了好奇。

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外面的世界到底變成了什麼模樣?秦朝又變成了什麼樣子?

我曾經聽一些剛死去的鬼魂說,秦朝已經滅亡了,現在是2008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皇帝,是人民當家做主的社會。

我做在櫃檯內,尋思着我是不是要出去看看了,畢竟已經幾千年了!

我打了一個響指,欣喜的道:「好,出去玩幾天,就這麼定了!」。

我寫了一張紙條投進左邊的暗道,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穿着性感的女子走到了櫃檯前。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她的名字叫紅艷。

紅艷塗著大紅色的口紅,一頭金色的**浪,一身火紅色的及膝短裙,大紅色的高跟鞋,單手撐着下巴的看着我。

我語氣平淡的道:「你來了!」。

紅艷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笑着道:「掌柜的,你找我!」。

我點了點頭,道:「是啊,我打算出去玩,你就在這裡收賬吧!」。

「啥?」,聽了我的話,紅艷頓時大驚,一下子跳的老高,正在吃飯的鬼魂都不禁朝我們這裡投來了好奇的眼光。

我看着那些鬼魂沒好氣的道:「看什麼看,吃飯!」。

我話音剛落,那些鬼魂都「唰」的一下回過了頭。

我看着紅艷沒好氣的道:「你吃錯藥了吧?大驚小怪的!」。

紅艷重新用雙手撐着下巴,道:「你要出去玩,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不光是我,恐怕整個陰間都要沸騰了!」。

我乾笑了兩聲,道:「有那麼誇張嗎?」。

「有!」,紅艷做了一個特別誇張的表情,道:「你一個幾千年的老鬼,從來沒有離開過陰間,也沒有離開過黃泉客棧,現在你說要出去,不震驚才怪!」。

我嘿嘿的笑着道:「就是因為我沒出去過,所以我才想要出去看看嗎!」。

紅艷點了點頭,關心的道:「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注意一點,外面騙子很多的,而且還有很多道士!」。

我笑着點了點頭,隨即紅艷又道:「你一個千年老鬼,我看應該只有你欺負別人的份,別人欺負你……嘖嘖!」。

我白了紅艷一眼,道:「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紅艷朝我嘿嘿的笑了兩聲,道:「我這是說的實話好嗎!」。

我朝他揮了揮手,道:「好了,我走的時候你看好客棧!」。

紅艷拍着胸脯一本正經的對我道:「我辦事你放心!」。

我呵呵的笑了兩聲,隨後我走出櫃檯向紅艷道:「那我走了!」。

紅艷點了點頭,道:「在外面自己小心啊!」。

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便離開了客棧。

離開客棧後我就準備先在陰間逛一圈,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過黃泉客棧了,具體有多久我也不記得了。

我將雙手負在身後,哼着小曲,邁着小步走在忘川河邊,忘川河內滿是紅的妖艷的彼岸花。

彼岸花雖美,但也凄苦,花葉永不相見,就像是硬生生的將兩個相愛的人分開,永生永世不得相見,這是何等的痛苦!

忘川河上便是奈何橋,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就可以投胎轉世,再度為人。

走過了忘川河,當我正準備上奈何橋過去看看孟婆的時候,一個陰兵攔住了我。

「你不能過去!」,一個陰兵對我道。

我看着陰兵疑惑的道:「為什麼我不能過去,這橋又不是你家開的!」。

陰兵看了我一眼,似乎認出了我的身份,道:「小柒掌柜,閻王在上面!」。

我愣了一下,心想:閻王不是日理萬機嗎?他吃飽了撐着沒事來這裡做什麼?

算了,既然閻王在這裡那我也懶得過去了!

不過我又很好奇閻王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我看着陰兵呵呵的笑着道:「既然閻王在上面,那我就不打擾了,再見!」。

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奈何橋邊。

不過我怎麼可能輕易離開,我從沒有守衛的地方悄悄的來到奈何橋下,立在一朵已經盛開了的彼岸花上。

我雙手抱在胸前,豎著耳朵聽橋上人的談話。

閻王道:「洛千麒,你此次來陰間是為了什麼?」。

聽見閻王的話我愣了一下,難道上面和閻王對話的人是洛千麒?他和閻王很熟嗎?

洛千麒冷笑了一聲,道:「看來閻王你是很不歡迎我來陰間咯!」。

閻王笑看了洛千麒一眼,語氣平淡的道:「你洛千麒,堂堂萬玉堂堂主,不可能無事光臨我們陰間的,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此次我來陰間是為了帶回去一樣東西!」。

閻王疑惑的朝洛千麒道:「你想要帶回去什麼東西?」。

洛千麒看着忘川河內紅的妖艷的彼岸花,他向閻王道:「彼岸花!」。

閻王愣了一下,拒絕道:「不行,忘川河內的每一朵彼岸花記載着每個人的生死,忘川河內有多少朵彼岸花就代表着有多少人活着,一旦那個人的彼岸花被拿走,就等於拿走了那個人的生命,所以我是不會讓你帶走彼岸花的!」。

洛千麒看着閻王笑着道:「你知道我要帶走誰的彼岸花嗎?」。

閻王看了一下洛千麒,然後搖了搖頭。

洛千麒笑着道:「我要帶走我自己的彼岸花,你可以給我嗎?」。

閻王愣了一下,道:「為什麼?」。

洛千麒嘆了一口氣,道:「我生活的太危險了,只有生命掌握在我自己手上,我才會安心!」。

閻王看着洛千麒呵呵的笑着道:「確實,萬玉堂堂主這個位置是很多人都惦記着,而且明明知道很危險,但卻還是有很多人想坐上這個位置!」。

我在下面聽了一會兒都感覺有些煩了,原來那個洛千麒來陰間找閻王就是為了拿走他的彼岸花啊!

那為什麼黑白無常會說洛千麒是從他們手中逃走的呢?

我離開了忘川河之後就來的了陽間,看着和以前大不相同的生活環境大吃一驚。

在黃泉客棧的時候,我雖經常聽新死的鬼魂述說外面世界的變化,但卻從未想到變化是如此之大。

以前的木質房子已經變成了高樓大廈,而且處處閃爍着霓虹燈。

我欣喜的打量着四周,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奇特,那麼的新穎,那麼的不可思議。

我在街道上停留了一會兒後就從一些小鬼的口中打聽到了萬玉堂的地址。

我按照那些小鬼給我的地址找到了萬玉堂。

萬玉堂在距離城市比較偏遠的地方,這裡沒有了城市的喧嘩聲,顯得很寧靜。

「萬玉堂!」,我看着高高掛在門上的扁額念道。

萬玉堂很雄偉,而且還是古式建築,還有有兩座威武的獅子立在門口

當我打算走進萬玉堂內的時候,卻被門口的門神給攔住了!

其中一個門神指着我怒斥道:「哪裡來的小鬼,速速離開!」。

我雙手抱在胸前看着那兩個門神冷哼了一聲,道:「你們兩個給我仔細的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什麼小鬼!」。

那兩個門神仔細的盯着我看了一會兒,其中一個門神驚訝的道:「黃泉客棧!」。

我點了點頭,道:「是啊,黃泉客棧,現在你們倆可以放我進去了嗎?」。

倆門神相互看了一眼對方後,一個門神向我道:「實在是不好意思,不是我們兄弟倆不通融,而是別人請我們兄弟倆來看守家門,我們,我們兄弟倆也有難處的,是吧!」。

我看着那兩個門神點了點頭,他們說的確實有道理,若是放我進去了那就是他們失職,而且這還會壞了他的的名譽!

