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後來我最愛你
後來我最愛你 連載中

後來我最愛你

來源:google 作者:這裡有朵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知夏 隨意

找個方式去填補他人的空洞吧會讓你們變得更好不扭扭捏捏的青春你有沒有,明明有很想說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知夏有她練習了很久,終於用生硬的嗓音,說出那句:喜歡你-我們不一樣,知夏-我愛你下次遇見喜歡的人,一定要勇敢展開

《後來我最愛你》章節試讀:

她害怕得想要找照相館老闆求助,就看到隨意滿嘴是血地瞪着面前還站着的幾個人,喘着粗氣,雨水順着他的髮絲滴在地上,腳下有不明顯的一灘血水。

他撿起落在腳邊的鐵棍,指着領頭的人,「有種一起來。」

「媽的,我就不信你還能接着打。給我上!」胖虎示意身邊的手下衝上去,可剛挨過打的幾人紛紛遲疑着不敢上前。

看着他們一個個這麼孬,胖虎啐了口唾沫,抹掉臉上的雨水就衝上去。

隨意右手揮着鐵棍就往他腦門上掄,結結實實挨了一下胖虎有些站不住腳。左手一把揪過他的頭髮就用膝蓋狠狠頂他的腹部。

見自己老大都倒下了,剩下的幾個人膽怯地丟下棍子扭頭就跑。

「媽的一個能打的都沒有。」感知到雨中有視線停留在自己身上,他猛地回頭,就看到知夏站在雨里,一雙驚恐的眼睛看着自己

她害怕了。

「知夏。」手裡的棍子落在地上,隨着慣性滾出去好遠。

雨剛好這時候停下。

他等了會兒,見知夏沒有前進的動作,他便抬腳向她走去。

知夏後退,腳尖着地。

頓住,他不敢再往前。額角有水流下,順着他的下巴滴在鞋尖上,開出一朵絢爛的紅花。

知夏眼眶冒出淚,死死地摳着指甲蓋。

隨意知道,她是真的害怕。

他咽了口唾沫,喉結上下滾動。為了儘力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一些,嘴角一扯帶到傷口微微有些刺痛。

接着生疏地比划著:

-你好。

一天的時間,他只學會了這個。

被他的手勢逗笑,知夏帶着笑回了句:

-你好。

不知道該怎麼回,隨意尷尬地笑笑,慢悠悠張嘴,「我不會了。」

短短兩天時間就讓她看到自己打架兩次,會不會扣印象分。

直到知夏走過來拉起自己的手,把一張撕平整的紙塞進手裡。

隨意一看,雖然因為被雨打濕,顯得有些花,但依舊是字跡清秀的一句話:

以後能不能不打架了。

他低頭失笑,笑聲沙沙啞啞。彎腰湊到她面前,舔舔舌尖,「那你親我一口。」

知夏紅了耳根,腦子有點懵半天沒有動作。

見她這樣,隨意心情大好傷也不疼了,摸了摸她頭頂,一字一句,「我開玩笑的。」

知夏瞪了她一眼,轉身就要走。

這一幕在隨意眼裡,那可是**裸地撒嬌,瞧這小表情,嬌嗔的呀。

一路跟着知夏,隨意就像犯了錯的孩子不敢離得太近又不敢走得太遠。

見她沒有往家的方向走,他心頭一跳,有些不明白。知夏繞過一個涼亭,走進一個半荒廢的工地里,裏面零零散散堆着建築垃圾還有些破舊的水泥管。

她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包小零食,敲了敲管道口的破瓷磚。

「叩叩」的聲音落進隨意耳朵里,他看着彎腰蹲在水泥管前的知夏,瘦瘦小小的身影,讓他有些燥熱。

沒多久,一隻小虎斑貓畏畏縮縮從水泥管道里探出腦袋,看到知夏才喵喵叫着蹭過去。

知夏投餵了兩顆貓零食,見它吃得開心,小心翼翼摸着它頭頂的絨毛。

看隨意走近,那隻小貓索性也不吃了,縮在管道里一動不敢動,就跟她一樣。

他掏出手機,劃開照相一欄,對着低頭找小貓的知夏背影,按下了快門。

見小貓遲遲不肯出來,知夏也不再堅持,她封好零食重新裝進口袋裡,起身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隨意。

隨意沒想到她會突然看向自己,來不及收手機就即興對着鏡頭對了個耶,假意是在自拍。

這時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

隨意打開微信,就看到微信的消息欄:

