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賀林朝夏楠
賀林朝夏楠 連載中

賀林朝夏楠

來源:外網 作者:賀林朝夏楠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賀林朝夏楠 都市言情

我暗戀了三年的男生跳樓自殺了。他的屍體擺在殯儀館沒有人去認領。整整七天,沒有一個親人朋友出現。我用光身上所有的錢付清了所有的費用。那一刻,他好像屬於我了。...展開

《賀林朝夏楠》章節試讀:

主角叫賀林朝夏楠的書名叫《賀林朝夏楠》,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唉,我晚飯不能和你一起吃了。」他狐疑地望着我,明明想知道原因,卻打死也不願開口。「下午有個小組會議,需要幫助一個小學設計校服。」我佯裝很遺憾地說,「那這樣我就會一整個下午和晚上都沒有你的消息。」... 賀林朝雖然看起來和常人無異,但經過我整整兩個星期的觀察,他好像沒有特別要好的朋友。如果說沒有朋友是因為他將人與人的分寸感掌握得很好。 那麼他的家人和導師呢? 他保送的研究生,起碼導師再怎麼也會對這個學生關愛有加吧? 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出席在他的葬禮? 好奇的東西太多,但我沒有時間去搞清楚了。 因為距離他自殺的日子只剩15天。 我的微信還沒有被他從黑名單里放出來。 「賀林朝,你什麼時候才能把我從黑名單里放出來啊?」我舔了口手裡的雪糕。 如果不是時間緊迫,我是真的很享受和他這種隱秘曖昧拉扯的感覺。 「看心情。」 他嫌棄地擦了擦因為融化得快而滴在他手上的雪糕奶油。 他好像很討厭甜食。 「唉,我晚飯不能和你一起吃了。」 他狐疑地望着我,明明想知道原因,卻打死也不願開口。 「下午有個小組會議,需要幫助一個小學設計校服。」我佯裝很遺憾地說,「那這樣我就會一整個下午和晚上都沒有你的消息。」 手機傳來一聲響,我打開一看是他的添加好友的消息。 賀林朝臉上依舊沒有別的表情。 死悶騷,憋不死你。 等我去開會才發現,那天撞到我的那個男生也在。 看到我,他主動打招呼:「那天真對不起啊,我走得太急了。」 我表示沒關係,畢竟是我站在路口走神了。 交談中才知道他是服裝設計的大三學生,我導師是他爸爸的朋友,被帶着一起做項目貼金。 「你也不必這麼直白地告訴我。」 我咋舌現在的關係戶都不用隱藏自己是關係戶這件事了嗎? 羅浩表示這件事也沒啥好隱藏的:「畢竟我實力也擺在這裡。」 開會期間,我不忘開小差給賀林朝發消息查崗他晚飯吃了什麼。 他沒回我,只拍了張照片。 上面是我給他說的晚餐吃得營養的標配。 【真聽話!那我獎勵一會我開完會來你寢室樓下見你一面吧。】 我忐忑於發這麼直白的話會不會再次被他刪掉。 好在不僅沒有,還收到了他的回復。 【。】 這個句號,大概表示他已閱吧。 開完會已經九點過了。 一出門我就在教學樓大廳看到了穿着黑T的賀林朝。 一旁的羅浩還在鬧嚷導師不人性化,白天不開會專挑晚上。 他一看到旁邊的人扭頭就走。 跟羅浩說了聲抱歉,我連忙跟上他。 「賀林朝!」 他沒搭理我,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他是我導師朋友的孩子,跟項目貼金的。」 「我不喜歡他。」他悶悶地憋出一句話。 我贊同地點點頭,順便往他旁邊靠了靠,「我也最討厭關係戶了,我跟關係戶不共戴天!」 他沒接我話,我倆又陷入長久的沉默。 不遠處的情侶趁着夜色在樹林里親親。 我咽了口口水試探地問他:「賀林朝,我能牽手嗎?」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我撞起膽子輕輕地靠近他的手。 再趁他不注意一把握住。 感覺他並沒有反抗的意思,我膽子直接大了起來,扭頭直盯盯地問:「那我們能接吻嗎?」 他輕笑了一聲:「夏楠,你害不害臊啊?」 我用另一隻手虛指小樹林的情侶,示意他們都可以為什麼我們不可以。 「人家是情侶。」 他好像試圖喚醒我的色膽。 「那你願意做我的男朋友嗎?」 察覺到我抓住的手微愣了一下,我死死抓住他的手,害怕下一秒他就抽開。 他久久不回復,害我喪失所有耐心,剛準備張口追問,就被他另一隻手死死捂住。 「不準說。」 然後他就以一隻手牽着我,一隻手死死捂住我嘴的奇怪姿勢將我送到了寢室樓下。 「不說話我就鬆開手。」 我點點頭,卻在他鬆開我嘴的瞬間湊在他耳邊輕聲呢喃。 「賀林朝,我今天也比昨天更喜歡你了。」

《賀林朝夏楠》章節目錄: