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賀三爺寵妻如寶
賀三爺寵妻如寶 連載中

賀三爺寵妻如寶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小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慶山 江琴蓮 現代言情

帝都名流之首的賀三爺,長了一張人神共憤的臉,卻偏偏生性薄涼,不與人親近,神秘的很某日,賀三爺牽着一個貌若天仙的女人出席盛宴,低眉輕語,寵的不行,驚掉了眾人的下巴一時間,所有人都在扒這個被上天寵愛的女人究竟是誰賀三爺散漫一笑,眼神寵溺:「我媳婦兒」直到某天,有人認出了那張令人驚艷的臉,驚嘆,那不是季家那個被拐賣到山溝溝里的大小姐嗎?不是傳言說她奇醜無比,是個一無是處的智障嗎?後來,這位季大小姐的馬甲掉了一層又一層......世人嗟嘆,傳言不可信,傳言不可信吶!展開

《賀三爺寵妻如寶》章節試讀:

第1章 回家

帝都。

傍晚時分,黑色的寶馬穩穩的停在了季家別墅的門口。

車門被推開,一個腰細腿長的少女從裏面走了出來。她穿了一件簡單的黑色T恤,脖子修長白皙。

再往上,是一張清艷絕美的臉,眼眸漆黑明亮,勾起的唇角帶着嘲諷的弧度,三分野,七分冷。

姿態肆意。

倚在車門上,她打量着面前的別墅,漆黑的眸子里全是懶漫,平靜的毫無波瀾。

夕陽照在她身上,暖黃的光芒在她的身側拉出一道纖長的身影,卻也遮不住她身上的那股清雋冷桀之氣。

「小憶啊,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你呀,就安心的住在這裡。」

說話的是她身邊的女人,看起來三十多歲,保養的極好。一身名牌,珠光寶氣,一看就知道是豪門貴婦。

她是季憶的繼母,江琴蓮。

季憶斜睨了她一眼,眼神有些不屑。

沒想到這個臭丫頭如此的不待見自己,江琴蓮眼底閃過了一抹陰狠,在季憶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瞪了一眼旁邊的中年男人一眼。

中年男人正是季憶的父親季慶山。

他沒搭理江琴蓮,看着季憶,略帶討好:「小憶啊,我們到了,進去吧。」

季憶挑眉,勾唇,微微一笑。

「好啊。」

一甩手,將背包勾在肩上,她散漫的往裡走去。

身後,江琴蓮臉色陰翳。

她瞪着季慶山,壓低了聲音語氣十分的惱火:「你看看她這是什麼態度!難不成你要我一直都這麼忍着她?」

「你以為我願意這麼討好她?」季慶山微怒的語氣中多了兩分不耐,「你別忘了我們接她回來的目的!只要拿到了那份遺產,公司就有救了!否則,咱們就只能等着破產!」

「可是,她要是不把那份遺產給咱們怎麼辦?」江琴蓮看着季憶的背影,有些遲疑。

季慶山嗤了一聲:「那就哄着她點。一個在山裡呆了這麼多年的孩子,不蠢也不會聰明到哪裡去,好吃好穿的供着她,還不愁騙不到她那點遺產?」

「你說的輕巧!」

江琴蓮冷哼了一聲,「虧了她還是你的親生女兒,你自己不待見她,悄悄派人把她賣到這大山裡,現在還讓我哄?若不是為了這筆遺產,你怕是想不起還有這麼個女兒吧?」

「那還不是你出的主意!」

季慶山被戳穿心思,有些惱羞成怒。

「行了行了,不說這些了。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她開口?你也看到她這個討厭的樣子了,我看着都噁心,你打算讓我哄多久?」

江琴蓮一改剛剛的嫌惡,嬌嗔了一聲:「老公,你也不想每天都對着她那張討厭的臉吧!」

季慶山微微沉吟,「再等等吧。先把她哄好,不要讓她起疑,再想辦法讓她把那份遺產騙過來!不管怎麼樣,先拿到那筆遺產再說。」

「等遺產拿到了,她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只要把她哄好了,你要她做什麼,她還不是乖乖的聽你的話?」季慶山的語氣里,沒有半分的情感。

對他而言,季憶不過是他當年攀附權貴的產物,在他心裏甚至連個陌生人都比不上。

季憶走到門口,見兩人沒跟上來,往門邊上一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

漂亮的臉上,眸子漆黑,眼神有些玩味兒。

「你們不進來嗎?」

她眨了眨眼睛,有些無辜的開口。

她聽力比常人靈敏許多,兩人以為隔得遠她聽不見,卻不知這番話早已經落入了她耳中。

前幾日季家就派了人過來接她回來,被她給打發走了。

季家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她清楚的很,季慶山和江琴蓮之所以親自來接她,不過是因為她親生母親去世前給她留下過一筆遺產。

季氏集團現如今遭到銀行集體抽貸,陷入危機,急需這筆巨額的財產來填補空缺。

否則,這兩人又怎麼肯屈尊紆貴!

而她之所以改變主意回來,是因為這兩人居然敢把主意打到她外公的身上。

她外公,那個跺一腳都能讓帝都抖上一抖的沈老先生。

「來了來了。」

季慶山最先反應過來,有些尷尬,不確定剛剛的話她聽見沒有。他有些心虛的整了整衣衫,快步上前,一臉慈愛的模樣。

江琴蓮也緩過神來,一臉溫婉嫻雅,眼眶微紅,「我和你爸爸剛剛在說,這麼多年,總算是找到你了。」

這臉,變的可真夠快的!

「是嗎?」

季憶低眉,笑了一聲,有些冷淡,又帶着兩分譏誚。

季慶山瞥了江琴蓮一眼,連忙笑呵呵的應道:「那當然!是爸爸不好,當年弄丟了你,爸爸一定會加倍的補償你的。」

「嗯。」

**

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賓利前站着兩個男人。

喬騫在看到季憶的一瞬間,一雙桃花眼倏的亮了起來,閃過了一抹驚艷。

「美人兒啊!三哥你快看!」

他用手肘抵了抵身邊的男人,眼睛都不捨得從季憶的身上挪開。

身旁的男人倚在扯上,身形挺拔,有些清瘦。他穿了件簡單的白襯衫,領口往下的兩顆扣子沒系,有些隨意,又裹着兩分清雋。

再往上,是一張清冷淡漠的臉,稜角分明,鼻樑高挺,一雙引人入勝的眼睛上,睫毛又密又長,帥的沒邊兒。

他瞥了喬騫一眼,墨眸閃過了一抹嫌棄。

「出息!帝都的美人兒你還看少了?!」

他嗤了一聲,抬手看了看時間,站直了身體,嗓音清冽,「干正事了。」

「好吧。」喬騫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眼裡仍是止不住的興奮,像個話癆般兀自嘀咕:「看來這季家大小姐要換人了。還以為是個村姑,沒想到是個美人兒!」

「季家?」

「嗯。聽說是十幾年前被人販子拐走的大小姐找到了。」喬騫一向喜歡八卦帝都裏面的這些辛秘事兒。

賀錚聞言墨眸微抬,順着喬騫之前的視線看去,一眼就瞧見了那道又高又瘦的身影。

她姿態散漫又帶着幾分匪氣的靠在季家別墅門口。

似乎是感覺到了他的視線,季憶敏銳的側過臉看了他一眼。

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有短暫的相撞。

賀錚在看到季憶那張漂亮又冷傲的臉時,眼神驟然一深。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