我看着那倆門神,道:「那怎麼辦,反正今天我一定要進去!」。

其中一個笑着道:「要不這樣吧,你走後門,後門不是我們兄弟倆管轄的地方!」。

我看着那倆門神試探性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倆門神一同點了點頭,我向那倆門神道了謝之後就走向了後門。

那倆門神沒有騙我,由於後門沒有了門神的阻擋,所以我很順利的就走進了萬玉堂內。

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萬玉堂內,裏面的裝修都是古典風格,就和以前我生活的朝代的房子一樣。

萬玉堂內的守衛很多,可謂是守衛森嚴,不過他們都看不見我!

當我走到假山旁的時候,我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我躲在假山後面看着那個人影,這麼晚了還鬼鬼祟祟的,肯定沒什麼好事!

我想都沒想就跟在了那人的身後,因為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幹嘛!

我跟着那人來到一個單獨的院子,院子內一片漆黑,好像這裡根本沒有人住。

那人走到一個房間門口停下了腳步,依那人的身形來看,應該是個男子,而且還是在二十幾歲左右,不然不會有那麼強健的體魄。

我看見那個男子推開房門鬼鬼祟祟的走了進去,隨即我也跟了上去。

我沒有推開門走進去,而是直接從門上穿了過去。

男子走進房間內後點燃了一根蠟燭,那隻蠟燭光雖小,但也足以看清屋內的情況。

對我來說有沒有光都不重要,就算是沒有光,我也一樣能夠看清楚屋內的情況。

看着房間內的裝飾,這應該是一個人的卧室,因為有桌子、有書桌和書架、還有床。

我還床上有一個人正盤腿,雙眼微閉的坐在床上,而剛才走進房間內的那個男子的右手上則是拿着一把匕首。

男子拿着匕首看着床上的人,冷哼了一聲,道:「對不起了,誰讓你坐在這個位置上的!」。

我仔細一看,發現坐在床上的那人居然是洛千麒。

我看着坐在床上的洛千麒感覺到很疑惑,洛千麒不是和閻王在奈何橋是談話嗎?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來了?

隨即我又一想,不對,在陰間的那個是他的魂魄,而這個則是他的肉身。

我一臉平淡的看着那個想對洛千麒不利的男子,心想: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洛千麒,不過我也不能見死不救啊,若是他的肉身被毀壞了的話,那他就永遠回不來了!

男子舉起匕首就朝洛千麒的心臟刺去,見狀,我立即抬腿提向了男子的手腕。

男子吃痛的握着自己的手腕,而且匕首已經脫離了他的手,插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男子一臉驚愕的看着四周,卻根本沒有發現有人。

男子也意識到了暗自可能有人在幫助洛千麒,他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千麒後就快速的離開了洛千麒的房間。

男子離開後我現出了身形,我走到柱子旁拔下插在柱子上的匕首,把玩了一下後走到洛千麒的床上坐下。

我坐在洛千麒的身邊,笑着將匕首在元神出竅的洛千麒面前晃了晃。

我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笑着道:「萬玉堂堂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那一瞬間我注意到了洛千麒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同尋常。

我用右手撥開了洛千麒的左眼皮,發現他左眼內的眼珠與眾不同。

這時,洛千麒開口道:「你想幹什麼?」。

我盯着他的左眼,想都沒想就回答道:「我想吃掉你的左眼!」。

說完我才反應過來洛千麒醒了,我鬆開手,立即才床上站起來和洛千麒保持一定的距離。

洛千麒揉了揉左眼,看着我道:「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我把手上的匕首仍給洛千麒,笑着道:「剛才有人想殺你,是我救了你,你要怎麼感謝我呢?」。

洛千麒拿着我扔過去的匕首看了一眼,語氣冷淡的向我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我叫張小柒,我來這裡呢是幫你看守一下你的屍體!」。