「你小子在工地幹嘛!」附了一個奸笑的表情。

捂着手機左顧右盼,沒看到任何人,隨意這才敲着鍵盤:「林辰逸!你小子別大嘴巴!」

不過想想也沒什麼大礙,他又重新把字一個個刪掉。收起手機,他心情大好地吹起口哨。

等了會兒,隨意的對話框顯示「正在輸入」,但是遲遲都沒有消息發來,林辰逸瞪大眼睛看着不遠處的隨意牽起知夏的手,然後消失在拐角里。

他扭頭對着同樣吃驚的溫子安,「這是不是上次我們看到的那姑娘?」

被隨意牽着的那隻手不自然地收了收,他反而抓得更緊了。

見身邊的人不安低着頭,隨意停下腳步,嘴角溢着笑,一絲壞心思浮上心頭。

他俯身對着知夏的耳朵輕輕吹了口氣,「能去你家嗎?」

知夏耳朵一麻,後脊骨不由自主顫了顫。

她搓搓發癢的耳朵,臉紅得像能滴出血,手指因為太過緊張一直在抖。

見她這樣,隨意心頭一緊,深吸了口氣,嘴角含笑,「我只想包紮一下,你看我受傷了。」

歪着腦袋指了指自己已經乾涸的傷口。

知夏沒再看他,低頭摳了摳手指。

知道自己嚇着她了,隨意不難猜出此時她肯定是驚愕又緊張,他溢出笑聲,「別緊張,我只想處理一下傷口。」

知夏小心翼翼開着門鎖,時不時看看身後沖她笑的隨意。

這是隨意第一次看清她家的樣子,很簡單的布局但處處都透露着小溫馨。以往自己只能遠遠看着她拐進巷子,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

還沒來得及多看,知夏就已經拎着醫藥箱走過來。

乖巧地坐在凳子上,他暗戳戳期待知夏能溫柔地幫他塗藥水。

過了許久,見她都沒有動作,隨意扭頭一看,她在離自己不遠的位置上寫着字。

走過去一看,她在寫日記。

第一行就是:聽不見聲音真的很讓人難受。

他看着埋頭寫字的知夏,手不自覺地撫上她的頭頂。突如其來的觸感讓知夏有些不知所措,她忘了家裡還有一個人。收好筆記本,她看着依然有血跡的隨意,微微皺眉。

那意思似乎在說怎麼沒有處理。

看出她的疑惑,隨意一攤手,拿過她的筆在紙上寫下:我看不見。

因為傷口在頭髮裏面,知夏先用濕紙巾擦乾淨臉上的血跡,再拿消毒水仔細處理好傷口,小心地剪好膠帶,把創口貼端正地覆上去。

這時她才注意到隨意正含情脈脈看着她。

不自然地收回手,她紅着臉收好醫藥箱,看了眼時鐘,溫情快回來了。

推了推隨意的肩膀,她讓他快走。

隨意不急,他盯着那雙因為催促自己而打在肩上的手,細細白白,力道其實一點也不重。穩穩地抓住,他看着面前因為錯愕張着嘴的女孩。

隨意微微低頭,左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將她拉近,嘴唇壓上去。

很輕的一個吻,隨即就放開她。

黑影覆上來的時候,知夏心尖不自覺發顫,整個人就像踩在一團棉花上,失重感讓她整個大腦窒息缺氧。

察覺到懷裡的人僵硬住,隨意五指扣住她的,指尖勾勒起她的指腹。

「不要看不起自己。你很好,誰都沒你好。」

他一個字一個字落下來,砸進知夏心裏。說話時頭微微偏着,溫熱的鼻息灑在她頭頂。

抬手跟她再見,隨後跨出了門,轉身消失在門口。

知夏手指撫過嘴唇,那上面似乎還留着他的氣息。她面色猛地漲紅,立馬躲進屋裡。

隨意也不好受,他靠在牆頭大口喘着氣,見沒人衝出來,才重新回味起剛才那個吻。

又軟又甜。

下意識摸了摸破了的額角,也算是因禍得福,他吹着口哨走出巷口。

隨意不知道,寂靜的夜裡,有人把他那句「你很好,誰都沒你好」細細回味了好幾遍。他也不知道,有人因為那個輕輕的吻而失眠一整夜。

《後來我最愛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