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寵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寵 連載中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Norma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伏地魔 林黛玉 遊戲動漫

冷門伏黛CP,為愛發電死於霍格沃茨之戰,重生後的第一天,大魔王看着躺在自己身側的麻瓜幼崽,隨手揮出一個阿瓦達索命結果不僅無事發生,可惡的麻瓜幼崽居然翻了個身,砸吧砸吧嘴並抱上了他的大腿大魔王:……重生後的第一年,哭唧唧的麻瓜幼崽給大魔王送了一朵小花花,大魔王沒要,用軟糯糯的小奶音吼道:「離我遠點!」麻瓜幼崽沒聽懂,踉踉蹌蹌的撲抱住了大魔王,並mua了一口~大魔王:……重生後的第十一年,該死的鄧布利多來到了大魔王面前,並通知他去霍格沃茨學習魔法大魔王高冷的「嗯」了一聲隨即就看到那死老頭又去了麻瓜幼崽身邊,並對麻瓜幼崽道:「哦,我親愛的小姐,也歡迎你與湯姆先生一同前往霍格沃茲學習」大魔王:???【治癒向&HE】展開

《HP腹黑大魔王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繁華的倫敦大街上人來車往。

同樣一條街道上,既有貴族出行的馬車,又有富人搭乘的汽車。還有趕早送貨的工人推的獨輪車。街道上擠滿了來往的行人,路兩旁的店鋪也已經開門迎客,裏面的客人非常多也非常熱鬧。

大概是因為今天是最後一天,並且這些店鋪只有一個早上的營業時間。到了下午,大部分商店就會提前關門。因為今晚倫敦的很多地方都會舉行集體舞會,也就是所謂的迎新宴會。

所有的店鋪,也會等到元旦過後才會再次開門營業。

瑪莎和格雷西一同帶着十幾個孩子在一個三岔路口的街角找了個地方,這裡人流量不錯,也不會擋到哪家商鋪的入口。唯一不好的就是這裡不避風,零下的溫度站在寒風中的路口,這感覺可真是糟糕透了。

孩子們很自覺的排好了隊伍,現在還是早上,所以他們準備的蠟燭暫時派不上用場。這場表演會一直持續到下午五點,所以瑪莎早就提前計劃好了上午唱幾首,下午唱幾首。

稚嫩清亮的聲音在空曠的大街上響起。來往的行人被聲音吸引,所有人都將視線投向唱歌的孩子們。然而大部分人在看過一眼後就會轉頭繼續干自己手上的活計。只有出來逛街時間充裕的人會走上前來認真聽孩子們唱歌。

這時候負責募捐的比利和埃里克一群小孩,有的拿着自己的帽子,有的拿着盤子,各顯神通,開始向路過的人募捐。

里德爾皺眉站在街口處,看着不遠處站在最前面領唱的塞西莉亞。她漂亮的小臉凍得通紅,張嘴唱歌時,嘴裏就跟着呼出霧氣。

塞西莉亞原本可以和里德爾一樣拒絕表演,看在每年默卡家族給的巨額贍養費上,科爾夫人就不敢為難她。然而哪怕里德爾早就和塞西莉亞講清了裏面的利害關係,塞西莉亞還是決定參加募捐。

里德爾又站在原地看了會兒,隨後不知什麼時候就消失在了原地。

還在努力唱歌的塞西莉亞看着街道上路過的人,以及停駐在他們面前聽歌的人,突然感覺小臉發紅有些不好意思。好在她的臉已經被凍得紅彤彤的也看不出來她在害羞了。

哪怕兩世為人,塞西莉亞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陣仗。上一世她出門不是坐轎子就是坐馬車,出入皆有丫鬟服侍。就連在後宅中都不敢隨意見成年外男,一年裡也出不了一趟府宅。

像如今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拋頭露面,獻唱賣藝,更有孩子在一旁捧着帽子乞求施捨,塞西莉亞簡直想都想像不到。然而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只能繼續堅持下去。

塞西莉亞的心裏已經有些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聽里德爾的建議,這樣的事情的確讓她有些羞窘和難以適應。

好在唱完兩首歌后瑪莎就讓大家休息一會兒。塞西莉亞環顧四周都沒有看到里德爾的身影。問過比利和埃里克,兩人也表示沒有看到。這讓塞西莉亞有些忐忑不安起來,雖然她不知道倫敦有沒有拐賣小孩兒的拍花子,但一個三歲的小娃娃不見蹤影,實在讓人不放心。