「我的屍體?」,洛千麒皺着眉頭念道,隨即他語氣冰冷的道:「不需要!」。

我看着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若不是我在這裡了話,你現在已經變成屍體了!」。

洛千麒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我記得你了,你是黃泉客棧的掌柜!」。

我點了點頭,道:「那又怎樣?」。

洛千麒看着我冷笑了一聲,道:「那我勸你還是回去安安靜靜的去當你的掌柜,不然,我怕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一個閃身坐在了洛千麒的身旁,我用右手食指挑着他的下巴,笑着道:「好大的口氣啊,幾千年了,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和我說話了!」。

洛千麒拍打掉我挑着他下巴是手,語氣冰冷的道:「滾!」。

我笑着看了洛千麒一眼,然後往床上一滾,直接躺在了床上。

洛千麒看着我的眼神中滿是不解。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堂主,你不會介意小女子我在你這裡借宿一晚吧,畢竟你還欠着我的飯錢呢!」。

洛千麒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我,語氣冰冷的道:「我什麼時候欠過你飯錢?」。

我躺在床上,單手撐着下巴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堂主,你的記憶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幾個小時以前,你在我的客棧吃了一碗牛肉麵,沒給錢!」。

洛千麒皺着眉頭看着我,道:「我不是讓黑白無常給了嗎?」。

我看着洛千麒想了一會兒,嘿嘿的笑着道:「不好意思,他們忘記給了,所以說你還在我這裡欠着賬呢!」。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語氣平淡的道:「明天我燒給你!」。

「不行!」,我想都沒想就拒絕道。

洛千麒皺着眉頭問道:「為什麼?」。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這裡是陽間,又不是陰間,所以你不能燒給我,你必須給陽間的錢!」。

洛千麒看着我問道:「多少?」。

我勾着指頭數了一下,笑着道:「三億!」。

「我沒有!」,洛千麒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我看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沒有,那你就是想吃霸王餐咯!」。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然後他扔給我一張銀行卡,道:「裏面有些錢,你先用着,欠你的以後我再還給你,密碼是999999!」。

說完洛千麒就走向了一旁的書桌,我拿起銀行卡仔細的看了研究了一下,感覺和陰間的卡差不多!

我躺在床上感覺無聊,於是就不斷的把玩着手中的銀行卡,洛千麒很大方的將他的床讓給了我,他自己則是坐在書桌旁看書。

我翻身從床上站起來,然後走到洛千麒的書桌旁。

我將雙手撐在洛千麒的書桌說,背對着他,笑着道:「洛千麒,你這裡就沒有什麼好玩的嗎?無聊死了!」。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把他的手機遞給我。

我欣喜的接過手機,然後就坐在他的書桌上玩開心消消樂,而洛千麒則是繼續看他手中的書。

我打開開心消消樂一看,發現他居然是在第一關卡。

我白了洛千麒一眼,道:「洛千麒,你根本不玩遊戲,為什麼還要把他們放在手機裏面,不佔內存嗎?」。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道:「你對手機那麼了解,難道你們陰間也有玩手機的習慣嗎?」。

