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何以釋魂
何以釋魂 連載中

何以釋魂

來源:google 作者:廢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以念 簡星滿 都市小說

人活一世,魂卻已轉千回一世終了,陰陽永隔,與人世間的種種再無干係,但奈何心結難解,鬱結難舒,便久滯人間,不願離去我和他,一人一貓,渡的是那仍有善念的亡魂,拘的是那禍害人間的惡鬼展開

《何以釋魂》章節試讀:

何以念。

這個陌生的名字,現在屬於我。這具陌生鮮活的肉體,現在也屬於我。

身體原本的主人已經死了,我不過就是借屍還魂罷了。

原先,我只是地府里看守惡鬼獄的眾多鬼差之一,一個微不足道的存在。

這惡鬼獄上下數千層,關押着數不清的惡鬼,但凡進了這座牢獄的惡鬼執念怨念戾氣只會逐漸加深,最終都會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別無出路。

這裡是整個地府最陰冷最無望的存在。

而我在這裡待了很久,久到我已經忘記了時間,早就麻木了。是啊,時間在這裡,原本就毫無意義。

我每天只不過是巡視下牢房是否仍然堅固,確保關押在裏面的惡鬼們不會有逃脫的機會,簡單得很,枯燥至極。

當然,我也別無選擇,我還會在這個地方耗費更長的時間,一切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但是他給了我一場做夢都夢不見的突變,拜他所賜,大抵現在地府里鬼鬼相傳都是我跟他荒唐的事迹。我再也不是籍籍無名的小透明了,真好啊!

「那邊那個小鬼,過來。」

那時我在要去當差的路上,半道上突然聽到聲響,我環顧四周,只有我還有另外一個癱倒在路邊的,難不成是他在叫我?

癱倒在路邊的這位,我一眼就認得,但是與此同時,我只想當做看不見,倒不是因為他鬼相嚇人,與之相反,這位的樣貌在地府里可稱得上是頭一位。

他在地府里神秘得很,經常四處閑逛,似乎也不需要做什麼差事,最大的愛好就是平日里欺負地府里的一眾小鬼,堪稱地府鬼見愁。

但即便如此,卻從未受罰,彷彿不受任何管束。

這傢伙惹不起,已經是眾小鬼的默契,也只能忍氣吞聲,遠遠看見就趕忙繞道而行。

此刻,他癱在地上,雙眼迷離,手腳亂舞,應該是醉了,我離他有段距離,但仍能聞見酒氣。

酒,這東西在地府里那是不可多得的存在,能享用的也是屈指可數。我心裏納悶,這位到底是何等身份,身旁竟然散落着幾壺空的。

我正猶豫着轉身離開,他竟像是察覺到我的想法,突然站起身來,我還未來得及反應,他已經上前攀上了我,手臂緊緊的箍住了我的脖頸。

他把身體斜倚在我身上,所有的重量都施加在我身上,我勉強才能支起他,脖頸又被箍住,左右動彈不得。

「好無聊啊!」他邊說邊抬頭,似是在自言自語。

糟糕,這是想拿我尋樂子嗎?

他的頭在我的胸前,抬頭便跟我四目相對,我心裏升起一陣尷尬,數次嘗試掙脫卻不得。

他又沖我笑了笑,我更是泛上一股羞怯。

我還未徹底搞清目前的狀況,他已經把手中的酒送到我的嘴邊,酒入了嘴,好香啊!我腦子裡只有這一個想法,等到我反應過來,酒已經從嘴邊被我咽進了喉嚨。

下一刻,我只覺眼前模糊,他的臉逐漸扭曲,身邊的景色也逐漸遠去,然後我就沒了記憶。

待我清醒過來時,我已經身在閻王殿,最先映入眼睛的是哭得梨花帶雨的孟婆。

「就這麼決定吧!」

我尋聲望去,正是給我灌酒的他,正跟坐在殿上的閻王爭得面紅耳赤。我立刻從躺平的姿勢彈起,轉為跪姿。

這下他察覺到了,「小子,沒想到你還挺能鬧騰。」

我斜眼看他,卻不敢發一語,我哪裡見過此等陣仗?

「你倒是想逍遙自在。」閻王怒氣中竟夾雜着些許抱怨。

「那做錯事,自然是要受罰。」他理所當然,一派輕鬆。

「不行,咱們的約定馬上就要到了,你休想跑。」閻王着急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喂,孟老太婆,對不住啦。我也不是故意的,您老人家別放心上,不就是幾缸孟婆湯嘛,再熬熬就好了。閻王擺明就是偏袒我,您就吃了這個虧吧。」

此話一出,別說是孟婆了,連我聽着都是怒從心起,這不是火上澆油嘛!

閻王一聽此言,無力的癱在椅子上,孟婆果然鬧得更凶了。

「你叫我什麼?老太婆?我這麼年輕貌美!幾缸孟婆湯?你們說我精心熬制的味道太差,難以下口,所以拿來擱那拖地,說不能髒了輪迴路?」

孟婆一口氣不喘,緊接着又說,

「拖地也就拖地吧,還得潑我一身?啥呀?我身上太臭,也得洗洗!在奈何橋上奇形怪狀的亂舞,說給那些新死的亡魂們最後欣賞一段美景?」

閻王還試圖說點什麼,孟婆卻瞪了一眼,語帶威脅:「別讓我把頭上的那一位請出來才是。」

這話,我聽得明白。其實現在在位的都是後來繼任的,真正的大神們早就退到幕後,樂得清閑了。

孟婆這意思也清楚,事情鬧到現在肯定是不能草草了事,她口中的頭上那一位必然是最早的孟婆了。現在的閻王絕對是惹不起的,也只能不再做辯駁。

但是,這真是我乾的事?也太荒唐了吧!反觀他倒是愉悅得很,竟然還能笑得出來:「是啊,閻王,這可怎麼辦才好。」

他又把問題拋給了閻王,閻王這下坐立難安,孟婆這一頓輸出,只怕是閻王有心輕判,也難了。

「就照你說的辦吧。」閻王無奈的妥協了。

「走吧!」他提起身邊還跪着的我,似乎這個結果原本就是他要的。

「等等!」閻王突然發話:「你可算是罪魁禍首,他做個人,你就不能是了。」

這話自然不是對我說的。

「那是自然。」他頭也不回的答道。

等到走出了閻王殿,我立刻甩開他:「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說點什麼!」

「恭喜你啊,你現在是拘魂使了,咱們要去陽間啦!放心吧,我罩着你。哎呀,有趣有趣!」

他就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拿到了一塊糖,肉眼可見的開心。

當天,有個叫做何以念的倒霉蛋不小心丟了性命,而我就成了何以念,而他變成了我養在身邊的寵物貓。

他跟我說,他叫做十一,這變成了一隻貓的名字。

我本以為閻王對他真的下了狠手,畢竟我好歹是個人吧!沒想到真正受苦的人是我!

所幸,何以念是個富二代,可惜他也是個上進的富二代,我每天不止要處理公司里各種瑣碎的事物,我回家還得當一個鏟屎官,還得給他伺候好飯菜。

而他呢?每天就是吃睡吃睡,跟着我去公司,還有一堆美女繞着他轉,各種順毛。

這受的是哪門子罰呀?

唉,也只能如此了,不要掙扎了,何以念!

《何以釋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