塞西莉亞不得不找上了瑪莎,告訴她里德爾不見了的消息。

今天的募捐是瑪莎負責,她將所有的孩子帶出來,就要將他們一個不少的帶回去。這要是丟了一個孩子,不止科爾夫人饒不了她,可能還會被**喊去問話。

所以瑪莎在剛聽到這個消息時嚇了一跳,倒是一旁的格雷西很淡定。她不雅的翻了個白眼,沖兩人譏諷道:「你們難道天真的以為有人能夠拐走惡魔的孩子嗎?別忘了可憐的吉姆,他的衣服都被那惡魔割成了碎片。」

雖然格雷西的話說得有些誇張,但她的話的確在某種程度上安撫了焦急的瑪莎和擔心的塞西莉亞。對啊,里德爾可不是普通的三歲小孩兒,他的本事大着呢。

最終只能一切照舊,大家只能被動的在原地等待里德爾晚點自己能回來。

當歌聲再次響起,塞西莉亞一邊唱歌一邊留意着里德爾的身影。

此時,幾位打着傘逛街的夫人有說有笑的路過。其中一個三十歲上下的紅裙女人看了眼唱歌的小孩兒,誰知就這一眼,女人的眼睛就黏在了站在最前面的塞西莉亞身上。

紅裙女人脫離了原本的隊伍,來到塞西莉亞身前,眼神上下掃視着她。比利這時非常有眼力的捧着自己的帽子擠到女人身邊,出聲道:「好心的漂亮姐姐,為孤兒院募捐點錢吧,上帝會保佑你的。」

看了眼比利,紅裙女人從隨身的精緻手包里取出幾個先令扔進了他的帽子。先令可比便士值錢多了,比利高興得連連道謝。

女人擺擺手,指着塞西莉亞低頭問比利:「那個小姑娘是和你一起來的?你們是哪個孤兒院?」

「是的啊,我們都是伍氏孤兒院的。」

隨後,紅裙女人走向瑪莎,笑着問:「你們孤兒院的孩子是不是能領養?」

瑪莎見這位穿着華麗的女士突然與自己說話,有些受寵若驚道:「是的,夫人。如果您想要領養孩子的話,可以去我們的孤兒院找科爾院長。」

「我只想領養那個漂亮的小姑娘。」紅裙女人再次指了指領唱的塞西莉亞。

瑪莎見紅裙女人女人指的是塞西莉亞,正準備拒絕。這時原本在另一邊的格雷西也走了過來,她銳利的目光將紅裙女人女人全身上下都掃視了一遍,語氣很不客氣的說:「你是誰?在大街上就突然要領養孩子,你該不會是專門拐小孩的吧?」

這年頭可不太平。格雷西是逃難來的倫敦,她對某些事情一向敏感。聽說美國那邊現在都亂了套了。

剛才一道逛街的那些女人此時也發現了紅裙女人在這,一群衣着光鮮畫著精緻妝容的女人一靠近,就能聞見撲鼻的香水味。路上側目看這邊的人更多了。

也不知道格雷西是怎麼認出來的,反正這群女人一靠近,格雷西的眼神就變了。她突然指着女人罵道:「我就知道你們都是噁心娼妓。我呸!你是看中了哪個小孩想培養完了替你賺髒錢?不要臉!」

「你罵誰呢?」那些已經走近的女人聞言也惱了。

「就是。我們姐妹乾的買賣,倫敦警員都不管的。輪得到你這個落魄妞來逞能了?笑話。「

「嘖嘖,靠近了都有股難聞的味道。估計你脫光了躺在床上,都沒男人願意睡你。」

「哈哈哈就是,長得也難看。」

……

格雷西伸手指着這群喋喋不休的女人,恨不得衝上去撕碎她們的嘴。不想惹麻煩的瑪莎趕緊將格雷西攔下,她向紅裙女人解釋道:「那個女孩你不能領養,她已經被人領養過了。」

原本正淡定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看着自己人埋汰格雷西的紅裙女人聞言,也不繼續低頭欣賞自己的指甲了。她略帶遺憾的看了眼塞西莉亞,嘖嘖道:「這麼好的容貌,如果跟我入了行,十年後倫敦上層的情婦圈子裡估計又能掀起一番風浪。」

說完,紅裙女人也不再停留,帶着自己的人又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早就停止唱歌的塞西莉亞和其他孩子縮在一旁,看着兩邊成年人的爭執,大氣都不敢出。

雖然已經交流無礙,但是很多單詞塞西莉亞還是第一次聽到過。

娼妓?這個單詞塞西莉亞還是第一次聽到。她決定等待會兒里德爾回來,問一問他這個單詞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