我抬頭看了一眼洛千麒,笑着道:「紅艷經常會來陽間,回來的時候會給我帶很多陽間的東西!」。

我朝洛千麒舉了一下手中的手機,笑着道:「包括手機!」。

洛千麒放下手中的書,他看着我道:「你為什麼不去投胎?」。

我的視線沒有離開手機,語氣平淡的道:「你又不是我娘,管那麼多做什麼?」。

洛千麒冷哼了一聲,然後又拿起了桌上的書。

「哈,我又通關了!」,我驚喜的叫道。

洛千麒用餘光瞥了我一眼,然後直接無視我。

我朝洛千麒「嘁」了一聲後又繼續玩遊戲。

「咚咚咚!」,外面傳來了敲門聲,隨後有一個男聲道:「堂主,你在嗎?我是千平」。

洛千麒抬頭看了一眼門口的位置,語氣平淡的道:「進來吧!」。

我朝窗戶外看了一眼,發現居然已經天亮了,金色的陽光從窗戶中照射到房間內。

是我玩手機玩的太入迷了嗎,天什麼時候亮了我居然都不知道。

看見太陽的那一刻我異常的欣喜,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那麼美麗的陽光了。

我將手機扔給洛千麒,然後興奮的朝門口跑去,我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千平。

洛千平摸了摸後腦勺,一臉疑惑的道:「奇怪,我都還沒有開門呢,門怎麼自己打開了呢?」。

洛千平看不見我,自然不知道門是被我打開的。

我直接無視站在門口的洛千平從他的身上穿了過去。

當我的身體接觸到陽光的時候我感到的並不是溫暖,相反的是有點難受,不過也沒有什麼大礙。

洛千麒朝站在門口發愣的洛千平道:「千平,你愣在門口做什麼?」。

洛千平聽見洛千麒叫他從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哦!」,洛千麒應了一聲後就走進了房間。

在陽光下的感覺不是很好,所以我很快就回到了房間內。

洛千麒看着洛千麒問道:「千平,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洛千平一臉驚訝的看着洛千麒,道:「堂主,你忘記了嗎?今天要祭祀啊!」。

洛千麒揉了一下太陽穴,慵懶的道:「這幾天有些忙,一時間沒想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說完洛千麒就從椅子上站起來就帶着洛千平朝門外走去。

見狀,我急忙向洛千麒道:「哎,洛千麒,你去哪裡,帶上我可不可以!」。

洛千麒沒有理會我,而是直接離開了房間。

我看着洛千麒的背影冷哼了一聲,然後就附在了洛千平的身上。

我只是附在洛千平身上,並沒有控制他的思想,所以對洛千平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我沖洛千麒做了一個鬼臉,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附在洛千平身上,跟着他們穿過了幾條小巷後,我感覺這間屋子內的環境很熟悉,感覺我以前好像來過這裡,但就是想不起來。

洛千麒和洛千平來到了他們口中的祠堂,當他們來的時候,祠堂內已經有很多人了。

洛千麒剛走進祠堂就有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孩向他迎了上來。

這個女孩叫李顏心,是洛千麒一個遠方表叔的女兒,現在暫時居住在萬玉堂。

李顏心一上來就拉着洛千麒的手,關心的道:「千麒哥哥,你終於來了,我記得以前祭祀你是從來都不遲到的,今天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洛千麒看着李顏心語氣平淡的道:「我沒事!」。

說完,洛千麒就推開了李顏心拉着自己的手,然後向祠堂內走去。

李顏心被洛千麒推開後簡直是氣的跺腳,隨後又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跟着洛千麒走進了祠堂內。

走進祠堂內後我便不再附在洛千平身上了,而是坐在了祠堂內的供台上。

祠堂內沒有牌位,只要一尊威武的石像,而且我感覺這具石像看起來很面熟。

洛千麒看見我坐在供台上臉上有些不悅,語氣冰冷的道:「下來!」。

眾人見洛千麒對供台說話都是一臉的疑惑,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向洛千麒道:「堂主,你在和誰說話?」。

這個中年人是洛千麒的二叔洛成光,在萬玉堂也是有一定權威的,不過不知道為何至今未娶。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嘛,你有必要那麼小氣嗎?」。

說完我還順手拿起了桌上供奉的一顆蘋果準備往嘴裏塞。

見此洛千麒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顆把我嚇了一跳,不就是準備吃一個蘋果,至於對我用這種臉上嗎?

「不吃就不吃!」,我看着洛千麒嘟囔了兩聲,然後又把蘋果仍回了盤子內。

洛成光向洛千麒道:「堂主,時間不早了,該祭祀了!」。

洛千麒看了一眼仍坐在供台上的我道:「下來!」。

我看着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我說洛千麒,我好歹也是一個活了幾千年的鬼了,說不定你們現在拜的這尊石像的年齡都還比我小呢!你們拜我一下也不吃虧吧,你有必要那麼小氣嗎?」。

「下來!」,洛千麒沒有理會我,語氣仍是那麼冰冷。

這時,祠堂內的人都意識到,這個祠堂內可能有一個他們看不見的朋友,那個朋友就是我!

