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畫骨搜魂
畫骨搜魂 連載中

畫骨搜魂

來源:google 作者:宋殿卿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殿卿 懸疑驚悚 沈慕

生老病死,天道輪迴,來了有人接,走了有人送而我,就是專門送人走的入殮師我有幸得了我們家傳的手藝畫骨法,但本來,我是根本沒打算動這一門手藝的,可到底命運還是推着我,入了陰陽行當這個爛泥潭之中展開

《畫骨搜魂》章節試讀:

現在這個情況,說要送過去城裡根本不可能。
眼看天就要黑了,這裡去城裡大巴車也得半天,一路顛簸的。
我看着劉進,現在他要做選擇了。
「那就……催生吧。」劉進說。
沈慕皺了一下眉,我們都沒有說話。
劉進放下東西出門安排村裡的產婆去了。
我一根煙接着一根抽着,有點着急。
產婆到了之後,帶了些中藥來。
那是些催生的葯,沈慕接過連忙就去了廚房熬起來。
產婆也是個赤腳醫生,以前學過點,沒有執照,村裡村外都是她在幫忙的。
她一摸劉進媳婦的脈象,搖了搖頭退了出來。
「進兒,」她喊着劉進:「要快點了,再出催生,你媳婦兒就沒了。」
我心裏一驚,完了,這跟我們算的一樣。
我還在盤算着要怎麼辦的時候,沈慕端着葯來了。
產婆幫忙端來了熱水。
我看準備辦事了,就退了出來。
這剛喝下催產湯不到半個小時,就聽到了房間開始了鬼哭狼嚎的。
沈慕湊近我:「這生孩子真讓人難受。」
我心裏很着急,很怕劉弟妹一下就沒了。
劉進這時候被產婆叫了進去,嘀嘀咕咕不知道說啥,又出來看着我們倆。
「殿卿,慕哥,你們倆能不能進去看看?」劉進漲紅了臉,着急又不知所措。
我看着沈慕,這不合適,畢竟是劉進的媳婦兒,我們進去確實……
還沒有等我們答覆,劉進一下就跪了:「求求你們了,幫我救救她吧。」
沈慕立馬伸手扶住了劉進:「別別,我們進去看看。」
一進房間之後,我就覺得事情不對。
雖然知道她壞了的是死胎,可房子的味道很大,就像是屍臭的味道。
我胃裡忍不住的翻騰,一下難受得乾嘔。
產婆在旁邊不斷的忙活,一會兒讓她用力,一會兒又探頭去看那個死胎出來了沒。
沈慕拉着我退出了房間。
「現在還挺危險的,入了陰了。」沈慕說。
劉進聽不懂很正常,這是陰陽先生總說的術語。
意思就是邪氣來了,因為那個死胎要出來了,他就是邪物。
女人本來就是屬於陰性的,邪物更容易招陰。
這死娃子自己走了就算了,還要帶走他娘。
我一聽沈慕說這話,立馬把旁邊放着的桌子騰出地方。
沈慕的斜背袋裏面有個香爐,我抽出來之後我們開始作法。
這死娃子大概覺得自己媽媽不喜歡自己,讓自己胎死腹中。
殊不知是自己曾老太執意要帶他走。
之間沈慕一邊燒着黃紙一邊念經,香爐上的香就沒有停下來過。
一開始了念經之後,房間的動靜就少了。
這會兒已經快要深夜,一折騰就是幾個小時。
家裡人多了走動,陽氣就足些,而且都是男人,老太太這會兒也沒有鬧騰。
不一會兒就聽到產婆說孩子出來了,劉進首先跑進去看的。
隨後抱出來的哪裡是個孩子,就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個沒有發育完成的肉團。
甚至連頭都找不到在哪兒。
劉進抱着他懷裡的一團肉就哭起來。
劉叔過來看,也是老淚縱橫。
我不忍再看,轉過身去了停放棺木的大廳去。
想去看看老太太有沒有鬧騰,卻看到了老太太的臉上很安詳。
我對老太太的屍體說:「奶奶,咱們不鬧了,孩子出來了,如你所願跟着你去了。」
屍體當然不會跟我對話,只是房頂上有點小時候玩的玻璃球摔在地板上的聲音,是非的詭異。
聽到了那聲音,我腦子裏面突然浮現的是老太太對着我點頭,像小時候一樣的,慈祥的笑着。
我揉了揉眼睛,很肯定這是我的錯覺。
全部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劉弟妹那邊去。
我一個人留在老太太這邊幫忙燒紙點香。
但願所有的事情都因為這個死胎而解決掉就好。
我實在是不想再碰這個畫骨搜魂了,也不是因為什麼,單純的覺得太邪乎。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聽到了房間那頭有叫喊聲,一直喊着的都是「阿義」,那個死胎的名字。
後來中間夾雜了我的名字。
立馬我就把手上的紙錢都扔進去火盆里,轉身跑回到了房間。
走進去房間的那一路都是血,像是什麼東西死了之後被拖行的。
該不會是死人了吧?
剛走進去,就被跑出來的沈慕撞了個頭暈轉向。
他手疾眼快伸手抱住了我,才不至於被撞到。
「幹嘛呢?」我顯得有點不耐煩。
他往外面跑,還順帶捎上我:「那個死胎被叼走了,趕快。」
我腦子裡嗡了一下。
都輪不到我想為啥,我身體都已經跟着沈慕追了上去。
村的後面是一座山,翻過這座山才能到沈慕家。
一般人不會選擇這個點走這條路,月黑風高的。
可一路上的血跡明顯的指向了這條路。
我還在想到底誰把死胎帶走,猛的才想起來剛剛沈慕說不是帶走,而是叼走。
「什麼叼走?」我突然懵了:「你剛剛是不是說叼走?」
沈慕點點頭,看着眼前烏漆嘛黑的山不知道該從哪裡走。
後面腳步聲追了上來,是劉進。
他手裡拿着三個強光的手電筒,是平日過年前拿着進山打獵用的。
「快,」他往我們手上遞了過來,自己把手上的照向了血路,順着血路看了會兒就進山了。
路上沈慕正打算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就用強光電筒看到了地上的血跡旁邊有類似於貓爪的印子。
「這是什麼?猞猁?」那爪子很大,看起來不像貓,但也沒有老虎這麼大。
而且這山雖然有野生動物,可絕對沒有老虎。
沈慕拉了我一下,讓我站起來不要蹲着,他告訴我答案:「是黃皮子。快走吧,趕緊進山。」
黃皮子?
這山上哪兒來的黃皮子,聽都沒聽過。
這玩意兒不僅僅陰性,還記仇,該不會是劉進他們得罪過?
沈慕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麼,他拉了拉我:「現在是什麼都不重要,先把死胎找回來,一天找不回來一天老太太都不安生。」
這會兒風特別的大,我們只好冒着風走向了進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