洛成光向洛千麒道:「堂主,你一直說話卻沒有聽見人回答,難不成祠堂內有一個我們看不見的朋友?」。

洛千麒還未回答,李顏心就跑上來拉着洛千麒的手一臉害怕的道:「千麒哥哥,祠堂內真的有什麼東西嗎?我好害怕啊!」。

我看着李顏心不屑的「嘁」了一聲,她那嬌滴滴的聲音我實在是受不了!

「害怕個屁啊,這裡不是還有祖師爺保佑着嘛,你少給我在這裡說晦氣話」,一個粗獷的男聲道。

這個男人就是李顏心的父親李石,他呵斥李顏心是怕李顏心耽誤了祭祀的時間同時也怕壞了洛千麒的心情。

各大家族眾所周知的就是萬玉堂堂主洛千麒的脾氣不怎麼好,而且誰也摸不準,前一秒都還好好的,說不定下一秒就發火了!

李顏心被李石呵斥了之後被乖乖的退到李石的身旁。

洛千麒沒有理會李顏心他們,而是轉身看了一眼洛成光,道:「二叔,麻煩你在旁邊添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然後桌子上再放一下吃的,祠堂內有一個餓死鬼!」。

洛千麒特別是把「餓死鬼」那三個字說的特別重。

洛成光聽了洛千麒的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吩咐下面的人去做事了。

聽了洛千麒的話我頓時火冒三丈,「噌」的一下從供台上跳了下來。

我走到洛千麒身邊看着他怒道:「洛千麒,你說誰是餓死鬼呢,我告訴你,本小姐可是堂堂黃泉客棧的掌柜,就連閻王都要忌我三分,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你!」。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絲毫的害怕。

這時外面有人搬着凳子和椅子走了進來,後面還跟着一個端着吃的東西的人。

洛千麒看着我語氣平淡的道:「餓了先去吃一點!」。

說完他就走到了供台前,向供台上的石像上了三柱香,直接把我給無視了!

我冷哼了一聲後就走到為我準備好的椅子上坐下,吃着盤內的東西,靜靜的看着洛千麒他們祭祀。

他們說的祭祀無非是每個人上去上三柱香就得了,我東西還沒吃完,他們祭祀就已經完了。

洛千麒離開祠堂的時候朝我看了一眼,道:「你走不走?」。

我吃了一瓣橘子,看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不走!」。

洛千麒看着我冷哼了一聲還就離開了祠堂,隨後祠堂內的人都朝我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後都紛紛離開了。

他們都看不見我,當然除了洛千麒,因為他的左眼不同尋常!

「真的就這麼走了,真沒義氣!」,我看着洛千麒離開的背影嘟囔道。

隨即我又想到,我貌似和他沒有什麼交情啊!

早晨的陽光都讓我感覺到有點不舒服,而中午的太陽高高的掛在空中,我都有一種快要被烤的魂飛魄散的感覺!

我在萬玉堂的院子了漫步,反正除了洛千麒之外也沒有人可以看見我,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怕的,當然咯,還要加上那顆太陽。

看着這裡的建築我真心感覺很熟悉,難道這裡是我家?

我立即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結論,這裡絕對不會是我家,那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想的我頭都快炸了!

「啪!」,我用力的將洛千麒的房門推開了,此時洛千麒正坐在書桌旁,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他二叔洛成光,一個是李石。

洛千麒一臉平淡的看着我,似乎我會來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看着冷哼了一聲後就走到床上躺下了,而洛成光和李石則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毫無徵兆被打開的房門。

洛千麒咳嗽了兩聲,道:「可能是風有些大,把門給吹開了!」。

洛成光和李石一同看了一眼窗外,外面分明是陽光明媚,哪來的風啊?

洛成光和李石只是乾笑了兩聲,也沒有和洛千麒過多的追問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